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初下紫泥诏

  •   李玄震惊地看着双手合十,虔诚地跪倒在雪地中的女孩。
      她现在已完全幻化成苏犹怜的模样,但她仍然是一片雪,一片不夹杂着任何渣滓的雪。这个世界纷繁芜杂,试图在这片雪上强加太多东西,但这片雪依旧晶莹,通透,随时都会化成泪。
      李玄痛苦地走过去,他发觉苏犹怜在渐渐缩小。他伸出手,捧起了苏犹怜。她化成了一片雪,溶进了他的掌心。
      那点冰冷,一直沁入了他的心扉中。
      他知道,不是她在伤害他,而是他在伤害她。
      因为他无法爱。
      他的爱全都留在前世了,没有一星半点遗放在这个躯壳里。他生命的意义便是变成前世的定远侯,寻觅已沉入妖湖的承香公主。
      那是他的轮回,早就注定的轮回。
      他无法开启另外的因缘,尽管他看到了另一份温暖。
      他悲怆地仰天怒啸,心中忽然充满了愤怒。
      为何轮回偏偏要做这样的安排?
      无论九灵儿还是苏犹怜,都如雪般晶莹剔透的,为何却要遭受这样的罪孽?
      至少,他该完成九灵儿的心愿的!
      他拔刀而起。无论这个白茫茫的世界是怎样的,他都要斩断它,就算这世间真有轮回,他也要一齐斩破!
      烽火怒冲,贯满定远刀刀身,火劲冲放,鼓涌喷舞,形成一条粗长的火龙。火龙双翼卷天,如同蔽日旌旗般。李玄一刀斩出!
      穹天大地立即变成昏暗一片,有火在其中燃烧着,那不仅仅是定远刀上的烽火,还有宛如妖魔眼眸般的烈烈地火。
      燃过万年,从不熄灭的魔火。
      
      咕噜跟瑶儿都兴奋起来了。
      宠物作战计划开始!它们就要勇斗大魔王四极龙神了!它们要救出李玄,救出这个世界!
      喳喳,喳喳。
      以后的人们,是不是就会讲我的故事了?
      咪呜,咪呜。
      天下所有的云泥,都归我了!嗯,还有猫罐头!
      参娃娃脸色苍白,盯着天宇中那个蓝色的影子。只有它,感到了那无边的力量,那绝不是一个只会听故事,一个只会吃的小鸟小猫能战胜的。
      这个宠物作战计划,还没开始就失败得一塌糊涂。
      然后它低头,看到了地上蜷缩的天狐的尸体,它的身形一震,脸上露出了愤怒之色。
      这个魔头,竟用这么残忍的手法杀了爱着自己的人。他,还值得宽恕么?
      小玉大叫着吩咐道:“咕噜,你从下面跳跃式袭击;瑶儿,你从上面飞翔式袭击。我过去用对诗引开他的注意,我们三管齐下,保管打他个措手不及。”
      瑶儿高兴地道:“我还可以让我的太太太太祖母帮忙,从天上落下几道雷来!”
      咕噜也兴高采烈地附和道:“我的角一摆,就会喷冰喷火喷毒,他绝对受不了的!”
      小玉满腹信心地大叫道:“我们冲上去!”
      参娃娃急忙道:“慢些!”
      它一手没拉住,三只伟大的宠物急如星火地冲了上去。参娃娃大急,这不是送死么?只见灰影一闪,三只伟大宠物一齐退回来了。
      瑶儿:“这个……我听过的故事中都说,要谋定而后动……”
      咕噜:“不先讨论好作战步骤的猫咪,不是好猫咪……”
      小玉:“我忽然觉得,好像我还能想到一个更好的点子……”
      参娃娃这才松了口气,它低声道:“凭我们几只宠宠,拼力量是绝对拼不过他的。我们要靠头脑才行。”
      小玉漫不经心地剔着羽毛,道:“头脑我最行了。人类的智慧,都是我们鸟类教给他们的!”
      参娃娃道:“你们想一想,他最怕什么?”
      这个问题好像很简单的样子?
      瑶儿:“他一定怕一个又长又枯燥的故事。”
      咕噜:“不,他肯定怕老鼠!我最怕老鼠了!”
      小玉:“你们说的都不对!那是你们的想法!还是听我的,我的最客观!他肯定怕他的主人,又敬又爱又怕!”
      参娃娃的头都快被他们吵昏了,叫道:“都闭嘴!他不怕这些!”
      小玉不愿意了:“我才是老大!”
      咕噜一爪拍在它头上:“我才是!”
      瑶儿一爪拍在咕噜头上:“我才是!”
      参娃娃彻底被它们打败了,它终于忍不住大喝道:“他修为这么高,怕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他自己!”
      小玉、咕噜、瑶儿齐声道:“废话!”
      参娃娃目光闪动,道:“我们可以给他造出个幻象出来!”
      它伏在三宠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席话。
      咕噜兴奋地举起了爪子:“是件好玩的事情!”
      瑶儿高兴地趴了下来:“后人在写我的传奇的时候,一定会用上他们全部的溢美之词!”
      小玉郁闷地道:“为什么只有我的戏份最少?”
      参娃娃安慰它道:“但你那句台词是最重要的!”
      小玉道:“我能不能多说几句?”
      参娃娃目中闪过一丝冷光,冷冷道:“不行!多一个字,少一个字都不行!就只能说这三个字!”
      它那小小的,玉白可爱的身形忽然散发出一阵恐怖的力量,小玉吓得嗖的冲天飞起。纵然泡在天下最烫的温泉中仍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它,居然流下了冷汗!
      参娃娃淡淡道:“开始吧!”
      咕噜活蹦乱跳地跑了过去。它不会飞,只能跑到四极龙神的身下,三只大头一齐昂起来,剧烈地摆动着。它浓密的毛发中隐着三只角,就在它的额头正中间。三只角分别闪烁着紫、白、青色炽烈光芒,随着咕噜大头摆动,冰、火、毒三种真息自三只角上漫漫发出,冰浸渍着毒,火炙烤着冰,化为三色混杂的浓雾,升腾而起,将四极龙神笼住。
      这浓雾乃是咕噜毕生修为所凝聚,暗含了它三种先天灵能,妙用无穷。四极龙神虽然魔威震天,一时间,也被这层浓雾遮蔽,双目中的蓝芒,竟然无法清晰见物!
      他眉头微皱,想要挥手突破这层浓雾,忽然,一双小小的眼睛出现在他面前,这双眼睛紧紧盯着他。
      他竟然被这双眼睛吸引,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也只有小玉这么聪慧的鸟,才能完美地模仿出李玄的对眼神功。
      四极龙神的眼眸一被吸引,小玉立即一字一字地说出了下面这句话:
      “你、是、谁?”
      这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小玉完全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说,但此话才出口,四极龙神周身立即一震,双目中闪过一丝茫然。
      便在这时,凤啼清响,一道青光缭乱而下,瞬间在四极龙神面前凝结,凝成一方广大的明镜。
      四极龙神茫然的双目,立即盯在了这面镜子上。
      镜中映出的,是四极龙神完完整整的身形。
      他也在紧紧盯着他。
      你是谁?这个巨大的声音在四极龙神的脑中轰响!
      他忽然变得痛苦起来,双手紧紧抱着头,发出一声震裂心肺的狂啸。
      整个终南山都在他无敌的力量下簌簌震动!
      魔宫忽然崩塌,魔王、承香、苏犹怜的脸上都露出深重的悲伤,缓缓消失在虚无中。
      李玄睁眼,他发觉自己已回到了终南山顶,凌空而立。而那个一切的罪魁祸首,魔震天下的四极龙神,正在痛苦地嘶啸着。
      他一下子迷惑了,究竟是谁,竟能够将这魔头弄成这个样子?
      是君千殇来了么?
      一阵翅膀扑闪声传来,小玉一下子就飞到了李玄面前,大叫道:“是我!是我!”
      小玉?李玄更加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小玉骄傲地道:“只有我有台词,它们都是配角!”
      什么乱七八糟的?
      小玉拍了拍李玄的肩膀,叹了口气,道:“你出来了就好、你出来了就好啊。”
      李玄点点头,微笑道:“不错。我已看清楚他的真面目了,我们不用再怕他。”
      定远刀指出,遥射天空那滔天魔影,李玄冷冷道:“你还准备装神弄鬼到什么时候?”
      石星御的抽搐缓缓停住,他的眸子张开,蓝芒消失,竟变成了一片苍白。
      他喃喃道:“我是谁?我是谁?”
      李玄哈哈一笑,道:“你若是问别人,或许他们并不能回答你。但若问我,那你就问对了。你绝不是四极龙神石星御!”
      此话才一出口,有伤的无伤的,所有的人都齐齐大吃一惊。
      这个人不是石星御?这怎么可能?
      石星御仍然喃喃道:“我是谁?”
      李玄沉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心魔,你究竟想躲藏到什么时候?”
      心魔?!
      空中那仿若无限的蓝光倏然暗了暗,一个巨大的石座出现在石星御面前。
      魔威滔天的石星御,立即失去了生机,仿佛是一个影子,悬在这石座之后。
      石座中,斜斜倚着一个消瘦的人影。苍白的脸,苍白的手,苍白的微笑。
      重瞳。
      世间的轮回仿佛全都蕴涵在这阴阳相生的瞳仁中,无时无刻不在增生,然后幻灭。阴阳交替变化出千生万世,却是寂寂而来,默默而去。
      他永远在观看着,没有一个轮回是他的。
      心魔的眼眸中也显出了一丝迷惘:“很好的作战计划,竟然能看出我心中唯一的迷惘来。不错,我虽然怀有无敌的力量,但我的确不知道我是谁……制定这个计划的人呢?能不能让我看一眼?”
      他的眸子缓缓流转,仿佛一瞬间就照遍了整个大地。但却找不到参娃娃的踪迹。
      它就仿佛在一瞬间失踪了,只为打败他,救出李玄而来。
      李玄微笑道:“我也不错是不?看出了你的真相。你不该用心魔幻影将我锁住的,我在天之链堑就见识过这一招。我虽然没见过石星御,但也知道他若是想杀人,只会用剑,而不会用幻象的。”
      心魔淡淡道:“你没有击败我的实力,因为你心中有恐惧。”
      他抬起头,每个人都有种错觉,这两轮阴阳的眸子,已深深照进了他们的心底。
      心魔轻轻叹道:“我在你们心中看到了恐惧。只要你们逾越不了这份恐惧,就万万无法战胜他。”
      他瘦长苍白的手指伸出,指向背后的影子。随着他这一指,本来了无生机的石星御,忽然又活了过来,滔天魔威再现,李玄不由全身一震!
      他强笑道:“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只要看穿了,就没什么了不起的,不是么?”
      心魔淡淡道:“他不是幻影,他是石星御的心魔。是石星御都战不胜的心中魔头,你能战胜么?”
      李玄脸色骤变:“石星御的心魔?”
      心魔微微冷笑:“当年石星御虽被斩入轮回,却并未消灭。紫极将石星御分为神、心、意、形、体五部分,分别镇压于无上秘境。我用了整整三十年的时间,消耗异宝无数,才破其中一处禁制,将石星御的心取出。直到数天前,才借烽火的铸炼,将这种力量与我的本体融合。”
      “你们现在看到的,便是石星御的心。”
      李玄一怔。
      难道这个魔威滔天的幻影,就是石星御的心?
      仅仅神心意形体五部分之一的心,便能运用如此可怕的力量,几乎横扫天下,那若石星御突破全部禁制,真正凝形而出呢?
      那将是无可想象的浩劫!
      心魔似乎看透了李玄的恐惧,轻轻抬手:“那就试试他的力量罢。”
      那个蓝色的身影突然爆发出一阵怒威,李玄就觉千种万种力量一齐击向自己,每一道都宛如雷霆!
      他一声惨叫,被重重击摔在地上,连遍身烽火都一齐熄灭。
      这一击,将他从前世打回今世的轮回。
      心魔一只手支颐,显得有些慵懒:“也许,只有我才能称为真正的心魔,因为天下所有人的心魔,都以我为源,从我而生。也只有我,才能控制它们,将他们化成实体。我能控制定远侯的心魔,也能控制石星御的心魔,当然也能控制你们。只要你们心中有对石星御的恐惧,你们就无法战胜这个幻象。就算你们明知他是幻象也一样。”
      他的话并不假。
      李玄忽然一把拽过小玉来,吼道:“你是一只鸟,应该不会害怕他吧?”
      小玉冷冷道:“我虽然是一只鸟,但也熟读史书。”
      “哪又怎样?”
      “我读的书越多,听到四极龙神的事迹就越多。他根本不是魔王,他是英雄啊!他瞬间就能屠灭城池,杀死千万人,将当世高手打得落花流水。这样的人你不当作英雄膜拜,却当作魔王打倒?你有病么?”
      面对如此一只害怕到胡言乱语的鸟,你还能怎样?
      李玄放脱了它,抓住了瑶儿:“瑶儿,你有太祖母罩着,应该不会害怕吧?”
      瑶儿道:“我太祖母告诉我,行走江湖,有三个人千万不要得罪。”
      “不会就有四极龙神吧?”
      “……第一个就是他!”
      李玄只好去求咕噜了。咕噜正露着肚皮躺在地上,舒舒服服地晒着太阳:“咕噜,你应该不知道谁是四极龙神吧?”
      咪呜,咪呜。
      “什……什么?你是四极龙神最喜欢的小猫咪?”
      李玄哀怨啊……他彻底绝望了。天空中那个淡蓝的影子越来越庞大,这是否预示着,终南山上的恐惧,越来越多?
      那又怎样才能战胜这个魔头呢?
      心魔支颐微笑看着他们,他很喜欢享受这种恐惧的感觉,因为他是心魔。
      心魔的饲粮,正是人的恐惧。
      所以他无处不在,无人能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