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心茫茫泪如珠

  •   李玄被重重摔在岩石上,摔得头昏眼花。天狐那双凌厉的凤目狠狠盯着他,叉腰而立。
      那双凤目本极好看,妖娆而美丽,黛眉浅浅一弯,笼在长长的睫毛上面,晨星一般的眸子湛然有神,让每个看到的人都无法轻易忘记。
      但现在,这双至美的眸子中却满含杀气,让李玄心头阵阵发冷。他刚想说点什么,天狐突然叫道:“我恨你!我恨你!”
      她提起脚来,狠狠踩在李玄腿上。她这绣花鞋比容小意的高根蛮靴还要狠,一脚踩下,李玄就觉整条腿都断了!他慌忙向一边闪避,天狐更怒,突然,显出九个幻身来,围着李玄一阵猛踩。
      可怜李玄只有一条身子,哪里禁得住这么多天狐践踏?何况那九只幻身乃是天狐九条狐尾所化,每条幻身都有几百年的修为,绣花鞋踩在身上,一踩就是一个坑。
      李玄被踩得眼冒金星,大叫道:“我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这样恨我?”
      天狐冷笑道:“无怨无仇?那为何我的良人舍我而去,而你的小妹子就会跑回来找你呢?”
      这……这是什么奇怪理论啊?就是因为这种理论,自己就要挨踩么?
      李玄简直欲哭无泪了,他勉强道:“也许是因为你们感情不好呢?”
      天狐冷笑道:“我们感情不好?你可知道他为了我不惜跟雪隐上人翻脸,不惜舍弃自己的国家,不惜舍弃一切!我们的感情不好?”
      她越说越气,突然一口咬在李玄的胳膊上,李玄一声惨叫,天狐轻轻移开口,只见细细的两排齿印在他的衣袖上整齐地排着,血咕嘟咕嘟地冒了出来。
      天狐温柔地抚摸着那些血迹,道:“你小毛头知道什么,凭什么说我们的感情不好?”
      她见了鲜血,忽然变得满脸温柔,动作轻柔之极,仿佛抚摸的是她的爱侣。
      李玄都快晕过去了,急忙道:“快!快给我止血!我不能流血的!”
      天狐奇怪道:“为什么?”
      李玄额头上的汗水都渗了出来,满脸惊惶:“我一流血,就会发生很可怕的事情!”
      天狐眼中露出一丝惊奇,她仔细地看着李玄的胳膊,突然,李玄身上流出的血居然倒灌而回,天狐手指微一用力,将他的衣袖扯去,只见被她咬出的细细伤口渐渐合拢,平复如初,就连个牙印子都没有。
      天狐惊讶地张大了小嘴,欢叫道:“这就是很可怕的事情么?很好玩啊!”
      李玄痛苦地垂下了头,道:“一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遥远的、我不知道的地方发生着,因为我每次一受伤,心里就极为悲伤。”
      天狐点点头,道:“那种感觉我也承受过,的确不好受。”
      她忽然用力,手指深深插入了李玄的胳膊里,李玄一声惨叫,她尖利的手指插出了五个血淋淋的伤口!
      李玄痛得几乎晕了过去,天狐看着他,幽幽地叹息道:“想不到会有另一个人也承受这种痛苦,我的心好受多了。男人都是贱种,但偏偏有这么多女人为男人而牺牲自己。女人是不是很傻?”
      她轻轻抚摸着李玄的脸,温柔地帮他擦去脸上渗出的冷汗。她就仿佛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妻子,在无微不至地伺候着自己的丈夫。但被迫扮演丈夫角色的李玄,却恨不得马上身化飞灰,被风吹离这个恶毒的女人。他紧紧咬住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因为他发现,天狐似乎很喜欢听他的惨叫。
      她喜欢听每个被她摧残着的人的惨叫。
      天狐柔声道:“你现在还年轻,会为了你的小妹子舍弃自己。但等你年纪大一点,就会明白这世界上什么都难以得到,只有女人最容易得到,你就不会再爱你的小妹子,你就会恨不得摔开她,是不是?”
      李玄紧紧咬住牙关,不去回答她。他胳膊上的伤口又开始慢慢收敛,但天狐将指甲插在伤口中,它们每收敛一分,她就重新将伤口撕开。她并没有太专心于这件事中,似乎觉得这只是很平常不过的消遣。她的心思,全都陷入了那沉睡良久的回忆中。
      “那年,我还年轻,天狐一族是高傲的妖类,居住在禁天之峰上,不与一切人、妖来往。我一直修炼到能化形为人之后,才被获准下山。下山之前,族内长老告诫我,天狐乃最高贵的种族,绝不可爱上下贱的人类。我答应了,可我没料到,我才一下山,就破了这个戒律。你说,我是不是也是个傻女人?”
      她的两根手指自李玄的伤口探进去,咯吧一声将他的臂骨折断,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它们对接起来,等待它们复原。在她看来,李玄是一只很不错的玩具,她就像是对着一只玩具呓语。
      李玄立即痛晕了过去,接着,他又痛醒了,因为天狐将他另一只胳膊也给折断了,不同的是,这只胳膊她并没有对接在一起,她想看看,李玄的恢复能力究竟强到什么地步。
      “天狐既是高贵的一族,也是最有价值的一族,因为我族的元丹可以助异类化身人形,是修真异类梦寐以求的宝物。我一下山,就遇到了几位修道五百年的妖类合击,本来我能够全身而退的,但那时的我很单纯,相信了它们的谎言,结果,被它们击成重伤,元丹差点被夺。若不是他……”
      她陷入了沉思,幽幽道:
      “他一人一剑,只出了一招,就将围攻我的异类尽皆诛灭,将我拉起。那时候,我就知道,我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我慌称自己是修真者,跟着他来到了人间。我进入了他的王国,跟他一起觐见他的父王,跟他一起视察他的臣子。他行军打仗,我跟随,他修习,我就跟着他一起修习。那是我最幸福的一段岁月……”
      她扬起头,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心被这段幸福浸满。但突然之间,她狠狠一脚跺下,李玄终于忍不住,一声惨叫,腿骨差点被她的绣花鞋跺断!
      剧痛中,李玄只觉身上一凉,那是点点清泪挥洒在他身上,他震惊抬头,就见天狐盈盈的泪脸正凄楚无比地对着自己:“为什么你那么狂傲?为什么你那么冷酷?”
      “为什么!”
      她不停地问着,每问一句,就狠狠踩李玄一脚。
      但李玄却无法再对她心生恨意,她只是个可怜的女人,被她的男人抛弃了的可怜的女人。无论是天狐也罢,禁天一族也罢,只要有情,就难免可怜。
      李玄挣扎着抬起手。
      天狐冷笑道:“你还想反击么?”
      这只手无比艰难地抬起着,他的臂骨才刚刚接好,不能剧烈运动,但这只手坚持抬起。
      天狐怔怔地注视着他,一时忘了哭泣与践踏。就凭着这只残缺的手,也能伤得了他么?他倒要看看,这个无赖又无能的人,能做出什么样的反击!
      这只手没有做任何攻击。它轻轻落在了九灵儿的脸上,缓缓拂过。
      它是在为九灵儿拭去泪水。
      九灵儿惊讶地低下头,就见李玄正在奋力地微笑着。遍身的伤痛让他脸部的肌肉扭曲,但他仍然奋力微笑,因为,他想安慰九灵儿。
      他的童年,一样遭受着苦难,惨痛,但他并没有恨任何人。当他实在痛得难受的时候,他就讲冷笑话给自己听,听得自己哈哈大笑,听得自己笑出泪来。
      当他在魑魅魍魉的幻境中看到龙薇儿的人生时,他更坚信了这一点。
      痛苦,绝不应该滋生复仇之念,就算整个世界都背叛了他,至少他还有笑容。
      天狐浑身一阵颤栗,她突然厉声道:“你想感动我么?你想让我不再凌辱你了,是不是?你这个奸人,到现在你仍然想欺骗我!”
      她使劲地踏着李玄,更狂暴地肆虐在他的身体上,但不知为何,她的泪水纷纷落下,伤透的心无比凄楚地紧缩着。
      她突然大哭起来:“你为什么要问我为何郁郁寡欢?你为何要我说出真相?你为何坚持要跟我上禁天之峰,向我的族人求婚?为什么?为什么天下所有的规矩都束缚不住你?”
      “果然,在你冒着天之雷霆踏上禁天之峰时,四大长老的启示在圣母之石上闪现,命令你立即下山。经我死争,才获准让你在山上住一晚,等天一亮,就赶你下山。我伤心痛哭,你安慰我说,长老一定会同意我们的婚事的。第二天,果然圣母之石上的启示消除了,换成了鲜红的双喜字。我大喜抱住你哭,以为我们的诚心终于感动了长老。族人以为天意已回,就为我们操持喜事,洞房花烛,正在喜筵开到最盛的时候,有人闯进来,说,四大长老全死在峰顶!良人,你的爱为何如此霸道、如此残忍?”
      她的手刺进肉中,却不是李玄的肉,而是她自己的。她的靥上显出无比的痛楚,而她的话,更让李玄大为震惊。
      “族人伤愤欲死,围着想要杀死你,良人。我不顾一切地挡在他们面前,我不知道还该不该爱你,我只知道,尽我的全力,让你能少受一点伤害。你不说话,只是饮酒,冷冷地说了一句话,你说你爱我,若有人阻挡,就得死。你说四大长老死得很公平,他是在他们联手合击的时候杀了他们的。四大长老修为都在三千年以上,几乎天下无敌,而你一剑居然能将他们全都杀死,族人被你的威势镇住,尽皆带着仇恨退去。但良人,你不但不怕,反而要与我继续洞房花烛。我们吃完喜筵,饮罢交杯酒,我终于忍不住哭了。我很害怕,虽然我是媚惑天下的天狐,但我仍然会害怕,为了所爱的人而害怕。你柔声对我说,睡一觉吧,睡醒了就没事了。”
      “真的是没事了,当我醒来时,偌大的禁天之峰上,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活人。我的族人,怀着仇恨的我的族人,全都死在了你的剑下!你笑着对我说,我再也不必害怕!”
      “那时,禁天之峰上落雪纷纷,良人,你的爱就如这漫天大雪,在我们之间无情地狂舞。我始终不知道,我是该爱你,还是该恨你?”
      “然后我仿佛失去了躯壳,跟你游历天下,击败一位又一位强者。我的心渐渐舒放开了,因为我领悟到,我爱的是位神,而不是人。神是不会有人的感情的,所以你的爱才那么暴戾,那么残忍,不是么?”
      “但你,只要爱我就可以了。”
      “然而你却不。你杀尽族人,你逆抗雪隐上人,你抛弃自己的国家,我本以为是为我,但当你仅仅淡淡看了我一眼,弃我如敝履时,我才明白,你爱的不是我,是自己的爱情。”
      “你看着我的时候,看的并不是深爱着你的女子,而是你的爱情。”
      “良人,莫非你仅仅是将这份爱,看作一场修行?”
      “为何在你的爱情里,我会如此寂寞,如此恐惧?”
      “因为我忽然发现,你爱的不是我,不是任何一个人。”
      “你爱着的是你自己的爱情。”
      
      天狐伤痛地弯下身来,她的泪水沾湿了这片大地。李玄无言。他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伤心的女人。她赋予他的伤让他意识模糊,痛苦无垠,但他能感觉到,最深的痛苦,却在她心中。
      那是无法触及,因而无法平复的伤痛。
      他看着自己慢慢恢复的伤口,忽然觉得无比凄怆。他咬牙道:“这个男人是谁?”
      天狐带泪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李玄咬牙道:“以后我遇到了他,一定替你揍他一拳!”
      天狐噗嗤一声笑了,她满脸泪水,这一笑却如春花竞放,明艳无比。
      “你想揍他?你再修炼十世,大概能配给他提鞋。”
      李玄的脸立即红了,就算不配,你也不用这么羞辱我吧?
      天狐见他生气,笑道:“怎么,不愿意我这么说么?那我不说就是了。不过,还真是谢谢你,你大概是个好人吧。”
      她掳袖大叫道:“为了你是个好人,我本准备来折磨你的三十六道酷刑,就不再施展了!现在,我来为你疗伤。”
      李玄咬牙道:“那可真是谢谢你啊。”
      天狐提起李玄的胳膊,有一只已经恢复如初了,而另一只特意没对在一起的就恢复得很慢。天狐道:“你这种体质可真是特别,我还没见过复原得这么快的呢。”
      她提起那两只没对在一起的臂骨,对接了一次,不对;又对接了一次,还是不对。
      李玄简直痛晕了过去,大吼道:“你到底会不会啊?”
      天狐满脸歉意,道:“对不起么,我比较会折磨人,不会救人。要不一会我好好折磨你一顿,保准手法纯熟,绝无差错。”
      李玄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叫道:“算了!”
      终于,伴随着李玄的一声惨叫,臂骨终于对好了。他的体质可真是奇异,一旦臂骨对接上了,立时就觉得疼痛减了一大半,受损的血肉也慢慢恢复起来。
      唔,为什么心中有这么重的悲伤?李玄沉默着。
      天狐的泪痕还留在脸上,慢慢在他身边坐下,叹了口气,道:“跟我说说你的小妹子的事情吧。”
      她怎么忽然想听这个?李玄看了天狐一眼,但只要天狐不再对虐待他发生兴趣,他便求之不得了,于是开始讲自己的故事。
      但张开口,他忽然发现,自己无法讲出口来。
      他无法将前世的爱情讲出来,虽然他那么深信定远侯就是自己,承香就是龙薇儿。他忽然发现,自己其实离这两个人很远很远,对这两个人知道得很少很少。
      所有的记忆,都是那么恍惚而迷乱,他可以深深感觉到,但无法讲给另一个人听。
      他只好从自己进入摩云书院开始,一直讲到现在的经历。他讲了如何遇到龙薇儿,讲了苏犹怜那危险无比的考验,讲了天之链堑中前生后世的轮回。
      天狐突然盯住他,仔仔细细地看着。
      李玄莫名其妙,道:“你看什么?”
      天狐笑了笑,她柔声道:“原来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你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
      李玄叹了口气,道:“我若知道就好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是他心底最深的疑惑,本来绝不会讲给第二个人听的,但现在,在这个虐待自己的天狐面前,李玄竟不由自主地和盘托出。也许天狐真的是魅心之族,不由自主地就让人放松心防。
      天狐也叹了口气道:“那个女孩子真可怜……”
      她从怀里掏出一小片石头,交给李玄,道:“你再见到苏犹怜的时候,将这块三生石交给她。”
      三生石?能照出人前生后世的三生石?为什么要交给苏犹怜,而不是龙薇儿?
      天狐淡淡道:“她跟我一样,都是个可怜人,我只希望,这块石头能为她减少一点痛苦。”
      她轻轻将石头放在李玄手中。这块三生石却与李玄在魔舍中见到的不同,黑黝黝的,没有半点光华。
      李玄沉默接过,放在怀中,仍在思索天狐为什么要将此物送给苏犹怜。
      就在天狐放开三生石的刹那,她脸色一沉,突然暴怒,一脚将李玄踢倒在地,厉声道:“我恨你!我恨你!你就跟他一样,只知道欺负可怜的女子!”
      李玄不明白她又在发什么疯,只好逆来顺受,抱头挨打。
      就在此时,一个清朗但却愤怒之极的声音道:“放开他!”
      这个声音蕴涵着极大的怒意,天狐闪电般转过身去,就见谢云石与龙薇儿携手而立,谢云石那风采俊朗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现了无法抑制的愤怒。
      显然,他只看了李玄一眼,就看出李玄受了多大的痛苦折磨。同为摩云书院中人,见到弟子遭受如此不幸,他自然感同身受。
      尤其,对手是天狐。
      天狐乃魅心一族,名声并不好。尤其是百余年前,更出了一头为祸世间的天狐,无情无义,助纣为虐,不问情由杀人,让这一族的名声陷入前所未有的恶评。
      所以,谢云石决心除恶!
      一声清越的长吟响起,众人眼前忽然亮起了道清冷的剑光。剑光直上云霄,宛如盈盈月华,自九天之上贯入谢云石面前。
      出云剑。
      剑已不再是剑,由实而成虚,化作一道若有若无的影子,虚虚握在谢云石的手中。那影子是光,是一道冷光。
      光映在谢云石的身影上,纵然已动了杀意,谢云石仍是那么飘然出尘,不带有半点俗世的尘污。
      他本身就是一束光,他的风采,便是这光的灵魂。
      天狐娇媚的眸中闪过一丝郑重,因她已看出,这道光绝非表面看去那么华而不实,这道光通于九天,必然有它的妙用。
      这妙用也许就是杀机。
      谢云石轻轻叹了口气。
      每次杀人之前,他都要叹息。虽然死在他手中的都是大恶不赦的坏人,但他觉得,人出生之时,本无善恶,但后来却有的成为好人,有的成为坏人,这本身就是件值得叹息的事。
      所以他叹息。
      所以这一剑即名叹息。
      随着他的叹息才发,那道亘于天地间的清光,倏然起了变化。一道光影闪电般自清光中分出,它似乎是那道清光的影子,但却依旧那么清冷,明亮,化为一声洞穿三界的清幽叹息。
      谢云石袍袖挥处,那道光芒在空中卷舒着,逐渐收缩,化为一柄巨大的光剑,向天狐刺了过来。
      天狐柔媚地笑着,能够由君千殇亲自看押的妖物,修为当然绝非一般。
      谢云石这一剑,或许能杀得了天下一等的高手,但只怕连天狐的裙角都砍不掉。
      白光一闪,一条白色的蛟龙凭空出现,响亮的怒吼声冲天震起,蛟龙凌空舞动,粗长的龙尾猛然向叹息之剑扫下。轰天震地的一声暴响裂起,那柄虚光凝成的叹息之剑,被白龙这狂猛一舞,击成了碎片,乱纷纷地落下。
      天狐娇笑道:“小伙子,你若想行侠仗义,可要拿出点真本事来。”
      谢云石眉头皱了皱,显然,他并没有想到看上去娇怯怯的天狐,居然有如此修为。
      他一声清啸,那散乱的剑光,猛然凝聚起来,光华就在碎片汇聚的瞬间改变,变成了赤血一样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