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电曳倚天剑

  •   这么晚了她要做什么?
      李玄心中疑惑,于是悄悄地跟在她身后。
      嗯,这双稀破稀破稀破的五云战靴虽然样子不好看,穿着倒是极为舒服,走起路来也好像快了很多,石紫凝的修为比起他何止高了一倍两倍,李玄居然也能跟的上。
      五云战靴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极为轻软,几乎是落地无声,遥遥只见石紫凝秀眉深蹙,似是被什么事困惑着,心神不专,也没有发现李玄的踪迹。
      李玄总算发现了乞丐鞋的好处,远远跟着她。
      渐渐地,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石紫凝去的方向他很熟悉。
      那赫然竟是天之链堑。
      难道石紫凝也想探察摩云书院三大传说的秘密?
      可是天之链堑的秘密,已经被李玄破解了啊?那是定远侯封印自己心魔的地方,也只有李玄这定远侯的转世能够进入,别人就算功力通天,能打得过云海雪蜃,也必将被定远侯留下的烽火刀劲斩毙。
      那么,石紫凝来这里又想做什么呢?
      李玄心中忽然闪过一句话。
      “若想再找我,去天之链堑的另一面……”
      这又意味着什么呢?
      石紫凝笔直地站在天之链堑的崖顶。
      那道粗长的铁索通向对岸,云海翻腾,瞧不出铁索的尽头何在,也瞧不出对岸有些什么。
      虽然云海雪蜃已被除去,但此地云雾本就浓密,依旧将那条铁索封锁得严严实实的。
      天之链堑的真正秘密,是在崖底,这也是云海雪蜃所守护的核心。但上面这条铁索又是做什么用的呢?
      难道,只是为了掩盖崖底的秘密,而故布的疑阵?李玄摇了摇头。
      不可能。这铁索看来已存在了许久,甚至比定远侯的年纪都要长,绝非仅仅只是为了布个疑阵。
      那石紫凝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呢?
      李玄正在沉思间,石紫凝仿佛已做出了决断,咬牙向铁索上踏去!
      李玄脑中猛地灵光一闪,脱口道:“你要去找心魔!”
      石紫凝倏然回头,高挑的身躯凌空扭转,一剑光闪,向李玄刺了过来。
      李玄大骇,这一剑已然闪到了面前!
      他本能地全力扭身,倏然就觉身轻如燕,竟然嗖的横移一丈!
      这下不但他大吃一惊,连石紫凝目中都闪过了一阵惊讶。
      他低头,就见那只破破烂烂的靴子上竟生出了一对翅膀,缓缓扑闪着,他试着挪了挪身躯,只觉灵动之极,就仿佛在身上一连加了几千个神行符一般!
      天书爷爷伸出头来,赞道:“好鞋!”
      李玄大喜,石紫凝长剑斜斜提起,冷冷道:“阁下是谁?再要藏头露面,休怪我全力运剑!”
      咦?穿了一身乞丐装就不认识了?想不到你石大小姐也是个势利眼啊。
      眼见石紫凝双目渐冷,李玄慌忙道:“不要打!是我啊!”
      他一开口,石紫凝登时认出。但李玄又怎会有如此高明的武功?
      石紫凝惊奇地打量着他。李玄也不说破,乐得承受她的惊讶。
      石紫凝脸上的惊意一闪就消失了,冷冷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李玄笑道:“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是。”
      他的笑容渐渐止住:“你难道还没领教到心魔的可怕,竟然主动来找他?”
      石紫凝欲言又止,紧紧咬住了嘴唇。
      李玄叹道:“我知道你复国心切,但是,心魔绝非可靠之人,你看他无时无刻不想颠覆天下,怎会诚心实意地帮你?只怕将天下人全都杀死,才是他的目的。”
      石紫凝张了几次口,终于道:“我并不想借助他的力量……我早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了。但,我发现,我们石国的秘宝龙鼎血华,可能在他的手中。”
      李玄疑道:“龙鼎血华?那是什么东西?”
      石紫凝道:“龙鼎血华是上古神龙应龙的血所化,有伏龙之能。我先祖四极龙神石星御就是借助它的力量,驯服了地水火风四大神龙,成就无敌的威名。只要龙鼎血华在手,我也可以降龙为力,重建石国!”
      李玄道:“那你又怎会笃信龙鼎血华是在心魔手中呢?”
      石紫凝道:“我总觉得,心魔虽然强大,但要造出连雪隐上人都能瞒过的幻影,却也力有未逮。这世上绝没有任何幻影,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这力量必定另有来源。星御龙神一生只用过三件宝物,四极逍遥剑,龙鼎血华与九命玄石,这三件宝物中都受他龙力感染,具有不可思议的威能。但四极逍遥剑早与他心神相合,九命玄石又在我手中,因此,心魔能够汲取力量的,就只剩下龙鼎血华了。而龙鼎血华乃星御龙神炼龙之物,玄威皓妙,心魔拿来炼心,的确可造出那逼如真实的幻象来。”
      李玄缓慢地点着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幻影太真实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心魔本就是石星御?”
      石紫凝断然摇头,道:“不可能!星御龙神一旦复活,第一件事肯定就是要重建石国!”
      李玄默然:“为何你一定要重建石国呢?现在不是很好么?”
      石紫凝冷冷道:“现在是你们好,我并不好!”
      李玄禁不住笑了。她并不好。可是他觉得她挺好的啊。腿,挺好……身材,也挺好的……就是脸太冷了些……
      石紫凝见他目光渐渐无赖,不禁心中有气,倏然一剑刺了过去。李玄一声惨叫,慌忙从遐想中惊醒。他大叫道:“好!我陪你去。我也想看看,到底心魔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他一步刚踏出,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对石紫凝道:“虽然你老想揍我,抢我的大师兄称号,但我总算对你不错,救也救过你,帮也帮过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石紫凝冷眼看着他,道:“什么事?快说!”
      李玄搔了搔头,有些难为情地道:“这件事说出来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但是师兄弟如手足,帮人就是积德,你不会不答应的吧?”
      石紫凝脸上有些不耐烦,李玄急忙道:“你能不能在道术课上输给封常青?你知道,要是他不能在某门课中拿到前七名,他一定会被逐出书院的!你不想看着他的人生从此毁掉吧?”
      石紫凝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这让李玄有些不安,紧张地等着他回答。
      石紫凝冷冷道:“你若是肯让我狠狠揍上一顿,我就答应!”
      李玄跳了起来:“我跟你去探天之链堑,这么危险的时候都没皱过眉头,你都不肯答应我?”
      石紫凝淡淡道:“狠狠揍一顿,而且是在玄冥常傅面前,你答应了,我就答应!”
      李玄一窒。在玄冥常傅面前?狠狠揍一顿?那不就是宣布自己放弃大师兄的称号了么?他该为了兄弟,舍弃大师兄的称号么?但,为了封常青这丑鬼,还真是有点不舍得啊。
      石紫凝不再看他,向铁索走去。李玄只好不再提这件事。
      她脚上柔软的小蛮靴踩在铁索上,竟然牢固之极,连丝毫晃动都没有。她功行精湛完足,实在非常人所能及。她回头,想抓住李玄,因为她知道李玄的修为实在太浅薄,若没有她的帮助,只怕立刻就会跌进天之链堑的深谷中。
      但她抓了个空,因为李玄竟然浮空站立。
      他的鞋子上生出了四只小翅膀,每只鞋子上两只,托着他浮空站立,神态潇洒之极。那翅膀圆呼呼的,不像是鸟的,也不像是鱼的,更不像是怪兽的肉翅,石紫凝也算见多识广了,可从未见过这样的翅膀,更从未见过这样的鞋子。
      不过李玄向来神出鬼没,石紫凝倒也并不吃惊,转头一步步向铁索上走去。
      李玄大为失望,叫道:“你不惊讶?”
      石紫凝冷冷不语。
      “你不好奇?”
      石紫凝不语冷冷。
      “你不想要?”
      石紫凝一剑斩了过来!
      李玄急忙窜开,眨眼之间,两人已没入了云海。
      天之链堑中,又将会有什么样的秘密,在等待着他们?
      
      那条铁索极长极长,两人一走一飞,走了一刻钟,竟然还没到尽头。云海漫漫,看不到边际,除了那条铁索之外,两人就宛如凌空浮在云中。星华点点透下,映得那云朵上一层荧荧的淡光,就宛如明玉雕就的一般,静静悬浮着,天地间一片沧桑静谧。
      李玄极为得意,他实在没有料想到,相貌如此不堪的老鬼,给的如此难看的五云战靴,竟然有如此妙用,可令他悬浮空中。他又想起了方才躲避石紫凝的那一剑。看来老鬼所说的这战靴乃是他最得意的宝贝,未尝没有道理啊!
      以后他再跟别人打架的话,就算打不过人家,至少跑是没问题的。
      既然五云战靴如此了得,这件浩瀚战甲呢?
      李玄抚摸着身上这件破烂不堪的衣服,越来越觉得高兴。这件宝甲,是不是可以刀枪不入?就算石紫凝一剑砍过来,也砍不进去?嘿嘿,那自己不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石紫凝砍自己一剑试试,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他要是提出这样的要求来,石紫凝说不定真会将他当成变态,那时候全力一剑砍下,万一浩瀚宝甲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神通,只怕立即便会挂在这天之链堑中。
      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还是不要做才是。
      他悬空浮立,跟在石紫凝身后,一点都不费力气,自然舒服之极。石紫凝走的快,他鞋上的翅膀就飞的快,石紫凝走的慢,他鞋上的翅膀就飞的慢。
      石紫凝猝然住步。
      铁索隐然已到了尽头。
      李玄精神一振,只见浩浩云雾,将前方封锁,那云气就仿佛实质一般,石紫凝身上的劲气冲上去,竟是纹丝不动。
      石紫凝宝剑提起,忽然一剑斩出。
      剑光匹练般纵横,向那凝结的云上斩去,忽然空中响起了一声悠长的叹息,那云团上一阵光华闪过,石紫凝这一剑犹如石沉大海,云团依旧暗暗沉沉,完全没有半点反应。
      石紫凝大惊,铁索的尽头,忽然显出了一点黑影。黑影逐渐扩大,渐渐凝成了一只巨大的石座,浮空悬立。
      一个苍白的男子缩在那巨大的石座上,他的身躯极为瘦弱,一袭白衣就如乱云般盖在他身上。他似乎连这袭白衣都无法承受。他的脸色苍白,肌肤都宛如透明一般,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纠缠着的血脉经络。他轻轻地咳嗽着,仿佛不胜这云海中的严寒。
      但他的一双眸子,却闪着湛然的光华。
      那是重瞳的眸子,正中心叠压着两颗瞳仁,一金一玄,一瞳视阳,一瞳视阴;一瞳为恐惧,一瞳为欲望。欲望与恐惧交缠在一起,聚会成这世间最本质的阴阳,潜藏在他瞳眸深处。
      他就宛如这世界暗处的王者,冷冷注视着每一个人。
      每人心中都有恐惧,都有欲望,所以,他本是不可战胜的。只有从这双眸子中,才能看出他的傲岸,尊严。
      他的力量强大无比,无人能面对他这双眸子而不恐惧;但他又是世间最弱的人,因为他的身躯甚至不能承受一棵枯草的覆压。
      然而他是魔,心魔。
      曾经差点将摩云书院毁去的心魔。
      参娃娃心无恐惧,破了他化生出的四极龙神心之变相,显然对他创伤极深,他的身子几乎就像死去了一般。
      然而,面对着石紫凝跟李玄两人,他仍然有必胜的把握。
      他咳嗽着,淡淡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石紫凝紧紧盯着这双眼睛:“龙鼎血华是不是在你手中?”
      心魔的脸色一沉,他也凝视着石紫凝,缓缓道:“那不是你能承受的宝物,只会给你带来灾难。”
      石紫凝冷冷道:“石国的宝物,就应由石国之人取回!心魔,还给我!”
      心魔淡淡道:“很好,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我就将龙鼎血华还给你又怎样?”
      石紫凝一声怒啸,长剑裂空,闪过一道碧色的光华!
      九命玄石不知从何时,又恢复了那幽幽的绿色,通体晶莹,中间一痕光华宛如猫眼闪动,笔直地树立着。石紫凝的剑光在云海中纵横着,又似闪烁在那线猫眼中。玄石内外的剑光交相辉映,剑华立时变得加倍强劲起来,隐隐带动着云团中蕴含的雷霆,电光嘶乱,
      石紫凝长剑上蕴含的力量炸开,嬗变成几十只细小的光之小剑,旋绕在长剑四周。那长剑上包裹着厚厚的一层碧光,在石紫凝运用之下,直刺心魔。
      剑羽。
      剑术的第一重是剑气,凝剑成气,已经对剑略有所通了。第二重是剑华,剑气再度凝练,融合地水火风四大原力,便可变化成光华,覆绕在剑身上。剑华长可达一丈,已脱略了剑之范畴,举手便可杀人。等到修炼到石紫凝这种境界,剑华之外,再度生出这种似剑非剑的碎光,便是到了剑术的第三重境界,剑羽。
      不要小看了这些仿佛羽毛一般的小剑,它们虽然细小,但威力并不弱于附着在剑身上的剑华,被它们刺中,跟被剑身刺中的伤一样重。何况修到极处时,一剑刺出,可驱动千万剑羽,纷纷落如雨,令人防不胜防。石紫凝才通剑羽之道,能够施展出几十片,已经算很不错的了,放眼摩云书院本届的弟子,在剑术上可以稳称第一。
      等到功行再进,剑羽再度幻化,每一片都跟真剑一模一样。不要以为这只是简单的形体上的变化,一旦剑羽凝结为真剑,则威力陡然增长一倍,每幻化出一柄真剑,威力便增加一倍,等修到后来,化身千剑万剑,宛如天降雷霆,神灵行法,强到不可思议。是以这种境界,称为剑神。
      等到化为剑神后,再度幻化,身与剑相合,御剑飞行,化剑伤人,剑与天通,如仙如灵,称为剑仙。剑仙之上,灵台外映,手中已无剑,以灵台为剑,剑扫天下,称为剑圣。
      能达到剑气境界者比比皆是,达到剑华境界,已然可称为高手,等进阶到剑羽,已比较少见,若称为剑神,那足以横行一时了。剑仙、剑圣则一个时代都未必出得了一个。六重境界,越修到后来,所费的精神越是多,每进入一个境界,都是质的飞跃。
      李玄看到石紫凝施展出剑羽之境,也是小小惊骇了一下。不禁有些汗颜,都是一样的师傅教出来的,咋别人就那么有出息呢?
      君千殇大概可以称为剑圣了吧?谢云石呢?勉强可以称为剑仙?就算不是剑仙,也总是资深剑神了。几位常傅,精通剑术的,大概全都是剑神境界。石紫凝能够悟出剑羽,的确算是极为难得的了。
      果然,石紫凝掌中运用,一柄剑上剑华灼烈,幻化出八尺长的碧色透明剑锋,带着二十八只同色同质的剑羽,飞夺心魔。
      浓浓碧色立即将心魔苍白的脸色照亮,只是他的一双眼眸,却仍然是那么深邃,那么空寂。
      他淡淡道:“你若是斩了我,又到哪里去找龙鼎血华?”
      石紫凝猝然住手,她的脸色已变得苍白。
      心魔的眸子傲然闪耀着,就仿佛一块无比高贵而洁净的玉石:“我早说过,你胜不过心中的欲望的!”
      石紫凝身子一震,她几乎握不住手中的长剑!
      是的,她的弱点,就是她心中的欲望。但她又怎能放弃这欲望?只要她活着,她就一定要重建石国,用这份辉煌洗清她的祖先的冤屈与罪孽。
      这份欲望,已经成了她的生命,她的支柱。如果没有这份欲望,她也许早就死去了!
      但在心魔面前,这份欲望,却成了她最致命的弱点。心魔只是轻轻的一句话,但她却不由得心旌摇动,几乎崩溃。
      心魔的力量,便是他能够直指人的内心。在他面前,没有人能遮蔽自己真实的想法,没有人能回避自己的恐惧与欲望!
      石紫凝也不能。
      所以,她重重回挫的一剑,已经斩伤了自己。
      她脸色苍白,差点无法在铁索上站立。天之链堑上猛然刮起了极强的风。
      天风。
      心魔浮起了一丝傲岸的微笑。
      他,永远是胜者。
      一双眸子带着些戏谑盯着他,心魔的瞳仁猝然收缩,就见李玄笑吟吟地看着他。
      心魔的眉头不禁皱了皱。
      李玄笑道:“我们两个真是有缘,在崖底见过,在书院见过,现在又见了。你说这是缘呢,还是孽呢?”
      心魔道:“孽缘。”
      李玄笑了:“不过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都觉得你有些不一样呢?”
      心魔淡淡道:“那只是因为没有人能看透自己的心。”
      李玄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我的心?”
      心魔道:“每个人心中都有魔,我就是你们所有人的心魔。只要你心中有欲望与恐惧,就无法战胜我。”
      李玄笑了:“这我知道,你说过很多次了。这次我想问个新鲜的。”
      他指着心魔的身后,道:“我想问问,这里面是什么呢?”
      他指着的是锁链尽头那团云雾,那团凝结成实质,连石紫凝顿悟剑羽都无法斩开的云。
      心魔的脸色遽然变了。
      李玄双目湛然,自然没放过这个小小的变化。他知道,自己已经触摸到心魔的弱点!
      他悠悠笑道:“云团之后,是否有我们感兴趣,而你极为不感兴趣的东西呢?”
      石紫凝的目光也锐利起来,显然,她也觉察到了心魔的变化。
      心魔受到重创之后,为何没有逃走,而来到了天之链堑的尽头?
      天之链堑的尽头,为何有一团连她的剑光都无法斩开的云?
      心魔为何守在这团云雾之前,为何要用身体挡住这团云雾?
      这团云里面,究竟有着什么?
      是否,那是心魔惧怕的东西?
      李玄双目中光华闪动,石紫凝手中的宝剑清鸣起来。
      无论那是什么,都绝对值得他们拼命一试!
      石紫凝轻叱道:“你让开了!”
      李玄匆忙后退,好在他脚上的五云战靴极为好用,心念才动,立即飞开十几丈,云海漫漫,挡住了他的视线,他只能看到石紫凝深深吸了口气。
      碧色的光华倏然自她身上窜射而出,浮空凌立,结成一簇极大的光团,一痕猫眼,在光团中裂开,石紫凝就悬浮在猫眼的正中央。
      剑芒搅动着冷风,一阵噼啪的响声卷天而起,她手中的长剑忽然起了变化,爆散成无数碎片。每一道碎片都化为一道剑羽,凛然反卷,她右手挥了出去。一道冷冽的碧芒倏然自她的袖中飞出,搅动漫天碧色剑羽,向心魔直射而去!
      这一招,施展出了她的全部修为,这是搏命的一招!
      心魔脸上显出了一丝惊讶,剑华剑羽透体而过!
      剑华在云团中炸开,碧羽纷飞,雷霆般的轰响在云团中爆发,那云雾终于经不住如此强大的力量,慢慢散开了。
      李玄急忙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云中究竟是什么东西。
      但他并没有看清楚,因为心魔已在这时站了起来,他极为优雅地向石紫凝一躬,微笑道:“谢谢你。”
      然后他的身影渐渐变淡,向云团中消散。
      “我……终于可以回家了。”
      李玄急忙抢上,心魔连同那个巨大的石座全都消失不见。云团中黑黝黝的,看不到尽头,猛地,一道金光自天际劈下,云团中立即金光闪动,聚合出了一座巨大的门。
      那门金光耀眼,光芒万道,上面丝毫点缀都没有,但正是如此,却充满了无上的霸气。
      石紫凝能够感受到,心魔的气息,就消失在这门里面。
      回家?
      这门之后究竟是什么?
      剑光飞舞,带着石紫凝向门撞去。门上光华倏然凝成了一尊神灵的模样,那是一尊狰狞的神灵,顶盔贯甲,威武雄壮。他手中拿着一柄巨剑,光华灿烂之极,一剑向石紫凝劈下。
      钧天雷裂中,石紫凝身形倒翻而回。
      这一剑,几乎让她窒息。
      她细长的眸子惊讶地瞪大,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李玄也同样惊讶无比,但他并没有像石紫凝那样冲动,他昂头,望着门的上面。
      那上面是一个匾,一个刻满了各种符箓与仙灵形象的匾。李玄轻声念道:
      “华音阁。”
      华音阁?石紫凝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
      就在这时,笼罩在摩云书院上的紫气,忽然激烈地翻卷了起来。李玄石紫凝同时身子一震,似乎书院中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们对望一眼,都知道书院弟子尽遭心魔毒手,大都重伤。那帮常傅老怪物们又躲了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若再有什么意外发生,绝无人能够抵抗。
      石紫凝再度深深看了那扇门一眼,跟李玄急忙向书院掠回。
      那扇光芒万丈的门静静肃立着,群山大川似乎都笼罩在它的光辉之下。
      它便是这世界上唯一的尊者,宇宙八极,万事万物,无不是它的臣子。
      它君临天下。
      云雾恭谨地围拢来,将它包围住。它仿佛帝王,巡视完它的领土后,再度陷入了安眠。
      但摩云书院却显然并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