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愁色满苍梧

  •   李玄忽然抬头,双目冷冷盯住心魔:“我忽然发现了一个弱点。”
      心魔淡淡道:“哦?”
      李玄微笑站直了身子:“我们是很恐惧四极龙神,但我们并不恐惧你。”
      他的笑容越来越明朗:“那是不是也表明,我们可以轻易打败你呢?”
      心魔的脸色陡变。
      “若是打败你,杀死你,这个无人能战败的四极龙神,是不是也就会消失呢,亲爱的心魔先生?”
      心魔再也笑不出来了。
      这的确是弱点,致命的弱点。
      他的力量全部来自于人心的恐惧,但若当人心不再恐惧的时候,他便一点力量也没有了。然而,战胜心中的恐惧极为艰难,纵然是修为通玄的道者,也往往功亏一篑,陷心恐惧,走火入魔。
      但心魔本体从未有人见过,也就无人恐惧。
      李玄笑嘻嘻地道:“我这么一挥刀,是不是就能将你斩下来?你本来藏的好好的,谁都不知道在哪里,但你为什么非要暴露出来呢?是不是太得意了?”
      心魔脸色大变,他知道自己随时可以隐去,但李玄慢悠悠地道:“你也知道定远刀乃是神物,只要一刹那的功夫,就可以斩中你。你隐去的时间,只用一刹那么?”
      不止。
      所以心魔面如死灰。
      李玄纵声大笑,定远刀已扬起!
      突然,一个矫健的身影飞天纵起,挡在了心魔的面前。一道碧光自她手中宝剑窜出,冷冷逼视李玄。
      石紫凝?
      她的双目也尽化碧色,满是战意!
      李玄大惊,道:“你为什么要护住这个魔头?”
      石紫凝不答,只是紧了紧手中的宝剑。
      剑腾碧光,石紫凝咬牙道:“没有了定远侯的力量,你决挡不住我手中之剑。退后!”
      说着,她长剑划出,一道碧光逼出,重重斩在李玄面前。
      尘土飞扬,这一剑剑气纵横,在地上斩出一个深深的坑来。
      李玄又惊又怒,厉声道:“你……你究竟在帮谁?”
      石紫凝长剑回转,架在心魔的脖子上,森森剑光登时将他那苍白的脖颈映成幽幽碧色。她冷涩道:“听我的话,我便不杀你!”
      心魔苍白的脸上忽然绽开一丝微笑,他的双重妖瞳中忽然绽出了无比的光芒:“这滋味真是美好……”
      他赞美着:“你知道么?这就是令我无敌的第二种力量,欲望啊。”
      他轻柔地看着李玄:“知道她为什么要胁持我么?因为她想要重建她的国家。”
      他仰头,看着那个巍峨的魔影:“只要有四极龙神的身影在,不论是真的,还是假的,她都可以迅速重建起石国的辉煌来!所以,她绝不能看着我被杀死。”
      他的笑中有深重的讥嘲:“所以,你若还想杀我,就请先杀了她吧。”
      李玄抬头,看着石紫凝碧色的眸子。他想起了荒漠绿洲中,石紫凝的痛苦。他能够感受到,石紫凝的这些岁月,是活在怎样的黑暗中。
      她一定很想有个繁荣的故土,有个值得夸耀的故国吧?
      她想平复那些怨灵的愤怒,想要还清先辈们的罪孽。
      但,依靠心魔的力量,最后只能陷身为魔啊!
      李玄大叫道:“石紫凝,你难道不想靠自己的力量,靠自己的双手重建石国么?”
      石紫凝身形一震!
      心魔柔声道:“世人绝不容许石国重建的,不借助四极龙神的力量,石国纵然重建,也必将会被迅速抹去。你很清楚这一点的。”
      石紫凝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缓缓点了点头。心魔的话并不错,这恰恰是她心底最深处的想法,被心魔窥知了。所以,她根本无法争辩。
      李玄使劲跺着脚,一时心潮起伏,根本想不出主意来。
      心魔微笑道:“我可以毁灭这座终南山了么?”
      李玄冷笑道:“现在还在说大话?既然这个四极龙神只不过是由人心底的恐惧凝成的,那他就只能胜得了人而已,岂能灭山坏岳?”
      心魔笑道:“你说的不错,但现在却有了她。我要成全她。”
      他的苍白手指,指向的是石紫凝。他的重瞳中闪烁着妖异的微笑。
      “我是心魔,可以随意操纵人心。我的力量,可以将你们的恐惧所凝成的四极龙神,化生到她的心中。然后,那本由恐惧而生的力量,将会变成真实。你们所害怕的四极龙神魔威有多大,她的力量就有多大。”
      他的手指点在石紫凝的心头,道:“你可愿意?”
      李玄惊叫道:“不可答应!那是心魔,你若是接受了心魔,你也会化身成魔的。”
      心魔笑道:“不错。但却是天下无敌的魔。你愿意么?”
      重瞳光芒旋照在石紫凝身上。
      一阴一阳,双瞳的轮回,代表着恐惧与欲望。
      那是人心所背负的罪,因恐惧而欲望,因欲望而恐惧。
      也是心魔力量的来源。
      石紫凝紧紧咬住牙关,鲜血从她的齿间流出,她在艰难地抉择着。李玄跟心魔都盯着她,不同的是,李玄忐忑不安,而心魔却悠然淡定。
      显然,能窥知人心的他,早就知道了石紫凝心底的答案。
      她缓缓点头,道:“我愿意!”
      心魔笑了。四极龙神的幻影缓缓移动,向石紫凝而去。当的一声响,石紫凝手中的长剑穿过重重云雾,落在地上。石紫凝闭目,准备迎接化魔的一刻。
      李玄心中焦急,但失去烽火力量的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便在这瞬间,参娃娃那玉白可爱的身形忽然在石紫凝身前出现,胖胖的小手拉住石紫凝,叫道:“快走!”
      四极龙神双目中蓝芒倏然出现,一指向参娃娃点了过来。
      那是曾伤过雪隐上人,败过两藏千佛珠的一指!
      参娃娃忽然笑了,它也伸出一根胖胖的手指,向四极龙神点去。
      李玄难过地闭上眼睛,他不忍看到参娃娃血肉模糊的惨状。
      但满空的魔威,忽然消失不见!
      李玄惊讶地张开眼睛,就见那本来涵盖天空的无尽蓝芒,竟已完全消失,就连四极龙神那凌压天地的身形,也已消失不见!
      只有参娃娃淡淡的身影悬在空中。
      不仅是他,心魔,石紫凝全都在迷惘,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玄心念电转,大笑道:“心魔!你失算了!”
      他指着参娃娃,道:“它从未见过四极龙神,也没听说过四极龙神那些恐怖的传说,所以,它根本不恐惧四极龙神!你的魔威,对它没有作用的!”
      他狂笑着栽倒在地,不停地打着滚。他实在太高兴了。
      这,难道就是天谴么?
      他们费尽全部力气都无法消灭的大魔头,竟然被一只什么都不懂,可爱到死的参娃娃击败了!
      这能不让人笑到流泪么?
      心魔紧紧盯着参娃娃,突然,他也笑了。
      “原来,是你么?”
      “我苦心找寻的人,能让我心魔降心屈从、终生追随的人,就是你么?”
      “尊贵的王者,请接受我的供奉吧。”
      他瘦弱苍白的手忽然抬起,深深插入了自己的心中。
      一声悠长的叹息贯穿整个天地,响起。
      那叹息苍凉,深痛。
      似乎,有个声音在默默地呼唤着……
      九灵儿……九灵儿……
      但却得不到回答。
      叹息渐渐悠远,消散,宛如风……
      突然,九灵儿破碎的身体渐渐凝结,重新浮现在空中,宛如一道欲隐欲现的霓虹,在中南紫气中沉浮不定。
      睡庐中的紫极老人突然睁目,厉声道:“不好!”
      心魔的手使劲擎起,他的手中,托着一颗勃勃跃动的鲜活的心。
      他高举着这枚心,微笑道:“这是你的,我将它还给你!”
      那颗心忽然化成一轮日芒,缓缓腾空而起。日芒柔和,却仿佛只照在九灵儿一人身上。
      慢慢的,她的躯体逐渐消失,化成一轮月芒,跟着升腾,幻化。
      日芒月轮相依着,就宛如一对暌违已久的情人。
      轻轻的叹息再度响起,似乎是他们在默默诉说着这轮回中的相思苦。
      倏然,日芒月轮化为一道光芒,没入了参娃娃体内。
      而后,九灵儿的尸体、心魔的心脏,还有参娃娃全都凭空消失,化为灰,化为尘。
      心魔坐在他那巨大的石座中,脸色惨白之极,几乎无法动作。
      但他的重瞳中却散发着无比灿烂的光华:“心、意、体……终于汇集,久违了,石国的王。”
      “你们,将承受前所未有的魔劫!”
      他的身影渐渐隐去,消失在空中。
      
      李玄大叫道:“哪里去?”
      定远刀脱手,向心魔追去。心魔的身影,却在这一刻消失,只剩下一串回声:“若想再找我,去天之链堑的另一面……”
      天之链堑的另一面?
      天之链堑的秘密,不是已经被他们破解了么?
      李玄心中充满了疑问,但最让他担心的,却是心魔用自己的心召唤出来两团日月形的光轮。
      那究竟是什么?
      他消失之前所说的前所未有的魔劫,又是什么?
      巨大的疑问在他的心头摇荡着,忽然,一个巨大的声音在终南山响起:“雪隐,借用一下你的千佛珠!”
      轰然暴响中,笼罩终南山顶的连绵紫气,忽然全都贯入到山谷中的冰雪中。一阵旃檀香飘过,梵唱之声响彻天地。
      一轮轮的佛像,逐渐在天空中亮起,每一轮佛像,都是紫色的,他们的脸慈悲无比,神情庄严,金身宝相。
      但天宇中却什么都没有。
      千佛齐诵,梵唱之声更响。
      天宇中,还是什么都没有!
      雪隐上人忽然挣扎着坐起,叫道:“紫极,我帮你一把!”
      他张口,一道白光宛如蛟龙,冲天而起,将千尊紫佛护住。白光腾挪变化,宛如一座巍峨的高山,具体而显,然后慢慢隐去。千尊紫佛的脑后,忽然全都显出了一轮毫光。梵唱声惊天动地,几乎将人的灵魂震散。
      但,无论梵唱多响,天宇中仍是什么都没有。
      不知怎的,李玄的心中却充满了紧张感,似是什么巨大的恐怖即将降临。他紧张地握住手,发觉手心满是冷汗!
      他双眼一眨不眨地盯住空中,似乎那恐怖马上就要出现!
      突地,那声幽幽的叹息又响了起来。
      “紫尊,降魔之法,对我已没用了。”
      千尊佛像,一齐动容。
      “两人合力,勉强施展千佛度世之法,一定很辛苦吧?”
      千尊佛像身周忽然出现了无数的蓝色曼荼罗,曼荼罗飞舞,佛像忽然破颜,然后缓缓消散在空中,最后,凝成一只刻满经符的巨大雪珠,凌空旋转着。
      “雪圣,您现在已精力耗尽,只怕无力将大雪山送回了吧?”
      剩余的曼荼罗飞舞旋转,将空中那团明亮无比的雪光包住,李玄忽然觉得身上热了起来,自雪隐上人要将大雪山降临在终南山上起,山谷中便凝满冰雪,但现在,冰雪开始融化,化为潺潺流水,汇聚成了小溪,在山中流荡着。
      兵火消解,晴空云散。
      只见雪隐满脸萧索地落在地上,他的双目中尽是空洞。
      他慢慢抬头,天空一片清净,再无半点阴霾。那声叹息,也早就沉寂多时了。
      良久,雪隐长叹道:“紫极,这是我的魔劫么?”
      紫极老人的声音沉重地自山上飘落下来:“这是我们所有人的魔劫。”
      李玄并不是很懂他们说的话,既然已经不用打了,一切风平浪静了,为什么还要说是魔劫呢?
      他也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发觉并不好玩。人一叹气,就跟雪隐、紫极这样的老头子似的了。他缓缓走到苏犹怜面前。
      苏犹怜的脸色苍白——他已经知道,自己是雪隐的弟子,进入摩云书院本意就是来杀他的了么?
      李玄看着她,他没有看到一个个精心策划成的考验,他看到的,是无垠雪原上,那个静静站立着的雪城。
      苏犹怜沉默着,头低下,似是无话对李玄可说。
      李玄笑了笑,他很不喜欢这样的氛围,他只喜欢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他是李玄,她是苏犹怜,没有雪城,也没有谎言与阴谋。
      他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狗尾巴草,这有些可惜,于是他笑道:“我以前没送过你礼物吧?”
      苏犹怜摇了摇头,轻轻咬起嘴唇。
      李玄伸出手,他手中有一枚小小的石子,那是一块三生石,只不过本来黑黝黝的石身,此时却腾起了一点清丽的光华。
      是不是天狐的死,才让这枚石子觉醒了呢?
      那之中,是否融合了天狐的前生后世?
      他轻轻将石子放到苏犹怜手中,道:“送给你。”
      苏犹怜握紧手,惊讶地抬起头。她看到李玄那张嬉皮笑脸,却忽然感觉到一阵温暖。
      是的,并没有雪城,没有谎言与阴谋,有的,只是李玄与苏犹怜,只是书院中纯纯的年轻的同学们。
      李玄笑着摆了摆手,伸出两个指头:“记着,还有两重考验哦,两重考验之后,你的人生就不由自主了。”
      苏犹怜也笑了,真会这样么?
      雪隐上人轻轻叹息一声,消失在了茫茫碧空中。
      那碧空是如此浩瀚,如此空青,却也是如此捉摸不透,令人恐惧。
      但碧空中却的的确确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