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容言语还分散

  •   无穷无尽的黑暗纷纷聚合,化成一双巨大的黑翼,聚舞在龙穆身周。他清俊的脸渐渐阴郁,隐藏在黑暗的深处,只剩下一双明亮无比的眸子。
      他的容颜,化成妖魅。
      他轻轻接过崔翩然手中的头颅,手指抬起,点在了她眉心处。
      诸天十地,仿佛在这一瞬间凝结,然后,随着啪的一声轻响,崔翩然的身形爆开,化成一团七彩的火光。
      那人影却仿佛溶解了一般,消失在夜空中。
      
      李玄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黑暗包围着他,就仿佛那人影讥嘲的冷笑。
      他用力摇了摇头,将这一切从脑海中驱走。
      他不明白,自己为何做这么诡异的梦。他居然梦到了崔翩然,还梦到了一个陌生人。这个陌生人是如此诡异、妖魅,在他脑海中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但他偏偏无法想起这个陌生人长的什么样子。
      明明看到了,看得一清二楚的,但梦醒来之后,却忘得一干二净,半点都不记得了。
      崔翩然怎么了?
      被那个人杀死了么?
      李玄心中涌起了一阵强烈的不祥之感,他急忙翻身坐起,觉得自己必须要去查看一下。
      一阵骨碌骨碌响,几枚珠子从他怀中滚出,落了一地。李玄有些奇怪,一枚枚将它们捡了起来。
      那是七枚珠子,分别是赤橙黄绿蓝靛紫七种颜色,放在一起就像是一道彩虹。珠子闪着淡淡的光,似乎充满着某种液体。
      李玄霍然想起,在梦中,当那人的手指触到崔翩然的时候,崔翩然的身形爆开,化成一团七彩的火光……然后,似乎就变成了一堆珠子。
      既然是梦,这些珠子又怎会出现在自己怀中?
      李玄心中疑虑万分,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知道一定是不好的事情!
      他将珠子揣进怀里,拔步往崔翩然的宿舍冲去。
      书院中静悄悄的,大家都在酣睡。这是个静谧的夜晚。
      李玄顾不得考虑,一脚将崔翩然的房门踹了开了,一阵风般冲了进去。
      一声尖叫几乎震聋了他的耳朵:“色狼!”
      李玄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一只水壶跟饭碗在他头上爆开,跟着锅碗瓢盆一齐飞了过来,将他砸得眼冒金星,跌出了门去。
      跟着几条人影飞身而出,将他团团围住,粉拳绣腿一齐挥下,几乎将他砸了个半死。
      李玄大叫道:“是我啊!是我啊!”
      几人这才住手,却是石紫凝率领着崔蔼然、崔嫣然姊妹。李玄哀怨地道:“什么色狼?是我啊!”
      石紫凝冷冷道:“我是故意的。”
      她面容一冷,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李玄道:“崔家三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崔蔼然一凛,道:“你怎么知道?”
      李玄:“我当然知道啦!要不我来做什么?就算我真的是色狼,也不会来偷窥崔家小妹的!放心好了!”
      崔蔼然恶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李玄道:“让我进去!我有些话要问问崔小妹!”
      崔蔼然跟石紫凝对望一眼,都觉得李玄不像是在说谎,两人一边一个,押着他走进了屋里。
      只见崔翩然正拥被而坐,脸色极为憔悴。她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紧紧用被子裹着自己,不住地发着抖。李玄走了进来,她就跟没有看到一般。
      李玄皱着眉,围着她转了几圈。
      突然,他伸手向崔翩然围着的被子拉去。崔蔼然一巴掌砸向他,怒喝道:“你想做什么?”
      李玄不改无赖的习气,笑嘻嘻地道:“看看。”
      崔蔼然的脸都气白了,眼睛快要喷出火来。
      李玄慌忙道:“崔小妹是不是做了一场很奇怪的梦?”
      崔蔼然一怔,道:“你怎么知道?”
      李玄得意地一笑,道:“她是不是梦到被人杀死?”
      崔蔼然更惊,不由得放下了粉拳。李玄更是得意,道:“你让我看看,说不定能看出点什么来。”说着,他伸手向被子拉去。
      他心中极为困惑,在梦中,他明明见到崔翩然浑身破碎,化成七彩的珠子,怎么崔翩然还好好的一点都没受伤呢?
      那个梦实在太过真实,李玄宁愿相信那个梦是真的。
      他一定要好好看看崔翩然,确定她真的没受伤,否则,他寝食难安。
      他的手刚触到被子上,一直发呆的崔翩然忽然身形剧烈一颤。她的头猛地扭过来,死死盯住李玄。
      她的瞳仁,竟是苍白的。
      李玄天不怕地不怕,被她盯住,竟不由得一阵惊慌。
      崔翩然倏然发出一阵凄厉的嘶啸,战栗着向床的角落里躲去,用被子使劲捂住自己的头,仿佛看到了最可怕的妖怪一般。
      李玄叫道:“崔小妹,是我啊……”
      崔翩然猛然跳了起来,似是想逃,但又不敢靠近李玄。她急促地喘了一口气,突然晕倒。
      崔蔼然与石紫凝慌忙抢上去扶住她,崔蔼然拿出几枚丹药,向她口中喂去,石紫凝沉着脸,冷冷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李玄叫道:“我哪对她做什么?我只不过想看看她受没受伤!”
      石紫凝冷笑道:“没做什么?那你怎么知道她的梦?”
      李玄不由得一窒,说不出话来。他在梦中见到她的梦,这样的话,谁能相信?
      石紫凝怒道:“擒下你,再来问!”
      呛的一声响,长剑出鞘!
      李玄叫道:“我告诉你,我昨晚……”他刚要将发生的一切告诉石紫凝,突然,一个巨大的声音响了起来:
      “哪个色狼敢到摩云书院惹事?”
      一道紫气凭空垂下,化作一条金光闪闪的绳索,将李玄捆得紧紧的。李玄惨叫声中,被金索骤然提起,向终南山顶摔去。
      他重重地落在睡庐中。
      
      金索化为紫气,淡淡消失。
      李玄跳了起来:“老头!连你都不相信我?”
      紫极老人斜倚在仙游枻上,道:“我相信你,但我不能让你讲出真相。”
      李玄叫道:“为什么?”
      紫极老人的脸色有些沉重:“因为,那将引起极大的恐慌。”
      李玄笑了:“龙皇打到头上来了,都没见你这么恐慌。”
      紫极老人脸色更是郑重:“龙皇虽强,还可以防,这个敌人,却防不胜防,就连我也对他毫无办法。”
      他说得如此郑重,让李玄也不禁有些心慌起来:“究竟是什么人?你快些告诉我!”
      紫极老人不答,伸出手,指着李玄道:“你一定奇怪,你在梦中明明见到崔翩然死了,为什么崔翩然还好好活着?”
      李玄:“是啊!”
      紫极老人:“你也一定奇怪,为什么你会这么相信那个梦,宁愿怀疑事实也不愿怀疑梦境?”
      李玄:“是啊!”
      紫极老人:“第一个问题,是因为人在梦中见到的自己,是魂魄,而不是肉体。其他人也是一样。梦中被杀,自然也是魂魄被杀,而不是肉体。所以,你见到崔翩然被杀,实际上是见到她的魂魄被杀。那些珠子,就是她的魂魄。”
      李玄心中又闪过一阵不祥之感:“魂魄被杀又会怎样?”
      紫极老人淡淡道:“魂魄乃人之灵,人若失灵,譬如灯中无油,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就会油尽灯灭。”
      李玄:“也就是说,她会死?”
      紫极老人点头不语。
      李玄:“老头,你一定有办法救的,是不是?你是无所不能的,是不是?”
      紫极老人道:“若是魂魄自己出于身体,我有十七种方法能够搜回。但若是梦魔所为……”
      他长长叹了口气。
      李玄:“梦魔?谁是梦魔?”
      紫极老人道:“你想知道,为什么不去图书馆?我为你们准备了这么多好书,里面一切应有尽有,你为什么不善加利用?我不早就跟你说了么?不知道的事情不要问我!”
      李玄这个气啊,刚要发作,呯的一声响,他被打了出来。
      这臭老头,自己推得干干净净的!
      他知道紫极老人的意思,想要逼着他学习。但李玄会这么乖乖就范么?他自然有自己的办法。
      一顿拳打脚踢,封常青乖乖就范,连夜去图书馆查资料去了。
      李玄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他还有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应该足够找出梦魔了。
      何况他已经发了最后通缉令,如果他睡醒之后,封常青若还不能查出来,他就再也不收他做小弟了。
      闷头睡大觉吧。天亮了就啥都知道了。
      呼……呼……呼……
      咦?什么东西压在身上?伸手摸一把……胖乎乎……毛绒绒……
      咪呜,咪呜。
      咕噜是主人最爱的小猫咪。
      咕噜?
      李玄一下子坐了起来。咕噜伸出爪子,将他扑倒,抱住,翻了个身,舒舒服服地继续睡。
      “咕噜,你不是投靠龙穆去了么?”
      咪呜,咪呜。
      那里虽然有好多好多的猫罐头,但还是这边睡着最舒服。
      “那你的理想是?”
      咪呜,咪呜。
      东家食,西家宿?
      咕噜拿爪子轻轻拍了拍李玄,像是安慰他,又像是催促他睡。在这么静谧的夜晚里,正该好好睡个懒觉才是。
      李玄却睡不着。背叛的罪是很大的,能这么简单就让你混过去么?
      “想不想吃猫罐头?”
      咕噜“噌”的一声爬了起来,眼睛瞪得又大又圆,三只怪头围着李玄一阵挨蹭,咪呜咪呜一阵奶声奶气的撒娇。
      “哦,咕噜,我们来做个算术题吧。我本来早晨要给你一只罐头,晚上再给你一只罐头,你算算总共要给几只罐头?怎么,不会算术?好吧,我们来学算术的基本功——数手指。”
      李玄伸出一只手指。
      “这是一。”
      李玄又伸出一只手指。
      “这是另一个一。”
      “一加一等于几?”
      李玄数了数先伸出来的手指,又数了数后伸出来的手指。
      “二。”
      他看着咕噜:“好了,你来算一遍。”
      咕噜伸出前爪。它极力想伸出一根趾头,但它那胖乎乎的爪子实在很难分开,努力了半天,仍然是一整只爪子。
      “好吧,这就算是一。再伸一只出来。”
      咕噜拼命地努力啊。罐头就在眼前,它要吃!要吃!可是人是不能逆天的,怪物也一样,它又努力了半天,还是无法将趾头分开。
      仍然是一只胖乎乎的爪子。
      “好吧,现在你的算术结果出来了,一加一等于一,我给你一只罐头。”
      李玄拿起一只罐头,放在咕噜面前。他躺下,心情立即变得愉快了起来。
      咕噜低头看着那只罐头,看一阵子,又转头去看自己的爪子,一面下意识地想将两根趾头分开。努力一阵子,又盯着罐头看。它觉得有些不对,但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究竟不对在哪里。
      无忧无虑的咕噜猫,第一次失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