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独立世所稀

  •   李玄战败被擒!
      苏犹怜重伤!
      谢云石重伤!
      郑百年重伤!
      卢家兄弟重伤!
      石紫凝失踪!
      崔家姊妹求救失踪!
      六大常傅镇守重地,不敢离开!
      这一重重噩耗,几乎击溃了摩云书院中每个人的信心。
      当然,摩云书院也没剩下几个人了。屈指使劲数啊数,大概只能数出这么两个来。
      挑水的阿长跟扫地的泰伯。封常青跟边令诚完全被忽略!
      所以,小玉 唧唧喳喳地围着这两个人,大呼小叫,引经据典地呼吁这两个人赶紧冲出去,去跟大魔王石星御战斗。
      但阿长跟泰伯能做得了什么?
      阿长说:“如果石星御被打败了,我可以像挑一担水一样,把他挑到山下扔掉!”
      泰伯说:“如果石星御被打输了,我可以像扫太辰院的地一样,把他扫出山门!”
      但怎样才能打败打输石星御呢?阿长跟泰伯全都沉默了。
      小玉心急火燎,使劲扑闪着翅膀。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阿长拍了拍它的左肩:“不要担心这么多了,好好吃上一顿,蒙头就睡,你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不是很好?”
      泰伯拍拍它的右肩:“人生苦短,何须自寻烦恼?你要像我这样喝上两壶,立即就会忘却所有的烦恼的。”
      事实上,阿长已经吃饱了,而泰伯已经喝醉了。他们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也支持不住,一个睡左床,一个睡右炕,片刻就呼呼地不省人事了。
      小玉悲愤地大叫着,它终于意识到,危急关头,跟人类商量解决办法,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这些笨人类,只知道剽窃伟大鸟类的智慧,想让他们做成什么事都不要指望!
      凡事都要靠自己!小玉心中燃烧起了无比的斗志,它决定要亲自指挥这场战斗。
      代号叫做宠物作战计划!
      人类统统都不可靠,可靠的唯有我们宠物一族!
      小玉骄傲地吟起了相忘已久的诗句:“风云际会唯宠物,天下英雄看小玉。”
      它不禁感慨,被李玄这厮逼着不吟诗之后,它的诗才大大减退了。
      这哪里是诗?简直就是顺口溜么。
      不过大多数人类作的诗,连顺口溜都不如呢。小玉嘿嘿笑着,扑闪扑闪,开始实施它的宠物作战计划。
      它第一个去找的,也是它寄希望最厚的,最老实持重,也最有实力的——太皓元尊。
      但它被严重鄙视了,因为一道碧色的闪电自太皓鼎龙钮发出,一下将它击得头昏眼花。元尊的怒吼差点让它魂飞魄散:“我不是宠物!”
      不是宠物就了不起了么?当年在平阙山上,若不是我打破了头,还做不到主人的宠物呢!你这老不死的,到这把年纪还不明白做宠物的妙处,活该在这里守着这座破鼎,无法飞升九天。
      小玉拍着翅膀,一顿乱骂。太皓元尊气了个头昏眼花,一顿乱雷劈了下来。小玉的身子又小又灵活,左闪,右闪,上闪,下闪,前闪,后闪,咦?为什么劈不着?
      最后元尊干脆一霹雳把自己劈昏了过去,眼不见为净。
      小玉这才悻悻地拍翅膀飞走,去寻找那第二选择。
      第二选择是凤头鹫瑶儿。连天尊都不敢得罪的“鸟物”,岂是平常?若不是瑶儿玩性太重,小孩子脾气太大,那简直要排为第一选择,太皓元尊还要列在后面呢。
      但现在没办法了,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瑶儿刚吃完饭,睡完觉……不是,是修完炼,在擦嘴角的口水。听完小玉那慷慨激昂的作战计划,瑶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它不喜欢打来打去,它只喜欢看悲天动地哭哭啼啼爱情大悲剧。什么婆媳关系南北问题城乡差异都让它无比感兴趣,就是对打架啊救人啊什么的一点热情都没有。那是属于脏兮兮的男孩子的游戏是吧?咱们瑶儿是淑女呢。
      小玉没有理会瑶儿的表情,依旧在口沫四溅的大放厥词。瑶儿突然道:“讲个故事吧。”
      小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瑶儿不耐烦地道:“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只要你能讲个我喜欢听的故事,我就帮你这次忙。”
      小玉跳了起来:“不是帮我的忙,是解救天下!”
      瑶儿两只爪子刨了刨窝,让自己趴得更舒服了。显然,它对解救天下什么的,没有半点兴趣。反正等它长成大鹏之后,天下对它来说就太小了。
      小玉无奈地开始说故事。刚说了三句,瑶儿打断道:“这个我听过了,说个新鲜的!”
      小玉又开始说另一个,刚说了两句,瑶儿打断道:“这个我比你说的还好听!”
      小玉怒了,恶狠狠地开始说第三个,瑶儿打断道:“这个一点都不新鲜。”
      说毕,它抬起头来,眼泪哗哗的:“李玄!你竟然已经给我讲了这么多故事!我好怀念你啊!”
      李玄?我伟大聪明的鸟类竟然会输给这个笨人类?小玉燃烧起了熊熊的斗志!就算它小玉能输,也决不能输给这个无赖!
      它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嘿嘿笑道:“我接下要说的这个故事,你一定一定没有听过!”
      它凑到瑶儿耳边,叽叽咕咕地低声说着。瑶儿的耳朵嗖地就竖了起来,越听精神便越是振奋。小玉忽然住口不讲,瑶儿使劲扑闪着大翅膀,急道:“讲下去!讲下去!”
      小玉傲慢地道:“等你帮我完成了这个作战计划,我就全部讲给你听!”
      瑶儿不加思索地道:“好!不过,你现在先说一小段,就一小段先给我听。”
      小玉没法,只好又说了一小段。它实在太低估瑶儿撒娇的功夫了,等瑶儿带着旺盛的好奇心跟听故事的欲望跟它飞出天秀峰时,它已经足足讲了一个时辰。
      不过这时瑶儿对它已俯首帖耳,惟命是从。小玉没有说谎,它讲的故事太精彩了,简直是瑶儿听过的最好听的故事!
      不过仅有瑶儿还大大不够,小玉又去找另一个宠物。
      咕噜还躺在李玄的床上,做梦梦见李玄抱了好多好多的云泥跟猫罐头过来。它好高兴啊,先吃一只猫罐头,再吃一阵云泥,再吃一只猫罐头,然后又吃一阵云泥。后来它实在吃不动了,就躺在一大堆的云泥跟猫罐头上,心满意足地睡去。
      只是吃了这么多东西,为什么还是觉得肚肚饿呢?咕噜百思不得其解。它突然一伸爪,咦?好像抓到了只小鸟!
      小玉被咕噜这一爪子拍得几乎背过气去,瑶儿却从门口伸出巨大的头颅,愤怒地一口狠狠啄在咕噜的手背上。
      咕噜咪呜一声惨叫,陡然醒了过来。
      它一眼看到小玉跟瑶儿,大叫道:“你……你们是来送给我吃的么?我可不吃活物哦,你们要想让我吃,得先将自己烤熟了!”
      它罗里罗嗦地诉说道:“我也不吃整只的东西,要将自己切碎,洗干净,做熟了,装进瓶子里冰冻了再送给我……”
      它哀伤地叹了口气,道:“我想我还是适合吃猫罐头……”
      小玉大叫道:“你的主人有危险了!”
      咕噜的六只眼睛一齐瞪圆了:“你说什么?”
      小玉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说了下去。它才说了两句,咕噜咪呜一声大叫,跳了起来:“我们去救他!”
      小玉大喜。于是,威力无比的宠物军团就组成了,他们这就出发,去战胜邪恶的四极龙神,救出它们的主人!
      这就是小玉天才的宠物作战计划!嘿嘿,饱含着人类没有的智慧吧?
      三宠斗志昂扬,冲了出去。
      瑶儿拍着咕噜的头,道:“你有没有去过麒麟山獬豸洞?你有没有抢过金圣宫娘娘?”
      咕噜:“???”
      瑶儿继续充满了兴奋的憧憬道:“你若是有九只头,你会不会改名叫九灵元圣?”
      咕噜:“??????”
      它摇了摇头,这个名字可真土。瑶儿叹息道:“你可真没劲。”
      突然,一个怯怯的声音道:“能不能带上我?”
      小玉转头看去,就见参娃娃站在路边,正歪头看着它们。
      小玉道:“你是谁的宠物?我们只跟正宗的宠物组队。”
      参娃娃道:“我是石紫凝的宠物。”
      小玉道:“好吧,你可以加入!”
      瑶儿打量着参娃娃,非常仔细地打量着,突然道:“你究竟是宠物还是私生子?”
      小玉慌忙一把捂住它的嘴,叫道:“快走快走!”
      四极龙神那魔威无边的身影,出现在它们面前。
      
      那丛蓝芒仍是那么耀眼,聚敛在四极龙神的身周,他已变得比青天更深邃,比烈日更灿烂。
      他映在九天之上,就仿佛是这个世界的核心,一切万事万物都围绕着他旋转,带着深深的恐惧和敬畏。
      小玉不安地扇动着翅膀,叫道:“宠物作战计划开始!”
      
      李玄觉得自己的身子陡然被一股极强的力量旋起,跟着,便被摔入了一个无边广大的世界中。
      那是一片雪白的世界,白得铺天盖地,白得无边无垠,白得一无所有。
      一个通体雪白的小女孩站在天地的正中央,她的眸子是那么纯洁,也仿佛这片天地,没有半点渣滓。
      她在注视着这片白,一如注视着自己的心。
      她的心也是完全洁白的,不曾受着半点污染。
      这女孩是谁?李玄心中涌起了一阵疑惑。自己又怎会在这里?
      突然,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出现,甜甜地笑道:“雪妖,我们一起来玩吧。”
      小女孩也笑了,笑的一样甜。
      小男孩跟她一起滑冰,堆雪人,还带来一小包糖,洒在雪里,将雪捏实了,做成冰糖葫芦的样子。他做了两只,雪妖一只,他一只。
      “雪妖,我们一起吃冰糖葫芦。”
      小男孩甜甜地笑着,雪妖也甜甜地笑着。她觉得很幸福,因为从没人对她这么好。
      “雪妖,听说你的眼泪会化成珍珠,你能给我一滴泪么?我妈妈病的很厉害,我没钱抓药。”
      雪妖摇了摇头,她不知道怎么哭。
      “雪妖,我将这包粉洒进你的眼里,你就会哭的。雪妖,我妈妈很惨,快死了。”
      他手中是一包胡椒粉。雪妖不知道什么是胡椒,就点了点头。一整包胡椒粉都撒进了她的眼中,她觉得好痛好痛,但她并没有流泪。
      雪妖不知道该怎么流泪。胡椒粉只让她痛,却教不会她怎么流泪。她看着小男孩失望的表情,忽然心中酸楚,滴下了一滴泪。
      那滴泪水,化成了一颗晶莹的珍珠,滚在雪地里。小男孩大喜,抢起珍珠,跑了。
      雪妖的眼睛红的跟桃子一样,她跟着小男孩。
      因为她不知道该去哪里,这个世界中,她只认识他。
      小男孩越跑越快,人越来越多,雪妖的身子越来越淡,她越来越难受。小男孩将珍珠换了很多钱,买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大吃大喝。
      他没有给他的妈妈买药。
      等所有的钱都花完之后,他走到药店里,问:“什么药比胡椒粉还能摧泪?”
      雪妖的泪水,无声滴落,化成的却不是珍珠,而是雪。
      
      李玄心中一痛。
      一百年过去了,风雪漫天,大地又变成了一片荒芜,仍然只有雪妖一个人站在那里,不过,她好像长大了一些。
      一个满身是毛的小孩跑过来,甜甜地笑道:“雪妖,我们一起来玩吧。”
      雪妖也甜甜地笑了,她跟毛小孩手拉手,在雪地上玩耍着。毛小孩会变出很多东西,而且他的手上会发出光,让雪妖觉得很温暖。
      后来毛小孩搭了一座茅屋,跟雪妖坐在里面。
      “雪妖,你的眼睛能增长一百年的修为,你能不能送我一只?你们雪妖体质很奇特的,过两年,就又会长出一只眼睛来。”
      毛小孩满脸期盼地看着雪妖,雪妖不忍心让他失望,但她不知道如何取下自己的眼睛。
      毛小孩拿出一柄刀。
      “雪妖,你忍着点痛,等我修为增长了之后,我会保护你,不让别人欺负你。”
      刀子剜进雪妖的眼眶里,将眼珠挑出来。那是一颗无暇的宝珠,里面仿佛有着北极的极光,无时无刻不在旋转着。
      雪妖很痛,但她很高兴,因为毛小孩是她唯一的朋友。
      毛小孩捧着宝珠跑走了。
      雪妖在雪地里寂寞地等待着。一年,两年,三年……
      她的眼珠果然渐渐再生了出来,虽然不再那么明亮。毛小孩却再也没有出现。
      直到有一天,他再度出现了,但他的手中,却拿着一把无比锋利的大刀。
      “雪妖,你的眼珠子果然是好东西,我吃了之后修为增加了好几倍。现在你不是我的对手了,我要将你抓起来,养在地牢里。我以后不用再辛苦修炼了,只用挖你的眼珠子吃就可以了。”
      雪妖看着他贪婪而残暴的笑容,怔怔流下泪来。
      泪水落在空中,并不化成晶莹的珍珠,却化成漫天风雪,将一切全都搅住。
      风雪散尽,依旧是那片大地,依旧是那个身影。
      
      又是一百年过去,雪妖的身影又长大了些,出落成了个绝美的人儿,但大地却那么荒凉。
      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雪妖,你就是我的仙子。”
      年轻人的柔情蜜意让雪妖脸红,她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跳的这么快,但她却很喜欢这种感觉。
      年轻人柔情款款,让这片雪地温暖起来。
      “雪妖,你嫁给我好么?”
      雪妖点点头,她不知道什么叫做“嫁”,只要年轻人喜欢,她就欢喜。年轻人也很高兴,他携着雪妖的手,说要一辈子对她好,要她做天下最幸福的妻子。
      他要带她回家。
      他的家在一个村落里,家富丽堂皇,张灯结彩,满堂宾客在等着他们。只是洞房花烛的时候,进来的却不是那个年轻人,而是一个丑陋肥胖的老头。
      他开始猥亵地攻击雪妖。
      雪妖的泪落下,一切绢红尽数化为雪白,飘散满这个无情的世界。
      所有的丑陋跟猥琐全都被雪笼盖。
      那个村落化为荒原,尸横遍野,男女老少,无所孑余。
      雪妖冷冷看着那些冻僵的尸体。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却将整个村落屠杀殆尽。
      或者,其中也有无辜的人罢。
      但是,这些人脸上分明写满了贪婪、愚蠢、冷漠。
      因缘之中,谁又能无辜?
      只剩下她一身白衣,站在寂寞里。
      她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真心对她好的人,只有对她身体的图谋。
      她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雪城。
      冰冷如雪,倾国倾城。她可以魅惑天下,却高高在世人之上,不再相信任何人。
      也不再相信温情与真情。她那双洞悉九幽的目光看去,人世只有漫漫洁白,就跟雪一模一样。
      人心也如雪。
      之后的数百年中,雪城,成为一个可怕的魔女的名字,魅惑天下,杀人无算。
      她不要财富,不要权势,只是单纯地剥夺着世人罪恶的生命。
      她穿上各色的衣服,以各色的性情,或娇、或柔、或媚、或纯,显身在红尘中,纵情地绽放着美丽。
      而后,所有觊觎她美丽的男子,都将化为寒冰,立于雪原之上。
      人心,哪一个没有罪恶,又有哪一个男子,能不被她迷惑?
      于是,雪原上的冰雕越来越多。
      苍天震怒。
      终于,君千殇找到了她,要将她一剑斩入轮回。是雪隐将她救走,又给了她一片最纯净的雪原,以做栖身之处。
      她真心的感谢雪隐,因为她已太累,太倦。
      所以,当她接到雪隐的命令,去杀死李玄的人时,她没有片刻的犹豫,她只是想将这个人戏耍够,再让他死在意外中。
      所以她编造了故乡,她没有故乡,她的故乡就是雪原。
      所以她设计了考验,这是戏耍,是意外。
      唯一没有料到的,是这考验,考验的不仅仅是李玄,还有她的心。
      那是一颗虽然已认尽世情,但仍愿意流尽眼泪,挖出眼珠,嫁入君门的心。那是一颗如雪的心。
      无论被践踏过多少次,雪在落下时,却依旧是那么洁白,只是这颗心穿上了太多的衣服,绝不轻易见人。
      这是一场虚伪的考验,出题的人怀着杀心,而做题的人,是卑微的。
      但这考验又是真诚的,因为雪城慢慢发现,接受考验的李玄,这个吊儿郎当的小无赖,从来没想着觊觎她任何东西。无论这考验多么艰险凶恶,李玄或许万般无奈,但都一一完成了。从第二重考验开始,也就是凤头鹫瑶儿,雪城隐隐发现,让李玄继续考验的,仅仅是他不想让自己失望。
      不是自己绝世的容颜,也不是那颗天下独一无二的丹元。
      那,便是,真诚的心。
      所以考验也因而真诚,因为雪城的心也在慢慢改变着,考验变成了真的考验。
      恍惚之间,她开始相信,在遥远的,永远走不到的天际,真的有一个地方,是她的故乡,在那里真有一种风俗,一个男子要想获得女子的芳心,就要为她赴汤蹈火,上天入地。在经过七重烈火般的考验后,两人便能得到真爱。
      那是永远不会改变的爱,直到天荒地老。
      所以,她愿意乘着凤头鹫,跟他翱翔在九天之上,愿意跟他一起踏入古墓,走进天之链堑。那考验并不仅是他的,也是她的。
      七重考验,她也在一一承受。
      看着遍历艰险的李玄,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有哪位女子,能得郎君出生入死,降龙伏凤,只为博自己芳颜一笑?
      雪城在黑暗中幽幽地笑着,虽然这笑容已凋零。
      七重考验,必将完成,在那之前,绝没人可以杀死李玄,她为了这个谎言,奉献了一颗承载九灵御魔镜的心。
      这颗心已经决定,在七重考验完成后,却将有第八重考验。
      那是只属于她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