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心莫共花争发

  •   满地劫灰中,苏犹怜默默伫立。就仿佛千年的岁月里,她一直站立在雪原上一样。
      劫灰混合着火花,寂静地飘落,宛如一匹鲜艳的彩缎,覆盖着枯槁的一切。
      她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心中浮动着一丝得意。
      她知道,自己在今夜却是如此灿烂,足以像烟火那样照亮夜空。
      又离杀死他接近一步了。
      这个大唐盛世中的小人物,却是那么难以杀死。难到连天下独尊的雪隐上人,也要命她悄悄潜入,用最不为人知的方式结束他的生命。
      李玄,究竟有什么奇特的呢?竟要两位地仙,都要为之博弈?这个人并没有什么难以杀死的,但苏犹怜却迟迟不敢出手。
      因为一出手,紫极老人就会知道。
      天书,绝不仅仅只是送给李玄的一件礼物那么简单,普天之下的人都知道,玄陛天书早就与紫极老人的元灵相合,无论相隔多远,紫极老人都可以心念运转天书,施展出惊世骇俗的威力来。所以,雪隐上人虽然极想杀死李玄,但却没有选择直接动手。
      苏犹怜更加不敢。
      所以,她用另一种方法来杀死李玄——让他自投罗网。
      她给他的七重考验,带着他一次又一次去历险,上天入地,降龙伏凤,总有一次他会死掉。现在,又有了另一种方法,那就是龙穆。
      龙穆有一种特异的能力,可以在绝没人知的情况下,杀死李玄。
      这是只有她才知道的秘密。
      苏犹怜轻轻地笑了。
      这时,她看到了李玄。
      满身污秽,仿佛从泥灰里钻出来的李玄,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惊喜。他似乎想要冲上去迎接她,但她站在那里,仿佛一片皎洁的雪,那么圣洁,那么孤高,让他不敢亲近。
      她与他的距离,忽然间变得那么远。
      她要杀死他。
      这是她的使命。如果没有这个使命,她甚至不会存活。
      苏犹怜笑了笑,她的身子化成一朵雪云,向李玄飘了过去。
      “郎君,你的考验并不过关呦。”
      苏犹怜的声音又甜又腻,不知怎地,已听惯了的李玄脸竟然红了起来。苏犹怜伸出手,使劲拧住了他的耳朵。李玄突然一用力,从她的手指间逃走。
      他竟有些害怕她的手,不敢跟她接触。
      苏犹怜道:“郎君,你怎么了?”
      李玄脸更红:“不……不要这样叫我。”
      苏犹怜笑了,她的笑声柔腻之极,贴在李玄的唇边,像是轻轻一触就能融化一般:“害羞了么?不但叫你,我还要天天陪伴着你,跟你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练武,一起休息。你喜欢么?”
      李玄一阵心慌。他竟然感到一阵憧憬。但他说出来的话却是:“那怎么行?”
      苏犹怜柔软的身子靠着他,轻轻向着他的耳朵吹着气:“怎么不行?明天一早,我就去找你,你可不许迟到哦。”
      她转头,向他回眸一笑。
      这一刻,她美丽得就像是春花绽放。
      
      但她却要杀死他。
      她知道这一点,那是她的过去。
      
      她要杀死他。
      他已知道了这一点,因为在心魔的幻境中,他已看到了她的过去。

      还能相爱么?
      还能叫一声“郎君”么?
      
      她与他,是那注定不能交织的因缘。
      却又像是熟悉的人,带着陌生的面具,演着别人的戏。
      
      李玄眼神变得很复杂。
      幸亏苏犹怜离开了,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
      是该冷笑着对她说:他早就知道了她的阴谋,还是在大庭广众下戳穿她,让她在摩云书院中无容身之处?
      李玄搔着头,突然笑了。为什么要戳穿呢?
      这样不是很好么?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在全国最好的学院里作威作福,还有美丽的雪妖陪伴着。他还奢求什么?也许,苏犹怜的暗杀,不过是上天对他取得的幸福所做的惩罚。
      人的一生,是不该太顺遂的。不时地就该受点磨难。
      这个解释挺好的。李玄又高兴起来,折了只狗尾巴草放在嘴边,手插在裤兜里,吹着口哨走了。
      苏犹怜临去时的那一回眸,却突然出现在他眼前。
      弱水三千,她的眸子是一条河。
      无法跨过。
      
      一声清亮的啸声响起,终南紫气陡然一震,缓缓压下。
      满空火云,为之一黯。
      几条人影浮动在空中,每人手中都散发出一条长长的光华,驱赶着火云,向绛云顶压了下去。
      绛云顶上的火山仍在爆发,轰卷出几十丈长的火舌,缭天飞舞。劫灰沉沉,被冲得激烈翻卷着,在终南山上形成一条条巨大的灰龙。光华与地火一接,立即爆发出猛烈的雷鸣声,绛云顶完全崩坏,山石燃烧成火雨流星,向光华急冲而去。终南山顶上氤氲密集的紫气骤然爆发出一阵炽烈的光芒,与人影手中的光华合二为一,将地火卷住,慢慢压下。万千劫灰也被紫气裹住,黯黯降落。
      龙穆看着这一切,眼神中露出一丝无聊,轻轻打了个响指。
      一团巨大的光芒从地火正中心怒涌而出。那是一尊小小的佛陀,面带微笑,双手合十。佛陀轻轻向龙穆点了点头,合十的双掌猛然分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天上阴郁恶劣的天气猛然变得清明,大团的劫灰像是受了什么牵引一般,向绛云顶激烈地汇聚而去。而方才还在肆虐的地火已消解了所有的威力,向地心狂奔而去。突然,霹雳一声震响,天地重归清明。
      一座劫灰之山,矗立在绛云顶的废墟之上。劫灰坚凝之极,甚至比石头还要结实,只是通体黝黑,看上去极为怪异。
      终南山上再没有丝毫劫灰留下,连那喷涌地火的窟窿,也被这座劫灰之山盖住。如不是几座坍塌的山体、烧焦的树木,甚至看不出丝毫火山爆发的痕迹。
      龙穆脸上没有丝毫笑容。今天很不好,他的心情极为不悦。
      空中光华猛然一亮,几条光华破空向山顶飞去,为首一条落在了龙穆身前。
      那是玄冥常傅。
      龙穆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叹了口气,转身向书院走去。
      他有些意兴萧索。苏犹怜的话让他很不舒服,他要好好想想这几句话的意思。他是王子,岂能败在一女子的手下?
      玄冥脸上永远带着一抹微笑,跟那道斜斜的刀疤混杂在一起,显得诡秘而邪异。他淡淡道:“站住。”
      龙穆王子应声住脚,回头,脸上是温煦的笑容:“玄冥常傅,您叫我有什么事情么?”
      玄冥看着他,似乎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但龙穆的脸上只有笑容,别的什么都没有。
      玄冥轻轻道:“你知不知道罗汉金身多么珍贵?只有十世修行、绝无半点污垢之人才能够修成,而一旦修成,便可法力无边,十二金身罗汉,乃是天竺炼魔御敌护国的最强法宝?”
      龙穆微笑:“我知道。”
      玄冥的脸色沉了沉:“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轻易毁灭掉两具?”
      龙穆淡淡道:“因为我喜欢。”
      玄冥脸色一冷,他的目光陡然锐利,盯着龙穆。龙穆丝毫不退缩,满脸慵懒的讥嘲。玄冥深深吸了口气,将怒火压下。
      “你知不知道这场火山喷发杀死了多少生灵、造成了多少罪孽?”
      龙穆合十双手:“那是解脱。”
      玄冥厉声道:“住口!”
      龙穆笑了笑,柔声道:“玄冥老师,您对您的学生太不耐心了。”
      玄冥道:“我要你保证,以后再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龙穆道:“为什么呢?我的师傅教导我,花开花谢,本为自然。人生在世,应当顺天应命,才可超脱。玄冥常傅,您怎知这次火山爆发不是天意呢?”
      玄冥双目中的怒火已不可遮蔽,他冷冷凝视着龙穆:“你莫要忘了,你的师父为什么将你送到这里来。”
      龙穆淡淡道:“可我来了之后,觉得很失望。”
      他悠然转了个圈,道:“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整座终南山都火山喷发。你说,玄冥常傅,这样好不好呢?”
      玄冥笑了笑:“很好。”
      这个回答出乎龙穆的意料,但他并没有犹豫,道:“好,我们就来放一场盛大的烟火。”
      他抬手,指向苍穹。
      巨大的浮空岛出现,随着他的手势,岛心古佛雕像睁开双目,毫光迸发,向终南山顶罩去。
      玄冥的声音冷冷传来:“靠别人的力量算什么英雄好汉?”
      龙穆猝然顿住,厉声道:“你说什么?”
      玄冥踏上一步,脸上的笑容冷厉:“我很想教训你一顿。但我若想教训你,我就拔自己的剑,不会靠别人的力量。你的剑在哪里?”
      龙穆骤然梗住,双目中闪过一阵怒意。
      “浮空岛,我记得是大日至尊者的东西。龙穆王子,你的剑在哪里?”
      龙穆死死盯住玄冥,手指轻轻发着抖。
      玄冥淡淡道:“我知道你也看我很不顺眼。想砍我一剑是不是?那,就,拔,你,自,己,的,剑!”
      一字字从他的牙关中迸出,龙穆的脸色猛然涨红!
      “拔我自己的剑……这难道不是我的剑?”
      他一声怒啸,浮空岛猛然振动,一道毫光从古佛双眸中轰然怒发,向玄冥冲下!
      玄冥一动不动。
      毫光怒涌,他那黑色的身影被击得飞了出去,砰然摔在地上。
      龙穆嘴角浮起一丝得意。
      玄冥慢慢爬起,伸袖擦去嘴角的血迹。
      “好法宝、好威力……大日至尊者,你怎会如此厉害?”
      他的双眸却冰冷之极:“但我的龙穆王子,你的剑又在何处?”
      他冷笑道:“于今我站在你面前,要你砍我一剑,你能么?”
      “除了大日至的溺爱之外,你还有什么?”
      龙穆霍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忍不住喝到:“你住口!”
      玄冥狂笑,转身:“什么时候你找到了自己的剑,就来找我!在那之前,你只不过是个被惯坏的孩子!”
      龙穆厉声道:“住口!住口!!住口!!!”
      浮空岛随着他的狂啸不住震动,毫光如柱,向玄冥怒涌而去。玄冥的身形却丝毫都不停顿,萧然向书院走去。毫光轰轰击在山上,将山石击得崩裂飞舞,却始终没再击中玄冥。
      
      新的一天有很好的阳光,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绛云顶虽然爆发出了火山,但摩云书院实力绝伦,黎明才到,所有的一切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了。
      山清水秀,阳光明媚,一切残破的和污秽的都清理空了,还终南山本来的面目。
      苏犹怜就踏着这样的阳光走进了教室。她的心情也像阳光一样好。
      她的使命,马上就会有结果。
      
      “早上好。”
      这声招呼融入了一片阳光,这笑容也如阳光一般通透。
      仿佛清晨的露珠,通透、纯粹,却又带着淡淡的峭寒。
      龙穆就坐在第一排座位上,身子斜斜靠着椅背,手指轻叩扶手,向苏犹怜打着招呼。
      苏犹怜报之一笑。衣袂带风,走过了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摩云书院一共有六位女生,正好占了三张桌子。龙薇儿跟石紫凝分在同一间宿舍,自然也就坐了同一张课桌;崔蔼然崔嫣然大姊二姊坐了一张桌子;爱美的三妹崔翩然跟苏犹怜坐在一起。其余的男生们,卢家四兄弟不肯分开,占了两张,封常青边令诚坐在一起,郑百年没人来抢,自己占了一张桌子。按照安排,龙穆与胡突干两名插班生坐在一起。
      龙穆没有跟过来。
      因为崔氏三姊妹与龙薇儿将他围住了,正叽叽喳喳地不停地问东问西。
      龙穆面带微笑,聆听着她们各种各样的问题,一点都不觉得烦。
      又或许,他根本没有在听。
      苏犹怜起身,走向楼上的书架。
      
      “哇,你好帅哦,天竺人都这么帅么?”
      “你是出于什么动机去引爆火山的呢?是为了世界和平?失学儿童?流浪动物?家庭暴力?你是不是在警醒世人,不要沉溺于山明水秀的表面假象,这一切下面潜藏着巨大的危险呢?”
      “你的皮肤为什么这么好?你用的是什么化妆品?你平时做不做护理?据说火山灰对皮肤很好,你是不是为了挖火山灰才引爆绛云顶的?”
      “龙穆,你好帅哦!第一天来书院,就挑战玄冥老师!你一定会打败他的,因为你比他帅!”
      哦,老天,这都是什么对话啊?
      难道长得漂亮了,做什么事都能得到原谅么?
      其余的男同学们简直嫉妒死了,卢家四兄弟更是眼冒金星,大声念着四书五经,心里不停埋怨老师怎么还不上课!这招来了众女生的一致白眼。
      崔翩然的双目都快冒出花来了,她突然拨开众人,大胆地道:“龙穆,我能摸一摸你的手么?”
      一时,四周沉静下来,大家都伸直了脖子,在等着龙穆的回答。
      崔翩然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呼吸都要停止。
      龙穆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可以。但要准备好你的一生。”
      这句话招来了女生们一阵尖叫。
      龙穆就像是一枚灿烂的星辰,那么耀眼,那么遥远,那么惹人注目。
      是的,一定有人,会因为他偶然的注目,而付出一生。
      她的一辈子都将在对他的回味中度过,再也不会接受任何爱情。但他,却又离得那么远,仿佛只是一个传说,是闺中密友们信誓旦旦讲的一个故事。
      现在他微微侧着头,侧影的轮廓是那样鲜明,美得有些恍惚。
      但对于簇拥在身旁的少女们,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崔翩然完全陷落入对龙穆的钦慕中,大声道:“大姊二姊,你们一向都是让着我的,这次也让了吧!”
      崔蔼然崔嫣然不为所动——美丽面前人人平等。
      龙薇儿举手:“我也要!”
      石紫凝扯了她一把,悄悄道:“你不是已经有谢哥哥了么?”
      龙薇儿:“但是龙穆很好看!”
      石紫凝彻底无语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花痴?
      龙薇儿眨了眨眼睛,道:“我还是喜欢谢哥哥多一些,龙穆哥哥么,可以陪着我逛街啊,替我拎包,帮我打伞,渴了饿了困了累了还可以看着他的脸消消乏……”
      石紫凝:“你……你把他当什么了……”
      崔氏三姊妹显然没将龙薇儿当成是对手,她们害怕的,是石紫凝、苏犹怜这样量级的人物。眼见石紫凝一如既往地酷,苏犹怜一如既往地媚,都对龙穆不太感兴趣,不由心中大喜。
      崔翩然道:“好!那就按照惯例来,决斗!谁赢了,谁就跟龙穆学长约会!”
      她已经替龙穆做了决定。女人决定好了的事情,男人最好不要反对。
      没办法,自从石紫凝做了大姐大,苏犹怜降伏了李玄,摩云书院早就变成女权社会了。
      龙穆带着一丝嘲讽的微笑,看着她们。
      崔蔼然崔嫣然齐声道:“好!”
      一句话出,小小课堂里立即充满了杀气!
      崔翩然:“我数一二三,大家一齐出手!出手晚的自动失去竞赛资格!”
      “一!”
      三姊妹粉拳紧握!
      “二!”
      三姊妹秀眉飞扬!
      “三!”
      三姊妹一齐出手!
      剪刀,石头,布。
      崔蔼然输了。
      崔嫣然输了。
      崔翩然也输了。
      赢的是胡突干!
      他哈哈狂笑:“我赢了!我要约会!龙穆学长是我的!”
      整个课堂里的人全都吐了。
      崔氏三姊妹摩拳擦掌地围了上来。
      胡突干的笑立即干瘪。
      “你们……你们不能歧视男人啊……”
      没有人同情他,这一刻,审美是属于女人的,她们不是三个人在战斗,她们背负着摩云书院全部师生对美的执着与诉求。
      胡突干变得畏缩起来。
      “我……我也有审美的诉求啊……”
      一声惨叫,他被无情拍飞。
      
       “重新来!”
      “一!”“二!”“三!”
      剪刀,石头,布。
      这次终于有了结果,三妹崔翩然胜出。
      她对着崔蔼然鞠躬:“谢谢大姊!”她对着崔嫣然鞠躬:“谢谢二姊!”
      她对着龙穆。
      龙穆表情丝毫未动。
      他端坐着,仍然是闲散的姿态,斜斜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宛如撩拨着竖琴一般,轻轻扣着椅背。
      那头金色长发,瀑布一般流泻,将他的笑容衬得有几分阴郁。
      崔翩然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
      她忽然发现,为龙穆这样的人擅做决定,是多么的可笑。是她,自己在众目睽睽下走到他面前,强塞给他一个羞辱自己的机会。
      他的一声拒绝,将令她万劫不复。
      
      龙穆手指轻叩,哒,哒,哒。
      每一下都宛如春雷,在她心头轰炸。她的心中充满了惊惶,几乎忍不住转身冲出去。
      这一刻,他可以用一个简单的拒绝的字眼,就让她少女的所有矜持都化为羞辱。
      龙穆淡淡地看了一眼。
      这一眼,有他昨晚所受的一切委屈。
      什么自己的剑?什么不要像个王子!
      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所有人都满足?
      还有这个叽叽喳喳的小姑娘,她让龙穆有些厌烦。他很想摆摆手,让她一辈子都记得今天的耻辱。
      但他的心思却在这一刻改变。因为他是龙穆,他不会认输。
      大日至的溺爱么?不要像个王子么?
      他想得到的,没有任何东西是不能得到的。
      他用一句话结束了这场闹剧。
      “下课后,红月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