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孙归路一何遥

  •   第一声鸡叫响起的时候,李玄准时出现了图书馆里。
      封常青满脸黑眼圈,精神亢奋地盯着一摞书狂笑:“我找出来了!我终于找出来了。”
      李玄一把抓过他手中的那张纸。
      “昧爽,魔。无人知其容貌,因他只会出现在梦中,绝无人见过他的实体。但每个在梦中见过他的人,醒来后会马上忘记他的面容。他是天魔之中最神秘、最妖异者。魔法极为强大,善于编织诡秘奇谲的梦境,让人深陷其中,不能醒来,成为他任意玩弄的猎物。
      据揣测,其长相应极为妖魅,有着单凭容貌就能蛊惑众生的力量。修长,高挑。永远着一身黑衣,衣极长,黑色的流苏垂下来,长约十尺。当他悬浮在空中时,静止的流苏就像是触目惊心的一笔惊叹,丝毫不动。
      但最惹眼的,是他背后的一双黑翼。每次他出现时,黑翼都在疯狂舞动着,像是一团混浊的风,搅在他身周。那并不是羽毛组成的翼,而更像是妖异的血脉,自他体内探出,舞成一团诡异的血影。当他杀人时,天空之月便变为血红。他凭着一双黑翼翔舞空中,血月就如他的影子一般,妖艳绝伦。
      昧爽性残忍,杀人全凭个人喜恶,不需理由。却喜欢在杀人前尽情地戏弄对方,尤其喜欢让对方清晰而又缓慢地感受自己的死亡。为了让对方充分感受到死亡的恐怖,他甚至可以编织一个长达一年的梦。
      贞观四年,于淮南道舒城杀人五百七十二,贞观六年,于河东道沁州杀人一千三百二十六人,贞观七年,于南诏宁北城杀人三千四百一十四人。”
      李玄“哇”了一声:“真是个恶魔!杀这么多人!”
      封常青笑嘻嘻地道:“老大,你继续看下去,有好消息。”
      “厌弃肉身,至爱魂魄之美。曾言人在临死前的一刹那,魂魄升腾,离开肉体,有星河之美。为此创造出一招魔法,号‘星梦斩’,以梦境锁住魂魄,于魂魄肉体脱离的一刹那,将魂魄封住,化为七枚皎月之珠,可供其永远赏玩。被取走魂魄之人,七七四十九日后,便会毙命。若其间彩珠破碎、遗失,也便不可救活。”
      李玄皱眉道:“这算什么好消息?”
      封常青指着最后一行字,念道:
      “贞观十三年,为摩云书院大弟子君千殇斩,死。”
      李玄一怔,道:“死了?”
      封常青笑道:“不错,死了。当时群侠围剿梦魔,却被梦魔反制,将他们全部困于梦中,连杀三十二人。天惨地变,日月无光。终于惊动了当世第一高手君千殇,将其一剑斩于轮回——死啦!老大,你不用再担心啦!”
      李玄怒道:“胡说!我明明亲眼见到他了。他绝不可能死!”
      封常青斩钉截铁道:“确实死了!你可以怀疑我这个人,但不能怀疑我的学术成就!”
      李玄一拳将他的学术成就打成黑眼圈,带着疑问踏入了睡庐。
      “梦魔昧爽的确死了。”
      紫极老人沉吟着,慢慢道。
      李玄:“那梦中杀人的是谁?”
      紫极老人:“这就是我忌惮梦魔昧爽之处——没有人能真正杀死他。他是梦,是一场噩梦,只要这世上还有人,就一定会有噩梦;只要有噩梦,昧爽就不会死。他的魂魄会在梦中渐渐凝聚,再度复活。”
      李玄叫道:“复活?还有这种怪事?”
      紫极老人点头:“不错。他复活时,要杀够七人,用这七人的魂魄重塑自己的梦灵。七人魂消魄散,失心而死之日,就是他复活之时。”
      李玄想了想,站起来拍了拍紫极老人的肩膀:“老头,要除掉这样的魔头,你任重道远啊。”
      紫极老人:“不是我,是你。”
      李玄叫了起来:“为什么是我?”
      紫极老人:“你知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在梦中见到他杀人?”
      “为什么?”
      “你又知不知道为什么崔翩然见到你会那么害怕?”
      “为什么?”
      紫极老人:“因为你被他选中了。”
      “选中做什么?”
      紫极老人:“替身。昧爽想要复活,只有灵魂是不够的,还需要一具肉身。七七四十九日后,他复活,你死。他将在你的身体上重生。”
      李玄叫了起来:“为什么选我?”
      紫极老人淡淡道:“等你捉到梦魔昧爽的时候,亲自问他这个问题吧。”
      李玄呆住了。
      自己竟是昧爽选择的替身?为什么这些神神鬼鬼的都喜欢找自己?我只不过想做个平凡的人而已!
      紫极老人:“你必须要在梦魔杀够七个人之前,找到他,阻止他。否则你就只能等死。”
      李玄无语。
      紫极老人:“你不要指望会有人帮你,告诉你,没有人敢对抗梦魔昧爽。就算能对抗现在也不会对抗,因为摩云书院现在要全力对付一个人。”
      李玄知道,不就是石星御么。同时对付龙皇与梦魔,实在是件很吃力的事情。但摩云书院不是名门正派么?名门正派岂能坐视梦魔在眼前杀人?
      紫极老人:“当然不能了!所以我决定派本门大弟子出马!”
      李玄大喜:“君千殇要出手么?”
      紫极老人斥道:“什么君千殇!是你!”
      李玄瞬间石化。他都忘了自己也是摩云书院的大弟子啊。这算什么事啊!你这个臭老头难道不知道我是个绣花大枕头,啥都不会么?这简直是拿我当炮灰么!
      李玄哀怨无比地想着,真想掐着紫极老人的脖子将他掐死。
      紫极老人:“同时,你必须保护好崔翩然的魂魄之珠,若是它们受到任何损伤,崔翩然必死无疑。”
      李玄哀怨啊,这也算到他的头上了?
      紫极老人:“最后,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他淡淡道:“梦魔既然还未真的复活,他就只能躲在梦里。他能在摩云书院杀人,也就是说,他必定躲在书院中某人的梦里。那一晚,你们三人的梦被织在了一起,所以,你才能看到梦魔杀崔翩然。想要找到他,你必须要找到被他借梦藏身的那个人。”
       “好好找去吧。别丢了我的脸!”
      紫光大盛,轰然将李玄击了出去。
      李玄连滚带爬地跌下去,一面还在哀怨地想:我怎么这么惨!我怎么这么惨!
      臭老头说得容易,到别人梦中去找梦魔,哪有那么轻松的事?
      
      李玄坐在红月崖上沉吟。
      他的脑袋几乎都想破了,也没想出究竟如何去别人梦中找梦魔。
      梦是心头所想,做梦的时候必然是睡着了,梦中一切都在别人心中,他怎么找去?除非是他能看到别人的内心。
      咦?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李玄眼睛一亮,好像……有个办法可以!
      他噌地蹿了起来,向后山奔去。
      他连滚带爬地冲上了万花坪,远远地还没有见到容小意就高叫道:“快给我几颗刹那芳华,我有妙用!”
      容小意仍然安静得就像是一朵深涧里的幽兰,斜倚在花丛中,淡淡的容颜在藤蔓间漏下的日光映照下,就像是一卷读了千年的书。
      她柔声道:“公子要刹那芳华做什么?”
      李玄得意地道:“我要去别人的梦中找一个人,刹那芳华可令人浑身透明,所有想法都显露出来。必然也能让梦境显现出来。你赶紧拿十几二十颗来,我让他们都吃下去,就能看到他们的梦了!”
      容小意还未回答,白鹦鹉小玉一翅扇在李玄头上,尖声道:“十几颗?你想让主人累死啊!没有!一颗也没有!”
      李玄道:“你可知道我找的是谁?梦魔!”
      容小意一惊,道:“梦魔?梦魔昧爽?”
      李玄:“原来你也知道。梦魔昧爽要复活啦,在摩云书院中滥杀无辜,要凑齐七个人的魂魄。你不帮我不要紧,要是梦魔杀到你头上,可就后悔莫及了。”
      容小意沉吟道:“若是梦魔,公子的忙是非帮不可的了。请公子安坐,稍等片刻。”
      说着,她轻轻拂袖。一阵微风在万花坪上刮起,容小意就宛如一朵飘零的花瓣,在风中静静起舞。日光散乱成万千光点,围绕着她,将她映亮。她的舞姿也是那么柔静,仿佛一声咳嗽都可让她破碎。
      光点聚合着,慢慢凝成一枚刹那芳华。小玉飞过来啄起花实,放到李玄手上。
      李玄叫道:“快些!还需要十几颗才行。”
      小玉怒道:“你知不知道这些花实都是用主人的灵气所凝?单单这一颗就消耗了主人大量的灵气,你还要十几颗?没有!没有!讨厌的人类,快些滚!”
      说着,它双翅一阵乱扑闪,赶着李玄向山下走去。
      容小意斜倚在花丛中,轻声道:“小玉,不可对公子无礼。我……我歇一会,就可以再凝聚灵气了。”
      小玉叫嚷道:“主人!你不能为这蠢货消耗你辛苦修炼的灵气啊!你不知道这蠢货,就算拿到刹那芳华这样的宝贝,也只会浪费,干不成事的。不要给他!”
      李玄火大了:“你这只臭鸟说什么呢?我怎会是蠢货?”
      小玉冷笑道:“你不蠢?你敢保证有了刹那芳华就能捉住梦魔?”
      李玄一怔,他的确无法保证。
      小玉:“既然不能保证,凭什么再给你那么多?走!快下去!”
      李玄哈哈一笑,道:“你不相信我是不是?我就证明给你看。”
      他拿着那枚刹那芳华,向山下走去。
      有一颗是一颗,总比没有强。
      
      封常青盯着他。
      “老大,你想让我吃了他?”
      李玄点点头。
      封常青:“吃了他,就能看到我的梦?就能知道梦魔究竟在不在我的梦中?”
      李玄点点头。封常青也不是那么笨么。
      封常青:“吃了他,会不会像你以前那样,什么念头都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会。对这一点,李玄记忆深刻。
      封常青呆呆看着刹那芳华,突然拔腿,一溜烟地跑了。这太出乎李玄的意料了,等他想到要追赶的时候,封常青已经跑得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李玄这个气啊。幸好,没有封常青也没关系,反正刹那芳华只有一枚,谁吃不是吃。
      
      崔蔼然还在守着崔翩然。
      “你让我吃这东西?”
      李玄点点头,吃了这东西,如果梦魔杀你,就一定能逮住他。
      崔蔼然:“你想窥探青春少女心灵的秘密?去死!”
      她用力将门关上,顺便甩了李玄一个耳光。
      
      李玄郁闷啊。
      为什么没有人肯吃呢?
      多好的东西啊!吃了它,就不怕梦魔了。
      这简直就是抵抗梦魔的护身符啊,为什么没有人看到它的功效?个人隐私算什么?比起性命来,隐私只不过是小事情而已!
      但别人显然不这么想,宁可受梦魔一刀,也不肯吃了这枚能让心中想法暴露在大家面前的刹那芳华。
      不得已,李玄只好费尽苦口婆心,说服紫极老人召开书院大会,将所有师生都聚集在太辰院,他举着那枚刹那芳华,苦口婆心地向大家说明吃了的好处。
      紫极老人显然很同意他的意见,尽管他一直阻拦着李玄,不肯让他说出事实的真相。只说有个可怕的人物藏在大家的梦中杀人。
      龙穆越众而出,指着李玄道:“最应该吃的人是你。”
      李玄冷笑道:“你知道什么!纨绔子弟!”
      龙穆:“梦魔只会藏在一个人的梦中,每次也只会杀一个人。摩云书院中共有二十四人,所以,别人吃的话,找出梦魔的可能性只会是十二分之一;而你吃了的话,可能性却是百分之百。”
      李玄:“为什么?”
      龙穆:“因为你能看到梦魔杀人。所以,你吃了刹那芳华之后,就能将你的梦显示出来。我们只要看你的梦,就能找出梦魔藏在哪里了!”
      全部师生的眼睛都是一亮!
      王子的脑袋就是灵光,这番推理一点错都没有!最应该吃这颗刹那芳华的,正是李玄自己!
      胡突干,卢家四兄弟,郑百年摩拳擦掌地向李玄围了过来,目露凶光。显然,就算逼,也要逼他吃下去!
      为了崔翩然的性命!
      为了书院的名声!
      为了大唐的安定!
      他们将为正义而战!
      李玄惨叫道:“你们不要过来!”
      郑百年等人露出了不怀好意的冷笑。
      李玄突然用力将刹那芳华扔到了地上,狠狠一脚踩成了稀碎。他狂笑道:“没有了,看你们逼我吃什么!”
      龙穆悠然道:“刹那芳华虽然珍贵,却不是只有容小意有,待我驾着浮空岛去搜寻一下,说不定能找到十几颗。”
      他微笑看着李玄,长长的金发垂下来,淡淡地诠释出一丝恶作剧的智慧。
      李玄大惊。若是龙穆动用浮空岛的力量,说不定真的能找出几颗刹那芳华来!那时,他想不吃都不可能了!想到吃下去刹那芳华的后果,李玄几欲晕了过去。
      不行!现在的他的内心,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到!
      李玄恶狠狠地盯着龙穆,威胁道:“这么积极做什么?你信不信我将你的浮空岛炸掉?”
      龙穆似是没想到他竟会这样说,顿了一顿。然后,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笑了起来:“想炸掉浮空岛么?真是一个好主意。但是,你知道么?浮空岛上的佛像究竟是什么?”
      他的微笑无论怎么看都充满了嘲讽与恶作剧,但偏偏被阳光镀上了一层美丽的金色。他见李玄不回答,叹息道:“那是大日至尊者的金身。尊者大乘佛法已修到极致,脱却躯壳,自由幻化,为圣为神,留下这具金身,化为浮空岛,传给了我这个弟子。寻常火药、兵器、道术、法宝,休说不能伤它,就连靠近它都不可能。当日尼泊尔国师八宝猁与大日至尊者比试,出尽所有法宝,历经七七四十九天,仍不能将一滴水逼近金身,大败而去。不知你用什么炸掉它呢?”
      这么厉害?李玄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龙穆一举手,浮空岛倏然飞到了他头顶,那尊古佛眉心毫光大放,顿时梵唱之声响彻天地。毫光与梵唱搅在一起,冲击成无数微光之漩涡,在浮空岛周围炸开。仿佛天雨之花,将岛身密密麻麻罩住。
      别说炸,连靠近都是不可能的!
      李玄立即泄了气,呆呆地说不出话来。
      龙穆悠然道:“不过,你的勇气实在可嘉,而且,炸掉大日至尊者的金身,也实在是件很有趣的事情。你这么想做,我就教你个办法吧。要想炸掉金身,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它自己的力量。看到我前两天引发的火山了么?这就是唯一的办法。将浮空岛挪到一座山上,然后再用它引发最猛烈的火山喷发。轰隆一声,天崩地裂,说不定连大日至尊者的金身,也挡不住这地火之威呢。那么,你就如愿以偿了。”
      “你若是担心控制不了金身,我帮你。这件围巾是尊者缴获尼泊尔国师的法宝,也是控制金身的钥匙。只要围着它,便能控制浮空岛上的一切。我,交给你。”
      李玄眼睛一亮!有这样的好事?他伸手去接。不管怎样,拿到了再说!
      龙穆嘴角的讥刺更浓:“但你就必须要面对火山喷发的后果。能够摧毁金身的火山喷发,至少要绵延十里,如果一旦失控,将引起数百人的死亡,数千人失去家园,上千里的土地成为死域,被岩浆充满,终年不息。”
      “你敢冒险一试么?”
      李玄的手骤然停在空中!
      龙穆的笑容是那么通透无瑕,仿佛美玉映照阳光下。但这些全都是刀锋,刺向李玄。
      “那时,别人我不知道,玄冥常傅一定会找上你,拿一大套理论来恶心你,说不定还会用校规教训你。但不要想跟他斗,因为他已经被我预订了。”
      他转头,微笑看着玄冥。
      “听说摩云书院的学生要毕业,就要打败一位常傅。玄冥老师,我就选你怎样?你想选择什么样的失败方式?这尊金身会满足你的。”
      他冷笑着看着玄冥常傅。
      依仗大日至的宠爱么?那又怎样?照样打得你满地找牙。没有力量的人连说教的资格都不具有啊。
      玄冥常傅沉下了脸。不去理会龙穆赤裸裸的挑衅。
      龙穆回过头来,盯住李玄。
      “如果不敢,就不要当什么大师兄了。”
      “胆小鬼。”
      李玄的手骤然握紧,却无法松开。
      这是一个圈套,是因他那一句话而发展出来的圈套。龙穆实在太聪明了,抓住一句话就立即扩展成一个严密的计划,在众人面前挤兑住他,让他进退两难。
      不就是引发个火山,炸个浮空岛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李玄知道,这的确很了不起,如果真的失控了,造下无边杀孽,这该怎么办?
      他伸出的手在颤抖。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谁说我的郎君是胆小鬼?”
      苏犹怜像是一片雪,从阳光下飘了过来。明亮的阳光让她的雪衣透出七彩的光泽,盈盈流转着,一如她温柔的笑容。
      “别人我不知道,我的郎君却是个真正的英雄好汉,天下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他。”
      龙穆的笑容转为僵硬。
      他眼睁睁地看着苏犹怜紧紧贴着李玄,一双柔荑缠住李玄的左臂。他与她交融在一起,是那么自然,中间连一根针都插不下去。
      而他,异国的王子,拥有一切的天眷之者,却曾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誓,要将她夺过来。
      这无疑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龙穆的脸色沉了下来。
      李玄精神却大振,一把将围巾抢了过来,狂笑道:“等着吧,你的浮空岛必毁无疑!”
      龙穆的目光却不再看他,而直直盯着苏犹怜。
      “要怎样,你才会爱上我?”
      外国人果然说话凌厉直接,爱啦情啦的,能在大庭广众下就说的么?
      苏犹怜抱住李玄的手更紧了些,盈盈一笑:“我们中原女子,从一而终。我既然选择了郎君,只要他不死,就不可能再爱任何人了。小王子,你的爱情属于公主。”
      她看着龙穆眉心的恼怒与慌乱。这是一剂绝美的毒药。她乐于去挑逗这剂毒药的调配。
      因为她知道,这句话必定会将李玄更近地推向死亡悬崖。
      恶毒么?
      不,这是谋略。
      要杀了他,她才会有自由。
      她才不会在这么猛烈的阳光下融化,生生世世,都不会被恶人凌虐。
      龙穆静静看着她。他的目光中有桀骜不驯与倔强:“你就是我的公主。”
      他转身,飘入了浮空岛。
      李玄围着八宝猁围巾,脸上堆满了苦笑。苏犹怜虽然帮他在气势上打败了龙穆,却也接过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极为、极为烫手。
      玄冥常傅临去之时,对着李玄阴冷一笑,做了个割喉的动作。他在提醒,如果李玄胆敢做任何过分的事情,他一定毫不留情地出杀手。
      这警告对李玄来讲是多余的。他还没蠢到在无把握的情况下,就任性引发火山的地步。他始终是个善良的人。
      校会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