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到天涯思故人

  •   紫极苦苦思索着,李玄禁不住问道:“谁?谁逃出去了?”
      紫极老人骤然一惊,将四令收了起来,道:“你必须要努力学习!”
      李玄见紫极老人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倒也不觉得意外。这肯定是个巨大的秘密,比心魔巨大多了,紫极老人自然不会轻易吐露。何况他来睡庐的目的,就是想要好好学习,因此,闻言精神大长,响亮应道:“是!”
      紫极老人道:“我会更加刻苦地训练你,你可能要承受比以前多数倍的艰难,你肯么?”
      李玄大叫道:“我肯!”
      紫极老人道:“这是地狱般的训练,你接受么?”
      李玄叫道:“我接受!”
      然后他眼前一黑,就来到了地狱中。
      
      茫茫的天,茫茫的地,茫茫的世界。
      凄厉的鬼啸声破空传来,李玄不由得一声惨叫,他恐怖地发现,这并不是紫极老人所制造出的轮回之境,而是真正的地府鬼界!
      因为人力有时而穷,人的想象,也有时而止。紫极老人制造出来的轮回之境,大都有一个界限,比如一所无法跨出的房子,一座无法攀爬逾越的山谷,等等。有的时候也会是草原,是森林,但四周都有白茫茫的云彩笼罩住,看不到再远处的景象。
      但这里却不同,李玄只看了一眼,就看出这是个浩茫、广大的世界。这个世界真实无比,在遥远的天尽头,耸立着险恶崎岖的山峰,一道宽阔无比的河流自山中流淌而下,翻涌滚过他的身边。河水阴沉沉的,粘稠之极,似乎其中流淌的不是水,而是血。一阵风吹来,那风中全是腥恶之气。
      天阴的好像垂在头顶上一般,但却没有云,仿佛这里的天就是这么低。黑沉的大地看上去那么压抑。地上不生一棵草,一株树,只有巨大的骨架支天而起,上面悬挂着残破的血肉。有的白骨太过高大,直刺入天幕中去。鬼哭之声幽幽传来,无比深远,却又无比凄厉。
      李玄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天书爷爷倏然探出头来,只看了第一眼,它的封面就变得惨白惨白,连封面上绣着的花纹都惨白无比:“九幽鬼界!竟然是九幽鬼界!”
      它哀怨无比地看着李玄:“自从我跟了你,就没遇到什么好事!天天被人追杀,现在居然到了鬼界中了!天啊,怎么说我都是太初四宝之首,怎就如此命苦呢?”
      李玄没好气地道:“你哭嚎什么?什么是九幽鬼界?这里不是臭老头制造出的轮回之境么?”
      他虽然早就看出这里绝不是轮回之境,但仍然存了一丝侥幸。天书老爷爷虽然跟封常青一样胆小怕死,但见多识广,说不定能知道一些这里的秘密。
      天书爷爷惨叫道:“紫尊怎会创出这样的轮回之境?紫尊又不是变态,怎会制造出这样的轮回之境?这是真的九幽鬼界啊!完了,我们会死在这里的!”
      李玄一听,心立即沉了下去:“究竟什么是九幽鬼界,你赶紧说!”
      天书爷爷道:“你难道从来都不学习么?九幽鬼界都不知道?九幽鬼界就是地狱啊,而且是地狱中的地狱!活人进了地狱,有什么后果,你知道么?就算不被鬼吃掉,受这阴邪之气中伤,也会元气侵蚀,死于非命的!”
      李玄倒吸了一口冷气,道:“臭老头将我送到这里来,想做什么?杀人灭口么?我可不知道他什么秘密啊!我知道了,这一定也是课程的内容,只要我们找到出口,就可以了!”
      天书爷爷蔫道:“什么出口?九幽鬼界乃是至怨至邪的恶鬼受苦之地,能有什么出口?你不要妄想了!”
      李玄笑嘻嘻地道:“不会的啦!臭老头不会对我们这么坏的啦!这一定只是课程而已,他一定会像以前那样,给我留一个出口,只要我找到了,他就会放我出去的。他说要对我进行更刻苦的训练,在九幽鬼界中找出出口,不是比轮回之境更苦更难么?你放心好了!”
      他笑嘻嘻的,浑不在意。天书爷爷嘟囔道:“你若是这样想,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你可不要怪我老头子罗嗦,我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头!”
      陡然,一团荧荧的绿光在阴黑的暗夜中闪现,李玄一惊,只见一只庞大的绿色头颅凌空悬浮在身前,森寒的独眼直直对准着他。没有身子,只有头颅,而且头上血肉模糊,五官揉在一团,也说不清楚哪里是眼睛,哪里是鼻子,虚茫茫的绿气自他的嘴中喷出,化成荧荧绿光,旋绕在头颅四周,看上去妖异可怕。
      它冷森森地一笑,猛然向李玄扑了过来。
      李玄大叫一声,翻身就跑。
      就连三刹鬼毒大摩天,都比这绿头好看多了。这绿头简直又可怕又恶心,彻底摧跨了李玄对抗的意志,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天书爷爷被他勒住封面,逼着施展出最强的神行符,一道光华闪过,李玄就仿佛变成了兔子,跑的一溜影不见了。
      那绿头见状,猛地仰天一声狂啸。李玄心中闪过一阵不妙,忽然,四周仿佛被这狂啸点亮了一般,缓缓亮起了一盏一盏的绿色光华。
      李玄吓得心胆俱裂,每一盏绿色光华,就是一只巨大的绿头,全都浮空而立,阴森森地围住了李玄。要是边令诚在这里,肯定会高兴得晕了过去,但李玄却几乎吓得晕了过去!
      他抓住天书爷爷,大叫道:“怎么办?怎么办?”
      天书爷爷被他掐得几乎背过气去,咳嗽道:“我有什么办法?”
      李玄大叫道:“你一定有办法的,你不是太初四宝么?没有办法怎能称得上是太初四宝?”
      天书爷爷叫道:“有办法是有办法,这些妖物常年禁锁地底,最怕烈火,我虽然能施展控火术,但这里没有可燃之物,你要我怎么办?”
      怕火?没有可燃之物?李玄紧紧盯着天书爷爷,脸上露出了一阵坏笑。
      天书爷爷一声惨叫,比发现进入了九幽鬼界还可怕的惨叫:“你要是敢烧我,我一定不帮你的!”
      李玄笑道:“你既然是太初四宝,必然是烧不坏的,我们试试?”
      “不!”
      “我敢打赌,你肯定烧不坏,要是烧坏了,那我就认你做主人!”
      “不!”
      “那好吧!”
      绿头一声狂啸,向李玄冲了过来。
      李玄一伸手,将天书爷爷塞进了它的大嘴中,大叫道:“太乙神雷!”
      轰然一阵雷霆响过,那只绿头被炸成碎片。李玄笑道:“既然你不愿烧,用这个方法也不错!”
      天书爷爷满脸悲痛地看着自己的身体,那上面沾满了绿色的黏液,还有地底鬼物特有的怨气。天书爷爷是高贵的存在,岂能任由这些卑污的东西玷污自己?眼看李玄要将自己塞到另一只嘴中,天书爷爷几乎是哭着冒出了一团火花,将自己点燃了。
      那些妖物猛地看到火光,都是一惊,惨啸着向四周退去。它们缩在火光的最尽头,惊恐地看着这如此明亮而温暖的火,瑟瑟发抖。
      李玄笑道:“看,你若是早点燃自己,不就没关系了么?我说你是太初宝物,必定烧不坏的吧?”
      天书爷爷身上宝光流动,果然不能烧坏。这是肯定的,太初四宝无不经历了万年风霜,若是这么容易就残坏了,那还有什么用?天书爷爷几乎是咬着牙道:“你可不要后悔。”
      李玄笑嘻嘻道:“后悔若是没用的话,我是不会后悔的。”
      一串串字迹在天书上显露,然后隐灭,火光升腾燃烧着,似乎永远不熄一般。李玄叹了口气,道:“若是有个火锅,再有些羊肉、毛肚就好了……”
      天书爷爷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它身上的火倏然熄了。
      李玄顿时跳了起来:“为什么熄掉火?”
      天书爷爷怒道:“你以为我愿意?还不是因为你太弱!”
      嗯?怎么又扯到我头上了?李玄心头疑惑,但却顾不上跟天书爷爷争辩,他要赶紧逃,因为火一旦灭了,那些绿头妖物肯定会围过来野餐的!
      哪知那些绿头齐声发出一阵悲啸,绿芒渐渐黯淡,向虚空里隐去。李玄大感惊讶,为何它们放弃了如此美味呢?难道它们忽然被感动了么?
      天书爷爷却惊恐起来,惨叫道:“快跑啊!”
      一道无比巨大的黑影自夜空中升起,宛如怒涛一般卷了过来。那些还没来得及逃窜的绿头妖物被这黑影裹住,立即爆散开,化成一团凄厉的绿芒,跟着被吞入了黑暗中。黑影丝毫不停留,扑动之势更猛。
      原来是来了只更狠的!
      李玄大叫道:“快跑!神行符!”
      天书爷爷冷冷道:“没有神行符了!”
      李玄大叫道:“为什么没有神行符了?刚刚明明还有的!”
      天书爷爷冷冷道:“刚刚当然还有!你以为方才燃的是什么?是我上面记载的法术!什么神行术啦,太乙神雷啦,统统化成火光了!只怪你修为太低,我就只能提供这几门法术,要不,还可以燃久一点!”
      什……什么?还有这种事?李玄简直欲哭无泪。要是早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容许此事发生的!但现在,他却只能含泪吞下恶果,奋力挪动两只脚,使劲奔跑。
      呜呜,没有了神行符,跑起来可真是吃力,真是痛苦啊!
      便在这时,那道比穹天还要黑的黑影猛然发现了他,一道燎烈的闪电哧啦一声在黑暗中勃发,贯穿了黑影的全身。李玄瞥眼之间,看清了黑影的长相,差点吓晕过去。
      那是什么恐怖的怪兽啊!它的形状像一头蛇,但身上鼓鼓囊囊的,却尽都是大大小小的肿瘤,浓稠的液体自肿瘤中不断滴下,汇聚成粘涎,将它全身沾得湿漉漉的。
      李玄心中泛起一阵恶心,却不由自主地怀疑,那些肿瘤是一颗颗人类的头颅!
      这个想法差点让他吐了出来。他决不想化成这妖物躯体上的一颗肿瘤!
      他疯狂地奔跑着,那妖物身躯虽然巨大,但动作灵活之极,一声嘶哑的怒啸,阴风骤起,卷天蚀地,妖物化成一道漫漫的黑影,向李玄罩了下来。
      李玄惨叫一声,就觉铺天盖地都是巨大的肿瘤,无论他逃向何处,都会撞在一个肿瘤上!这恐怖的景象让他完全失去了抵抗的勇气,双脚一软,差点栽倒在地。
      铮!
      定远刀突然脱鞘而出,化成一道红光,将李玄紧紧罩住。红光贯天立地,那妖物嘶的一声闷啸,身形几乎打在李玄身上,骤然回缩。
      它庞大的身形迅捷无论地游弋着,李玄能够感觉到它那隐在黑暗中的眼睛正在紧紧盯着他,只是害怕定远刀上喷出的烽火,不敢靠近。
      定远侯的功法凌厉霸悍,不可一世。他修习的刀上烽火也是正气浩然,夺天地之威。虽然只是一刀凌立,但烽火隐然有斩天裂地之势,那妖物虽然横行地府,但究竟是阴气所聚,对这种精纯的阳火之功,有种天然的恐惧,不敢上前。但它又不舍这送到眼前的肥肉,故而围在李玄身周,不肯远去。
      它在等待着机会,只要定远刀上的烽火稍有松懈,它就闪电般一口咬下,将李玄吞噬!
      这一点,李玄很清楚,天书爷爷也很清楚!一人一书胆战心惊地看着这巨大无比的黑影,不住祈祷着定远侯老人家天下无敌,他留下的这柄刀也是天下无敌,烽火烧一万年都不会熄灭。
      忽然,李玄像是感到了什么一般,抬起了头。
      遥远的,灰暗的天际,闪起了一点清幽的光芒。那光芒极淡,就连谢云石这样的高手,都未必能够看见,但不知如何,李玄却看得极为清楚。
      他心中升起了一阵温暖安定的感觉,这点光芒中蕴含着一种神奇的力量,只要能找到这点光,他所有的苦难都将抛去。
      他就会像孩子找到母亲一样,再也不用担惊受怕。
      那是九幽鬼界的出口么?
      李玄精神一振,握住定远刀,大步向清光走去。
      定远刀上的红光却像是感受到什么不祥之兆一般,忽明忽暗,似乎在警示着李玄。
      但李玄的修为太浅,又岂能读懂这灵物之语?
      走不几步,又一只巨大的妖物被红光惊醒,但它也不敢突入光中,又不肯舍弃这到嘴的肥肉,也似先前的妖物一般,辍在了李玄身后。两头妖物互相看不顺眼,不时猛烈地搏斗着,但它们的主要精神,显然还是放在李玄这块肥肉身上。
      又行了一里许,李玄身后的妖物多了三条。再行了十里许,妖物的数量激增到了七十三条。这条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清光漫漫而去。
      李玄心惊胆颤,不过最害怕的还是天书爷爷,它不住地问道:“烽火不会熄灭吧?定远刀可靠吧?你说我们会不会死?”
      李玄恼上来,大叫道:“再罗嗦我就将你丢出去!”
      天书爷爷身子一颤,急忙住口。
      越走,风越冷,地上渐渐结满了漆黑的冰屑,脚踩在上面,寒气直透骨髓,几乎将李玄冻僵。但他却毫不停留,笔直向着那点清光前行。
      离清光越近,他的心就跳得越厉害,似乎他就要见到了长久思念的亲人一般,又兴奋,又紧张,却又不禁被温暖浸满全身。
      清光渐渐清晰起来,隐隐可以看见是一块巨大的玄冰,几个光团围绕在玄冰之旁,似是替它承载着万年的严寒,和无法言说的悲伤。
      李玄心头疑惑,他只想再靠近一些,看得再清楚一些!
      倏然,一朵花开在他的脚下,清和之气布散而开,登时消尽了九幽鬼界中的严寒。那些跟在李玄身后的妖物全都发出一声哀鸣,将身子死死伏在地上,竟连抬头观看的勇气都没有!
      花开,一朵,两朵,三朵……
      刹那间,九幽鬼界仿佛变成了众香国,扶摇蔓延的,是一片花海。
      那花并不是幻象,无比真实,无比自然。它们一出现,先前的九幽鬼界,就变得如幻境一般。
      一道人影缓缓降下,浓烈的光芒将他重重包围着,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但李玄只看了一眼,就脱口而出:“君千殇!”
      君千殇默默看着他,淡淡道:“我送你出去。”
      李玄越过他的身影,目光落在那团玄冰上,他眉头皱了起来,道:“我……我能不能看看那团光?”
      君千殇沉默,良久,道:“不行。”
      说着,他的左手缓缓抬起。
      他的整个身子都仿佛是光芒所凝聚的,这一抬手,一团炽烈无比的光华在掌中凝出,化成一个光圈,罩在李玄的身上。周围的景色,立即模糊起来。
      李玄知道,他就要脱出九幽鬼界,回到终南山了。
      他的目光锁在玄冰之上,不知为何,他心中感受到一阵强烈的悲伤,似乎这玄冰中,凝聚着他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感恩。
      君千殇浮空立着,他的目光并没有落在任何东西上。他的身形仿佛并不在这个世界上,这世界中并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他关注。
      九幽鬼界中的虚无之色忽然淡了淡,一抹紫辉微微腾起,紫极老人的叹息声响起:“徒儿,取回轮回之剑吧,不要再固执了。”
      君千殇的目光回缩,仿佛又变成了这个世界中的人物。这个世界中的烦恼萦绕在他身上,让他有了困惑:“师尊,我斩断这么多因缘,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紫极老人也陷入了沉默,良久,方才叹道:“我只知道,若没有你的轮回之剑,中华早就陷入魔劫中了。”
      君千殇仰首,他的目光穿透了那浩茫的苍天,他的声音中,有着一丝苍凉:“师尊,是否这轮回之剑,才是真正的魔劫呢?”
      紫极老人久久不语。
      任何超越了大多数人想象的力量,都是魔劫。
      君千殇缓步向外走去,消失在虚空里。他的步伐很缓,扶摇的花香将他的身影淹没,那是这个世界对他的尊敬。
      但拥有无比荣光的他,却是如此困惑。
      究竟谁才是魔劫之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