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相思一寸灰

  •   崔翩然觉得身子都快虚脱了。
      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方才已站在了悬崖边上,哪怕只是一阵风,也会让她坠落下去,万劫不复。
      但龙穆却将她拉了回来。
      他答应了她。
      突然而来的幸福让她晕晕乎乎的,连龙烟常傅什么时候走进来,什么时候开始讲课的,她都不知道。
      她的全副注意力,都锁在了龙穆身上。
      他认真听课的样子好帅哦,果然,男生还是在认真的时候最动人……
      他伏在桌子上的样子也很好看,金发就像是一丛金色的雪,堆积在一份耀人的美丽上……
      咦,他为什么要伏在桌上?
      在……在睡觉?
      这可是上课啊!他没有注意到龙烟常傅那愤怒而冰冷的眼色么?
      崔翩然不由得担心起来。
      果然,龙烟常傅开始讲起最深奥、最令人头痛的《云笈七鉴》来。而且一讲就是厚厚的两大本。连平时功课最好的石紫凝与郑百年,都听得皱起眉头。
      龙烟常傅的脸上,却浮出了一丝笑容。
      崔翩然心下不由得一阵叫苦。
      这节课,整整上了一个时辰,简直是前无古人的大拖堂。
      终于,龙烟常傅合上了书本,淡淡道:“好的,同学们,这节课就上到这里。”
      众人松了口气,暗中骂龙烟常傅真是标准的灭绝师太。突见龙烟面容一变,愉快而轻松地道:“不过……为了提高大家的学习积极性,我想来一次随堂考,看看大家是不是记住了今天所学的东西。”
      所有人立即面如土色,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胡突干也深深埋下了头颅。
      果然人不能变啊。人若改变,不是有灾,就是有难。龙烟常傅就该冷着眉,阴着脸,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没事学人家笑做什么?
      上次一笑,李玄挨炮,这次一笑,大家惨掉!
      课堂成了屠宰场,龙烟常傅狞笑着,看着这些砧板上的羔羊。
      只有崔翩然知道,其实所有的人都是安全的,因为龙烟的目标早就锁定——就是簇拥在那袭华服里沉睡的龙穆!
      这令她愁眉不展,因为她知道龙烟下手有多狠,她的约会可能要泡汤了!
      
      果然,龙烟的目光冷冷盯在龙穆身上。
      “龙穆同学,你起来,复述一下第三章第七节的内容。”
      龙穆还在沉睡。
      崔翩然不由感慨,真是要命,连他的睡姿也是如此好看,金色的长发披散,隐约露出微侧的面容,那是恬静而温和的笑容,显然他的梦境是柔和的,像秋天的原野一样。
      龙烟的话并没激起任何反应。她脸色沉了沉,用力抓起教鞭。
      龙穆倏然就醒了过来。
      他一醒,就完全清醒,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像平时那么镇定从容。别人刚睡过之后,一定会衣衫凌乱,脸上留下压住的折痕,如果是胡涂干,还会流着口水。
      但龙穆却完全不这样,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像是初春落在人肩头的第一片飞花,带着淡淡的新凉,干净、清爽。
      “下课了么?”
      他起身要走。龙烟的脸都绿了。
      她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字地挤出这段话来:
      “龙,穆,同,学,请,你,复,述,一,下,第,三,章,第,七,节,的,内,容。”
      龙穆重新坐下,叹息:“你坚持么?”
      龙烟怒森森地逼视着他。
      所有的女同学都咬着嘴唇,同情地看着他。
      所有的男同学都乐开了花,等着他被龙烟揍成个猪头,像李玄那样的猪头。
      “那好吧。”
      龙穆无奈地站起来,半白半翠的长袍散开,衬得他修长的身形宛如一株开满鲜花的菩提树。
      他微微侧头,似在思索:“第三章第七节……”
      他突然开口,流畅无比地讲了下去。
      先是背诵出第三章第七节的文章,接着是各朝各代的注释,然后,是他自己的理解。他甚至还指出,其中有两处文字,是错误的,也许作者当时只是乱写的,后世学者们想破头都无法明白。
      他讲的,甚至比龙烟常傅还要好。
      然后,他抬头,优雅无比地问道:“可以了么?”
      他双手轻轻撑在书桌上,似笑非笑地俯看着龙烟,阳光布满他全身,淡栗色的眸子里透出几分一贯的讥诮。
      淡淡的书卷味就这样随着他的话语散开,让整座课堂笼在一片墨香里。
      ——所有伟大的学者,都是这个样子的么?
      崔翩然心里由衷地充满了幸福。
      龙烟常傅摔门而去。
      
      崔翩然抱着一摞书,一蹦一跳地向红月崖走去。
      她忍不住想到龙烟常傅临去时的脸色,这让她轻轻地笑出声来了。
      龙穆站在书桌前,像是有点不经意,但又专注的形象,在她眼前跃然而出。
      她一定要捡到这个宝!
      
      龙穆似乎总是比别人先到一步,崔翩然赶到红月崖的时候,他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龙穆那卓立的身子,微笑的姿态,崔翩然的脸不禁红了起来。她放慢了脚步,装作一面欣赏风景,一面不在乎地走了过来。
      当然,她的心中恨不得一步就跨到龙穆身边。
      龙穆静静地看着她。
      崔翩然的脸越来越红,她觉得整个身子都烧了起来,心跳得发慌。
      龙穆似乎在斟酌着词汇,缓缓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女孩子喜欢什么样的礼物?”
      这句话让崔翩然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她也愿意两人先交谈一下,不要一上来就……
      这想法让她的脸又红了起来,她急忙将思绪转开。
      “你是说礼物?”
      龙穆点点头,认真地道:“不是珠宝、鲜花什么的,平常一点,但却会觉得很温暖、很感动的东西。”
      他为什么要问我这个问题?
      是要送给我的么?崔翩然心中一阵激动。
      她小心翼翼地压制住心中的惊喜,认真地思索起来。
      一个很温暖,很感动的礼物。
      一定会成为一粒种子的,她将它种了下去,等到秋天的时候,便会收获美丽的回忆。
      她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当时流传很广的故事。
      一个叫裴航的举子,走到蓝桥这个地方的时候,被一个老婆婆看中了,想收他做女婿。裴航问她要什么聘礼,老婆婆说什么都不要,只要他捣一夜的药,一直将药捣成长生仙药。
      后来裴航果然一直捣药,不但娶到了如花似玉的妻子,还成了神仙。
      也许,真正能打动一颗心的,不是珠宝,不是财富,不是能拿出来、让万人惊叹的华丽,而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由你亲手做出来的东西。
      就像裴航那样,一下下,亲手将仙药捣出。
      每一下,都是你的心意,一下下捣下去,最后捣出的,不仅仅是仙药,还是你那颗打破了、揉碎了、柔情万种的心。
      当你奉上它的时候,连神仙都会潸然泪下。
      这样的礼物,又有谁能够不接受呢?
      崔翩然悠悠地说着,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角挂上了一滴眼泪。
      她诉说在自己的传奇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奇,在那里面,她们是蓝桥上的仙子,等着一个可意的人,将心捣在仙药里,奉在自己的手中。
      从此,她们平凡的生命不再平凡,她们幼稚的想象不再幼稚。
      她们的传奇像每个故事里的传奇那样光彩,照耀着几千里外,正在一步一步靠近的意中人。
      有一千条河、一万座山阻隔着那个爱她的人,也许这一辈子过完,她的红颜凋落成白发,他还不曾寻来,但他们在传奇中相会。
      在蓝桥驿上,在那个玉兔伴随的月光里。
      那是少女的传奇。
      每个怀着爱的少女,一定会有传奇。
      
      龙穆静静地听着,他脸上不再有笑容。
      这就仿佛让他华丽的外装褪去,他不再美得像是一道光。他纯净了起来,仿佛孩子在琴弦上轻轻碰了一下,然后被那柔美的声音吸引住。
      他轻轻皱起了眉头,思索着崔翩然的话。
      蓝桥本是神仙路。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蓝桥,一位美丽的少女等在那里,等着自己将心捣成仙药,一齐飞向九天。
      他心中的蓝桥又在哪里?
      他抬头,长发垂披而下,宛如打开了一道金色的光。
      无论何时,耀眼的光彩始终追随着他,让他无法体会什么叫温暖,什么叫感动。
      他尝试着,让自己能够体会一些平凡的东西,就像蝴蝶一样,美丽而单薄,但能感受到雨,感受到风。
      “谢谢你。”
      他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崔翩然。
      他是那种带着一点邪恶的少年,但正是这邪恶,让他有了难以言说的魅力,但现在,他的邪恶全都泯灭,只剩下淡淡的忧伤。
      他的故乡也有一个传说。
      男孩要爱上一个女孩,要先苦行一千年;女孩要爱上一个男孩,也要苦行一千年。然后,他们将在一起,幸福地生活上一千年。
      那是他们三千年的情人。
      
      他轻轻拾起她的手:“如果一个颗种子种下来,它会长成什么呢?”
      崔翩然不知道。望着龙穆的脸,她忽然很想知道,很想很想知道。
      “我们先不要使用它,让它种下去,好不好?”
      崔翩然静静低下头。
      好吧。让它种下去。我会好好浇水,用一个个传说,一个个传奇。
      那也是我,三千年的情人。
      
      崔翩然又一蹦一跳地向山下走去。她心中充满了欢喜。
      她跟龙穆之间,有了一个小秘密,那是她与他专属的,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每想到这一点,她就觉得特别甜蜜。
      月光缓缓升了起来,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是那么的美丽。裹在月光中的书院,显得飘渺而悠远,崔翩然就像是飞翔在迷幻的梦中一般。
      突然,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美丽的姑娘,能不能接受我一个礼物?”
      崔翩然停住脚步,抬头。
      那轮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变得血红,悬在遥远的天上,看去是那么诡异。月亮下面,是一株干枯的老树,树上坐着一个人。
      长长的黑色衣衫垂下,就像是一声荒凉的叹息。
      黑翼纷舞,凌乱地悬在他身周,护着他那瘦削的身姿。他苍白的双手捧在胸前,目光凄婉地看着崔翩然。
      他的眼神,是那么忧郁而荒凉,就像是远古时代铭刻在岩石上的一首诗。
      月光隐约照在他微微抬起的脸上,一如美丽的梦境,虚幻,却凝结着窒息般的诱惑。但没有人能真正看清楚他的容貌,黑翼悬浮着,将他隐藏在一缕缕轻烟般的黑暗中。
      他恍惚存在,又恍惚只是个影子,一挥手就不见了。
      被他的目光凝视着,崔翩然觉得身子有点冷:“你是谁?”
      人影淡淡地笑了:“不记得我了么?”
      巨大的黑翼无声地扇动着,他翱翔在红月之天际,倏忽之间就到了崔翩然面前。他一手捧在胸前,另一只手缓缓拂开了垂在额上的散发。
      崔翩然骤然一惊,喜道:“是你……”
      人影温煦地笑了。他的声音有点沙哑,苍老:“愿意接受我的礼物么?”
      崔翩然:“愿意!愿意!”
      人影小心地抬起手,将掌中捧着的东西送到崔翩然面前。
      崔翩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接了过来。那东西跟他的笑容一样温暖,让崔翩然的身躯轻轻地颤抖着。她的目光完全被那人的面容吸引,凝视着他,轻轻将他的礼物拥在胸前。
      突然,她听到了一个声音:“为什么,你不看我?”
      那声音,竟然由她怀里发出。崔翩然骤然一惊,她匆忙低头,就见她紧紧捧着的,竟是一只人头!
      长得跟她一模一样的人头。
      人头目光哀怨地望着她:“为什么你不看我?我就是你啊。”
      它痴痴地看着崔翩然,一行血泪慢慢自它眸中沁出。
      崔翩然一声尖叫,急忙放手,捂住了双眸。
      人头并不跌落,漂浮在空中,轻轻向她飘了过来。崔翩然吓得几乎窒息,一步步后退着。人头缓缓飞动,一直飞到她面前,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冰凉的唇,让崔翩然竟无法躲避。
      “我,就是你啊……”
      人头忽然化为一蓬血,洒了满地。崔翩然再也控制自己心中的恐惧,大声尖叫起来。
      突然,一个声音温柔无比地对她道:“你怎么了?”
      这声音是如此熟悉,让崔翩然忍不住睁开眼睛。龙穆静静地站在她面前,满脸担心地看着她。
      她抬头,没有血月,没有巨大的黑翼,这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夜晚,龙穆走下红月崖的时候,听到她的尖叫,赶过来看看她出了什么事情。
      见到龙穆的笑容,崔翩然惊魂稍定,她断断续续地跟龙穆讲着方才经历过的事情。
      他静静地听她讲完,柔声道:“你做噩梦了。”
      他抬手,指着崔翩然,道:“你看,你的头还在脖子上。”
      崔翩然伸手,摸了摸脸,龙穆说的不错,她的头还在脖子上,这只不过是个噩梦而已。她也笑了。
      她的手顺着脖子摸下去,却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她的脖子上,有一条缝隙。
      温暖的液体,不断地从缝隙中流下来,沾满她的双手。
      她惊惶地将手抬起来,透过十指,圆月被染得血红。她尖叫起来,手忍不住一用力,她的头颅脱离了躯体,被她捧在手中。
      于是,她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的脸扭曲着,口中发出一声声惊恐的尖叫,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脖子里不断流出的血液。
      一个孱弱的思绪从心底冒出:怎么能在龙穆面前这么出丑!
      这念头让她不由得望向龙穆。
      红月映照下,龙穆的脸却变得那么冰冷,他向她伸出手。
      “把它给我。”
      崔翩然吃惊地捧着头颅,惊惶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龙穆的表情是那么陌生,阴森得有些可怕:“把它给我,那是我给你的礼物。”
      崔翩然拼命摇着头,尖叫道:“不!不!”
      龙穆伸着手,固执地等待着她肯定的回答。崔翩然双眼含着泪花,撕心裂肺地尖叫着。
      她霍然醒了过来。
      淋漓的大汗沾湿了被子,她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她过了良久,方才止住尖叫声,颤抖着抱紧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
      是个梦。
      幸好是个梦。
      她长长出了口气。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你不是爱我的么?”
      她猝然回头,就见龙穆静静地坐在她床边,优雅地把玩着手中的酒盏。长长的金发覆盖住他的眉梢,让他在黑夜中如月般清雅。
      “为什么你不肯给我?”
      龙穆倚着墙,眼神中满是凄伤。
      他轻轻转身,向门外走去。
      血,再度沿着顺着崔翩然的脖子流下,一直流到手中,在手心画出一轮红月。
      他一旦走后,就再也不会回来。她所有的梦想,都将化为泡影。
      她亲手赶走他的。
      她的心隐隐痛了起来,那么酸楚,那么尖锐。她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凄啸。
      “不要走,我给你!”
      她用力,将头颅捧起,朝龙穆奔去。
      龙穆回头,粲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