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地变心虽折

  •   天书爷爷的脸色陡变,却随之化成一声叹息。
      他那花白的胡须,猛然暴散开来!
      每一根胡须,都变得又粗又壮,贪婪地吸食着李玄掌心的鲜血,随之,狠狠地扎进了李玄的掌心。
      锥心刺骨的痛苦让李玄惨叫起来,这些胡须使劲扎进他的血管,有力地搏动着,顺着血管向心房钻去。李玄痛得在地上不住打滚,他的另一只手用力地撕扯着天书,却无法将它扯开分毫。
      他体内的鲜血,透过胡须,被吸入了天书中。天书鼓胀着,像一只巨大的心房一般,跳动了起来。猛然一声爆响,心房炸开!
      浓雾就像血一样从心房的碎片中喷出,呛得李玄不住咳嗽。剧烈的疼痛让他的感觉麻痹了起来,隐约地,仿佛有个人渐渐在雾中凝形出现。
      那是个瘦小的,干枯的老太婆,佝偻着身子,满脸皱纹。她头上的头发没剩下几根,全都花白了,却用鲜艳的红绳扎着,还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她背着个巨大的口袋,圆滚滚,沉甸甸的,几乎要将她压垮,但她仍死死抓住袋口,绝不让口袋离开自己半寸。
      她一现身,立即发出一阵酸牙的尖笑。她背着那只大口袋,行动仍然很灵活,窜到了李玄面前:“拿来。”
      李玄全身的血几乎被吸干,有气无力地道:“拿?拿什么……”
      老太婆咯咯笑道:“你叫我天劫婆婆出来,不是想要老婆子打败这小子么?可以,只要你能付得起报酬。”
      李玄:“什么报酬?”
      天劫婆婆:“老婆子活在人心中,最喜欢的就是人心中的各种欲望。世俗的价值观对老婆子没有半点用处,老婆子关心的,是你有多珍惜它。你所付出的报酬是你越舍不得的,老婆子的出手就越厉害。”
      她又咯咯笑了起来:“用你最珍惜的东西换你最想得到的东西,这个交易是不是很有趣?”
      她一笑,她背上的那只巨大的布袋就颤动起来。袋子里满满的,也不知装了了什么。
      李玄不是很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梦魇般的记忆紧紧攫住他,让他无法冷静地思考。他只知道一件事:这个老太婆很厉害,而且愿意帮助他。但他有什么呢?
      天劫婆婆:“很难作出决定是不是?让老婆子来帮你吧。”
      她伸出一根干瘦干瘦的手指,轻轻点在李玄的胸口。立即一团光出现,结成一只小小的珠子。
      李玄脸色微变。
      那是灵魂之珠,他再熟悉不过了。难道天劫婆婆要的是他的灵魂么?
      看着这枚珠子,李玄忽然若有所思。
      那是一只金色的珠子,上面镂刻着极细的花纹,隐约可见是宝石、珍珠、金锭、银锭。天劫婆婆笑道:“放心好了,我要的不是你的灵魂,而是你的命运。你命中注定有亿万家财,富可敌国。而你又生性吝啬,极为贪财。所以,这第一件交易的代价,就是财富。你可愿意?”
      李玄瞥了一眼。
      钱啊!
      他万般不舍。
      钱是多好的东西啊!
      有了钱,他就可以还清龙薇儿的债务,不用再被她使唤来使唤去了。
      有了钱,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还用死皮赖脸地呆在这个臭地方!
      钱啊!
      李玄忍不住跳了起来,紧紧抓住那枚珠子。
      他能感受到,这颗珠子像一座金山那样沉重,足够他一辈子吃喝玩乐。
      龙穆的身影又逼近了一步。
      那场梦魇结成的黑暗,几乎将他吞没。
      李玄骤然一咬牙,将金珠递了出去。天劫婆婆伸手接过,放到了背后巨大的口袋中,跟着一声尖笑:“开工啦!”
      她手上霍然出现了一柄巨大的镰刀,一刀挥了出去!
      月色,猛然炸开。
      天地间所有的一切,被这一刀切成碎片,混杂地搅拌在一起,在镰刀带起的尖锐风声中研磨成粉屑,形成一个剧烈旋转的圆。
      那是一轮七彩的,流淌着的圆月。天地,岁月,星辰,梦幻,全都被这一刀斩碎,化进了月中。月辉清冷,宛如情人临去时决绝的那一回眸。天劫婆婆镰刀向天指着,圆月猛然发出一声啸叫,向龙穆轰然滚了过去!
      圆月之所及之处,一切全都被撕碎,卷入到圆月中,化成圆月的一部分。圆月越来越大,等到了龙穆面前时,已变得比终南山还要高大,天塌地陷般轰了下来。
      龙穆面容一肃,七彩圆月吹起的劲风,将他鬓边的长发截碎,他能感觉到,这一刀所带的焚尽天下的气势。他冷冷一笑,身后的孔雀明王猛然飞了起来。
      碧气森森中,孔雀明王化身为千丈多高,碧光宛如极光般从天际涌下,在龙穆面前汇聚成滔滔光瀑。孔雀明王发出一声清啼,每一啼,就有一只巨大的眼眸出现,冷森森地在光瀑中睁开。眼眸注视着李玄,眸中尽是看破人间疾苦的忧伤。
      突然,眼眸化成轻尘,散落。
      龙穆双手扬起,将轻尘托在掌心,他悠然长叹道:“天地万物,何不归于尘土?”
      龙穆眸含忧伤,静立风中。圆月飚轮轰卷,怒旋在他身前,却在触到他的一瞬间,化成静静的尘。
      天劫婆婆咯咯笑道:“好一招天下飘尘的大乘佛法,挡得了这个么?”
      她猛然一挥手,一刀向龙穆斩了过去。
      龙穆手中的轻尘,突然断为两截。
      他的衣带断为两截。
      他的忧伤的叹息断为两截。
      他喷出的鲜血,断为两截。
      龙穆眼眸中骤然闪出一丝恐惧,他身子裹在孔雀明王的碧光中,飞速向后退!
      他的退势断为两截,骤然摔倒在地上。
      
      天劫婆婆叹着气,摇了摇头。
      李玄:“为什么停下来?”
      天劫婆婆:“你虽然吝啬贪财,但却从未将钱财放在第一位。所以,你最珍惜的不是金钱,当然也就不能用金钱达成目的。”
      
      龙穆霍然站起。
      血,顺着他俊美的脸颊流下,他额头上的朱月弯痕变得那么明显,深深印在他的灵魂上。他咬着牙,紧紧盯着李玄。
      “我终于明白了。”
      他静静地站立着,碧气盘旋,像是无形的翅膀,托着他冉冉升起。
      “你与我之间,必将有一个人一无所有。”
      他双手合十,虔诚敬拜。
      “所以,我必须杀死你。”
      “因为,我亦不想再回那个黑暗的角落。”
      他双手张开,呈飞翔的姿势,向天空升去。
      似乎是在响应他一般,一团金光从天上缓缓降落。
      李玄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
      那团金光中裹着的,是一座巨大的山脉,一尊古佛,慈眉顺目地端坐在山之中央。诸天星辰,仿佛是飞舞的曼荼罗花,在他身周降临。
      这,赫然便是那座浮空岛!
      李玄:“浮空岛明明已经被炸掉了!”
      天劫婆婆微笑道:“这座岛乃是大日至尊者的金身所化,哪那么容易被炸掉?我闻大日至金身不坏不灭,就算被研成粉末,只要日光照到,便能重生。你这孩子真是少见多怪。”
      李玄心中一震,原来如此,难怪他这么轻易的将围巾交给他,原来浮空岛是可以重生的,这不是耍无赖么?正要抱怨两句,眼见龙穆身形宛如孔雀,飞到了浮空岛的中央。那尊古佛伸展开掌心,将他接住。龙穆与古佛的眉心间同时放出一道毫光,照在一处。
      梵唱声铺天盖地而来。
      他就像是一片落叶,被紧紧镇压住。只等龙穆手一抬,就会将他击成齑粉。
      他看着龙穆,这个异国的王子,这个有着万千恩宠与呵护的天之骄子。他能理解龙穆,却绝不肯退缩。摩云书院或者大师兄,并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他从未想过从中获得荣耀或者别的什么。他珍惜的,是那份温暖,是他霍然品尝到的、作为人的尊严。
      这是他的家,在这里,他是个人,用自己的方式,获得别人的尊重。每个人都将他当成“人”来看待,而不是器物、工具。
      家的记忆,是不能舍弃的,否则,他又会沦落到那绝望的黑暗中。一定。
      这想法宛如毒蛇般侵吞着他的心,李玄使劲转向天劫婆婆:“我还有什么可以交易的么?”
      天劫婆婆脸上每一丝皱纹都笑了起来:“当然有了。”
      她向着李玄轻轻一招手,一枚绿色的珠子悄然凝形。
      那个一个很不好笑的冷笑话,李玄看到之后,却不由得身子一震。
      天劫婆婆:“你现在的生活。失去你拥有的一切,回到你不想回到的过去,我就会帮你将大日至的金身切为两半。”
      李玄脸色骤变。
      放弃现在的生活。
      回归梦魇。
      回到那个连冷笑话都不能止住痛苦的过去。
      那么,他还有什么?
      他大笑:“老太婆真是老糊涂了,要是我肯放弃,我又何必跟他打?”
      天劫婆婆眯缝着眼,像是要看进他的心灵深处:“那只是因为,你还有更珍惜的东西要守护……只不过你还没意识到而已。”
      李玄身子又是一震。
      还有更珍惜的么?
      就算回到梦魇中都不肯放手的东西么?
      那是什么?他有这么珍贵的东西么?
      他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丝苦笑。
      这样的东西,属于他么?
      
      龙穆双手合十,虔诚而宁静。
      所有的暴躁都从他脸上消失,这一刻,他祥和,安宁,心,身,意,形,体,他都与那尊古佛合而为一。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斗。那道雪一样的光站在自己身边,等着他用血去守护。从此,他的生命不必再蜷缩在黑暗的角落,仰望着那两尊高山一般的背影。
      至少在一个人的天空里,他可以顶天立地。
      为此,他不惜一战。
      
      毫光猛然崩开,在夜色中,绽出一轮炽烈的太阳。那是大日至千年修炼的佛法,凝结在金身中的至高修为,被龙穆完全引动。
      这一击,如宇宙重生,威力至高至大。
      炽烈的日光,映得李玄几乎无法睁开眼。
      那一刻,他几乎想逃走。但他的脚步却连一丝都无法移开。
      “你与我之间,必将有一个人一无所有。”
      龙穆的话,在他耳边萦回。不知为什么,他清晰地感知到,这句话是一个预言,只要他逃开半步,他的生命将一无所有。
      “你还有更珍惜的东西要守护……”
      天劫婆婆的话,忽然钻上了他的心头。他的心骤然紧缩。在这生死契阔的一瞬间,他忽然明白,是的,他还有更珍惜的东西要守护。
      就算是回归梦魇,他也不能退后,因为他还有更珍惜的东西要守护。
      ——但,那是什么?
      李玄的心思有些恍惚,他很想想起来,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想清楚。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那是什么?
      光芒迫来,李玄来不及细想,下意识地伸手将绿珠递给了天劫婆婆!
      天劫婆婆一声尖笑。
      黑暗,猛然在他眼前展开。
      李玄被日光刺得紧闭的眼睛无法张开,但他仍然感受到那剧烈的震荡。天与地,在这一瞬间对撞,但没有新的生命诞生,只有毁灭,腐败,灾劫,破坏。
      良久。他慢慢睁开眼睛。
      这个世界,几乎已变成陌生的了。连火山刚爆发后的绛云顶,都没有这么破烂。
      龙穆跪在地上,孔雀明王满身羽毛几乎被烧焦,同龙穆身上的孔雀翎一样,残破而丑陋。血,点点从额头上的红月中渗出,滴在焦黑的泥土上。
      龙穆吃力地扬起头:“为什么?为什么我无法战胜你?”
      他的眸子中有绝望,也有痛楚。
      就算污秽满身,他的俊美仍如明月般光辉,却被血红之晕染满。这让他看去如宝石一般妖艳。
      宝石,需要光芒才能闪耀。如果他的生命只能浸沐在黑暗中,那么,就算他是再珍贵的宝石,也没有半点用处,跟普通的石头没有任何分别。
      所以,他必须拥有光,雪的光芒。
      那是他的救赎,他不能不牺牲了生命、放弃一切也要完成的救赎。
      否则,他将永远蜷曲在自责的角落里,任由那两个高大的背影投下无边的黑暗。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那么用我的生命做一场赌注吧……”
      “当我死去后,记得爱我……”
      最后的碧光,在他身上轰然升起。他的生命,在做最后的燃烧。就像是一曲为送别而弹奏的夜曲。
      即使燃烧净尽,也要发出最后一束光,然后辉煌着死去。
      即使不能守护那片天空,也要将它照亮——照亮那一个人的天空。
      然后死去。就会光明,不再有黑暗。
      龙穆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这一刻,他不再迷惑,不再恐惧。
      因为,他知道了自己生命的意义。
      只为爱一个人,只为守护一个人。
      他也霍然明白,为何他的哥哥,能含着笑死去。
      他像是一只即将苍老的孔雀,展开羽翼,投入火中。
      带着最后的美丽死去。
      
      狂风大作,夜色被搅乱。龙穆用生命激发出的力量,虽然比不上大日至金身那么浩大,但更加惨烈,更加狂热,带着必死的悍然。
      所以更纯粹,更锋锐,更不可抵挡。
      李玄面如死灰。
      只因,他是那么理解他。
      当龙穆向他袭来时,他却如醍醐灌顶一般,对龙穆的想法了如指掌。
      就像冥冥之中,龙穆是用他的心在思考。
      他深深了解,龙穆的欢喜与绝望。
      只因自己若是他,也必将一样选择。
      所以,他甚至不知如何去抵挡。
      似乎结局只有一个:死。
      
      天劫婆婆微笑看着他,似乎在等他求救。见他迟迟不说话,终于忍不住道:“孩子,你难道不求我老婆子么?”
      李玄苦笑:“我只怕付不起报酬。”
      天劫婆婆:“不,你有的。”
      她轻轻伸手,一抹粉红色的轻烟从李玄体内腾起,慢慢凝结。
      李玄猛然发出一声凄楚的嘶啸:“不!停手!”
      他痛苦地滚到在地,无法承受。
      天劫婆婆顿住手掌,看着他。李玄额头上布满了冷汗,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几乎虚脱。
      他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那股粉色的轻烟,是从他灵魂最深处蔓延而出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灵魂深处竟然隐藏着这么深的牵挂。这牵挂是如此深,一碰就会痛彻心扉。
      他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终于明白天劫婆婆说的是什么了。这是他最珍惜的东西,但他却不能让任何人碰触。就算放弃所有财富,牺牲了性命,回到那绝望的黑暗中,他都不能放弃。
      如果放弃了,他的生命还有什么?
      天劫婆婆:“可是,你若不给我,你就会死呢。”
      李玄抬头,龙穆牙齿咬住发梢,飞舞在空中,他的双眸中有一丝决绝,真气澎湃,已将他上下左右全都封锁住。
      他已无处可逃。
      天劫婆婆柔声道:“快些给我,我替你杀了他。”
      绝没有人怀疑,龙穆这一击,将会杀了李玄。而他法宝用尽,实在没有反击的能力。还能有什么东西,比得上自己的生命宝贵?
      但李玄却平静地道:“不。”
      天劫婆婆惊讶地张大了眼睛。她从未见过这么倔强的少年。
      龙穆的真气漩涡,将李玄吞没。
      就像是大海吞掉一朵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