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一、
      
      上古之时,人与神的后裔共同生活在大地上,平等地分享天地间的一切。阳光,雨露,果实,美景。但渐渐的有了争斗和仇恨,最终积累成一场大战。在涿鹿之原,黄帝统领的人类最终战败了蚩尤统领的神裔,并将他们赶出了最富饶的中原。
      从那之后,人类不再称他们为神,而称为“妖”。
      人类凭借着涿鹿之战的胜利,占据中原,居住在阳光下,建起都城、运河、长城,也在卷册上刻下灿烂的文明。而妖族则居住在黑暗里,孤独修炼,追求永恒生命与自由。几千年来,相安无事。
      直至隋朝末年,隋炀帝无道,天下大乱,生灵涂炭。无数豪杰乘势而起,企图改朝换代,其中以秦王李世民的势力最为强大,数年征战,几乎将隋朝兵马一网打尽。
      隋炀帝眼看江山颠覆,于是不顾群臣的反对,与渴望重新生活在阳光下的妖族们签订了盟约:妖族帮助隋炀帝保住天下,而隋炀帝将江山分一半给妖族。
      这支十万妖兵,几乎一夜间击垮了唐的军队。幸好当时修为最高的三位地仙1之首紫极老人果断出手,辅佐李世民,挡住了妖兵的悍然攻势。
      然后,紫极老人建立了一座城,长安城。这是李世民的千秋帝业的根基,也是人类盛世的基石。
      同时,紫极老人的大弟子君千殇接受师命,要将妖族赶出神州大地,给人类永恒的和平。他约战隋炀帝手下的妖族大将。没有人想到,修为超过千年的妖魔们,竟然没有一个能挡住君千殇的一剑。
      君千殇,白发,白袍,背生六对光翼,全身都隐藏在光芒中,没有人知道他的容貌,亦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只知他所到之处,必将遍开鲜花。
      他称紫极老人为师父,但他的修为却比紫极老人甚至任何人都高了许多。他的剑法只有一招,他自称是“轮回之剑”,却连神魔都无法抵挡。
      君千殇的双眼中永怀悲悯,他从不杀死任何人,或者妖。他只将他们封印起来。当他封印到第一百九十七只妖怪的时候,却发出一声悠悠长叹,眉间隐锁寂寞,再不出手。
      这一百九十七只妖怪,却几乎是隋炀帝的十万妖兵力量的一半。而后,紫极老人用道术,李靖用兵法,经过几年的苦战,终于将妖兵全部击溃。
      此时,长安城也越来越繁华。人类的才智,勤劳,文明,财富,全都集中在这座城里,化为宏伟的建筑,整齐的道路,恢弘的气象,鼎盛的文采。九天阊阖开宫阙,万国衣冠拜冕旒。任何人,只要沿着灞陵古道进入这座城,都会由衷地赞叹:这里,就是世界的中心。
      这不仅仅是一座城池,也是人类伟大文明的象征。
      而与此同时,人与妖族之战仍在进行,长安城外,无尽原野上骸骨支天,血流成河。仇恨,如疯狂滋长的藤蔓,在每一个大唐子民与妖族心底蔓延。唐王朝取得胜利后,迁怒于妖,下令对妖族实施灭绝之令,不论是否曾为隋炀帝所用,只要是妖,就必将诛杀!
      短短数十年,妖族便几乎全被人类杀尽。那些法力高深的妖魔首领都已被君千殇封印,剩下的妖魔们虽有超出人类的力量,却天性不喜群居,在人类军队的征讨下,根本无法抵御。
      妖族在人类的虐杀与追捕下,迅速减少。
      他们的未来,只有绝灭。
      如果不是龙皇。
      石星御,万魔之皇,天下妖魔最后的的庇护者。他出世不久,就令地水火风四大上古神龙钦心追随,亦令下妖魔,甘心奉其为皇。从此,所有人都不再称呼他的名字,而只叫他“龙皇”。没有人知道他从何处而来,人们只知道,他是另一位地仙雪隐上人亲手开启的禁忌之力,而雪隐上人,正是紫极的死敌。
      龙皇的力量有多高?
      没有人知道。
      胆敢挑战他的人,都死了。
      龙皇在西域石国,建立了一座龙皇城。他将这座城当成礼物,送给他心爱的女人——九公主九灵儿。天下之妖,只要进入龙皇城,就受龙皇的庇护,任何人都不能伤害。
      长安城不相信龙皇的狂言,第一次,他们派出了一万名精兵。
      这一万名精兵再也没有回来。
      第二次,他们派出了九百名道士。
      这九百名道士再也没有回来。
      第三次,他们派出了十三位顶尖高手。
      这十三位高手再也没有回来。
      从此,龙皇城耸立在西域,再也不受风吹雨打。几乎被逼得穷途末路的妖族们喜出望外,纷纷逃进了龙皇城。龙皇传下禁令,城外三十里内,人类不准私自进入。违令者死。
      在龙皇的庇佑下,妖族终于在西域有了一块喘息之地。他们在龙皇城外建立了一个又一个国家,颂扬着龙皇的威德。突厥,回纥,坚昆,喝盘陀,识匿,护蜜,勃律,乌茶,吐火罗,师子国,拂菻……他们不吝将千年珍藏的珍宝拿出来,只为将龙皇城建造得更壮丽,只为让龙皇更欢喜,让九公主更快乐。
      
      天上地下、古往今来,有没有一座都城比长安更伟大?
      有没有?
      有。就是龙皇城。
      十一万六千四百七十八只妖魔深信这一点。
      他们爱着这座城,亦爱着龙皇,爱着九公主。
      
        
    二、
      
      苏犹怜是一只小小的雪妖。
      按照人类的算法,她已经九百岁了,但作为一只雪妖,她还非常年轻。
      妖拥有漫长的生命,无论成长还是衰老,他们都远远缓慢于人类,他们通透的心灵,会保持上千年,不受尘世污染。
      雪妖是妖族中最珍异的种族。每个时代,都只会有一个雪妖。她们拥有倾国倾城的容颜,与生俱来的善良。她们与这个时代一同成长,看着这个时代走向繁华、衰落。当这个时代灭亡时,她们会为这个时代跳一曲葬天之舞,一直跳到心碎而死。她们死在北极的冰雪中,当她们的骨灰在冰雪中重新变得晶莹时,一位年幼的雪妖即将诞生,而这时,也将会出现新的时代。
      传说,只要拥有了雪妖,就拥有了天地的精华。只要擒获雪妖,服食她身上的内丹,就能陡增几百年的功力。这使雪妖成了每个修道者的猎物。每一代雪妖都只能躲藏在风雪的深处,恐惧而寂寞地看着这个世界由苍凉而走向繁华,再由繁华而走向毁灭。漫长的一生,宛如一场寂寞的凌迟。
      只是如今,冰封万里的雪原已被人类侵占,再不能庇护这只小小的雪妖。
      那些觊觎雪妖内丹与美貌的人们,寻着踪迹,来到雪原上,一次次欺骗她,伤害她,骗得她遍体鳞伤,骗得万劫不复。
      终于,她逃到了这里。
      
        
    三、
      
      苏犹怜站在青石路口,又回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小小院落。
      这的确是个小小的院落,小到只有一间房子,加上个狭窄的院子。房子是用青石与泥土砌就的,简陋,但却结实,足以抵御西域的风沙。一株高大的胡杨树倚着东墙生着,树荫在朝阳的映照下落下来,将院落照得斑驳陆离。
      这样的院落,龙皇城里有七万三千九百四十二座。这一座,属于雪妖。
      这里,就是她的家。
      当白水婶婶将雪妖领进龙皇城,带到这个小小的院落里后,这就成为了雪妖的家。
      白水婶婶是一只鲤鱼精,在龙皇城中也拥有一个家。她嫁给了胡杨叔叔,生了两个孩子,所以分到的院落比雪妖的大多了。虽然有这么好的家,但白水婶婶仍然喜欢去旁边的月牙河里游泳。就是在河畔,她救起了重伤将死的雪妖。
      此后,雪妖就住在了这里。
      她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再来追杀她。只要她住在龙皇城里,只要龙皇的威严还在,人类就绝不会伤害到她。
      这是龙皇给他所有子民的许诺。
      是的,这是一座只属于妖族的都城,城中住了十一万六千四百七十八只妖魔,三年了,没有一只妖魔受到伤害。
      雪妖很珍惜这个家,因为她知道,这个家的得来是多么不易。
      随着唐朝越来越强盛,没有什么能够挡住人类了。高山,大泽,密林,甚至大海,只要人类想到的地方,他们就一定能到达。他们发明了迅捷的战车,可以日行百里;坚固的大船,可以航行海上。他们征服了大风、暴雨、洪流、天险,他们无处不在。
      更可怕的是,他们渐渐掌握了本来只有妖族才拥有的力量——道术。人类对自然的征服欲及对权力的渴望使他们迅速掌握了这种力量,他们总结了许多规律,并使用法宝来使修行更加容易。他们往往只需要几十年的时间,就能拥有妖怪要修炼上百年才有的法力。
      于是,自天地开辟之初就与人类共存的妖族,在这个时代被赶得无处容身。
      若不是有天下无敌的龙皇,若不是有这座龙皇城。
      若不是自己偶然听说了这个传说,死命逃到了这座城里……
      雪妖轻轻打了个寒颤,合上门,又看了这个家一眼。
      她不想失去这个家,无论如何都不想失去。
      这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安宁。
      
      但今天,她必须要早早出门,因为九公主的生辰庆典就在今天。
      九公主是天狐一族中最美的女子,也是唯一能留在龙皇身边的女子,龙皇城便是为她修建。
      无论人类还是妖族都明白,这座地处绝地边塞的城池,之所以有匹敌长安的尊严,只因为有了龙皇。但龙皇并不住在城中,只要有他的威严就足够。
      唯有今天例外。
      每一年九公主生辰的时候,龙皇便会降临城中。
      所有的妖类都会在这一天聚集龙皇城,召开盛大的庆典为九公主祝寿。那时,伟大的龙皇将随着落日的最后一缕余辉一起出现。他将轻轻携起九公主的手,走上高台,接受万千子民的欢呼。
      雪妖来到这座城里已经三年了。
      三年,她见过龙皇三次。都是隔着无数妖族狂欢的身影,隔着千万丈的距离。
      皇宫,就像是在天上一般,龙皇更在九天之外。她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就算如此,她也满足了。她会遥遥跪拜,衷心祝愿龙皇和九公主能永远相爱,永远保佑着妖类生存下去。
      她再也不愿意回到雪原,她再也不想活在惶恐之中。在那里,她随时随地都可能成为人类的猎物。她期盼能永远生活在这座只属于妖族的城池中,用自己的一切,去报答龙皇的庇护之恩。
      雪妖善舞。她的报答,便是在九公主的生辰庆典上,为龙皇与公主跳一支舞。却不是在龙皇与公主宫殿中。因为龙皇那苍蓝如天的身影,是她不敢仰望的光芒。她只能躲在遥远的角落里,混杂在欢庆的人群中,悄悄跳起这支来自雪原的舞蹈。
      王者的目光会否会落在她身上?她不敢奢望。
      只让这支舞,成为庆典上一朵不起眼的烟花,成为你王冠上一粒小小的珍珠。
      
        
    四、
      
      穿过小巷,苏犹怜敲开了白水婶婶的院门。白水婶婶正在梳妆,她笑吟吟地对着镜子,将一串茉莉花插到自己的头上,左瞧瞧,右瞧瞧,不让妆容留下半点的遗憾。雪妖在一旁默默等待着,脸上带着甜美的微笑——她从白水婶婶眼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欢喜。
      终于,白水婶婶站起来,挽着她的手说:“我们走吧。每次只有庆典的时候,城中才会允许人类的商人进来。我们去好好挑块漂亮的丝绸,给你裁件舞衣。”
      两人手挽着手,向外走去。穿过长长的巷子,龙皇城中已经张灯结彩,一片喜庆。所有的妖类全都走出了家门,呼喊着龙皇的名号,祝颂他和九公主万寿无疆,永远保佑着妖族。
      如果没有龙皇那柄天下无敌的剑,他们早就在人类的围剿中死去了。
      他们的祝颂,是那么真诚。
      雪妖走在欢呼的妖群中,莹洁的脸上不由飞起淡淡的红晕。
      她难以忍禁心中的激动。她又将见到那个湛蓝如苍穹的人影,尽管她仍然不会看清。
      却已足够。
      一队队骑兵从城外涌入。那是都沐浴在龙皇的荣光之下的妖族,他们在西域各地建立了不同的国家,但都接受了龙皇的庇佑。每年这时,他们都会进入龙皇城,向伟大的龙皇表达他们的感激。
      八骏国的骑手们驾驭着银色的飞马从天而降,高大神骏的飞马张开一丈余长的羽翼,在湛蓝的天幕下轻轻舒展,激起七道彩虹般的光辉。
      剽悍的突厥骑兵,身着闪亮的铁铠,甲明兵亮,气宇轩昂,令妖族不由爆发出一阵欢呼。
      精干的回纥骑兵将全身都裹在白袍子里,他们骑在高大的明驼之上,不时将锋利的弯刀从腰间抽出,舞出一团银光。
      身材矮小但神情凶猛的喝盘陀骑兵,他们骑的马也同样矮小,但马跟人的脾气都暴烈无比,别的骑兵只要一靠近,就会引起一阵撕咬。引得围观者一阵哈哈大笑。
      最吸引人的眼球的却是护蜜的骑兵,因为这是一色的女骑兵。窈窕的身材加上冷艳的面容,令人不由自主地注目,却又不敢多看。她们身上的伤疤凛凛提醒别人,绝不能小看她们。
      勃律,乌茶,吐火罗,师子国。一队队骑兵各有各的剽悍,却都整齐而肃穆,怀着对龙皇的忠诚。
      妖族的热情又被点燃了起来,他们高呼着,看着这一队队骑兵威武地走进城门。习惯了孤独的妖族,从未这么团结,从未这样聚集在一起,为同一件事由衷地感到欢喜。
      而后,是一大队载着各式各样的货物的人类商队。虽然是人类,但龙皇城的居民们并没有表现出厌恶,反而立即围拥了上来。因为这些商队带来了他们需要的东西。
      精美的,编织了各式各样花纹的丝绸。
      绘着精致的图画的瓷器。
      茶叶,佛经,木器,乐器……
      人类高度发达的,并不仅仅是道术与武功,更表现在远超其他种族的文明上。这些文明,被镂刻在瓷器上,编绘在丝绸上,书写在画卷中,印制在图书上,它们征服了每一个见到的人。妖族虽然极为痛恨人类,但对于这些东西的喜爱,却让他们能够容忍人类商人踏入神圣的龙皇城。
      妖族们涌上前来,迫不及待地抓起货物,七嘴八舌地发出惊叹。一年过去了,丝绸更加精美,瓷器更加细致,那些传唱的诗篇,更加令人心醉神迷。他们拿出一年的收获来,交换着这些心爱的东西。
      人类与妖族,这两个不共戴天的死敌,在文明的魅力下,暂时和平相处。
      白水婶婶也兴奋地选着最美丽的丝绸,不断地在身上比较着。妖族特有的美丽在丝绸的映衬下,连人类的商人们都看呆了。
      雪妖却并不对这些感兴趣。她本能地对人类感到恐惧,就算只是永远带着微笑的商人,她也不愿接近。尽管他们手中捧着令她迷惑的货物,但她仍不能压制心底的恐惧。她只想离他们越来越远,能够躲在妖族之中看到龙皇的出现。
      然后她就会赶紧回到家,紧紧关上房门,直到所有的人类全都离开龙皇城。
      她合上双手,静静地祈祷皇能早一点出现。
      雪妖退到了城门口的位置。门几乎已关上,商人们忙着收钱,买卖,这里反而是人类最少的地方。雪妖扶着城门,人类的吆喝声让她感到心烦气乱。
      她只想这一切赶快结束。
      
      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仿佛微风拂过大地:
      “你能不能告诉我,龙皇在哪里?”
      雪妖回头,只见一个人正静静地看着她。人影高挑、纤细,却裹在厚厚的斗篷里,看不清面目,沙漠里的暴风将沙土扑满了他全身,斗篷几乎看不出原来的底色。
      雪妖正在疑惑,只听身后的龙皇城中,一串激越的鼓声响起,万点烟花瞬间点亮了夜空。
      万民一齐欢呼,那是龙皇将要出现的征兆。
      旅人抬起头,凝望著被烟火和妖族的狂热点燃的苍穹,久久不言。
      雪妖疑惑地看着他。他身上,没有人类的气息,这让她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她不禁想,这个人远道而来,也是来瞻仰龙皇的威仪吧?
      雪妖忍不住伸出手指,向祭台指去。
      万众期盼中,一道湛蓝色的光芒正在降临。
      那是令万千妖族膜拜的威仪。
      那也是令雪妖啜泣的庄严。
      旅人向雪妖点了点头,迈步向祭台走去。
      厚厚的斗篷从他肩头脱落,其间夹杂的风沙散开,却在触及地面的一瞬间,化为鲜花。
      一朵朵盛开在大地之上。
      夜风飞扬,一缕雪白的发逆舞而起,闪耀在雪妖的眼前。她从未见过如此的净洁。这不像是发缕,而像是星光。
      光芒不住自他体内溢出,洒满整个街道。那个人像是背负着光源一般,照耀着伟大的龙皇城。
      破碎的斗篷化成六双飞舞的光翼,托着他的身体冉冉升起。
      就像是神。
      雪妖惊讶地看着这神奇的变化,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狂欢着的人民突然安静下来,呆呆地看着这忽然发射出光芒的神明。
      整个龙皇城陷入了死寂。
      繁华,倏然变成冰冷。就像是原来身处的雪原上一样。
      雪妖恐惧地颤栗起来,她发现,所有的妖族都跟她一样,在突然袭来的恐惧中瑟瑟发抖。
      因为他们似乎有了绝望的预感——他们的龙皇城,妖魔最后的庇护之所、那足以匹敌长安的伟大都城,即将在这一天,分崩离析。
      
        
    五、
      
      巨大的闪电划破了夜空。
      烟花、鼓乐、舞蹈、欢笑顿时被撕扯得支离破碎,如败絮般被抛弃在夜空中。剑光、法宝、符咒、篆隶瞬间涌现,布满了湛蓝的天幕,光影交替明灭,黑压压的阵云潮水般涌来,要将一切碾压粉碎。
      广场上狂欢的妖魔发出阵阵惊呼,四散奔逃开去。熊熊烈焰夹着陨石从崩裂的苍穹坠落,将妖族们精心装点的广场、祭台、鲜花化为一片火海。妖族们身上璎珞、彩带被火焰引燃,迅速蔓延,妖族们在惨叫中仓惶逃窜,宛如夜空中飞散开一团团绝望的萤火。
      一轮巨大的光球冉冉升起,悬停在满目疮痍的龙皇城上空。
      那是平生未见的光芒,它降临的瞬间,所有妖族们都感到了死亡的恐惧。没有人敢直视这团光芒哪怕短短一瞬,它就仿佛上古的烈日,带着无上的威严与残酷,将灼瞎每个冒犯者的双眼。只有极少数修为最高的妖魔,才能打开天眼通的妙法,隐约看到光幕中似乎有赤色的五芒之形,在不断变幻。
      除此之外,仍是一团模糊。
      大地瑟瑟战栗,苍穹烈火崩催,唯有这团光轮,一动不动地悬停在龙皇城上。仿佛有另一个宇宙,被隔绝在了这团光轮之中。
      但几乎所有妖魔都意识到,那团夺目的光芒深处,正进行着一场亘古未有的决战。
      决定妖族与人类生死的决战。
      那是他们的龙皇,对决君千殇。
      君千殇,这个有着六对羽翼的男子,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只知道他是世间光明的源头,一切黑暗的终结。
      他庇护着人类,庇护着长安,庇护着整个大唐盛世。
      正如龙皇庇护着群妖。
      他们之间,必有一战,宛如宿命。
      
      光轮,在龙皇城上方停驻了三个时辰,将黑夜照为白昼,直到第二天曙光降临。
      每一份每一秒,对于躲藏在残垣断壁下的妖族们,都宛如一个世纪般漫长。
      石星御、君千殇,无论是谁,都是不世出的天才,他们修为之高,别的人连想象都无法想象。
      虽然无法看见,但十一万六千四百七十八只妖魔们都胆战心惊地等待着这一场对决的结果。
      那亦是他们的生死之战。
      如果龙皇赢了,他们就再也不必担心人类的欺凌;如果龙皇输了,他们最后的庇所也将崩坏。
      在黎明到来的一瞬,天地之间幻出万道光芒,那团一直静静悬空的光轮突然剧烈一震,跃起数丈,和正在喷薄而出的朝阳撞在了一起。
      天穹破碎,光轮寸寸崩坏。大地却仿佛在这一瞬间,永远沦入寂静。
      那一刻,所有的妖族们都感到了心底深处的恐惧——他们知道,自己的黎明,将永不会降临。
      烈日崩塌。
      毁天灭地的力量从地心深处透出,瞬息撕裂了大地,龙皇城七万三千九百四十二座院落,瞬间化为瓦砾。
      是日,龙皇城破。
      万里胡笳声幽咽。
      
      是日,长安城中,万民轰传这条惊人的喜讯:
      龙皇石星御败于君千殇剑下。
      
        
    六、
      
      雪妖躲在瓦砾下轻轻颤抖,西域的风虽然闷热无比,但她却感到如在雪原般寒冷。
      龙皇城破了,妖族们失去了龙皇的庇佑,纷纷逃走。雪妖却没有地方去。天下之大,却无她容身之地。她只能瑟缩在那个小小院落的残垣中,希冀着已经崩坏的龙皇城,还能再保护她。
      她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指向龙皇,也许君千殇就不知道谁是龙皇,也许龙皇就不会被封印、龙皇城就不会陷落!
      是她,是她害了满城妖族啊!
      是她,令无比繁盛的西域妖国沉没。
      她该怎样,才能赎掉自己的罪愆?
      雪妖禁不住泪流满面。
      突然,街道上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雪妖咬紧嘴唇,止住了哭泣。她知道,沦陷的龙皇城中,只有人类才会这么嚣张地走动。她不敢发出丝毫声息,生怕惊动了这些屠夫。
      突然,一个声音大声道:“哈!这里还有一只!”
      雪妖骤然回头,就见一名道士站在废墟之外,手里拿着一只葫芦,正向她狞笑。雪妖本能地想逃跑,但道士手中的葫芦放出一道精光,将她罩住。雪妖拼命挣扎,道士用力一拍葫芦,精光就像刀子一样割在雪妖身上,雪妖忍不住惨叫起来。道士仿佛很喜欢听雪妖惨叫,不住地拍着葫芦。
      另一个黄衣道士走了进来,一巴掌拍在道士头上,怒喝道:“你在做什么?”
      雪妖心中刚升起一丝感激之情,黄衣道士下一句话就让她从心底感到一阵冰冷。
      “打坏了,就卖不上价钱了。”
      黄衣道士从怀中掏出一张符咒,一把撕开雪妖的衣服,将符咒贴在她的脊背上。雪妖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符咒仿佛化成了一团火焰,狠狠扎进了她的身体了。激起的刺痛让她忍不住缩成一团,昏了过去。等她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她发觉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法力。
      她被套上绳索,牵着走出了家门。
      她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曾带给自己安宁与幸福的小小院落。她即将永远离开了,再也无法回来。
      仅仅两天,龙皇城已满目疮痍。战火在四处燃烧,高大洁白的祭台变成了废墟。道士用力一拉,雪妖被拽得摔倒在地。她看到白水婶婶也被栓着,跟着另一队道士出了城门。
      她流下了眼泪。
      她的邻居们几乎全都沦为人类的俘虏。这个安宁的家园,在龙皇被封印的第二日,就彻底沦陷了。
      道士们牵着她,走出了龙皇城,走出了石国,走出了西域。走入了中原,走入了大唐,走入了长安。
      雪妖知道,长安是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城。自从龙皇城陷落后,这里便真正的成为了世界的中心,唯一的中心。
      据说每一个来到长安城的人,都会忍不住惊叹它的繁华。但雪妖却没有真正看清长安城,一眼都没有。她是在深夜被道士押进城门的。她进去的时候,道士们并没有跟着她一起进入,而是拿着一袋黄金,心满意足地走了。
      从此,雪妖姓秦,有个人类的名字,叫做秦可儿。
      她,成了秦府豢养的乐姬。
      秦府的二少爷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竟忍不住从马上落了下来,摔得鼻青脸肿。雪妖有着人类女子不能比拟的美丽,玲珑剔透,像是梅花蕊上的一杯雪。但雪妖不属于二少爷,因为秦府还有位大少爷。
      大少爷拥有一切,家产,功名,尊荣,权力,也拥有雪妖。二少爷只能远远地看一眼雪妖,连碰都不能碰。
      当雪妖为大少爷跳起胡旋舞的时候,洁白纤细的双足在厚厚的波斯地毯上隐没,二少爷的双目中总是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家产,功名,尊荣,权力,他一样都没有。他至少应该拥有雪妖。
      但雪妖,秦可儿,却是大少爷最宠幸的乐姬。
      雪妖唯一的缺点,就是不会说话。自从道士将符咒贴在她背上之后,她就再也不会说话了,也不能施展任何一点法力。她成了一个普通之极的少女。
      除了惊人的美丽。
      这美丽令二少爷疯狂。他无时无刻不想将雪妖紧紧拥在怀里,但他不能,因为雪妖是大少爷最心爱的乐姬。
      但大少爷身体很弱,弱到只能欣赏雪妖跳的胡旋舞。而不能欣赏雪妖。
      终于有一天,大少爷在吃了雪妖亲手递上来的药之后,疯狂咳血而亡。秦府震惊,因为大少爷自小聪慧异常,乃是秦府中兴的希望。大少爷死了,代表着秦府所有的希望都毁掉了。
      老夫人震怒,传令务必找出雪妖背后的凶手,究竟是谁指使雪妖谋杀大少爷的。不管查出来还是查不出来,雪妖都必须死,必须为大少爷殉葬。
      因为大少爷活着的时候,曾经拉着雪妖的手,说,能见卿舞,死而无憾。
      二少爷陷入了绝望。这代表着,他无法将雪妖收为姬妾。他甚至不敢再公开对雪妖的欲望。
      他愤怒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能占有雪妖?
      他的愤怒几乎使他疯狂,他向老夫人请缨,亲自审问雪妖。
      他亲自执着皮鞭,在众人面前拷打她,让她遍体鳞伤,然后喘息着拧着她的下巴,问她,他可不可以对她再残暴一点点。
      他会将她绑在车上,让她穿上囚服,游街示众。悲愤地陈述这个贱女人是如何让他失去了亲爱的哥哥,让街坊的唾弃使她满身沾满污秽。
      他得不到她,所以,只能残暴地对待她。
      雪妖对这一切默然接受。
      她不能说话,因此,她无法招供出究竟是谁指使的。她对这一切并无怨言。
      因为这是她欠了一个人的。
      是她欠那个站在高高的祭台上,接受万民欢呼的皇的。
      虽然也她知道,那场对决不可避免,但她还是固执的相信,若没有她的指引,也许君千殇无法找到他,也许龙皇城就不会陷落。
      是的,都是她的错,该当让她遭受这样的折磨。
      如果她能够说话,她一定会跪下来,请求二少爷再对她残虐一点。
      没有了龙皇,妖,只能这样卑微地生活。
      终于,到了大少爷出殡的日子。按照老夫人的安排,雪妖要被埋进坟墓里,永远陪着大少爷。
      前一夜,人们为她穿上了胡旋舞的舞衣,雪妖美丽得就像是雪地里的一株寒梅。
      在打开牢门的那一刻,二少爷震惊地看着她,手中的绳索锵然落地。他终于忍受不了她美貌的折磨,带着她逃出了秦府,和她一起逃入了冰冷的荒原。
      他握着她的手,一遍遍说着誓言:他不想要荣华富贵,锦衣玉食,他只想要她。要雪妖就足够了。
      而雪妖却依旧那么冷,看也不看二少爷一眼。她心中只有那座黄沙胡笳中的城池,只有那高台上那湛蓝如苍天的影子。
      都是她的错。
      她默默忍受着一切。不管二少爷如何祈求她、威胁她、折磨她。
      不过三天,二少爷就失去了耐性。他无比怀念秦府的荣华富贵。曾经他以为他只要拥有雪妖就够了,但现在,他宁愿将雪妖献出,以求换回原来的荣华富贵。
      他忘记了对她所说过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
      只不过是一句空话。他是说给自己听的。
      于是,他押着雪妖回到了长安城,痛哭流涕地跪在老夫人面前,说秦可儿是一只妖精,用妖术迷惑了他,才让他做出如此疯狂的事。
      第二天夜晚,他召集了所有的人。在众人的惊讶声中,几个强壮的家丁捉着雪妖,将她架到了高台上。
      他要亲手证明,秦可儿是妖,迷惑众生的妖。
      十丈高台,让雪妖感觉那么熟悉,就像是站在龙皇城的宫墙上。
      台下,却不是欢呼的人群,而是火,是浇了油、将要燃烧的火。
      雪妖的血流下,在她身下化成一道符咒。二少爷慷慨陈词,因为他知道,雪妖即将显形。她会成为一只妖,那么愤怒而恐惧的人们就会烧死她。当她灰飞烟灭后,他才会忘记她,彻底忘记。
      为了我,请死去吧。
      烈火中,雪妖慢慢显形。
      人群惊讶,愤怒。她是妖!她是妖!烧死她!烧死她!
      雪妖的泪滴下。
      站在高高的刑台上,她却恍惚是站在高高的祭台上。
      那巍峨、洁白的祭台,仿佛她与皇一起站在上面,接受万民敬拜。
      这是多么的不公平啊。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死他?
      为什么要毁掉一个跟长安一样恢弘的城池?
      为什么要屠灭一个跟人类一样古老的种族?
      她在苍白的火中化成一只雪妖,流下了冰冷的眼泪。
      她欠他的,她活该灰飞烟灭,还了他的债。
      但不应该死去,不应该在这里死去。
      二少爷狂笑着。
      他终于如愿了,只有这样,他才能永远忘了她。他一直在折磨她,只因他并不知道,她的美丽,是对他最痛苦的折磨。
      雪妖看着他,她忽然无比可怜他。他虽然也是人类,却只有卑微,并不强大。
      雪妖环顾着高台下,看着那群被残忍、兴奋而扭曲了面容的人们,心中突然充满了深深的悲伤。真的是同样一群人么?是建立了如此伟大的城池,谱写了灿烂的诗章、织出了如云的锦绣,创生出大唐盛世无尽繁华的人么?
      鲜血,从她的眼泪中迸落。
      她莹洁如雪的身体上,现出道道裂纹,火光中欢呼的人们停了下来,因为他们惊讶地看到,这垂死雪妖眼中的仇恨是那么深。
      蓬,鲜血散开,将她背上的符咒湮灭。她的身体在血光中冲天而起,挣脱了绳索。她用血咒换来了仅存的力量,冲出了重围。
      她不能死在这里,不能死在长安城。
      要死,也只能死在一个地方。
      但她已无力回到那里,回到了那座只有废墟的城池,那黄沙掩埋下小小的院落。
      她倒在在长安城外的原野上,失声恸哭。四周,是比死亡还要痛苦的绝望。
      她怎能原谅自己?
      
      一声悠悠的叹息在她耳边响起。她泪眼抬头,凄迷月色之中,站着一位矮小的老头。她不认识,那是妖族中的地仙,雪隐上人。
      雪隐上人伸出手。
      “想复仇吗?”
      她眼前闪过人类被火光扭曲的面容,想起那如苍穹一般湛蓝的身影。
      她含泪点头。
      “来,做我的弟子。从此,只记得仇恨。”
      老头的手按在她的额头。雪一般的光芒流转全身,她忽然忘了一切。
      忘了曾有过的安定,忘了龙皇城的雄伟。
      忘记了胡杨叔叔,白水婶婶,忘记了曾经小小的家。
      只记得荒凉的雪原,人类所蹂躏的一切。
      只记得是自己是一只雪妖。
      只记得吾名。
      苏犹怜。
      
        
    七、
      
      只是,心中那淡淡的伤,浅浅的痛,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欠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