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永劫轮回


  •   这世界上有人,有神,有魔。
      神创造了这世界,魔毁灭这个世界。人则创造了鼎盛的文明,繁荣的盛世。
      然而,这个世界并不仅仅属于我们。它本就是我们与神魔妖灵共同铸造的幻境,它也是神、魔、人的共同生息的土地。
      直到有一天,三界九天、芸芸众生一齐打破。
      于是轮回。
        
    神之本生
      君千殇是神。
      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来自何方,也没有人知道他将往何处去。
      他就像是一个谜,却是一切力量的根源。
      传说西昆仑山的顶端,那皑皑白雪的尽头,便是神仙所居的宫阙。那上面有无边的仙境,只要登到其上,便会白日飞升,成仙而去。
      紫极老人、雪隐上人、大日至尊者年轻的时候联袂行走世间,他们来到西昆仑山,发誓要登上其顶。他们费尽了艰辛,终于爬到了天梯的尽头。
      那上面的确有无边仙境,水晶宫阙。
      只是,却没有神仙,他们也没有飞升到另一个世界。
      整座巨大的宫阙中无比空旷,只有一位白发少年,在茫茫劫灰中沉睡。
      水晶砂砾般的劫灰缓缓流动,形成一副巨大的图案,掩盖住他神明般的容颜,和身后十二只洁白的羽翼。
      那就是君千殇。
      当三人找到他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沉睡了多少年,也不知他为什么要沉睡。
      他们决定唤醒他。
      他睁开双眼的瞬间,三千里水晶宫阙,化为尘埃。
      他们将他带下西昆仑山的天梯,漫天尘埃缓缓飘落,宛如上一个世界的劫灰,璀璨而凄艳。
      慢慢地,他们发现,君千殇身上覆盖的劫灰图案中,蕴藏着无限的力量。
      他们回忆、钻研、学习这份力量,使他们的修为突飞猛进,成为这个时代最厉害的三位地仙。
      但君千殇却毫无记忆,一片茫然。
      后来,紫极老人不顾另外两人的反对,将劫灰中所书法门交还君千殇,从而帮助他悟出了天上地下、无人能敌的剑法,他将它命名为:轮回。
      这直接导致了紫极老人与雪隐上人、大日至尊者的决裂,一场大战后,紫极老人凭着君千殇那无敌的力量,大败雪隐与大日至的联手。使他们一走北疆,一去西域。
      百年不见面。
      紫极老人则开创了摩云书院,向世人教授他悟出的法门。
      那便是轮回。
      世间一切道术、武功的源头。
      但,就在水晶劫灰落入世间的同时,亦出现了祸乱世间的灾劫。人类与妖魔们千年盟约被打破,征战于杀戮再起。
      君千殇一直认为,这些劫难都是由他而起,因此,他奉了紫极老人的意旨,行剑天下,要将这些魔、妖、鬼、怪全都屠戮、封印起来。
      他要用他的剑守护这个世界,宛如神明一般慈悲,大唐所有的子民全都安享太平。
      他认为这是他的职责,他从未怀疑过。
      他有神的心怀,也有神的力量。天下生灵,无一能抵挡他轮回一剑。
      但就在他追杀妖龙公主之时,他却深深迷惘了。
      妖龙公主宁愿自己沦入炼狱,受无尽的折磨,也要勉强为儿子施展祈天神术,让他幸福、荣耀的行走在这个世界上。
      让所有的人,都不将因他出生于妖族而鄙视他。她宁愿生生世世,被封锁在玄冰中,承受无尽酷刑。
      第一次,君千殇的信心开始动摇。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慈悲,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慈悲。
      对于他所守护的人来讲,那是真真正正的慈悲;但对于他所屠戮妖、魔的呢?那便是灾劫。
      他应该将灾劫施加给那些魔、妖、鬼、怪么?
      魔、妖、鬼、怪是否真的该被驱逐殆尽,就没有一只值得沐浴他的慈悲,沐浴这无尽盛世的荣光?
      君千殇开始迷茫,所以,在妖龙公主的泪水中,他兴起了一个念头。
      他要封印住自己的力量,静下心来思考,想清楚这一切的因果。
      是否人和妖魔的区别,不在于他们的出生,而在于他们的爱。
      是否人和仙灵妖魔,都有着同样平等沐浴这个盛世光辉的权利。
      是否他超出人世的力量,才是这个世界动荡的根源。
      于是,他以千殇为名,不再除妖。
      于是,神甘心情愿,放弃力量。堕落为人。
        
    魔之本生
      石星御是魔。
      他带着漫天魔炎降生,他出世的时候,整个西域五十国都降下了一场陨星之雨。
      他注定将要与众不同,他注定将会与君千殇站在世界的两极。
      一极是神,一极是魔。
      他降生的时候,雪隐上人刚用大雪山镇住雪域群魔,大日至尊者刚入主西方魔境。雪隐的小乘佛法与大日至的大乘佛果,刚刚参透。
      他们联手,有把握能胜得过紫极,但却仍不能对付君千殇。
      石星御就仿佛是上天赐给他们的绝佳武器,是他们与君千殇一战的秘宝。
      如果说,君千殇是光明的主导,石星御便是黑暗的元枢。
      万千妖魔梦都奉他为皇,要借助他的力量,建造前无古人的功勋。
      他的剑,他的力量,超越一切,有什么东西挡住他,他就将之斩灭。他习惯于毁灭,习惯于凌驾、控御一切,无论是功勋,财富,生命,还是感情。
      但有一天他骇然发现,他的力量做不到很多事。
      他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守护一个人。
      他也不知道如何去爱自己的国度,守护自己的臣民。
      他打碎一切阻碍,毁灭一切梗阻,却不知道,有时候,这种毁天灭地的力量,是如此苍白无力。
      他空有破坏一切的力量,却离自己的心愿越来越远,却让自己所爱的人越伤越深。
      他宛如站在空旷沙漠上,天下无敌,四顾茫然。
      他的心,忽然紊乱。
      他的力量仍处在这个世界的顶峰,但他却变得脆弱无比。
      脆弱到他所爱的人一个惨淡的微笑,就足以杀死他。
      
      但,此时的他,却站立在君千殇面前。
      站立在这个慈悲的神的面前。
      他的子民都在看着他,都在期待着这一战的辉煌结果。
      他,被寄予厚望,将成为击碎轮回之剑的第一人。
      他忽然想,如果他没有这么强绝的力量,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他是否就能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如何不伤害一颗爱他的心。
      也学习如何去爱,学习如何去守护。
      于是,他向君千殇出剑。
      或者,他早已知道了一战的结果。是他甘愿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权势、威严作为赌注,赌到一败涂地。
      他甘愿沉浸在三生中,用人的情感,沉浸在三生石给他的梦境中。
      他的身、心、意、形、体,被分开镇压着,在三生石中,他将与他的爱紧紧厮守在一起,备尝刻骨铭心的欢娱。
      他怀着欣喜沉沦。
      那其实不是失败,那是他甘愿走入的梦境。
      但在缠绵的梦境中,他听到他的心中传来一声低低的谶语:
      你将在再度出世的时候,永远失去你的挚爱。
      三生的轮回,让他丢弃力量,暂时成人。
        
    人之本生
      李玄是人。
      他或许是个足够奇特的人,因为他的一生是个传奇,是个极少人能够企望的传奇,但他是个人,他的传奇,是人的传奇,而非神,非魔。
      所以,他不会有无敌的力量,他的降生,不会有天地为之动容,他的一生,所能仰仗的,也只有他的母亲。
      尽管那是无人能及的爱。
      那也是神与魔所没有的恩赐。
      李玄,是我们每个人的影子。他吊儿郎当,什么都不在意,他以冷笑话面对一切,自身没有多少力量,但在面对强绝的同学或者神魔时,却并不羡慕与嫉妒。
      他是个人,他也安然去做一个人。
      他有灰暗的过去,未来也不见得光明,他总是被看不见的鞭子挥着向前奔走,但他从不抱怨,他竭力地守护着自己那小小的尊严,并尽可能地让自己过得舒服一些。
      他曾被雪隐上人与大日至尊者联手追杀。
      他稳稳坐着摩云书院大师兄的位子。
      他在前生的深情中茫然行走。
      他做过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未来的他,将会更加惊天动地。
      但没有人会觉得他是神或者魔,因为他的吊儿郎当,也因为他的不在乎。
      但这样的他,却在看到九灵儿被心魔残杀时,看到九灵儿在生命的最后仍在尽力想触摸那张让她铭记终身的脸时,他震动了。他宁愿冒着粉身碎骨的危险,也要为九灵儿讨回公道。
      他要为九灵儿向魔王挥出一拳!
      这就是李玄。
      我不愿去描写他有多伟大,也不想让他成为完美。他是个人,他的的确确是个人,他是我们所有人的影子,虽然或许只能说是心底最深处的影子。
      我愿意他怯懦,他虚伪,他恐惧,他柔弱,但他至情至性,敢作敢为。
      他游戏人间,但当他明确自己背负的责任的时候,他将勇敢地站出来,将该背负的背负起。
      我想在他身上找到荣光。
      那是神魔宁愿放弃力量也要苦苦寻觅的荣光。
        
    神之轮回
      君千殇认为他封印住自己的力量,便可摆脱神的身份,便能够置身世界之外,顿悟出他的困惑。
      他认为,只要他放弃了力量,他就会成为人,能够感悟到人感悟到的一切,能够体会到人体会的一切。
      他错了。
      神,永远是神,没有一种存在能够放弃自己所背负的。
      失去力量,并不能让他真正地感悟,因为他的心从未静下来,他也从未真正思索过。
      这世界中没有乐土,也没有真正的清净之所。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错了。
      他将自己的力量封印住,潜伏着的魔头们出现,本来仰仗他的轮回之剑而维持着脆弱安宁的平衡,轰然破碎。
      所以,当他封印住力量时,造下了宛如魔一样的罪孽。
      一旦他放弃了守护,无数的人,都因为他的一念慈悲而惨遭杀戮。
      他造下了无尽的罪孽。
      他变成的,不是人,而是魔。
      神在轮回中,将堕落为魔。
        
    魔之轮回
      石星御永远都不会明白,当他放下力量时,他才会无敌。
      让君千殇无敌的秘密,他永远都不会明白。
      他不会明白无敌是多么痛苦,也不会明白君千殇是多么孤寂。
      就算他被封锁在三生石中,在和九灵儿的耳鬓厮磨的岁月,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掌控一切尊严。
      他的力量其实并未消失,只是在不可知的某处为了甦生而蕴蓄。
      他想通过放弃力量,化成人,拥有一颗爱人之心,但他却不知道,能够给予他爱的人,只可能是他自己,不会是任何别的人,别的力量。
      他始终在追逐,追逐能击败君千殇的力量,追逐让他爱的力量。
      他只会向前看,那个爱他的人,只能在背后轻轻拥住他的影子。
      因为,没有人能追得上他。
      这场追逐,注定没有结果。
      或许,只有在他打败君千殇的时候,他才会停下来。
      因为,那时,他将站在世界的尽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那时,他或许会回过头,才能真正看到爱他的那一片心。
      那时,他将潸然泪下。
      然后,他将成为神。
      只要他一顿悟,他就会成为神,但这一顿悟,与他隔着千重山、万重水,隔着九灵儿的深深凝望,万种相思。
        
    人之轮回
      李玄能化成神,也能化成魔。
      他的降生,半人半神,半妖半魔。
      他是人非人,是神非神,是魔非魔。
      他奇异的命运,使他走在神、魔、人的边缘,只要稍一失足,他就会成神成魔。他只是恰好走在“人”这条路上。但没有人知道这是否是一条坦途。
      李玄永远无法战胜石星御。
      正如石星御永远无法战胜君千殇。
      但李玄却是唯一有可能打败君千殇的人。
      因为他的前世传承给他了一种力量——可以继承、使用前生的力量。
      因此,无论君千殇将斩入哪一世的轮回,李玄都有一线可能,使用出前生那无比巨大的力量。
      这个设定,来自于我对人的体认。
      人没有神魔般的力量,也没有神魔般的永生。
      但我们有我们的尊严。
      我们有我们的永恒——那是千生万代,无尽的追求,那是生生世世,叠加起来的永恒。
      人向神魔的挑战,看上去是那么无力,那么可笑。但我们有的是永恒的信念。
      我们用渺茫的希望点滴累积起可以填海移山的力量,我们用生生世世的轮回叠加起比天地还要长久的岁月。
      天上几回葬神仙,沧海桑田,我们从未绝望,从未放弃。
      这便是人的力量,人的尊严。
      于是,李玄便是这个世间唯一可能弑神的人。
      而当他率领万魔挥戈九天的时候,他又俨然魔王。
      堕落,是那么容易;但超升为神,上天也为他开了一线机会。
      无论为神为魔,这个世界都将因他而崩坏。
      永劫将因他而开启。
      这是命运。
      是他对拳拳母爱的唯一报答。
      当他跪倒在那冰封的躯体之前时,他将痛哭地嘶吼出这一困惑:
      人之轮回,究竟是为神?为魔?
        
    神 魔 人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有的,只有困惑。
      无论手握多么强大的力量,将权势、荣华玩弄于掌股之上,都无法消除心中的困惑。
      没有人有足够的智慧,来面对自己的心。
      神、魔、人都是如此。
      我想,这就是平衡。
      君千殇、石星御、李玄。
      神会轮回成魔,魔会轮回成人,人会轮回成神。神会轮回成人,人会轮回成魔,魔会轮回成神。
      没有终点,没有起点,没有沦落,没有救赎。有的只是困惑。
      因此亦将平衡。
      日为之升,月为之恒,星辰为之照耀,大地为之无极。
      最终,当这一切全都崩坏后,世界又将留下什么呢?
      当劫灰覆没这个世界、并构筑出一座无人能见的千里水晶宫阙时,当唯一的孤独在荒凉中沉思、凝视着世界在他的思念中成型时,当冷艳的雪妖为世界的毁灭而跳起葬天之舞时,我希望能看到天地间,如果什么都不存在,那么,尚能存在一物。
      那就是尊严。
      我们身为人的尊严。
      所有神魔,都无法将它磨灭。
      于是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