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宫阙九天上

  •   石星御?
      石星御!
      众人都不由一惊,但随即心中释然,都是暗呼:果然是他!
      也只有他,才有这样的霸气,也只有他,才能御使威力如此无穷的先天神龙。
      四极龙神石星御,果然具有翻天覆地之威能,之前心魔幻化的幻影与他比较起来,就跟婴儿一般。
      石星御淡淡一笑,他的面上有着无限的忧伤:“我更宁愿被困……只是,我出来了,有些事情就必须要做。”
      紫极老人脸上闪过一阵决绝之色,道:“你莫以为没有君千殇,就无人能制你了!我这些年苦修轮回之法,就是为了这一天!”
      说着,紫极老人身上突然闪起万千光华,三十六轮回秘境一齐在他身周闪现,化作三十六重幻光,轰然扩散而出。
      那株曼妙神秘的大树,再度扶摇而出,化作一团碧光,将紫极老人罩住。青色的光华自树身上不住腾起,向四周冲射。于是,巨大的森林不住拔出地面,支天而起。山川,湖海,城郭,荒漠,一一具体而微地呈现。
      唯一奇怪的是,这片空间中,没有任何生物,只有三十六个紫极老人,一齐皱眉思索。随着紫极老人一声长啸,三十六位紫极老人忽然全都动了起来。
      有的吟咒,有的运剑,有的持长枪冲杀,有的化巨兽奔突。
      三十六位紫极老人,三十六式惊天动地的杀伐。
      他们所指的目标,只有一个,四极龙神石星御。
      石星御身形不动,他的脸上仍是温煦的笑容,只是那笑容中有些无奈:“紫尊,为何你总不肯相信,我并不是魔呢?”
      他抬手,众人眼前忽然闪过一阵光,所有的人一齐震惊!
      他这个动作极为简单,似乎没有带起任何的力量,但随着这个动作,黑夜忽然化成了白日。
      天清的好厉害。
      众人心中空空落落的,不由都是抬头望去。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的一片天,那似乎是在他们身为婴儿之时,方才见过的美丽天色,纯洁,湛蓝,毫无半点渣滓,只存在于婴儿出世的第一眼中。
      那似乎是人心底所保留的最后一片天空,拒绝任何外物的污染,只有在最伤心,最绝望的时候,方才拿出来看一眼。
      然后就可以死去。
      那是每个人最后的真爱,最初的慰藉。是最凄楚,也是最美艳。
      当这片天出现在眼前时,每个人都愿意用心头的血化成泪,痛哭一场。
      悠长的叹息幽幽响起,众人霍然惊醒,却见三十六重轮回秘境,尽皆化为尘土。
      紫极老人踉跄后退,他的面容又惊骇又落寞,他脚下的终南山轰然震响,似乎他后退的每一步,都蕴含着极大的震力!
      石星御幽然长叹:“紫尊,我不是魔。”
      紫极老人胡须戟立,厉声道:“你就是魔!”
      石星御笑容中藏了无尽的悲伤:“我本该追随九灵儿而去的,但我忽然想到,我再度出世,或许还有一个意义。”
      他仰望天际:“或许我可以证明,九灵儿没有爱错人。她爱上的,并不是魔。”
      紫极老人的脸动了动,石星御的身形忽然消失。
      紫极老人大惊,所有的人追逐着他的目光,直射终南山最高处!
      摩云书院有两件镇山之宝,也是护御终南山与天下的终南紫气所萦聚之处,那便是太辰院的大周天太皓天元鼎,以及终南最高峰逍遥顶的九极定乾旌。
      紫气飞舞,自鼎而出,上耀于旌,下垂于青赤玄黄四座神龙雕像处。
      太皓天元鼎中藏纳周天星辰,化为九重天宇,有着无限秘密,而九极定乾旌传说有移山换海之能,一旦舞动则天为之掀,地为之覆,威力强到不可思议。这两件宝物都传自太初,虽然没有太初四宝那么有名,但也是世间绝无仅有之物,镇压终南,群魔无一敢犯。
      石星御的身形再现之处,正是九极定乾旌之下。
      他抬头仰望着这座高几十丈的巨大旌旗,山风烈烈,吹动那不知何物织成的旌面,上面绘制着九只烈日,光芒隐动,浩瀚的元气无穷无尽地在其中涌动着,果然是辟魔镇妖的第一宝物。
      石星御淡淡一笑,忽然伸手,握住了旌身。
      九只烈日轰然自旌面上弹起,顿时化为炽烈的九阳,万丈金光自日身喷薄而出,化成封神炼魔绝灭光线,向石星御怒射而下!
      每一条绝灭光线都粗及一丈,衬得石星御的身子渺小无比,似乎任何一条绝灭光线轰下,都足以制石星御于死地!
      那绝灭光线乃是取自太阳中心的太初真火,威力更在先天三昧真火之上,不用说是人的血肉之躯,就算是北海海眼中沉藏的万年玄铁,也经受不住其照烁。
      何况,这九极定乾旌上的九阳,乃是上古仙人取后羿射日后坠落的九只天帝神裔,以大罗金仙之法修炼而成。虽然那九阳只是日之尸体,精气大衰,但毕竟是太阳真体,威力无穷无尽。
      此时感受到石星御掌上的威压,九阳齐齐出动,封神炼魔绝灭光线发挥到了极致!
      石星御抬头,叹息。
      “我威如天。”
      倏然,众人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恍惚的感觉,那封神炼魔绝灭光线本已照射到了石星御头顶,但不知为何,这咫尺空间,竟恍惚变得千里万里之远,绝灭光线怒涌而下,却无论如何,都超越不了这一距离。
      石星御双手用力,九极定乾旌猛地拔地而起。
      终南山宛如青霜落柱,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一道黑气自九极定乾旌下喷涌而出,直垂天际!
      九极定乾旌飘摇舞动,那黑气滚滚涌动,忽然幻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形体,每一个形体上,都带着滔天噬地的巨大魔威。
      黑气浩浩,足足涌了一刻钟的功夫,方才完全净尽,石星御的身后,已罗列了几十条被无穷黑气包围的身影。
      四极神龙各自显出木、火、海、沙四大身外灵台,相互纠结在一起,将这些黑气牢牢困住。四重灵台聚合,漫天黑气立即向中间沉落,在黑气中腾起几道光华,赫然也幻化出灵台之像,但却哪里敌得过四龙联手?
      这道黑气本欲破空飞去,这时才顿然安静下来,蜷缩在四龙灵台之内。
      石星御反手,重重将九极定乾旌插回了远处,他的身形飘然落下,那无限威力的绝灭光线这才擘空射落,却由于没了目标,依旧被九极定乾旌收去。饶是这片刻的功夫,以石星御那几乎涵盖一切的威严,也禁不住面色苍白,再没了原来的温煦笑容。
      紫极老人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石星御!你将这些魔头放出来,还说你不是魔?”
      石星御轻轻咳嗽,脸色渐渐恢复。
      他笑了笑,道:“紫尊,当日君千殇行剑天下,为了神州苍生,以轮回之力禁锢了九十九名妖魔,封印在九极定乾旌下,借九阳先天真火,消磨他们的戾气。摩云书院也因此被称为济世救人第一书院。”
      他笑了笑:“但我想,是妖是人,并不能只看其出身。我不能证明我是不是魔,但我想,我可以证明他们是不是妖。若这被你们镇压在九极定乾旌下的妖魔,都能够改邪归正,不再祸害人间,是不是我也可以不再以魔为名呢?”
      紫极老人脸色苍白,那伟岸的身躯也禁不住颤抖起来,因为石星御的话深深震惊了他:“我将带领着这九十九名妖魔,在极北冰洋中立国,不妨就称之为大魔国。他们是不是妖,想必天下会有定论的。”
      他深深一揖,脸上的笑容已回复了原来的温煦。
      那天依旧是一片白日,清得无比纯粹,无比高华。
      紫极老人默然无语,大魔国,汇聚了石星御与九十九名顶尖妖魔的国度,将会有多恐怖?这么多力量加起来,只怕天下任何国家都无法与之抗衡!
      要知道,那些被封在九极定乾旌下的妖魔,本身都具有通玄的功力,有好几人都修炼出了心外灵台,若非借助君千殇的轮回之剑,连打败他们都极为艰难。如非有九极定乾旌这样的太初至宝,又如何能困住他们?
      而现在,他们却结成了一个国家,他们的力量汇聚在了一起!
      无须置疑,有四大龙神之助,再加上本身强横的力量,石星御具有组建这个妖之国度的能力。但组建之后呢?
      是否真像他所说的,这个国度中的国民将改邪归正,宣示妖之好的一面?
      若是出什么变故呢?
      紫极老人不敢想下去。
      显然,那些被黑气旋绕的妖魔们,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冷冷地笑了起来。
      紫极的脸色越来越沉。
      当年,他将石星御分为神、心、意、形、体五部分分别镇压,就是为了分散他的力量,阻挠凝形他出世。
      然而,孽缘作弄,这五道禁忌竟被一一破解,滔天的魔劫最终未能避免。
      紫极禁不住一声叹息。
      ——徒儿,若非你一意孤行,又如何会出现如此变局?
      但石星御却仿如不觉,脸上的笑容丝毫不变,他的目光抬起,盯着脚踏五云战靴的李玄。
      他的目光很柔和,没有丝毫的敌意,但一接触到,李玄却仿佛连灵魂都被看穿了一般!一股宏大的力量自他身上那件破碎的衣服上发出,刹那之间,那衣服上窜起一道凌厉的火光,轰然燃遍了他的全身!
      李玄一惊,他随即感受到,那火光并不灼伤他的身躯,而是宛如铠甲一般将他护住。
      这难道就是浩瀚战甲的本来面目?李玄却来不及惊喜,因为单单只是一眼,就让浩瀚战甲起了如此变化,这种威严,足够让李玄惊到没有任何别的念头!
      锵然长吟中,定远刀自动跃到他手中,烽火怒燃,只是李玄第一次感觉他握刀的手是那么不坚定。定远刀在轻微地颤抖着,似乎这道目光已让它从心底害怕起来。
      石星御淡淡地笑了起来:“紫极的分形镇压之术当真凌厉无比。”
      微笑间,那抹若有若无的蓝光萦绕着他的面容,让他惊人的美丽变得有几分邪异:“这就是镇压我的神一百余年的定远侯么?”
      镇压他的神?
      李玄费解地咀嚼着这句话。
      他见过这个蓝发的男子。
      不是心魔幻影,而是古墓玄冰中冻着的那个人形。
      他终于确定,五行定元阵镇压的究竟是什么了。
      心魔取走的是他的心,玄冰中封锁着他的形,九灵儿困住他的意,参娃娃便是他坠入轮回、化为异类的体。
      定远侯压制的,是他的神。
      这五重力量,分别被藏于终南、古墓、魔舍、大漠、天之链堑等无上秘境中,由紫极、药师、君千殇、元尊、定远镇压。
      这本是完全的力量,却大都被李玄或有意、或无心的打破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雪隐会断定,他就是开启天下魔劫的人。
      他也明白,为何心魔肆虐之时,紫极老人一直不肯出手。
      石星御缓缓道:“我实在没有料到,除了君千殇,还会有另外一个人和我分庭抗礼。定远侯,我佩服你。”
      他优雅地躬身行了一礼,似是在表达对敌人的尊敬。
      当他的眸子抬起后,那深沉的蓝,已布满了他的瞳仁。
      “现在,该是我取回神的时候了。”
      蓝芒怒卷,自他的眸子中冲天烈舞而出,轰然怒震中,整个天都仿佛被这道蓝芒贯满,蓝芒在空中微微停顿了一下,立即向李玄聚拢而下!
      李玄登时慌了手脚,他实在没有料到,石星御竟然会向他出手!
      这个威严如天的人,实在不应该对付他这个小角色啊!要打也应该去跟紫极老人打啊!臭老头肯定还有很多很多的法宝,说不定能克制住四极龙神,也未可知!
      他这番胡思乱想的念头还没有转完,蓝芒已然将他紧紧围裹住,忽然燃烧起来。
      紫极老人双目中霍然燃起两道紫荧荧的光芒,厉声道:“不可!”
      嗡然声响中,太皓天元鼎猛地腾起一道宏大的碧光,刹那间那无比巨大的鼎身变得宛如透明一般,一道电光飞舞其中,洪涛涌起,整座终南山上的每一草每一木都腾起一道碧光,迅速向太皓天元鼎中汇聚而去。而在同时,九极定乾旌上的九阳再现,荧荧震天,旋舞而出。
      一声苍茫之声响彻天地,太皓天元鼎上霍然腾起一条碧华,带着整座山峰汇聚成的碧气,冲天飞舞,向九阳闪去。
      碧气同那日光才接在一起,九枚烈阳登时轰轰烈烈地燃烧起来!
      乙木精气助长了太阳真火的威势,将天空烧得一片火红,九阳去势登时迅捷无比,向着石星御当头落下!
      石星御淡淡一笑,依旧吐出那几个字:
      “我威如天!”
      冲天烈卷的太阳真火忽然就穿过了他的身躯,怒落在万重黑气之中!立时惨嗥怪啸之声长嘶!九阳中汇聚的太阳真火何等强烈?这一落下,饶是那九十九名妖魔尽皆凶悍,也不禁被炙得凶威大灭!
      眼见石星御袖手,并无出手之意,妖魔们一齐发动玄功,力抗太阳真火!
      但见黑气冲天,围裹住这九团烈阳,那几位修成身外灵台的妖魔全力出手,白骨森森,支天而起,汇聚了其余妖魔的魔气,怒震轰响声中,堪堪将九阳包住。
      紫极老人冷哼一声,玄功骤运。
      那九阳忽然一齐炸开,其中蕴含的封神炼魔绝灭光线登时四溅而出,向着群魔凌压而下!
      微笑袖手的石星御突然动了。
      他的左手,在身前轻轻挥了挥,那激绕群魔中的绝灭光线,忽然就好像被什么绝大的力量制住了一般,骤然消失。
      石星御掌中红光怒现,万条绝灭光线炸开!
      他双手猛然扬过头顶,身子拔空而起。
      浩瀚的巨响震动着整个天地。
      “我威如天!”
      “我威如天!”
      “我威如天!”
      万条绝灭光线仿佛受到了无形的巨力挤压一般,慢慢向他的手中汇聚。石星御满头蓝发炸开,仿如夜空中飞舞的星辰之光,卷绕天际。
      他昂首,双目紧紧盯着绝灭光线,腾空飞舞!
      他就宛如开天辟地的神衹,在运转宇宙!
      “我威如天!”
      巨大的声响撞击在天地上,连天地都在瑟瑟发抖!
      绝灭光线发出一阵细微的哀鸣,被他那无上的威严压制住,渐渐形成一个十丈大小的紫色圆球。
      “我威如天!”
      天心中的太阳猛地炽烈,一道比绝灭光线大了十倍的紫光烈烈照下,笔直落到了绝灭光线形成的光球中。惊天动地的怒响几乎将终南山都震塌,石星御的身形被轰得直落地面!
      他的身子一沾地上,立即定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手中,握着一枚径长三寸的紫色珠子。
      无论谁看了这珠子一眼,都会从心底颤栗。
      这珠子,蕴含了九极定乾旌中的精华,它的威力,也许可以将整个大地毁去。
      石星御又咳出一口血,转过头来。
      失去了绝灭光线的九阳真火威力顿消,但也绝非常人所能抗衡。群魔戮力拼死,将真火压制下去,那沉沉黑气,却已黯淡了大半。
      石星御微笑道:“这太阳真火可以消解你们身上的戾气,具有无穷妙处。此后,我会每天用真火照耀你们,直到你们改邪归正为止。”
      说着,他扬了扬手中的紫色珠子。群魔一齐变色!
      石星御转头对着紫极老人笑道:“大魔国刚立国,不得不借九阳之力,聚合这件镇国之宝。就由我来补偿你们吧。”
      他挥了挥手,漫天光华突然消散,又归于本来的夜色。
      星辰满天,但却有四枚星辰特别的亮。
      蓝光耀眼,太初星辰之华自天降落,钉在四极龙神雕像本来之处,代替它们补足着萦绕终南山上的紫气。
      石星御躬身微笑道:“从今日起,大魔国便立于天下,诸位都是见证。”
      等他身子抬起时,万里长空都变得模糊起来。石星御,四极龙神,九十九名妖魔,全都消失不见。
      只有空中那一团蓝芒,却宛如火一般燃烧起来。
      那里面困住的,是李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