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年云梦送烟花

  •   繁华落尽,忽然变得这么平淡,让苏犹怜微觉得有点不适应。
      龙穆的笑容却仍然那么温柔而魅惑,悠然道:“喜欢烟花么?”
      烟花?像是鲜血般涂满天空,炸开成一丛丛绽放的惊悸?
      喜欢。
      那是温暖的寂寞,在华丽中失神。
      但我却要走了。苏犹怜轻轻想着。放纵不能太多,否则就成了放荡。
      我与你,只有一刻钟的晚宴。
      龙穆微笑,身子微微后仰,随意地斜靠在佛像上,缓缓转动着指间的花枝。
      他身上有种来自异国的高贵而颓废的气质,这个姿势恰好将这种气质完整地表露了出来,让人想起镂空的、丝绸的衣袖,散发着隐秘味道的薰香,以及空寂的皇宫大道上走着的孱弱诗人。苍白的、永远等着安慰的双唇。
      这连番的想象在月色中让苏犹怜有种梦幻的错觉,一时忘了离去。忽然,身上一紧,背后的那尊佛像散发出无尽毫光,化成千手千眼的法身,千只手一齐抱住了苏犹怜,将她紧紧护住。
      苏犹怜一惊,龙穆的声音传了过来:“二十年前,天竺十八位最有名的高僧即将圆寂,他们痛感人间苦多,放弃了涅磐成佛的机会,甘愿身入地狱,永受轮回之苦,于是请求我师大日至尊者将他们炼成即身佛,守护众生。我师感叹他们之慈悲佛心,不惜损害七十二年的修为,施展大乘无上佛法,于一须臾之间让他们遍历十生之苦,觉悟成佛。是为罗汉金身,不败不灭,永佑苍生。”
      苏犹怜脸上变色,这佛像竟然是罗汉金身?得其一可横行天下,龙穆竟然有其二!
      她稍稍放了点心,至少罗汉金身是不会害人的。
      一阵隐隐的轰鸣声传来,苏犹怜急忙低头,就见脚下的山石,竟然变成了血红的一块。透明的血红。
      格格格一阵轻响,两人身周缓缓浮起了十三片甲骨,呈一个圆形,将他们包围在中间。
      苏犹怜在雪隐门下多年,自然认识这十三片甲骨,正是神鳌万年修炼完足之后,褪下的背甲。神鳌极大,等化龙飞升之时,每一片背甲都大如山岳,纵使天上雷劫亦不能动其分毫。这十三片甲显然经过仙法炼制缩小,每一片都精光射目,刺得苏犹怜几乎睁不开眼睛。
      苏犹怜忍不住抬头,头顶上浮着一尊透明的佛陀。那是一枚舍利子结成的幻相。
      能形成这种幻相的舍利子,只有真正的佛才能生成。
      苏犹怜脸色变了变。罗汉金身,神鳌背甲,舍利子,无一不是罕见的奇珍,它们共同组成的防御圈,连天雷都不一定能突破。
      龙穆为什么要布下这么坚固的防御?
      他究竟想干什么?
      苏犹怜看了龙穆一眼,龙穆正在看着自己修长的指甲,只用余光打量着她。他似乎很满意她的惊慌,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微笑滋生了苏犹怜心底的不安。
      背后的千手千眼佛忽然动了,每一对手都结成了大乘佛教里的不动明王印。
      两位千手千眼佛,两千个不动印。
      梵唱声隐隐响起,结成阵阵光雨,在两人身周纷纷坠落。每点光雨中,都是一尊小小的不动明王。
      那枚舍利子光芒大涨,外面形成的佛陀幻相轰然爆发,顶天立地,双手合十,将龙穆、苏犹怜护在掌心里。
      十三块神鳌背甲中射出万道精光,围绕着两人急速旋转起来。海涛之声大作,澎湃涌动,隐隐卷起地水火风,挡在两人身外。
      苏犹怜不禁有些惊恐,这防御是如此严密,也就意味着,即将到来的危险,是如此之可怕!
      龙穆仍在微笑:“地心由一团很大很大的火焰组成,叫做地火。从任何一座山上往下打洞,只要打得足够深,就能引动地火,化为火山……”
      他话音还未落,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中,一大团炽烈的火气猛然自山腹中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向天空怒冲而去!
      地底仿佛被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潜压了千万年的地火汹涌而出,宛如一尊被囚禁的巨人,怒吼着向苍天挥舞着火化成的双拳。
      绛云顶轰然炸成碎片,巨大的山石在瞬间就被烧得通红,成为通红炽烈的火团,迅猛地向四周迸飞。方圆数里内都仿佛化成了火海,经历着天地开辟时的阵痛。
      一切全都塌陷,沉沦,变为火之地狱。
      苏犹怜就觉身子像被巨锤撞中了一般,连人带佛像冲天而起,向上抛去。
      他们成为火之巨人的武器,被它攫取着,猛烈地砸向苍天。它疯狂野蛮的力量瞬间遮蔽了所有感官,深植进骨髓深处,化为恐惧。
      绛云顶,火山爆发了!
      
      苏犹怜宛如一片雪,在烈焰中飘摇,仿佛下一刻,她就会枯萎。
      她使劲咳出一口血,却立即被烈火烤干。
      舍利子、神鳌甲、罗汉金身散发出的毫光仍护在她身边,为她抵挡着地火焦炎,但火山爆发之力何等强大,顷刻间整座终南山都仿佛燃烧了起来,黑云红光遍天,烧得夜空都化为炽白,地火热气早就涌入了法宝光圈之内,炙得苏犹怜几乎死了过去。
      她是雪身,最受不得火气,何况还是天下最炽烈的地火之气。
      刹那间,仿佛历尽了千生万世的辛苦一般,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啪的一声轻响,她背后的佛像化为飞灰散去,十三片神鳌背甲也齐齐炸裂,只有头上那颗舍利子仍放射出阵阵清光,为她稍解炎热。
      饶是如此,苏犹怜仍觉全身骨骼都几乎散开!
      她咬牙勉强起立,只觉全身的力气都被火气蒸走,身子一软,又摔倒在地上。
      火山爆发乃是人世间最猛烈的几股力量之一,顷刻之间毁城灭池,千里赤地。
      若不是神鳌甲、舍利子都是千年难得的宝物,苏犹怜早就被烤炙成了飞灰,哪里只是起不了身这么简单?
      苏犹怜咬牙用了几次力,但觉骨髓都仿佛被烈火烤焦,勉强站了起来,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这刹那之间,她已从生到死历练了一个来回。若是护身的宝贝稍微弱了一点,她早就死了几十遍了!
      好端端地,怎么会突然火山爆发?苏犹怜想破头都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她抬头,向天上望去。
      天空赤痕纵横交布,仿佛回到了远古的浩劫后,灰烬漫空。
      终南山本是天下灵山,此时残破,荒芜,废弃,凄凉。
      它成了一位被剥光了华装珠宝的老妇人,丑得歇斯底里,疯狂刻薄。
      这座山,这座书院可真是多灾多难啊。
      苏犹怜忽然看到了一双眼睛。
      龙穆的羽衣华服也布满烧灼的痕迹,金色的长发落满灰尘。然而,他的神态仍然那么潇洒而高华,他站在漫空劫灰之中,就仿佛暗夜中的王子,所有灾难都是他身上装饰的夜之珠宝。
      他轻轻拂去发上的尘埃,静静地注视着苏犹怜,双眸透出星辰般的光华。
      “伟大的烟火,喜欢么?”
      他踏上一步,他的骄傲透过布满尘埃的衣衫,依旧如此逼人。
      他微笑着,踏着烧尽的灰土,仿佛就算整个世界陨落,他仍然会存在。
      就听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声道:“那是专为你准备的呢。”
      苏犹怜猛地想起花之宴中龙穆说过的一句话:“地心由一团很大很大的火焰组成,叫做地火。从任何一座山上往下打洞,只要打得足够深,就能引动地火,化为火山……”
      她霍然醒悟!
      火山,是他引发的!
      怪不得他事先准备好那么多宝物!
      他邀请自己来赴宴,就是为了让自己受火山喷发之苦的么?
      苏犹怜从未对任何人生气过。就算眼珠被挖走,爱情被背叛,她都没怨恨过任何人。她怨恨的只是自己的命,但此刻,她身上的雪衣却全都燃烧起来。
      她伸出双手,尖尖的十指就像是猫一般抓住了龙穆的衣领。她的怒气也像是被冒犯的猫:“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了我们!你差点将终南山都点燃了!”
      龙穆微笑看着她,他的笑就像是钩,带着美味可口的饵,等着鱼儿上钩。
      鱼儿游在清澈的水中,他在岸上等待。
      等着她心甘情愿地咬住钩,然后他就会扬手,将痛深深刺进她体内。
      她的疼痛就是他的收获。
      爱情是一枚刺,弯弯的,带着美味的饵,迟早会刺进体内,而他,则在刺的背后微笑看着。
      看着她像猫一样发怒。
      
      “因为,我想你记住这一刻。”
      “这是我们的初遇。”
      这一刻,他不再骄傲,不再刺人。他的语声低沉而温柔,宛如嵌在月光里的一段回忆,那么空灵、那么忧伤,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触动心底最柔弱的地方。
      那是忧郁的王子,在月光下诉说自己的倾慕。
      苏犹怜怔了怔。
      ——为了让你记住这一刻。
      谁又能轻易忘记这样的一刻?
      苏犹怜忽然发现自己的怒气也不是那么重。龙穆的话音隐在低沉的月色中,就像是一脉袅袅的笛声,让人不由自主地静下来,去倾听。
      满目疮痍,只为让你记住我。
      多么疯狂而浪漫。
      她不禁低头,感到一丝默默的娇羞。但随即,她猛然惊醒。
      她不能在这一刻沦落。
      她急忙甩手,却发觉已被龙穆握住。
      他的眸子中又有了一丝玩世不恭的讥诮,抬起绣满华藻的袖子,轻轻为她拭去唇上残留的血痕,这个动作让他靠得更近了些:
      “痛么?”
      一丝邪恶的笑在他的唇间荡漾。
      “就是让你痛呢。”
      这句话让苏犹怜有些狼狈。
      他替她拢起了凌乱的长发,一缕缕挽住,却仿佛不经意地用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耳边轻轻拂过,一面欣赏着她那慌乱的表情。
      这句话让她忽然变成了那个羞涩的少女,第一次被一个笑容打动的时候。
      她满心慌乱,想逃开,却忽然想起了李玄。她不知道这个大孩子一样的无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但她想到他的时候,她的心忽然宁帖。
      这感觉让她自己都怔了怔。
      怎么可能?
      天上天下,她跟他是最不可能的。
      她不禁冷笑了起来,她看着龙穆,那是一个完美的王子,永远站在月光下,站在迷人的微笑里。
      他随时等候着,对你说:“我让你记住这一刻,那是我们的初遇。”
      多么完美,多么浪漫。
      她却是个卑微的雪妖,一千年冷落在灰尘里,无人问津。于今,她终于等到了王子。
      但这不属于她。她的爱情,就在那个许诺中,只要她完成了,就能获得。从此陪着她天长地久,不再寒冷。
      她只想要这一点小小的幸福,此外什么都不要。
      她心中忽然涌起一个强烈的念头——琉璃打散了会是什么样?
      这念头让苏犹怜轻轻笑了,在漫天劫灰中,她的笑是那么纯洁,那么亮眼。
      她要撩拨他。
      他玩的是一个危险的游戏。
      鱼儿是聪明的,它们会小心地将饵吃掉,然后悄悄离开。当你用力掣回鱼钩时,刺到的只会是自己。
      只要轻轻一撩拨,他就会深陷这个游戏。
      她轻轻将他推开:“你对任何一个陌生女人都这么说么?”
      她平淡的神情让龙穆有些惊讶。这个女人是怎么了?她们不都是肤浅的动物,天生对华丽而深情的东西没有免疫力么?
      他忍不住反问道:“你怎么会无动于衷?难道我不够深情?不够完美?”
      苏犹怜淡淡道:“有多少深情,就有多少薄幸。”
      这句话博得了龙穆的赞同。在夜色的阴霾下,他轻轻点了点头,深有感触地道:“你说的不错,鲜花,烟火,谁都爱着这份美丽,却又有谁能真心收藏?”
      苏犹怜轻轻一笑。她忽然想起了许多许多年前,曾在她耳边响起的一句话。
      若你接近完美时,你就要小心了。
      因为雪会融化,你的心,若完美便会破碎。
      就像是一味追求通透的琉璃盏,如果磨得越来越薄,越来越薄,就会在某一天,啪的一声响,破成碎片。
      那就是你的心。
      ——是的,那就是我的心。所以,我的心中,不再想要这份完美。
      “小王子,留着你的爱给公主吧,我不过是个平民。”
      她轻轻一笑,为这句话划上句号,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她知道,她的撩拨,已潜入了他的心。她能感觉到,这位年轻的王子,变得有些恼怒。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便会觉得廉价。这位雪妖知道,如何让最容易得到的,变成最难得到。
      那就是她的撩拨。
       “站住。”
      龙穆的唇间轻轻吐出这两个字。那声音中有一丝决绝,让苏犹怜想象到,龙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肯定是轻轻咬住了嘴唇。
      他的眉一定极为好看地皱了起来,因为她的拒绝而满心懊恼。
      这让苏犹怜竟不忍拒绝。
      “为什么,你会如此漠视我?”
      这句话换来了苏犹怜在心底的轻轻叹息。
      伤了他的心么?
      她转过身来,凝视着龙穆。站在夜色之中,以漫天烟火为背景的龙穆,的确有着无上的魅惑。
      那是一枚七彩闪耀的宝石,应该置于最华丽的王冠上,被所有人赞叹、艳羡、嫉妒,而不应该埋在自己这堆雪中的。
      但这样不好么?太骄傲的人就该受些挫折。她从他琥珀色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于是感到一丝快意。最骄傲的王子,却被小小雪妖打败了。
      还不够,她轻轻对自己说。
      她微笑了:“龙穆王子,能不能回答我,你究竟爱我什么?”
      这句话让龙穆一窒。
      他灿烂的荣光也不由得稍稍黯然。
      并非没有女子问过他这个问题,但那是心醉迷离地拥在他怀中,满心想讨他欢喜的询问。他往往用一两个句子就将她们打发走,让她们的疑问全都化为炽烈的爱。而他,也就在那一刻失去兴趣,他看着她们因爱情而变得丑陋的脸,心中不禁涌起一个念头。
      跟这些丑陋浅薄的人搅在一起,真是对我美丽的损伤啊。
      她们不懂得爱情,她们只知道迷醉于他的美丽,就像是迷醉于宝石、珍珠一样。他是最昂贵的装饰品,用来装点她们苍白而贫瘠的人生。
      但苏犹怜的话,却与她们不同。
      因为说话的,是那双澄静的、仿佛能看穿心灵的眼睛。是那双带着一丝挑逗、充满灵气的眼睛。那是龙穆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不禁问自己,是不是跟她们混迹得太久了,他的人生也变得苍白而贫瘠起来。
      她面对他,就像是多年前,他面对她们时一样。
      他仿佛看到,他若不能回答,或像以往一样回答这个问题后,她就会转身离开,他的影子会从她心中完全抹去,就像他对待那些苍白的女子一样。
      这让他的雍容,忽然变成了庸俗。
      丝绣簇拥的的袖口下,他的手悄悄握紧。
      他不禁有些疑惑,难道,他要变成一个平凡的人,褪去所有的奢华,才能够堂堂正正地站在她面前,带着充实的生命,不再庸俗?
      这让他几乎无法回答苏犹怜的问话。
      雪妖知道自己该离去了。这个异国王子的心中,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他会想着自己的这句话,一整天都不会安歇。
      他并未明白,要想记住一个人,记住一刻,不用玉阶云顶,火山爆发。只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永远都不会忘记。
      她转身离开,心中有淡淡的骄傲。
      她的笑容滋生在他看不到的阴霾中,那么鲜甜,妩媚。
      这一次,再没有什么能让她停留的了。
      龙穆的声音寂寞地从背后传了过来。
      “究竟怎样,才能让你爱上我?”
      苏犹怜的话很淡。
      “如果爱我,就不要像个王子一样。”
      
      琉璃散成尘,漫天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