云随夏后双龙尾

  •   苏犹怜独自行走在广袤无尽的大地上。
      从终南山一直向北走,走十天,便踏入了雪之境。
      一路上,秋之姹紫嫣红渐渐褪去,大地回归为一片苍凉,深沉到寂静。
      越走,苏犹怜的心反而越宁静。
      落雪,荒原,苍白。这些,是她熟悉的,让她安心,让她忘记伤痛。
      终于,她身边开始飘落雪花,她张开手,这些雪就会落在她掌心,将微微的凉意沁入她的肌肤。
      这些,都跟多年前一样。
      苏犹怜脱去衣衫,赤着脚,让雪覆满自己全身,化成晶莹曼妙的雪裳,从此一尘不染。她回归到了雪之世界中,御风雪而行。
      她的体,她的发,全都变成了雪的颜色,在漫天风雪中,她飘着,瞬息便是千里。这是她的天地,她在其中,如鱼在水中一般。
      她紧紧握着那只古老的卷轴。
      雪越来越浓密,几乎看不清人形。
      天地万物,全被包围在这无穷大的皎洁中,不再奸诈狡猾,也不再凶毒丑恶。
      雪掩盖一切,也将一切同化。
      茫茫天宇的尽头,忽然闪出一点蓝芒。
      万重雪辉,居然无法掩盖这点蓝芒。那蓝芒似是从大地尽头发出的,又似是悬在无尽高处,须仰视才见。一股君临天下的王者之气隐隐从其中透出,似乎在宣示北极万物,尽归我所有。
      苏犹怜心中一喜,知道龙皇国度,就在眼前。
      这喜悦,也仅仅维持了一瞬息,因为,此地亦是死亡之国。她随时都可能被龙皇威严化为尘芥
      退回,还来得及。来得及做一只卑微的雪妖,在没有爱情的寂静中等待毁灭。
      苏犹怜蹙着眉。
      她不必为李玄灰飞烟灭的。就算他曾握着她,死都不肯放开。爱她,是他的事,而爱他,却是她的事。
      苏犹怜没有犹豫,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似是在看李玄所在的方向。然后,向前飞去。
      眼前忽然一亮,风雪竟在大魔国的边境处戛然而止。
      暴风骤雪,就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逼住了,沿着大魔国的边境狂烈地肆虐着,却无法越雷池一步。轰卷在一起的风雪形成一道笔直的瀑布,为大魔国立下一道鲜明的界线。
      过此线,红日高照,天宇清明;不过此线,却风恶雪寒,千里白地。这赫然是龙皇之威严令天地慑服,苏犹怜脸色苍白。
      她要面对的,是如此神魔一般的人物。而她,不过是一只小小的雪妖。
      真的会粉身碎骨么?
      苏犹怜轻轻抬足,走出了风雪凄迷
      
      大魔国。
      湛然永晴的大魔国。
      冰雪耀着瑰丽的日色,形成一座座支天而立的冰山。永不沉落的日光照在冰山上,曳出一条条千里长的彩虹,纵横贯过茫茫天宇,就像是一道道天孙经过的霓桥,又像是一只只鸾凤留下的羽翼。
      这景象令小小的雪妖惊诧无比,但她随之就被一座山吸引。她无法不注视着这座山,就仿佛只要在白天抬头,就无法不注视着太阳。
      这座山也如其他的冰山一样,全都由玄冰砌就,不同的是,它通体都是湛蓝色的,山体并不大,上下差不多粗细,就像是一只蓝色的玉柱,拔地而起,在最顶处绽开,上冲苍穹。
      傲岸苍茫的气势逼人而来,令其余的冰山就仿佛是臣子一般,匍匐跪拜在它周围。
      一座巨大的宫殿矗立在山顶,像是这座玉柱泛起的波澜。宫殿极高,看不清楚是何形状,亦是通体湛蓝,孤高傲岸无比。
      一枚紫珠,悬在宫殿的正顶上。苏犹怜的目光才注视了那枚紫珠一下,就急忙挪开。就算她已在雪隐、紫极门下学艺多年,仍对这枚紫珠有种天生的敬畏。
      那是大周天绝灭神光,曾照临终南山顶百年,镇压天下群魔。直到龙皇出世时,亲手拔起九极定乾旌,将灭绝神光尽数夺走,用无上威严炼化成此珠。
      它是天下所有妖族的克星。雪妖也不例外。
      苏犹怜不由被这赫赫气象震慑,不敢前行。那是王者的威严,警告着每一个胆敢靠近的侵犯者。
      但她必须前行,不能退却。
      脚步轻轻踏出。
      突然,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停步,亵渎者!”
      一只硕大之极的龙头自虚空里钻了出来,磨盘大的龙睛盯住苏犹怜。
      苏犹怜倏然停步。
      那龙见苏犹怜并不害怕,微觉诧异,身子使劲晃动着,从空中钻了出来。
      它巨大的身躯盘在一起,在空中浮动着,就跟一座冰山一样。但见它通体玉白,透彻通明,只中间有一条火红的玉髓贯穿首尾。每一动,火气窜射,将周围的玄冰灼成蒸汽。
      它张开大嘴,打了个哈欠:“是只小小雪妖。”
      苏犹怜静静看着它。
      龙道:“快快回去,大魔国岂是你能闯的?”
      苏犹怜道:“我认识你是玉鼎赤燹龙,龙皇座下四大神龙之一。”
      龙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什么什么龙,请叫我玉鼎赤。你怎么会认识我?”
      苏犹怜道:“我在紫尊的书院中见过你。”
      玉鼎赤一声大吼,愤怒之极地道:“什么紫尊?他不叫紫尊,他叫紫鬼!紫老鬼!”
      “那雪圣呢?”
      “什么雪圣?是雪怪!雪老怪!”
      “日皇?”
      “日什么皇!是日妖!日老妖!”
      苏犹怜轻轻点头,道:“我明白了。玉鼎赤,我要见龙皇。”
      玉鼎赤大发一阵龙威,在它的想象中,它已经将紫尊雪圣日皇全都打败了,肆无忌惮地将他们叫成紫鬼雪怪日妖。这让它极为满意,它很想继续探讨这个问题,所以当苏犹怜说起要见龙皇,它一点兴趣都没有地打着哈欠道:“龙皇很忙,不会见你的。”
      苏犹怜道:“但我非见他不可。”
      她扬了扬手中紧紧抓着的卷轴,道:“我必须将这东西送给龙皇,因为,他需要它。”
      这句奇怪的话引起了玉鼎赤的注意,它瞪着大眼睛看着卷轴,伸出龙爪,想要摸那卷轴一下。但在即将碰到卷轴的一瞬间,它倏然将手抽回,激灵灵打了个冷颤,面容变得有些古怪。
      “你……你将这个送给龙皇?”
      苏犹怜点头。
      玉鼎赤忽闪着巨大的眼睛,在想事情。
      良久,它点了点头,道:“或许龙皇真的会喜欢也不一定……”
      它两只前爪使劲一击,道:“好!我带你去!”
      它漂浮在空中,带领苏犹怜向那座孤悬天地之间的冰峰走去。也不知它施展了什么神通,瞬息就到了山底下。但见那山峰壁立千寻,结的冰坚韧无比,显然无法攀援,也没有阶梯,可如何上去?
      玉鼎赤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龙皇跟我们四兄弟当然能上去。但别人怎么办?咱们大魔国当然不能让客人爬上去,那么,怎么办?你说说看!”
      它有些急迫地看着苏犹怜,带着种孩子般炫耀的神气。
      苏犹怜摇了摇头。
      玉鼎赤马上高兴起来,一副急于献宝的神态:“你坐到我尾巴上去!”
      苏犹怜依言坐好,玉鼎赤吩咐道:“抓紧了啊!”
      它长长的身子倏然展开,就像是一条十几丈长的玉带,横在了冰山之下。玉鼎赤猛然头尾翘起,大叫道:“坐好了啊!”
      说着,它巨大的头颅猛然向下一摆。可它的身子却绷直了不动,弯曲的身子立即将尾巴向上翘起。苏犹怜就觉身子像流星一样,猛然被甩了出去,急忙使劲抓住龙尾。玉鼎赤一声欢叫,龙头猛地昂了上去。苏犹怜就觉一阵头昏,身子随着龙尾使劲向下沉去。玉鼎赤摆动得越来越厉害,猛地一声大叫:“起!”
      苏犹怜就觉一股大力涌来,双手再也抓不住龙尾,倏然脱离了玉鼎赤,像炮弹一般冲天而起。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惊得花容失色。猛地一声轻响,身子已然触到了实地。她惊魂未定,急忙运起内息,牢牢钉在地上。忽然只觉眼前无比开阔。她定了定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已在高峰之上。
      她抬眼看时,眼前无尽无极,湛然永晴的天幕好像举手就可摸到一般。天风不动,万物寂静,一股寂寥之意袭人而来。
      峰底玉鼎赤又叫又跳,高兴得简直要发疯:“好不好玩?好不好玩?”
      苏犹怜苦笑。玉鼎赤就跟个孩子一样,这可跟她想象中的神龙大不一样。她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倏然凝固,身子一折,已然转了过来。
      她几乎在转身的瞬间跪倒在地。
      巨大的冰柱仿佛上古洪荒巨兽,擎起粗壮的胳膊,托起天宇。浩漫的天在此处凝成实体,化为沉沉蓝芒,集萃成一块块的玄冰,垒砌成这座宫殿。
      没有人能想象这座宫殿是多么宏伟,苏犹怜仅仅只是凝视了一眼,就忍不住栗栗发抖,只想跪倒在地,仰望苍天之威严。
      但她紧紧咬住嘴唇,忍住了心头的悸动。
      只有这样的宫殿,才配让龙皇降临。无疑,威压天下的龙皇,就在其中。
      敢吗?敢再上前一步吗?她会不会像一片碎雪,被咆哮着撕碎?
      苏犹怜轻轻按住自己的心口。
      她从来没这么恐惧过。
      李玄的泪水似是从她的脸上划过。他的喃喃轻语也似是从她唇间传出:
      “我死后,你真的快乐吗?”
      不会的,我永远都不会快乐,所以,请你一定要活下去。
      她静静地,走入了殿宇宽广的黑暗中。
      
      殿中寂静无声,巨大的冰柱发出淡淡的蓝光,照亮了苏犹怜的视线,但她并不能看到太多东西,因为,殿内挂满了淡蓝色的幕幔。
      一条条长长的幕幔自殿顶垂下来,委坠在地上,随着风轻轻吹动,幕幔相互盘绕、卷舒在一起,就像是蓝色的丛林。
      她终于看到了龙皇。
      石星御就坐在蓝色丛林的中间,寂静得就像是一道光。
      他半坐在地上,淡蓝色的衣衫半解,随意披在他身上,却遮不住无上的威严。
      他并没有看苏犹怜。
      天上天下,风卷雷劈,都无法让他看一眼。
      他的精神,全都凝注在面前一幅冰雕上。
      那是名女子,被用最精细的手法雕琢而成,栩栩如生,连最小的一片衣袂都精致宛然,犹如真实。
      只是,她没有面容。
      她的一切一切,都被雕得如此精细,如此完美,就算是倾国倾城的公主,也未必有她的美丽,只是这美丽却在她的面庞处突然夭折。
      因为她没有面容。
      她的脸上只有几根粗略的线条,无法勾勒出一幅完整的妖娆。
      石星御的手就悬停在线条的终结处。
      一动不动。
      仿佛他也成了一尊雕像,在空寂的宫殿中静立过了千万年。
      他身后,帷幕低垂,穹顶高远,整个大殿宛如远古之海,绝无波澜。
      却不知从哪一处间隙里,一道幽微的光芒泻下,瞬时洞穿了整个宫殿,在他如冰玉削成的侧脸上投下一片淡蓝的影子,衬得他的神色是那样认真。
      认真得让人动容。
      显然,只要他动手,立即就能让这座雕像完成,但他的手开始颤抖,他一瞬不瞬地看着这张脸,这张平朴的,没有五官与形状的脸,却迟迟不能动手。
      他眼中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玉刀在他手中断成两截。
      他的手伸出,轻轻触摸着雕像未成型的面容。
      他摸着的,只是一块冰块,没有形状,没有容颜,没有灵魂,但,他却仿佛感到了温暖,轻轻闭上眼睛。
      闭上眼睛,便不再在乎是否有容颜。
      闭上眼睛,虚幻的拥抱就会出现,从另一个世界中抱着你,紧紧相拥。
      便不再是自己抱着自己,便可幻想那份无法留住的爱,仍在自己的手中,只要两手合在一起,便可将它握住,再也不会放开。
      石星御悠悠长叹,宛如上古龙吟。
      那是寂寥的声音,是上古残存的最后一头古龙在俯视苍茫的天地时,却发现这世界上再也没有自己的同类时所感受到的悲凉。
      那是无法改变,无法争取,无法接受的寂寞。
      
      风轻轻吹起,像是命运那无形而巨大的手,将蓝色幕幔撩开。
      苏犹怜忍不住一声惊呼。
      整个宏大的宫殿中,尽皆装满了冰雕。
      有大有小,有坐有卧,它们都被雕成同样的一个人,却都没有面容。
      千万只没有面容的雕像,静静围绕着石星御。
      宛如一千年的寂寞,紧紧缠绕住了他。
      这景象是那么诡异,却又那么悲伤。
      苏犹怜掩住了嘴,她的惊呼戛然而止。
      
      石星御慢慢转头,他的目光移向苏犹怜。
      他看着苏犹怜,蓝眸通透寥远,却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她。
      他只是看着她,一如他看到那没有容颜、没有灵魂的雕像。
      轻轻地,他吐出一串字。
      “你说,我寂寞么?”
      苏犹怜的言语完全哽咽,千万只雕像不存在的眼睛凝视着她,让她的心仿佛冰冻了起来,无法思考,无法回答,甚至忘了自己远来的使命。
      沉默,仿佛永恒的沉默。
      石星御淡淡一笑,长长的,宛如海波一般的蓝色发垂下,没过他的额头,让他沉浸在一片冰冷的海洋中。
      他一半如冰玉雕琢的容颜也被这片海洋浸没,只投下蓝色的黑暗。
      “我不寂寞的,是么?”
      他昂头。
      “你看,我有这么多灵儿。”
      
      苏犹怜的心一阵疼痛。
      她认得这座雕像。她也记得心魔肆虐的终南山上,那个女子带着笑,在最后残存的时刻里用指点着她的心,告诉她:
      替我活下去。
      带着我的冤孽,带着我的因缘。
      如今,这个女子化成千千万万冰冷的雕像,静立在龙皇殿中,看着她,似乎在重复着那句话。
      ——替我活下去。
      苏犹怜的心抽紧,疼痛。
      她知道,天狐九灵儿在鼓励她追求自己的爱情。
      至少能让她看到一次,哪怕只有一次,倾心相恋的爱是有结果的。
      一次就够,她在轮回中就不会绝望。
      这个爱已破碎的女子,愿意在最后的弥留里,用全部的善良,去祝福苏犹怜的爱情。
      她对自己的爱,又是多么失望。
      
      替我活下去。
      
      苏犹怜忽然明白了,心魔让她来找石星御,究竟是为什么。
      这原因,正是石星御无法雕出那张脸的原因。
      并不是因为他忘记了那张脸,而是他不敢再面对它。不敢记起那音容笑貌,浅笑低颦,只因这每一个微小的甜蜜,都是刺在心头的一柄毒刃。
      会戕害他,直到死。
      爱到极处,却无法面对。于是,这就成了他的死穴。
      无法遮蔽的、唯一的死穴。
      那就是她万里北来的目的。
      她的心痛得厉害,因为,她无法这么做。
      她无法看着一个爱到寂寞蚀骨的男人,带着他的爱走向毁灭。
      当他讲着自己不寂寞的时候,他的寂寞已彻骨。
      她也无法将那个把爱嘱托给自己的女子的爱情,亲手毁成粉末。
      在这座冰冷的,几乎触到苍天的蓝色圣殿上,她不能、她不能因爱之名义,亲手毁灭爱。
      
      心痛得像是要碎掉。
      九灵御魔镜的清光淡淡旋转,将她的心包住,减免着她的痛苦。
      无论生死,这面镜子都会跟她在一起,永远保护着她,尽量抵挡她受到的伤害。
      那也是李玄对她的爱,在梦魔的梦幻中,呈现出的比真实还要真实的爱。
      那是她活下去的价值。
      
      石星御的目光自冰雕身上移开。
      他伸手将衣衫拉上,缓缓扣着上面的丝绦。
      爱情,逐渐隐没在他深邃宛如海洋的眼眸中,他的目光变得冰冷,身躯渐渐伟岸。
      龙皇的威严宛如北极地上的寒冷,在迅速地滋生,蔓延。
      风完全停止,幕幔沉沉垂下,将所有的冰雕全都挡住。
      空旷的蓝色圣殿中,只有两个人。
      石星御,苏犹怜。
      
      石星御结好最后一根丝绦,他的身形已如这座冰峰一样,挺立支天,带着无法触及的凌厉威严。
      他的目光落在苏犹怜的身上,苏犹怜忽然感受不到心痛。
      她的一切,都被龙皇掌控,她的所有感受,已不再真实。
      掩起幕幔,龙皇便将君临天下。
      他身上仍浸渍着浓浓的寂寞,但那是皇者的寂寞,高处不胜寒的寂寞,不再是无法慰藉的爱情的寂寞。
      他的眸子中闪烁着浅浅蓝色的寒辉。
      “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