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花迷客自迷

  •   苏犹怜静静地站着,她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谦恭。
      她眼前,是一轮光,雪光。雪光照耀着她,在她眼前形成一道幻影。幻影的正中间,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
      那是藏边佛教的第一尊者,雪隐上人。
      雪隐上人凝视着苏犹怜。雪光照耀下,苏犹怜全身宛如透明一般,一切意念全都在雪隐的目光中化为飞舞的曼荼罗花,历历在目。
      雪隐悠悠叹息:“你还没有找出杀死李玄的方法。”
      苏犹怜低头,不敢回声。
      雪隐的目光中有历尽沧桑的睿智:“也许,我不该派你来。”
      苏犹怜猛然抬头,叫道:“不!师尊,让我完成它!请不要将我召回!”
      雪隐淡淡道:“但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左手轻轻抬起,手心中有一枚透明的珠子在静静地旋转着。
      “这,就是你想要的奖赏,我已经替你做好了。如果你在一个月之内杀不掉李玄,我只有亲手毁灭它。”
      苏犹怜急切地道:“不,千万不要毁灭它,千万不要!我一定会杀了李玄的,一定!”
      雪隐淡淡道:“你曾对我说起,你心中似乎总存着一丝疑惑,似乎自己曾欠了某个人很重要东西,希望自己能回报给他。但却始终找不到这个人是谁。你总该知道,你乃是雪身,天生无情无爱,注定了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爱。你降生的唯一职责,就是在诸天灭绝时,为世人跳一阙葬天之舞。但你在漫长的岁月中,有了人的感情,妄图也享受爱情的温暖。只有借我之无边佛法,才能够满足你的愿望。”
      “于是我用两藏千佛珠的力量,为你逆天换命,让你能找到你寻觅的人,并且得到一份爱情。为此,我将千佛珠的一部分植入你的体内,为你禁锁天命。此事大损我的修为,我命你入摩云书院,杀死李玄。用此大功来抵消。哪知你来此半年多了,仍没有半点进展。我为你大损修为,是否值得?”
      苏犹怜凝视着那枚透明的珠子。
      那里面有她看不清,找不到的疑惑。她知道,那将是一颗温暖的心。那是她在雪原上静立了千年,凝望了千年,却不能拥有的一颗心。当她拜入雪隐门下,修行之后,她曾虔诚地问雪隐上人,为什么她千年以来,不断地经历背叛、戕害,却从没有人珍惜她,爱过她?为什么,她心底深处,总仿佛缺了什么,欠了什么,却始终无法寻找到?她后来才知道,那是她的天命。
      她的天命,就是该受尽折磨,不配享有任何的爱情。
      但她又是那么渴望能寻找到那模糊的影子,回报她的亏欠,并追随他一生。一想到有人会执起她的手,用万种柔情来呵护,她就潸然泪下。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只为能享受哪怕一时、一刻的爱情。
      哪怕只是一个瞬间。
      于是雪隐便与她定了一个契约。一个用地仙千年修行为她换命的契约。
      而她,就要进入摩云书院,杀死一个连名字都没有听过的少年。
      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直到现在,她才明白,这个少年为什么那么难杀。他身上怀有紫极老人亲赐的玄陛天书,只要她稍有敌意,紫极老人便立即就会知道。他是摩云书院的大师兄,紫极老人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如何才能不惊动紫极老人,将他杀死呢?
      她以爱情为名,给他订立下七重考验。上天入地,降龙伏凤,骗他一次次经历绝险之境。却最终没能杀死他。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她用九灵御魔镜,将他救了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为此她追悔了很久,很久。
      她的爱情,锁在一枚小小的、透明的珠子里,就在眼前。
      只要李玄一死,她就能得到。
      她脑海中忽然闪过了那个奇异的梦,以及梦中那对妖异的黑翼。她的心霍然明亮了起来。
      如果需要魔的契约,她才能得到爱情,那她也毫不犹豫地深入地狱,订上这份契约。她决然抬头,凝视着雪隐。
      “师尊,我这次再不会令你失望,李玄必死不可!”
      
      李玄郁闷地坐在石头上,摩云书院竟然如此冷冷清清。
      崔氏三姊妹、龙薇儿等人叽叽喳喳地,讨论来讨论去都是这位帅气的插班生。男同学们虽然不说,但瞧着浮空岛的目光,都充满了羡慕,当然还有一丝妒忌。
      龙穆王子,俨然已成了书院的中心。
      这让李玄极为不爽。
      显然,大师兄的位子,迎来了最强有力的竞争者。这一次,无论从哪方面看来,都必定要易主不可了。
      李玄偏偏不服这个气!他一定要想个办法来,保住自己的位子。
      同学们都看热闹去了,封常青居然没走,还像往常那样伴在李玄身边。
      “老大,我要陪你同甘共苦!”
      李玄看着他那张诚恳的脸,心中有一丝感动。这难道就是友情?
      他拍了拍封常青的肩膀,心中微微有点惭愧。这么好的朋友,他竟然经常嘲笑他的丑,还不时拳脚相加。他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这个小弟好一点。
      突然,一阵仙乐遥遥飘来,李玄情不自禁地抬头观看,不禁一呆。
      终南山钟灵毓秀,摩云书院西侧的绛云顶本并不突出,只是山势略高,当傍晚太阳西落的时候,夕阳返照,将山云染成一片洪亮,盖在山顶上,就像是新娘子的红盖头,所以叫做绛云顶。名字虽然好听,但景物却是平平,除了练武,平日几乎没有人上去。
      但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山体缩小了一半,上面的泥沙全被移走,露出玲珑的山骨来。奇峰挺拔,仿佛一只仙掌指天而立。朴素的绛云顶,变得灵秀万分,竟比天秀峰还要好看。
      无数奇异的藤萝攀援在山体上,让这座山顿时拥有了生命,宛如山中处士,举杯向月而邀。
      山的最顶处,生着一株极大的菩提树,枝条横曳,几乎将整座山顶都覆满。无数藤萝攀附在树冠上,斜垂下片片翠微,仿佛是天女曼妙的裙。一朵朵淡金色的花在绿丛中盛开,又仿佛浩瀚夜空中点点的繁星。
      龙穆斜倚菩提树而坐,轻轻扣着修长的手指,翠白色的长袍与金色的长发一起倾泻下来,轻淡的微笑,却是他最奢华的装饰。
      一条玉阶盘着绛云顶徐徐下降,缓缓铺向摩云书院。
      侍奉王子的随从们,正在铺设云路。这一次,踏足其上的又将是谁?
      李玄倏然一惊,忍不住站了起来!
      玉阶所止之处,赫然竟是女生宿舍门前。
      苏犹怜的宿舍。
      无数白鹦鹉从空中翩跹飞来,每一只都衔着一枚明珠,淡淡的光芒将道路照亮,玉阶宛如一只极细极长的羽舟,将要飞渡重城,遨游天宇。
      一只最为清骏的白鹦鹉轻轻啄门,宛如灵慧的小奴,替主人殷勤邀客。
      苏犹怜打开门的时候,淡淡的明珠从山顶垂下,连成一条星河,一头系着她,一头系着龙穆王子。
      龙穆浅浅的笑,隔着千级阶梯,一如月色中的一轮太阳,足够温暖她千年寂寞的心。
      他便是仙苑禁囿中的王子,等待着公主应邀而至,一起共享这美好的夜色。
      为此,他开辟青山,铺设玉路,让月色照临,群鹦飞舞。
      只为她。
      苏犹怜心中浮起一丝感动。
      从没人为她这样做过。这个异国的王子有着难以捉摸的心思,竟会准备了这么豪华的晚宴,邀请她一起度过。
      她有点好奇,如此晚宴,会是何等光景?
      这好奇足够让她打消心底的犹豫,前去赴约。毕竟,只不过是同学之间吃顿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缓缓举步,向玉阶上踏去。
      
      那一刻,龙穆脸上露出一抹慵懒的微笑。
      
      李玄心中一震,他猛然记起在开学典礼上,龙穆说过的一句话。
      “记住,我将夺走它。”
      那时,他的目光,似乎正看着苏犹怜。
      他要夺走苏犹怜?
      ——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玄自嘲地笑了笑。心中却有一丝莫名的烦躁。
      他看着苏犹怜一步步向龙穆走去,满空明珠随着她踏过之后,便黯淡、消失,在她身后隔绝出一片幽深的黑暗。他忽然感到一阵惆怅。
      他想起了在书院后山,自己莽莽撞撞地握住了一双手。抬头,便看见了苏犹怜新雪般的笑容。
      她对他说过一个传说。在她的故乡,少女的手若是被握住,那就表示她收到了对方求婚的请求。从此后,勇士要历经七重考验,才能娶回他的新娘。
      在那之后,无论情愿还是被迫,他都陪着她一起,经历一个个爱情考验,上天入地,降龙伏凤。每一次,他都在心中告诫自己,这只是一个游戏。毕竟,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突然得有些不真实。
      更何况,苏犹怜是如此美丽的女子,又怎会爱上一个一无是处的小混混。
      不过是游戏罢了。
      好在,那个恼人的游戏,那个不知真假的传说,会随着她一步步走尽,而离他远去,跟他再没有关系。
      七重考验,将会在苏犹怜登上绛云顶时,戛然而止。
      公主,毕竟更适合留在王子身旁。
      此后,他是李玄,她是苏犹怜。他跟她各自追逐自己的天荒地老,再也没有关系。
      人群之中,他们会擦肩而过,却再也不会相视而笑。
      解脱了,再也不必被她逼着去降龙伏凤、出生入死。
      他又成了自由身啦!
      他该大笑三声,以示庆祝的,但不知怎地,他却连一声都笑不出来。
      封常青:“老大,你怎么不追上去?”
      李玄:“我凭什么追上去?”
      封常青:“全书院的人都知道,老大跟苏师姐是一对啊!这位龙穆王子明摆着是想撬你的墙角么,这你都能忍?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老大?”
      李玄:“谁说我跟她是一对?”
      封常青:“老大你不承认都不行啊!你跟苏师姐经常偷偷溜出去玩,全书院的人都知道啦!玄冥常傅还说,下次要逮着你开风纪批斗大会!”
      李玄脸色惨变!
      封常青:“老大!男人一天累死累活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女人啊!是男子汉的,冲上去,打败他,抢回你的女人!咱不能输这口气啊!”
      这醉后一句话打动了李玄。
      岂能输这口气?李玄的斗志顿时昂扬起来。他要冲上绛云顶,将苏犹怜带回来!
      李玄:“咦?你为什么拿着纸跟笔?”
      封常青:“老大,我想写一本小说,就以你跟苏师姐为原型,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叫《传奇》。”
      李玄:“你准备写些什么?”
      封常青:“看到的听到的。古墓老鬼跟他老婆的故事就不错。前些日子我在蓝桥见到了个书生,他跟我说了他的经历,也挺不错的。我还决定起个笔名,叫‘斐硎’,发硎新试,文采斐然的意思。所以我天天跟着你,就是想将你的一举一动全都记下来,以后好编故事。你不知道,无论小玉还是咕噜,都特别爱听你的故事,我靠说故事给他们听,已经赚了三两银子了……”
      这家伙居然是为这原因陪着他的?李玄几乎气了个半死,冷冷道:“你看你该起名叫‘悲硎’,发硎新试,一刀自砍,悲从中来。”
      封常青立即哭丧了脸道:“老大,你怎可如此打击你的小弟?”
      李玄:“小弟?我看你是想当我是摇钱树而已!赚的钱呢?拿出来!”
      他追着封常青一阵狂打,将他兜里的钱全都刮走,然后得意洋洋地向绛云顶走去。背后封常青呛天呼地地大哭着。
      
      月色撩人。
      苏犹怜就像是一身雪衣的仙子,袅袅走在碧宇天际。一只只白鹦鹉在她身侧缓缓扇动着翅膀,徐徐飞向绛云顶的山巅。
      李玄急匆匆地奔到山脚,却发现随着苏犹怜走过,玉阶已化为碧尘。苏犹怜已在几十丈的空中,离那棵摇曳的菩提树越来越近。
      月光之下,每一片玉阶都化成虚幻的光之华,带着明珠的清润碎成粉末,被柔风一吹,宛如佛座前燃尽的沉香屑,飘飘荡荡地洒得漫天都是。
      李玄大叫一声:“喂!”
      苏犹怜驻足,回头,向着他嫣然一笑。
      那一刻,她是如此美丽。玉阶在她们两之间一级级破碎。
      李玄一阵紧张,他是那么渴望苏犹怜能跳下来,跟他回去。就算她再让他过一百遍考验,他都愿意。
      这念头,让他忽然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喜欢这个会撒娇会黏人,美丽而又危险的雪妖。
      只是一点点而已,他追过来,只是不想让她陷入龙穆的魔掌,还有,不能在龙穆的挑衅中输掉。
      是的,他是不会爱上她的,他有他的前生约定,有许多许多事情等着他去努力。他只不过是在跟龙穆抢大师兄的位子而已,苏犹怜是不小心被卷进来的……
      苏犹怜转身,踏上了绛云顶。
      李玄呆了呆。
      他心中闪过一阵迷惘。苏犹怜看到了他,却不理他。
      龙穆淡淡的微笑似乎在夜空中出现,讥诮地看着他,似乎在对他说:“你输了。”
      李玄大叫一声,向绛云顶冲去。
      他要爬上绛云顶,他不能认输!绝对不能输给这个目中无人的混蛋。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有点隐隐的痛。
      
      爱情是一枚刺。
      特别是将要失去的时候。
      不承认,它就会藏进肉中,轻轻地,随着呼吸挪动着。于是疼痛便铺天盖地而来,却又无法捉摸。
      
      龙穆的笑容优雅而高贵,看着姗姗走来的苏犹怜。
      雪妖本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精灵,在他刻意营造的月色交融下,更是娇婉美丽,宛如冰碗中储着的一瓣新雪。
      一个连月神都要赞叹的美少年,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他们两人对面而视,就仿佛珠玉映照、日月争辉。
      多么完美。
      美到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粉碎。
      龙穆淡栗色的眸子中透出一丝笑意。
      他喜欢这样的美丽。美,就该昙花一现,在惊艳的一瞬后,化为乌有。只有回忆陪伴的美才是最美的。
      就如同这只孱弱的雪妖,在破碎前的一刻。
      他轻轻欠身,用最隆重的礼节来迎接他的公主。
      两尊佛陀雕像静立在绛云顶上,茂盛的菩提树生在佛陀中间,龙穆斜倚树而立,翠白衣袖缓缓抬起,邀苏犹怜落座。
      菩提树下,是两只莲座,莲座中间,是一只长长的花案。各种各样奇异的鲜花摆满了桌子,佛陀各在一边拈花微笑。
      两人落座,微云之中,浮空仙岛上透出一缕毫光,照在花案正中央。龙穆的笑容透过鲜花,就像是天国中微微蹙眉的月神。
      “在我的国度中,人们全都信仰慈悲的佛,不沾半点荤腥。佛也以他那广大的法力让大地遍开鲜花,令人们取食。这就是我们国度中最隆重的花之宴,为美丽的公主而盛开。”
      鲜花可以吃么?
      苏犹怜看着那些美丽的花朵,不禁微觉好奇。
      一群通体如雪的白鹦鹉飞了过来,停在桌边上,宛如鲜花丛中的仙子,徜徉在繁锦之宫中。苏犹怜的目光在哪朵鲜花中稍稍停留,便有一只白鹦鹉飞过来,将鲜花衔到她面前的玉盘里。
      龙穆抬手,殷勤而优雅地邀请。淡淡的月光跟烛光交融在一起,让周围的一切全都朦朦胧胧的,龙穆淡栗色的眸子隐没在夜色里,也变得分外虚幻而撩人。
      苏犹怜轻轻叉了一瓣花,送到嘴里。一点异香透下,花变成了一滴露,滑入了她的舌中。这不像是云泥,却如一个吻,隐秘地点在舌尖上,瞬间直透到心底,令人心醉神迷。
      苏犹怜仿佛置身在空旷的花之国中,这个世界中只有她一个人,四周全都是花的海洋。她在轻轻飞舞,摇曳的裙袂带起朵朵鲜花,她就在漫天花雨中舞着,不愿停止,不愿醒来。
      第一次,她的世界中没有冰,没有雪,只有花,只有喜悦。
      良久,苏犹怜方才醒过神来,赞叹道:“真好吃。”
      龙穆双手十指交叉,轻轻地放颚下,慵懒而随意地半支起身子,微笑看着她。
      一枚妖红如血的花枝,随意缠搅在他苍白的指间,在他的把玩下缓缓旋转。
      烛光摇曳,他淡栗色的双眸中有一贯的讥诮和慵懒,却也透出一种别样的温柔。
      眼前这个少年的笑容不亚于任意一朵鲜花,竟让苏犹怜升起了一个恍惚的念头。
      若是将他的吻放到舌尖上,会不会有同样的感觉?
      这念头实在太疯狂,让苏犹怜的脸轻轻地红了起来,她急忙将目光投向另一瓣鲜花,用鸾刀慌乱地切了起来。
      龙穆微笑看着她,她的每一丝神态的变化,都镌刻在他细长的双目中。
      他忽然喜欢这个游戏来,他心中也不禁冒出了一个念头。
      若是将这瓣雪放在舌尖上,会不会品尝到直透到心底的清凉呢?
      两人全都沉默着,只有鸾刀碰在盘子上,轻微的声音。但这沉默并不尴尬,却仿佛有种隐约的默契。
      苏犹怜挥手示意白鹦鹉不必再为她服务,拿起桌上洁白的丝巾,缓缓拭了拭嘴角的余痕。
      她该走了。淑女不该陪陌生人太长时间,一刻钟的晚宴恰好。
      那一瞬间,李玄惊愕的目光浮现在她面前。
      ——刺伤他了么?
      她轻轻笑了。
      很好。
      
      龙穆修长的手指伸出,轻轻打了个响指。
      浮空仙岛收起毫光,静静滑远。
      绛云顶上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鲜花之宴结束,只有两尊佛陀,佛陀莲座打开,上面坐着苏犹怜与龙穆。
      夜色四合,黑暗中一片幽静,没有光,没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