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鳌莫戴三山去

  •   千年神鳌的皮极厚,看不出什么颜色变化来。
      他仰天打了个哈哈,道:“太可笑了,你体内会藏着个房子?那岂不早晚会变成矢?”
      李玄微笑道:“既然有心外灵台,想必也会有身内幻境吧?何况神鳌兄既然能够孕育息壤,那在息壤中建一座小屋,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神鳌又仰天打了个哈哈,道:“今日幸会,良兴不浅,他日再当别叙。我要沉睡了,就此别过!”
      说着,它庞大的头颅凫在水里,向下潜去。
      李玄大叫道:“老龟!被我看破了你就想跑?”
      神鳌的头突然抬出水面,大声道:“我是小龟!我才只有一千二百多岁,还有一千三百多年,才能称为大龟,然后过七千五百年,万年之后壳不再长了,老龟的名号才能落到我头上!现在叫你称为老龟了,谁还肯跟我交朋友?”
      李玄道:“老龟!”
      神鳌怒哼哼地盯着李玄,李玄气势磅礴地盯着它。
      李玄的对眼神功已运起,他决定要用自己最拿手的功夫来制服这只神鳌,让它乖乖地吐露体内的秘密。
      眼睛中会射绿光很了不起么?
      我的对眼神功天下无敌!
      神鳌脸上浮起一丝笑容,那是胜利的笑容!
      李玄的心禁不住一紧,猛地,无边无垠的幻海忽然就变了。
      一只无限巨大的眼睛铺天盖地化生出来,幻海有多大,那眼睛就有多大!碧蓝的眼眸宛如噬魂的怨鬼,紧紧盯住李玄,李玄发现自己的眼神竟然无法移开!
      神鳌慢慢潜下,冷笑道:“敢跟我玩对眼?你还嫩着呢!罚你跟我这只幻眼对视三天,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这么可爱的小朋友。”
      李玄一惊,要对眼三天?他拼尽了全部力量,但就是无法从那只幻眼上移开目光!
      这简直就是对眼神功的天敌啊!
      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老是遇到这种怪事?
      神鳌的冷笑慢慢潜入水中,忽然,就听龙薇儿悠悠笑道:“我有一只锅。”
      神鳌的耳朵立即竖了起来!
      龙薇儿从百宝囊中拿出一只锅。
      “从前有个勤劳的孩子叫海生,他有一只纺花仙女送的锅……”
      龙薇儿架起这只锅。
      “他从东海里舀了一瓢水……”
      龙薇儿从幻海中舀了一瓢水。
      “煮啊煮……”
      龙薇儿开始点火。
      “整个海都沸腾了,龙王耐不住热烫,就从海中跳出来求海生不要再煮了……”
      神鳌阿闇那一声惨叫,整个庞大的身躯从幻海中直蹦起来,厉声道:“不要再说了!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求千万不要煮我的幻海水!”
      龙薇儿很可爱地笑了:“也许这只是只普通的锅,在市上花三钱银子就能买到呢?”
      神鳌脸色复杂地看了那锅一眼,龙薇儿越是这么说,它就越是笃定地认为,这是一切海妖的天敌:煮海锅。
      它不敢冒这个险,因为它既不能杀龙薇儿,又不能杀李玄。他还不能抢他们的东西!
      紫尊真是太可恶了。
      神鳌只能屈服。它闭上眼睛,叹息道:“不错,魔舍就在我身体中。但是,正是由于在我身体中,所以我无法带你们去。你们若是能找到,就只管去吧。”
      龙薇儿笑道:“你至少应该把他放开!”她指的是被幻海所困的李玄。
      神鳌回答得很干脆:“没问题。”
      它打了个响指,那只幻眼立即消失,李玄喘着气,差点昏倒在地。只是对眼了这么一小会,他就有种虚脱的感觉。但他看上去却有种奇异的兴奋:“老龟!放开我是你最大的错误!”
      神鳌不耐烦地道:“小龟!可爱的小龟!”
      李玄大笑道:“老龟!我已经知道魔舍的所在了!”
      神鳌激愤地抗议道:“小龟!人见人爱的小龟!”
      李玄的笑声绝不止歇:“老龟!你这幻海,我这就给你烧干!”
      说着,他向煮海锅扑去。神鳌顾不得再辩解老龟小龟的问题,惨叫一声,它的心外灵台幻海忽然急速收缩,向它体内倒灌而去!
      李玄一把拉住龙薇儿的纤手,叫道:“就是现在!”
      两人投入了幻海那滚滚洪涛中,水波浩荡,刹那间将两人吞没,一起涌进了神鳌那庞大无比的身躯中!
      心外灵台,在心内是何?
      亦是灵台。
      无论人还是妖,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后,灵台外映,便会化为心外灵台。心中浩然之气纠结先天后天自然之气,引动地水火风四大元素,或成神鳌的幻之海,或成君千殇的花之洋。那并不是幻境,而是由灵台主人所控制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他便是主宰。
      但天下能施展出心外灵台者,不过是寥寥几人而已。那都是当世绝顶高手。神鳌阿闇那修行千余年,也不过是才通此境,所以才怕煮海锅。若是让它再修行百年,幻海中水便是水非水,化为天一神水,再无锅可煮了。
      现在,阿闇那拿着这只被龙薇儿仓惶遗失的煮海锅,仰天大笑。
      这是它唯一的克星,而这个克星,已归它所有了!
      它太高兴了,甚至都没有在意李玄跟龙薇儿去了哪里。
      
      它的体内,李玄也在仰天大笑!
      灵台之海。
      那是一片浩茫到无极限的海洋,没有鸥鸟,没有鱼虾,没有风,没有天,只是一片海洋,充塞着整个天地。
      李玄跟龙薇儿所立足处,只怕是这片海洋中唯一的一个小岛。
      小岛极为荒凉,是由黑沉的岩石组成的。李玄俯下身来,摸了摸。这难道就是他失之交臂的至宝息壤?
      他抬头,大笑无法止歇,连失去息壤的伤痛也一扫而空。
      因为,岛的正中间,立着一座很小的茅屋。
      也因为,那茅屋门上,写着几个大字:“三生秘境”!
      毫无疑问,这一定是摩云书院三大传说中的第二个。
      魔舍。
      也许该叫做秘境之屋?
      李玄与龙薇儿兴奋地相互击掌,他们是配合最默契、最有前途的寻宝冒险组合!
      高兴完了之后,李玄这才与龙薇儿手拉手,向三生秘境之屋走去。
      这第二大秘密,马上就要在他面前展开了。那无尽而神秘的力量,也将马上就属于他了!
      他兴奋地冲到门前,刚要一脚将房门踹开,忽然咦了一声,停下脚步来。
      恍惚之中,他似乎觉得门上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那闪过的东西,让他很是挂念,他禁不住迟疑起来,忽然龙薇儿惊叫道:“这……这是三生石啊!”
      三生石?
      李玄顺着她的纤手指处看去,只见她指的,正是小屋门上的那几个字。映着海水澹荡的波光,那些字隐隐也发出淡柔的光来。李玄禁不住想凑近些,看得清楚些。
      刚才那让他迟疑的东西再度一晃,这次他看清楚了,那是一些杂乱的影像,从那几个字中浮现出来。这些影像牵挂着李玄的心,让他有些烦躁,他无法遏制想看得更清楚一些的心情。但组成字的石块实在太琐碎,每个影像都极小,无论如何都看不清。
      一瞬之间,大漠黄沙,妖湖魔宫,长河落日,侠骨柔情,一齐涌上心头,李玄禁不住一阵怅惘。
      三生石上,难道会印着前生后世的轮回么?
      龙薇儿点头道:“不错!传说人在三生石上照的时候,就能看到自己的前世、后世的样子。你想不想看看自己的前生?”
      ——想,不过我更想看到的,是你的前生。
      这句话,李玄没有说出来,他忽然想起了那个数度看见但总觉得没有看清楚的承香公主的倩影。那真的是龙薇儿,抑或只是长得像龙薇儿?
      他的前生,究竟是如何爱着这位公主的,他们经历了怎样的岁月呢?他为何刀斩公主的魂魄?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犯下的更大罪孽,究竟是什么?
      李玄心头忽然涌起了一阵强烈的冲动,他一定要看清楚!
      他一咬牙,使劲地推开了门!
      他预料着会看到一片深沉的黑暗,或者无比宏大的宫殿,或者人间仙境,或者深渊魔窟,但门后的景象却平平无奇,这只是一间很普通的茅屋而已,并没有他所经历的轮回之境那么神奇。
      但李玄却震惊地睁大了眼睛,骇然道:“君……君千殇?”
      茅屋正中间,盘膝坐着一个人,飞扬的白发覆在他的躯体上,宛如苍穹中脉脉流泻的天河。
      他的脸也与那发一样苍白。
      这从没有人见过的一张脸,现在毫无阻遮掩呈现在两人的面前。
      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但李玄仍然清楚地知道,这就是君千殇。
      因为当日摩云大会中,君千殇御使他的身体,惊退雪隐、大日至,李玄对他的气息印象极深,一见便认了出来。
      那无时无刻不笼罩着他的灼烈光芒已经消隐,也许是因为在这个茅屋中,这些都是没用的。他的六对隐现翔舞的光翼,也完全看不见了。
      能看见的,只是一袭麻衣,盖住他的身躯。
      他静默地端坐着,仿佛在沉思这个世界的苦难。
      他身下,是一片巨大的青色之石,那石上布散着无穷无尽的晕光,仿佛整个天地都在其中。
      那,是否,三生石?
      果然如苏犹怜之言,镇守这三生秘境之屋的,竟然是君千殇!
      天下无敌,操纵轮回之力,一剑就将四极龙神斩入轮回的君千殇?
      那个傲然君临天下,雪隐上人、大日至尊者望风披靡的君千殇?
      李玄跟龙薇儿惊骇地互相对望了一眼,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挫败感!虽然他们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可能,但当可能变为现实之后,他们仍无法接受。
      无论他们的运气有多好,无论龙薇儿百宝囊中还有多少未施展的宝贝,在君千殇面前,全都无用。
      他们,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哀怨啊……为什么会如此?
      李玄放托了龙薇儿的手,悄悄向三生石走去,他仍然不死心,他想从三生石中看清楚他的前生,他想看清楚前生所发生的一切,而不是断断续续在脑中出现的碎片!
      但他才靠近三生石一丈之内,君千殇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
      李玄惨叫一声,甚至没看清楚这双眼睛究竟长成什么样子,就连滚带爬地向外逃窜。
      他见识过君千殇的力量,那是无懈可击无坚不摧的力量,就算他出动阿拉神雷跟对眼神功都无用。
      君千殇便是这个世界的王,这毫无疑问!
      君千殇的眸子中有着无比深远的空旷,这空旷映在这袭麻衣的身躯上,显得有些寂寥。
      李玄叫道:“我们马上走!这就走!不过……”
      他嬉皮笑脸地道:“我们同是大师兄,你能不能让我看一眼三生石?就看一眼!”
      君千殇不答,他的身子一阵摇晃,忽然,轰然倒地!
      李玄跟龙薇儿张大了下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良久,就见君千殇面如淡金,一动不动。
      他……他是走火入魔,还是死了?
      龙薇儿紧紧皱起眉来,她心中兴起了一丝不妥的念头。李玄心中也有这种念头,但更强的是那股冲动,他无法解释自己怎会有这么强的冲动,一定要看一眼三生石!
      他一个箭步冲过去,跨过君千殇,冲到了三生石之前。
      三生石上的晕光忽然平整起来,就在他目光的映照下,那七彩的碎屑忽然就组成了一副影像。
      那是个人。
      那是个女人。
      那是个美丽的女人。
      那是个美丽的女人的脸。
      脸渐渐清晰,李玄的心狂跳起来。
      他没有失望,那张脸终于清晰起来。
      那是龙薇儿的脸。
      亦是承香公主的脸。
      他所爱着的人的前生后世重叠在了一起,深深凝望着他。那双眼睛中神光离合,有着灼灼情波,缱绻情丝。她似嗔似喜,又娇又媚。
      ——我在这里等你千年了呵,你为何还不过来?
      李玄变得茫然起来,那双眸子告诉他,只要跨过去,深深捧起这张脸,他前世犯下的错,那为万千生灵而舍弃公主的罪孽,那杀掉公主的大错,都将一笔勾销。
      从此,他所爱的女子将原谅他,跟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永远。
      这,不就是李玄梦寐以求的么?他不需要再疑惑,也不需要再挣扎、选择。
      李玄的心充满了欢喜,他一步步向三生石走去。
      他能感受到,承香公主正在柔声呼唤着他,而他,正一点点化成那个大漠荒国中的定远侯,满载着一百年的爱怜,望着近在咫尺的情人。
      魔宫中,他们是这样对视着,中间隔了一个魔王与万千生灵。
      轮回中,他们是这样对视着,中间隔了一个誓言与万千时光。
      但现在,他们离得已不再遥远,他们只隔着一个笑容的距离,只要轻轻一握手,柔声说一句,他们就会永远在一起。
      再不分开?
      再不分开!
      李玄的心迷惑了,但他觉得自己再不迷惑。
      那是他的爱啊!
      他恍恍忽忽,他悠悠荡荡,他时时世世,他生生死死。
      他走向了自己的轮回。
      突然,他被一个人狠狠地拉住了,他猛回头。
      这一回头,他的轮回忽然粉碎。
      这一回头,他看到了龙薇儿。
      这一回头,万千影像与柔情忽然都消失,变得冰冷。
      龙薇儿讶然道:“你……你做什么?”
      李玄心头一震,他在做什么?他只是看了三生石一眼,为何就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
      他禁不住拉着龙薇儿退后数步,再度向三生石上看去。
      那石上的晕光仍未消淡,仍然组成一张娇靥。那是酷似龙薇儿的娇靥,不同的是,有着龙薇儿所没有的娇媚。
      那更似是苏犹怜的媚。
      这张脸,看上去是那么真实。龙薇儿皱眉道:“她是谁?”
      李玄身子又是一震,她是谁?
      那晕光组成的影像忽然银铃般地一笑:“我是谁?”
      李玄身子再度一震,虽然他不明白三生石的传说究竟怎样,但也清楚,这个女子,绝非是他前世情人的影像。
      因为,这女子是真真实实存在的,而她,绝无善意!
      李玄握着龙薇儿的手,一步步后退,他的心中仍然有一个声音,在柔柔地呼唤着,他仍然深切地感受到,只要自己走过去,他就会再无遗憾,他就会永远沉沦入幸福的漩涡。
      若不是他还握着龙薇儿的手,他一定毫不犹豫地跨过去!
      然而,现在他知道,他们已深陷在巨大的危险中。
      他深深看了龙薇儿一眼,至少,她不应该卷入其中。前世的她为自己付出太多,这一世,他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他装出一副兴奋的样子,对龙薇儿道:“终于出现妖怪了!你记住我方才对你说的话没有?这是我的课题,是我的论文,你快走吧,千万不要跟我抢!”
      龙薇儿撇了撇嘴,道:“小气鬼!谁会跟你抢!”
      两人说话之间,三生石上的晕光点点袅袅自石上升了起来。那块偌大的石头忽然变得黯淡之极,点点晕光却刹那间无比明亮,那张脸也更加妖娆美丽,逐渐在空中浮现。
      那是个无比美丽的身影,有龙薇儿的纯真,也有苏犹怜的妩媚。
      她是仙子与恶魔的混合,看着她,仿佛看到了那无尽的夜空。那无比晶莹的星辰,是最灿烂的眩美,但那深沉的黑暗,却是诱人深陷的魔渊。
      李玄呆呆地注视着这个慢慢显出全身的女子,一时无法想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
      她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