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阙落日浮云生

  •   仙游枻上,紫极老人脸上刻满了浓浓的落寞。
      为了让君千殇取回轮回之剑,他将李玄抛入了地狱。
      这,也许是他能作出的最后的牺牲,却无法说服他最得意的徒儿。
      他知道,只有他这个徒儿解开心中的结,这个世界上的魔劫才会消失。
      他抬头,目光穿透了睡庐,凝结在天空中。
      那天空,是如此的青,如此的蓝,如此的空无、清澈。天幕美得一点都不真实,美得让人叹息,但在紫极老人的眸子中,却显得那么恐怖。
      他从未见过如此净洁的天。
      因,这块大地,从未干净过。
      
      李玄垂头丧气地站在太辰院中,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头上的青天。
      他很烦,总觉得心底最深处挂着一件事,老是揭不开。
      九幽鬼界中那块散发着淡淡清光的玄冰,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不知怎的,让他又烦又乱,焦躁无比。
      也许,是他这次没有凭借自己的力量冲出来,是被君千殇救了的缘故?
      应该不会啊,自己不是个小气的人,不介意危险的时候别人冲出来救自己的。
      那是为什么呢?
      难道那玄冰竟是块宝贝,自己是因为跟这么大块的宝贝失之交臂所以才难过的么?
      这倒有可能,毕竟这段时间错过的太多了。
      李玄心头不禁闪过龙薇儿娇娇怯怯的身影,一想到她此时肯定跟谢云石在一起,他就不由得心头苦涩。
      前生眷恋,夙世轮回,已如烙印般刻在了他的心上,但她呢?
      她难道已将这些全都忘记了么?
      她就连一丝一毫的影子都不再记起?
      或者,这就是轮回,前世已了,前世所有的印记,都将随着这黄沙碧血,消隐在历史的尘埃中,不必再记起。无论是情还是孽,都将追寻着它本来的踪迹,掩埋在那已逝去的人的身上。而生者,将会全新地生活着,摈弃前世的功、业。
      这就是轮回。
      轮回是重复,也是屏障。
      或者人本就不该承诺千生万世。因为你没有权利,替你的来生,承诺一份情缘。
      人不该总是重复着自己,无论是情还是孽。
      然而,李玄却无法忘掉前生,当他以定远侯的眼看到他的情的时候,他深深领会到,他欠承香公主的太多了,也许,那需要至少三生的时间来奉还。
      但苏犹怜呢?
      她的七重考验,本是为了杀死自己而准备的,但那又如何?
      她是一片雪,一片洁净的雪,污浊的是自己。
      他亦不能忘记,万重落雪中,苏犹怜所受的伤,所受的苦。如果没有龙薇儿,他会好好爱惜这个女子,用尽他所有的努力给她一份温暖。
      他希望每个人都能忘掉不愉快的过去,就像他那样。
      但恰恰就有一个龙薇儿,他曾爱了一生,亏欠了一生的龙薇儿。
      李玄苦笑,苦笑啊苦笑。
      
      突然,一只手大力拍在他的肩上,李玄猛抬头,就见封常青那丑陋之极的脸上挂着一丝得意的笑容。但就算他再得意,他那笑容看上去仍是那么丑陋:“老大!现在若是再打架,我保证不会输了!”
      李玄看着他,两天不见,这笨而怯的家伙能够脱胎换骨?
      “不会输了?”
      “……至少不会那么快输了!”
      “表演一下给我看吧。”
      “不……不行!若是先看了,那就收不到奇效了!我接到大边的……”
      “什么大便?”
      “就是我们的结义兄弟边令诚啊!这是我顺应老大的绝招给他起的昵称!”
      “……那你呢?”
      “我?我当然叫小青啊!”
      “……”
      “老大你不要打岔,我接到大边的五鬼传书,说他也练成了新的妙法,可以绝对保证红玉没有危险了!”
      “五鬼传书?”
      “就是五只小鬼跑来跑去的,出入幽冥,隐化无形。只要知道对方的姓名,就可以驱使小鬼找到,将书信送到他手中。不过大边说五鬼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老大您,看来您这个老大的确是名副其实啊!”
      “好,我们看看去!”
      两人出了摩云书院。
      “咦?为什么看大门的阿长不在了?”
      “老大,自从你进了书院,好像生徒不能随便进出书院的规矩已经废了,阿长早就不站这里了。紫极老人还说啥时候要重罚你呢。”
      “……这也算到我头上了?”
      两人走啊走。
      “咦?这不是古墓么?”
      “大边说这里是红玉的娘家,红玉受伤了,回到娘家对她好一些。”
      “……鬼也有娘家?”
      两人找到凿在墓壁上的洞穴,钻了进去。封常青显然已不再对这座墓心怀恐惧,大概是跟鬼相处的久了,已经习惯了吧。
      他们穿过了一只浑身生满绿毛的僵尸……
      他们穿过一窝长着鬼头,六只爪子的妖怪……
      他们穿过一条头大得就跟小山一样,被石头卡住动弹不得的大蛇……
      他们走到了墓底。
      边令诚果然在那里等他们,李玄不禁惊讶道:“老鬼?杨仙?你们两人回来了?”
      老鬼嘿嘿笑道:“不是回来了,我们就没有走过。”
      李玄道:“前些日子我们被打得死去活来,你都不出来帮手?”
      老鬼道:“有什么好帮的?一个幻影而已!”
      李玄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你居然知道那是心魔的幻影?”
      老鬼道:“这有什么难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李玄大怒,恶狠狠道:“那你居然也不告诉我们一声?你要知道,我们打得多辛苦!”
      老鬼道:“告诉你们做什么?不知道对你们比较有好处一些。”
      李玄怒道:“有些什么好处?”
      老鬼裂着他那丑陋无比的嘴笑了:“你可知道,心魔藏在每个人心中。你们只所以会对四极龙神的幻影感到恐惧,是因为你们心中的魔在作祟。而打败心魔幻影,也便是打败自己心中的魔头,斩断毒龙,这对你们的修行大有好处。现在你们或许不知道,但将来就会明白的。紫尊也早就看出心魔幻影的本相,但他也没有说破,便是想历练你们。”
      李玄暴跳起来:“历练?若不是有参娃娃,我们早就全死翘翘了,那时候就只有边令诚最高兴!何况,据说更大魔劫就要来了!”
      老鬼面色肃然起来:“这也是我们离开此地的原因。不过走之前,我有些东西要交给你们。”
      他拿出一只木盒来,递给封常青。封常青打开看时,见是十二面小小的旗子,和两面符牌。那旗子的杆不知是什么铸成的,非金非铜,黑黝黝的,看上去年岁甚久,敲敲隐有龙吟之声。旗面上绣着诸天星辰,一个个亮晶晶的闪着毫光,一看就是极为难得的法宝。
      老鬼道:“这十二面摩天战旗是我早年所用之物,乃是我斩云梦蓝蛟,取其脊骨制成的。旗面用的也是蓝蛟的腹下之皮,一旦施展,风云相从,威力无穷,以之布列阵法,可平增一倍的威力。这两面符乃是召将虎符,是用蓝蛟最大的两颗牙齿磨成的。你现在功力尚浅,无法施展,我也不向你说它的妙用了,等你慢慢参悟吧。”
      封常青高兴得差点晕了过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叫道:“您老人家收我做个干儿子吧!我一定会为二老养老送终的!”
      李玄一脚将他踹翻在地,训斥道:“知道他是谁么?会希罕你送终?他是老鬼!鬼还送什么终啊!”
      老鬼又拿出一只木盒,递给边令诚,这只木盒跟送给封常青的那个一模一样。里面盛着一对面团团笑容可掬的无锡泥娃娃:“这也是我少年时所用之物,名字叫做天官地官,现在送给你了。你是个好孩子,常担心红玉。但有了这天官地官,就不用再担心了。你跟红玉将它们佩在身上,修习的时候也默想着它们,将之与心灵相通,它们便能够代你们死一次。不过这样的话它们就会碎掉。你将心头的热血滴到它们身上,再祭炼七七四十九天,它们便会重新复原的。”
      边令诚大喜,急忙取过来,只见那两只泥娃娃玉雪可爱,极为好看。他匆忙将一只挂到红玉的脖子上,另一只要挂到自己身上,犹豫了一下,又放回盒子中,道:“红玉,这只也给你留着,等那七七四十九天时,这只也能给你挡灾。”
      李玄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摩天战旗?天官地官?尤其是天官地官,有了这等法宝,那简直就是不死身啊!想不到这老鬼看上去平平无奇,身家竟然这么丰足。嘿嘿,他接下来会给自己什么呢?李玄心中充满了期待。
      老鬼脸色极为郑重:“你是他们两人的老大。”
      李玄点了点头。
      “你还是紫尊的大徒弟。”
      李玄点了点头。
      “所以,要是给你点普通的法宝,我还真拿不出手。”
      李玄猛力点头!
      “那就只好出动我的看家之宝、镇墓之宝了!”
      李玄大力点头!这次他学乖了,无论老鬼拿出来的是多么可怕丑恶的东西,他都统统收下,拿回去仔细研究了再说!
      封常青:“老大,你不用连哈喇子都流下来了吧?”
      老鬼郑重的眼神让李玄无比期待!
      他肃然礼天!
      他穆然礼地!
      他……脱!
      他双手郑重地捧着刚从身上脱下来的那件稀破稀破的衣服,以及那双稀破稀破稀破的鞋子,毅然送到了李玄面前:“送给你!浩瀚战甲!五云战靴!”
      浩瀚战甲?五云战靴?
      好……好响亮的名字!
      但为何我看到的却是一件破衣服跟两只破鞋呢?
      李玄简直欲哭无泪。他仿佛痴呆一般盯着老鬼手中的一堆破烂,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我想要摩云战旗……”
      “浩瀚战甲比它好十倍!”
      “我……我想要天官地官……”
      “五云战靴比它好二十倍!”
      李玄还要推脱,老鬼一把将他抓住,他身上的衣服立即开始破裂。
      “不……不要……”
      “嘿嘿……你跑不掉的……你就从了吧……”
      封常青跟边令诚面面相觑:怎么会有这样的对白?
      终于,李玄抵不过老鬼霸悍的内力,那套破烂之极的浩瀚战甲跟破烂无比的五云战靴,被强行套在了身上。
      封常青默默走上前来,叹了口气,将一文钱塞到李玄手中。
      “你……你当我是乞丐?”
      “臭老鬼,我不要穿这么难看的衣服!还给你!”
      李玄使劲扯着浩瀚战甲,想将它脱下来。咦?为什么脱不下来?
      老鬼跟杨仙得意地笑着:“如此宝物,我这么诚心地想送给你,又岂能让你这么简单地脱下来?除非你有谢云石那样的修为才行!”
      谢云石那样的修为?李玄眼珠子都几乎掉下来了。那就是说,自己一辈子都要穿着这丑陋之极的衣服了?
      李玄那个哀怨啊……
      老鬼道:“你真是不明白我一片苦心,以后你感激我都来不及呢。这件衣服多好?以后你没饭吃了,伸手就可以讨;没钱花了,伸手就可以乞。行走三州六府,天南海北,到哪里都是家!”
      我……我还是个乞丐啊。
      李玄简直欲哭无泪了。老鬼叹道:“宝物也送完了,你们该走了。我们要静静地跟这座古墓告别啦。”
      封常青边令诚捧着木盒,兴高采烈地向外走去。
      李玄忽然住步,道:“老鬼,你究竟叫什么?我总觉得你是个大人物!”
      老鬼笑笑,道:“我除了会煮饭,还另学了门手艺,喜欢给人看病。你就叫我药师好了。”
      “死……死老鬼,到这时候都不说实话!”
      李玄恨恨地随着封常青边令诚出了古墓。外面星华灿烂,寂寂无声。
      李玄道:“你们不是都说自己有了绝招么?快施展出来让我看看!”
      封常青笑道:“老大,我不是说过了么,绝招这东西,是不能显露的,否则,上了战场就不灵了。而且,我们各自都得了宝物,还是赶紧祭炼自己的宝物为是。”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李玄差点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我?我能修炼什么?”
      “老大!你一定要好好修炼讨饭,我们以后吃饭就全靠你了!”
      李玄气的要打,但封常青跟边令诚都是修行之人,一个仙气飘飘,一个鬼气森森,眨眼间走了个影子都不见。
      李玄哀叹一声,没情没绪地向书院走去。
      突然,一个身影自他面前闪过,向着茫茫山峰纵去。
      石紫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