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作莲花云作台

  •   苍莽的终南古山道上,有一个人影。
      碧气千寻,旋绕烘托着山顶上的万条紫气,映衬着大唐长安这百余年的盛世。
      这是终南山独特的景象,佑护着大唐千千万万黎民百姓,以及中华历史上最文采风流的一段光阴。
      现在,碧气与紫气,却都围绕在这条人影周围,它们偎依着他,仿佛诸天之下,只有他才是最高贵的存在。
      人影走的很慢,但却绝不停留。
      一抹淡淡的蓝色萦绕在他身周,这让他的身形容貌有些恍惚。
      这抹蓝色并不深,也不浓,但就连最锐利的目光,也无法穿透。
      那是最冽的雾,又是最强的光。
      然而每道目光落在这抹蓝色之上,那蓝色立即烙刻在他们心灵深处,再也无法抹去。
      那蓝色的长发,蓝色的眼眸……
      这是最模糊的一个人,但每个人都清楚地看到了他,每个人都清晰地感受到了他那邪逸的、足以让天地动容的美。
      这实在是很古怪的事情,但没有一个人感到奇怪。
      因为那抹蓝。
      但这蓝色却是那么柔和,甚至不跟任何色,光,气接触,是那么萧疏而又淡然。
      天清的有些可怕。
      
      人影缓缓拾阶,走进了摩云书院,向后山走去。
      郑百年在练剑,卢家兄弟的伤刚好,在休息,阿长在看门,六大常傅的神识控御着一切,紫极老人觉醒在自己的轮回中。
      每个人都看到了这抹蓝,他们的目光一旦落在上面,就再也无法移开,但却没有一个人起念拦住他。
      他们就这么看着他走过太辰院,走过熏衣阁,走过了红月崖,走进了那条峡谷。
      那是与心魔一战的峡谷,也是天狐九灵儿陨命的峡谷。
      郑百年目光收缩的厉害,因为他发现,这人看似毫无奇特地走着,但他的双足,却没跟任何东西接触过。
      没跟土,没跟泥,
      没跟风,没跟光,
      没跟气,没跟云,
      没跟雾,没跟水,
      没跟天,没跟地……
      这一切,都没留下他的踪迹。
      他走来,仿佛他是存在的;他走过,却如从没有过这个人一般。一旦看不到他的影子,他的印象便渐渐在众人的心中淡去,只留下一抹隐晦的蓝。
      直到他杀死你的时候,才会再度觉醒。
      郑百年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因为他知道,这是多高的修为!
      那人影站住,站在幽幽的谷中。
      他仰头,双手张开,仿佛想拥抱什么,但大地天空一片空空,连星辰都消失了。
      泪水缓缓自他的眼中落下,滴在泥土中,化成湛蓝的光。
      “你是觉察到我的苦,才甘愿死去的么?”
      他的双臂慢慢收拢,仿佛抱住了一个人形。
      只是,一切都是空的。
      “九灵儿,我的一生,都不知道如何爱你……”
      一蓬淡蓝的光自他的心中绽出,在他的怀抱中融合,渐渐形成了一个浅笑低颦的影子。那是天狐九灵儿的身影,正盈盈看着那人,似嗔似喜。
      那人突然恸哭。
      天清得让人心痛,那人的哭声贯于每个人的心底。
      轮回净尽,剩余的唯有泪水。
      这是百年未曾流的泪水,这是千生万世未曾流的泪水,这是眷恋与舍弃,轻怜与密爱都未曾流的泪水。
      他剑指苍穹,傲压禁天之峰,龙威震西域,孤身战魔境,伤神入轮回,都未曾流过泪水。今日当流个痛快。
      这一刻,他不是那个天下无双的四极龙神,只是个情根深种的男子,在情人的墓前,哭个痛快淋漓。
      谁能解此伤心?
      谁又知道,那三生石中,困住的,不是九灵儿,而是他?
      三生石,是用九灵儿的缱绻柔情,困住他的意。
      他的意,他的记忆。
      他的往事。
      他的岁月。
      三生石中的轮回苦喜,让他深深沉湎其中,不愿做任何挣扎,只因为,那是他与九灵儿的轮回,是他此世最大的愿望。
      他修为绝高,天下纵横,却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他可以杀死天下无敌的妖魔,却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深爱他的女人。
      因为,他只有剑,只有纵横,却没有一颗温存的心。
      他杀尽禁天之峰上的人,只因他看到了九灵儿的惊惧,他不想让她惊惧,所以才出剑。他不知道如何爱她,所以,只会用剑去扫荡一切横亘在他们中间的障碍。
      他只有一柄剑,却没有一颗会爱的心。
      他的绝决、他的迷惘、他心底的守护,却只能一次次,将九灵儿伤得更深。
      他终于成为那个绝情离去的男子。
      直到被君千殇斩入轮回。
      在三生石中,他的剑被镇压住之后,他便只有那一颗心,无论是坚忍的还是温存,他都只有这一颗心,深深爱着九灵儿。
      所以,三生镇压,不是苦,是喜,是乐,是忘忧。
      但这三生镇压,却生生压断了他的因缘。
      在三生石缠绵的梦境中,他听到他的心中传来一声低低的谶语:
      你将在再度出世的时候,永远失去你的挚爱。
      他的心霍然惊醒。
      然而一切已经无法改变。
      所以,他大哭。泪水满脸,忘情忘态,天惨地变。
      群山默默,万里惨暗。
      那蓝辉凝成的伊人,仍旧笑嘻嘻地看着他。那是他心中装着的九灵儿,并无实体,只是虚幻。
      这千生万世经历,又如何不是虚幻?
      突然,九灵儿的双手抬起,轻轻捧在那人的脸上。那人身子一震,猛抬头,就见九灵儿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对他轻轻摇了摇头。
      “你……是不愿我悲伤么?”
      九灵儿轻轻点了点头,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小心地托起什么东西,放到那人的心房处。她的人,跟她的笑容,渐渐消失,没入了他的心中。
      “九灵儿,你是说,你以后永远都在我的心中么?”
      没有人回答他,这,本就是个幻影。
      一声悠长的叹息,他缓缓站直了身子。
      他湛蓝的眼眸望向天空,呆呆的,似乎在回想着伊人的一颦一笑。
      是的,那是他的珍爱。
      天空,是亘古未有的纯净。纯净的湛蓝。
      一如他的眸,他的发,他的衣。
      和他脸上绝美的荣光。
      终于,叹息止歇,九灵儿可以离开他,但他却再不能离开九灵儿。
      没有她,天荒地老,他又到哪里去寻找轮回?
      缓缓地,他踏着与方才同样的步伐,向外走去。他的脸上已没有了泪痕,变得跟这片天一样,空清,浩瀚。
      
      他走到了书院院墙处,那里,是紫芒垂尽纠结之处,纠结在一只巨大的神龙雕像上。神龙昂首,无尽的紫气从它的口中喷涌而出,布满整个天空。
      玉鼎赤燹龙。
      他默默立住,抬头看着这尊神龙。
      雕像中忽然响起了一声龙吟,似是眷恋,又似是哀鸣。
      他的手抬起,轻轻按在雕像上。那并不是抚摸,而是在跟长久不见的故人握手。
      “这么多年,你也辛苦了……”
      神龙雕像上猛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白光,中间夹杂着一条血红的赤练。那雕像猛然幻化成一只巨大无比,晶莹通透的玉龙。
      这玉龙本被紫气禁制住,此时幻化出真形,紫气立即化成天刑,戕害着它的身体。但它却全然不顾那深入骨髓的痛苦,它一定要化成真实的形态,跪拜在这个人面前。它那硕大的头颅垂在那人身侧,茫茫龙吟变成了哀婉的呢喃,似是在对着那人撒娇。
      那人面庞上绽开一丝微笑,这一笑,无尽的温存化为无尽魅惑,几乎让天地也为之震颤:“以后也要拜托了……”
      玉龙扭动着巨大的身躯,它的身上背负着一块万斤重的巨石,用粗长的铁链锁在它身上,这让它只能趴伏在这里,为终南紫气服役。
      那人伸出手,轻轻掸了掸,似是为它掸去身上的灰尘。那巨石轰然碎裂,连同铁链一齐跌落在地上。所有天刑也一齐散去。
      玉龙一声欢喜的咆哮,身形轰然涨大,刹那间膨胀成宛如山岳般大小,昂头喷出了一股百丈余长的巨大火焰。顿时,仿佛青天都燃烧了起来。那玉龙一旦脱困,面容立形凶狠,似是想起了这些年的仇恨,腾起巨尾,向睡庐上狠狠拍去。
      那人柔声道:“玉鼎,算了。”
      一语才出,玉龙陡然顿住,不甘地呜呜叫了两声,却也只好驯服地趴在那人身侧。它的身形比起那人大了何止千倍万倍,但趴在那人身边,却是温驯无比,大有摇尾乞怜之势。
      那人伸手在空中连掸了三次,摩云书院的东、西、北三方,分别冲起一道浩浩的金、碧、玄气,那玉龙一声长吟,身上也是腾起一道粗长的赤芒,跟那三光相互映耀。
      四道光华,宛如四条光之巨龙,凌空悬照在终南山上。
      苍茫的龙吟震天动地响起,苍天忽然分裂成四块,分别渲染出青、赤、玄、黄的极光,纷纷垂照而下,一时万千星辰一齐闪现,却全都被这四色耀满,当中一轮明月耀眼之极,却是那诡异耀眼的蓝色。
      那蓝色有着君临天下的傲岸,所有看到的人,都不由心头一紧。
      他们全都想起了,当日那无比威严的蓝色太阳。
      难道这个人,才是四极龙神石星御?
      但为何从他身上感觉不到那滔天的魔威呢?
      他是如此的温文、优雅、俊美若神,情深如海。
      难道这个刚刚为九灵儿痛哭的男子,才是真正的石星御?
      那男子笑了:“不要显弄了,我们该走了。”
      四色冲天光华随着他的话迅速黯淡下去,依旧是晴空万里,浩瀚了无边际,看不到星辰,看不到明月。
      四只神龙蜷伏在他身前,它们的形体几乎一模一样,都是晶莹通透,宛如玉石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它们体内的那道光,纷呈青、赤、玄、黄四色。四色辉映,四条神龙再度聚首,都是极为高兴,互相厮磨了一阵,忽然体内的四道光华都是一齐爆开。
      青光皎然,宛如烟花一般自青帝真炁龙身上勃发而出,喷得一天都是。
      青色的烟花纷纷而落,每一朵都化成一棵大树,森森茫茫地耸天而起,眨眼间幻化成郑林无边,将整个终南山覆满。众人惊讶地四处顾视着,只觉自己仿佛入了深山老林中,满身都是千年凝结的沉碧。那不是幻象,而是真实存在的。
      碧气扶摇,青帝真炁龙身子化成一棵巨大无比的树木,高几百丈,万千枝条耸出天外,一轮火红的太阳在它枝梢滚动飞舞,旁边飞动着九只三足火鸦。
      东海扶桑!
      难道青帝真炁龙的真身乃是东海万年仙木扶桑树?
      那号称日之源头的万木之祖?众人震惊之极。
      突然,又是一声悠长的龙吟,扶桑木上滚动的火日猛然跃到了天空,顿时烈火宛如箭一般铺天盖地射了下来。每一箭落,登时激发出无边暴炎,赤地立即燃烧起来。大地轰然爆响,山陵崩摧,灼烈的地火自九重黄泉喷出,跟天火纠结在一起,化成无数条贯天裂地的巨大火柱,激烈地旋转起来。
      火龙飞旋天地之间,顿时,整个人间都成了火之地狱!
      那轮红日却是如此的耀眼,足足扩大了千倍,几乎悬压在众人的头顶。玉鼎赤燹龙那巨大的身躯飞舞其中,烈威轰天蚀地而下,仿如灭世天劫!
      天下仿佛全都被这天崩地裂而出的天火地火焚尽!
      猛地又是一声龙吟响起,一片汪洋大海忽然化形而出,顷刻之间,终南山仿佛一座小岛,悬浮在这座大海之中。海涛起于无形,倏忽而来,众人本都集于太辰院,登时落在海中,不由得心下慌乱。但他们随即发现,在海水中仍能呼吸,只是,手脚被海水挤压,想要动弹分毫都艰难无比。
      忽然,一尾大鱼游了过来,对着众人瞪视片刻,然后缓缓游走。无数海藻、海植幻化生长着,光怪陆离,宛如到了真正的海底世界。众人又是恐惧又是惊奇,目不转睛地看着。猛地,海涛翻卷轰发,玄天霸海龙仿佛垂天长虹,半条身子浸在海洋中,半条身子昂首半空中,身子微一晃动,便是滔天的巨浪打出!
      龙吟再起,一点黄色的光华在海涛中生出,迅速地扩裂开,附着在终南山所化成的岛屿之上,宛如一条黄线,迅速在海涛中蜿蜒前行。万里黄沙随着那点黄线鼓涌奔腾而出,填在海涛中,迅捷无比地形成了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岛屿。
      众人的目光仿佛能望到无限远处,眼睁睁地看着一大片一大片的陆地在海中圈出,随着扶桑树上点点青色的光华落下,无数树木花草在这荒凉的土地上滋生,蔓延,那片荒凉的沙漠立即变得生机勃勃。
      一座巍峨的山脉在万里黄沙中拔起,峰顶直逼苍天。
      ——那是皇极惊世龙的真身。只是这真身也太大了一点,几乎绵延出了千里万里!
      青帝真炁龙,玉鼎赤燹龙,玄天霸海龙,皇极惊世龙或在天上,或在地上,全都幻化成无限巨大的身躯,傲然相互啸叫答唤着。
      它们仿佛被封锁太久了,憋闷到了极限,一旦再回主人身边,相互聚首,忍不住就将力量施展出来,宣泄天地。
      只是这宣泄实在太大了点。它们本是这世界的地水火风四大元气的源头,这一尽情施展,力量幻化为实体,将摩云众生徒吓了个目瞪口呆。
      万里汪洋中,浮着一棵无比巨大的扶桑木,青气幻化成万点流萤,在树冠上舞动着,不时投放到宇宙深处。一轮红日滚滚掠过天幕,烈火如潮,随着它将苍天烧成了一片血红,而在汪洋之中,那一片片苍茫大地之上,生机勃勃,已幻化出了城郭村寨。青萤万点,烈火流空,汪洋浸天,山岳刺日,众人一时来不及去想自己的目光如何能够看的这么远,尽皆被这宏阔之极的景象深深震撼!
      石紫凝与李玄恰好在这时飞回了摩云书院,这一幕才入眼,李玄的身子登时僵住。
      见识过镇海神鳌之后,他知道,这一幕,并不是幻象,而是四大神龙的心外灵台。他仔细地看着那片汪洋,心中叫苦连连。在紫极老人化成的轮回之境中,他见过天一真水,这滔天没地的汪洋,正是镇海神鳌想修却还未修成的天一真水!
      那也就是说,玄天霸海龙的修为,至少是镇海神鳌的十几倍!
      而青帝真炁龙、玉鼎赤燹龙、皇极惊世龙的神威,丝毫都不在玄天霸海龙之下,也就是说,这四条神龙,都是心外灵台已幻化成熟的绝世高手。
      那它们心甘情愿奉为主人的人呢?
      这个看上去温煦而优雅的男子,修为又会高到什么程度呢?
      李玄惊骇得差点摔了下去,只听那人笑道:“好了,我们真的该走啦。”
      万里幻影,四方纠结在一起的灵台,倏然消失,显出终南山上的夜空来。
      众人一时都是有些不能适应,使劲揉搓着双眼,心中空落落的。
      他们的目光,跟着全都凝聚在那人身上!
      那人仰头,道:“紫尊,你现在还不肯见我一面么?”
      终南山顶的茅屋之门,吱哑一声,被推开了。
      紫极老人缓步走出,他的面色变得苍老无比:“我费尽心机,仍然还是困不住你。石星御,你出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