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拂千寻凤要栖

  •   声音远远传来,极为好听。空山寂寂,却不见人影。同学们狐疑地互相望着,不知道是谁突发此语。
      突然,就听看守大门的阿长大叫道:“你们做什么?你们干嘛拆我们的大门?这是犯法的!这里是摩云书院,大唐第一书院!是钦封的!你们这些番佬想干什么?”
      阿长大叫大嚷声中,夹杂了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终南山烟笼雾锁,秀丽绝尘,从太辰院望下去,一条幽寂的小道穿行在古木幽林中,直达山脚下的大门。大门宏伟之极,由巨石砌成,乃是摩云书院的第一重门户,更是书院的象征。隐约可见门口堆满了人,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摩云书院的大门竟被推倒!
      所有的同学不由得都大吃一惊,难道书院又遭到袭击了么?
      耳听阿长激愤的抗议声不绝,那些人影却一言不发,密密麻麻地忙碌着。突然,一座新的大门平地而起!
      这变化实在太快,快到同学们都来不及反应,只见水云掩映中,那座大门赫然是由上好的青玉砌就,柱为玉,梁为玉,连开合的门扇,也是温润秀滑的美玉。
      朝阳碧映,玉石反映出五彩的光华宛如一道光晕,浮荡在终南山的山腰上。四处青葱郁郁,山岚隐约,这座玉石山门竟然与山同体,相映相合,没有半分的不协调。
      摩云书院,刹那间成了神仙宫阙。
      几位女学生们不由“哇”的欢呼起来,男同学们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那座玉门实在太壮美,简直就似是奇迹一般,瞬息拔地而起,不由得也看得神眩目驰,为之赞叹。
      奇迹仍在发生,从山门通往太辰院的古道,被一段段拆去,整块的玉石搬来,砌出一条恍如天上神宫才有的玉阶。
      玉阶两边,竖着琉璃雕成的细腰灯龛,里面嵌着精致的水晶盘,盘里面随手撒下两颗长明的夜明珠。
      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对水晶盘。
      玉如君子,温润谦谦,也正如终南山,隐合苍翠,不露锋芒。玉门玉阶显然都备经匠心考量,每一个细节都镂刻得细致无比,山蕴玉而润,并没有丝毫的富贵气。
      也许,只有神仙才能踏足其上,乘终南山之云气,上达玉京仙府。
      蓝田日暖玉生烟。
      终南山中云烟飘渺,恍如天外。
      学生们诧异惊叹之际,叮叮当当的声音已响到了太辰院。他们亲眼见到了一场梦幻化为现实,整座太辰院在一刻钟之内被拆掉,然后再由玉石重新砌成。太辰院本古朴典雅,而今却如神宫玉京,曼妙精严,绝尘望仙。
      等他们的赞叹诧异稍微平定一些之后,他们赫然发现,太辰院忽然站满了人。
      那是一群少年人,年纪跟他们差不多,每个人都皮肤微黑,眉目深陷,充满了异国风貌,迥异中原人士。但他们双目全都冰冷,沉着,眼睛里一丝表情都没有。
      他们就像是冰,又像是安静而残忍的野兽,无论有什么人敢冒犯他们,他们一定会一拥而上,将之撕成粉碎!
      摩云书院的学生们也都经多见广,自然不会为了几个外邦人而诧异。
      但若是一千多人呢?
      那足以组织起一只小型的军队,甚至可以成为一方的霸主。这些人全都神情剽悍,显然经过极长时间的训练,每个人都可以以一挡百。
      那便堪比一支十万人的精兵!
      太辰院中一时鸦雀无声,同学们都不由得暗中戒备。
      那一千人静立着,形成一道威严而沉悍的屏障,山雨欲来风满楼。
      突然,他们一起跪下,跪倒在太辰院的泥地上。
      终南山山雨绵密,太辰院的土地上织着细细的青苔,他们就跪在青苔上,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
      跪拜着的千人静默,他们脸上的神情,严肃而又敬慕,仿佛是在期待着什么。
      难道,这一切竟是为了等待一个人?
      这个人,是他们的主人,也是统御他们性命的帝王,诸神都因他而存在。
      千年书院之古拙,竟不足让他踏足,他莅临之地,一定要珠为烛,玉为阶。
      他降临之时,一定要千人慕迎,万众敬仰。
      何人将从这玉门中拾天阶而上,引领万般繁华?
      何人将踏玉而来,大唐盛世的文采风流,终南古道的苍苍紫气,都将因他而暗淡?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都落在玉阶上、山脚处。
      
      千人却齐齐仰首。摩云众弟子也不由得抬头观看,却都不由得一惊!
      终南山的上空,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座极大的仙岛。
      数缕祥云若有若无地托在岛下,那岛重如泰山,却又轻如鸿毛,静静悬浮在空中,映在满空阳光中,就如梦幻一般。
      一块玲珑剔透的奇岩耸立在岛心,岩顶飞瀑突出几丈,化成十几条白龙般的怒流,奔淌而下,在岩底形成一泓碧绿深潭。潭上散落着七十二朵巨大的莲花,每一朵都盛开出数十丈的光华,莲心中建着一座精致的玉亭。
      潭水悠然晃动,莲花浮沉,亭台飘摇,看去恍如海外仙山楼阁。几百只白鹦鹉袅袅在空中飞舞,围着奇岩莲亭不住盘旋,宛如空中洒落的无数飞花。
      而依着那座巨岩,雕着一座几百丈高的佛像。佛像安详庄严,闭目端坐,一掌树立胸前,另一掌平平摊开。
      一人长身玉立于佛掌中。
      满空祥云,佛陀慈悲,翼护着他微微垂首,淡淡冷笑。
      风来,吹着他的长发。宛如一缕缕金色的祥云,披散在他的肩头,又随风扬起,仿佛展开了一对金色的羽翼。
      花落,拂过他的衣袖。一蓬雪色曼纱被精心束扎成莲花状,在他袖口簇拥绽放,衬得他的手指是那么修长白皙。
      然而,这一切全都无法吸引众人的目光,因为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注视着他的面容。
      传说西方天上,诸神诸善的化身叫做天使,有着最美丽的面容,若这个传说是真的,这张脸,已令所有天使黯淡。
      那是每个人心中的一场无痕梦境。
      
      他若破颜一笑,必将倾城倾国。
      
      终南山上静得连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羽衣飘动,少年飘身而下。
      无数白鹦鹉随着他一起飘落,它们争相聚集在他身侧,有的停驻在他肩头,有的飞翔在他袖底。
      他踏足大地的一刻,众人仿佛听到了岁月的声音,在低低吟哦。
      跪拜的千余人,缓缓起身,拱卫在他身后。于是,玉山玉阶都不再寂寞,将因他之降临,而欢喜赞叹,不负一生。
      崔氏三姊妹心旷神怡,崔嫣然双手捧在胸口,似乎不使劲压住,那颗心就会奔腾而出,一直冲到少年的面前,破碎。她双眼眨都不肯眨一下,连少看一眼,都是无法估量的损失!她只会说一句话:“好美啊……”
      那少年却只浅浅微笑,淡定矗立在众人的仰望中。
      
      有人说过,美少年都是骄傲的。
      他们的美丽,让他们遗世独立,成为尘世黑暗中的一段月华。他们洁净不染,永在众人的欣慕中,变得更加孤高、骄傲。
      这是黑夜中沉睡的美少年,连月神经过时,都忍不住亲吻他。
      他就像是一株菩提树,为苍茫之世结一具不朽的桂冠。
      
      一时摩云书院中的同学们都如痴如醉,赞叹者有之,惊骇者有之,惶惑者有之,迷乱者有之。但若说惊骇之大,却首推李玄。
      因为,他见过这少年。
      毒龙潭中,以清泉阳光而沐浴,只言片语,便让雸拏遮罗落荒而逃的少年,就是他!
      他忍不住跳了起来,指着少年大声叫道:“是你!”
      少年目中露出一丝厌恶,似乎因李玄如此粗鲁的冒犯而感到恼怒。他随即笑了笑,似乎人世间的一切污秽,都无法沾染他。
      他淡淡道:“我买。”
      哪知李玄是那种脑袋一根筋的人,丝毫不管他说些什么,抢上来拍着他的肩道:“原来是你,我们认识的!”
      少年肩头停憩的白鹦鹉,因他这莽撞的行为而纷纷尖叫着飞起。
      李玄就像是熟人般拍着少年的肩头,大笑道:“我们真的认识的!今天早上我们还抱过……”
      一言既出,太辰院中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呜……这句话是有点歧义……
      李玄正向解释,突然,他周身倏然变得冰冷,少年冷森森的目光停在他的面上,他那颗大大咧咧的心,竟充满了恐惧!
      少年的笑容轻淡如风,斜斜挑起一个破碎的弧度。
      梵唱声倏然响起,那座巨大的浮空岛猛然一震,岛中心的巨佛像是突然醒过来一般,双目光芒大盛,盯在李玄脸上。
      巨大的佛掌合十,一道微光闪过,佛掌倏然当空按下!
      李玄惨叫声中,被这只佛掌轰然击飞,深深嵌进太辰院的泥土中!
      梵唱声顿息,巨佛垂眉端坐,依旧庄严而安详。
      少年亦一样淡淡微笑,笑容一如阳光。他便是天下最纯最善的化身,他的每一举、每一动都祥瑞呈集,诸神赞叹,没有任何恶能沾染他。
      少年衣袖轻摆,白鹦鹉们纷纷飞出,将李玄从泥土中衔了出来。显然,那巨佛手下留情,而李玄有浩瀚战甲护身兼且命比蟑螂,居然还呻吟着未死。他倒也真是不知死活,居然仍挣扎着想去拍少年的肩膀,只不过被白鹦鹉们死死拽住了,没有拍成。
      他呻吟道:“为什么打我?”
      少年淡淡道:“我买。”
      他一摆手,刹那间眼前金光闪亮,一大堆金子出现在他面前。
      “三百六十万两黄金,我买你的一生。”
      “从今日起,我便是摩云书院的大师兄。”
      三百六十万两黄金!
      好大的一座金山啊!而且是真的,不是幻术!李玄的眼睛里顿时充满了金星星。但少年的第二句话,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了。
      摩云书院大师兄的位子是他的,他绝不容许别人侵占!
      一天两天还可以,拿来卖卖还不错,但若真的想夺走,那必须要踏着李玄的尸体啊!
      李玄的贪欲一下子被打败了,他哈哈大笑起来:
      “可惜啊可惜,这笔交易我很想做,但无奈你不是书院中人,我想卖给你都不可能啊!”
      他又一副想要拍拍少年肩膀的样子,脸上一片遗憾的表情。但谁都看得出来,那只不过是装出来的。
      少年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一丝讥诮的笑意。
      他优雅躬身:“有请紫尊。”
      一声苍老的咳嗽响了起来。同学们齐齐一惊,转身,就见紫极老人率着司业谢云石、六大常傅鱼贯而入。
      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连书院院长紫极老人都随叫随到?
      眨眼之间摩云书院的领导层们摆好了阵势,玄冥常傅往前一站,朗声道:“摩云书院第九届书生第二次开学典礼现在开始!”
      同学们面色一变,急忙收拾东西,整齐地排成了两排。就连一向吊儿郎当的李玄,也在玄冥常傅凌厉的目光逼视之下,乖乖地站好了。
      紫极老人又咳嗽了一声,缓缓道:“同学们好,首先,欢迎大家再次回到摩云书院这个大家庭中,祝愿大家在新的学期中能取得更好的成绩,每人都能顺利毕业。”
      他扫了众人一眼,道:“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从这个学期开始,大家都要进行考试了,考试的题目会非常非常难,考试的目的之一就是让你们毕不了业。因为只有最优秀的人才,才有可能拿到摩云书院的毕业证书。从今天起,各位就要扪心自问,你是大唐国最优秀的人才吗?”
      怎么……怎么可以这样说话?这是一个书院院长、以教育为终身理念的人该讲的么?他难道看不到每个学生都面如土色、封常青吓得都快晕过去了么?
      紫极老人好像很满意大家的反应,又咳嗽了一声,道:“不过这不是这次校会的主旨——本校会是一次欢乐的大会、祥和的大会,因为我将为你们介绍两位新同学。”
      他指了指少年,喃喃嘟囔道:“第一位,大家都已见到了。来自遥远的西方、五大天竺国共同的继承人、西天佛圣大日至尊者唯一的弟子,龙穆王子。”
      这少年竟是王子?还是五个国家的继承人?而且……
      大日至尊者唯一的弟子?
      这些头衔也太可怕了吧!难怪会有如此声势!
      龙穆王子低头合十,向大家致意:“从此,我就是书院的大师兄了,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李玄跳了起来!
      他居然还敢提这件事!
      他蹿到紫极老人面前,怒道:“臭老头,你跟大日至不是敌人么?怎么会收留他的弟子?”
      紫极老人道:“谁说我跟大日至是敌人?我们是朋友,好几百年的朋友。”
      李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紫极老人跟大日至是朋友?
      “那么雪隐呢?”
      “当然也是朋友了!想当年我们三人结伴游学天下……”
      紫极老人悠然神往,叹息道:“政见不合啊!我们只是政见不合而已。”
      李玄怒道:“那也不应该啊!这家伙明明是大日至的徒弟,为什么要拜倒在你门下?”
      紫极老人道:“这叫交换学者。我正想将你送到雪隐门下去学习两年,但又怕丢了我的脸。你想不想去?”
      还有这种事?李玄哑口无言。
      紫极老人淡淡道:“摩云书院中百无禁忌,允许一切方式的竞争。你若是真要拿大师兄来卖钱,我也并无意见,反而要赞你一句:很有经济头脑。”
      李玄彻底泄气了。看来他无法从书院领导层获得支持。
      他冷冷一笑,指着龙穆王子道:“你以为大师兄那么好当?靠几个臭钱就能收买人心?我告诉你,我能当上大师兄,靠的是以德服人!”
      咦?他居然能将这四个字说的如此振振有词?果然不愧为书院最厚之脸皮啊!
      李玄冷笑道:“你能服谁?”
      他决定要让这位嚣张的插班生看看,他李玄不是好惹的!他响亮地打了声忽哨。
      他狠狠地打了声忽哨。
      咪呜!
      一声响亮而又奶声奶气的叫声传来,咕噜一阵风般地冲了出来,一把就把李玄扑倒在地,三只巨大的头颅全都凑上来一阵乱舔。
      咪呜咪呜!
      云泥!云泥!
      咪呜咪呜!
      罐头!罐头!
      咪呜咪呜!
      咕噜是主人最爱的小猫咪!
      无论什么时候,咕噜都是绝不能轻视的大魔头。平时李玄碰到咕噜这副招牌动作,势必拔腿就跑,但现在,这是他克敌制胜的伟大法宝啊!
      他抱着咕噜的巨头,恶狠狠地盯着龙穆:“你能服它么?”
      他左手伸出,指着书院中的同学们:
      “他们,每一个都是心甘情愿地奉我为大师兄,一年!整整一年!没有人能抢走我大师兄的头衔!没有人!”
      这句话倒没人有异议。虽然李玄这家伙卑鄙阴险了一点,但的确,整整一年,他们都无法从他手中抢走大师兄的头衔。莫非这家伙有真材实料?只要看着他的脸,没有人愿意承认这一点。
      李玄大笑道:“你能么?”
      他飞扬跋扈地看着龙穆。
      这是他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