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波连山倒蓬壶

  •   龙薇儿忽闪忽闪着大眼睛,突然道:“我有办法了!”
      李玄喜道:“快说快说!”
      龙薇儿道:“你是我的奴隶,你负责叫醒它!”
      李玄的脸立即衰了下去:“这就是你的办法?”
      龙薇儿道:“我们也来钓神鳌好不好?你来做饵,神鳌肯定喜欢吃!”
      李玄吃了一惊,道:“不行!”
      龙薇儿扁了扁嘴,道:“为什么不行?昔日任公子东海之上饵牛钓大鳌,千古传为佳话,今日我龙小姐太皓鼎中饵人钓大鳌,想必也会青史留名,你就奉献一次吧!”
      李玄坚决道:“绝不奉献!”
      龙薇儿笑道:“我会很小心不让神鳌吃了你的,若是再烤烤,烤出香味来,神鳌估计立时就能醒过来!”
      这念头简直要让李玄晕过去了。
      龙薇儿道:“早就知道你不肯答应了,以,我带了这个来。”
      她打开口袋,忽然一阵绿光闪过,地上多了一只巨大的绿茧。
      李玄讶道:“你什么时候将绿眼逮起来了?”
      龙薇儿笑道:“我觉得它挺好玩的,就趁着你用凤冠逼住它的时候,将它装在了百宝囊中。我再说一遍,你戴着凤冠扮女人的样子实在太丑了。”
      说着,她哈哈大笑起来。李玄更加哀怨……
      龙薇儿笑了一阵,从百宝囊中拿出一丸红丹来,道:“你站开些。”
      李玄道:“危险的事情我来。”说着,将红丹抢了过来。龙薇儿大惊:“不要!”
      “轰”的一声暴响,一团烈火自李玄掌心窜了起来,一怒而成三丈余高,威烈无比地燃烧起来。李玄怪叫一声,带着那团烈火四处奔逃着。
      那火好猛啊,青苔燃烧起来……绿茧燃烧起来……大地的石质也燃烧起来……
      龙薇儿大惊,急忙掏出一丸绿丹,叫道:“不要动!”
      李玄急忙忍痛站住,龙薇儿一抖手,绿丹化作一道阴森森的冷气,向李玄罩了过去。霹雳一声响,那冷气化作电光散乱,在李玄的头顶炸开,倾盆大雨倏忽出现,将李玄浇了个落汤鸡。
      火熄了。
      李玄的头被炸成了火烧鸡窝,身子被烧成了黑炭,还冒着丝丝烟气,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龙薇儿急忙跑过去,抱怨道:“你怎的那么毛手毛脚的?先天火雷是能随便拿的么?它沾了人气,立即就会爆炸的!”
      李玄哀怨啊……“为什么你拿着就没事呢?”
      龙薇儿道:“因为我手上带着冰蚕丝手套啊!”
      李玄一把拉起她的手,果然,这双玉白可爱粉嫩娇柔的小手上,笼了一层淡淡的云气,——这就是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冰蚕丝?
      就在此时,一声央莽的巨啸冲天响起,两人脚下的大地一阵轰然震动,晃得两人立足不定。李玄一把抱住龙薇儿,将她挡在身后,龙薇儿纤手指处,浑天绫激出一团柔和的红光,将两人围在中间,冉冉升起。
      浑天绫的确是罕见的神物,这层红光腾起后,外面的碎石落木全都被挡住,冲不进来。但那番天翻地覆的惊动,却让两人头晕眼花,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祸事!
      浑天绫感受到危险,不断上升,一直高出山峰之后,才缓缓停住。两人身周云气缭绕,向下看去,只见那片谷底平原正缓缓抬起,四周山峰纷纷崩塌,被那片大地一阵晃荡,顿时粉碎。
      无边碧气托着那片大地,一寸寸上升。
      一只硕大无朋的脑袋,自山峰深处昂将起来,激烈的绿光旋绕在碧气深处,直透苍天!
      那碧气渐渐化虚凝实,两人眼前一阵恍惚,碧气竟然化成无边的海涛,激绕在山峰之间。
      顿时,碧气化为巨涛,瞬息漫过大地,那些簇立的山峰,也化成一座座小岛,悬浮在浩然海洋之中。顷刻的功夫,整个第八重天仿佛全都化成了水之汪洋,漫漫看不到边际。
      海涛蔽天,水天相连,龙薇儿和李玄都是从未到过海滨之人,此时不由得顿觉胸襟辽阔,大感畅然。
      猛地,海涛涌动,那只硕大的头颅自海波中扬起,两道直贯苍天的绿光自它的额头发出,似是它的眼睛。但那头颅实在太过巨大,比起海中悬浮的小岛,也小不了多少。
      只听一个巨声回响在浩大的空间中:“人类,为何用元天火雷惊醒我的睡梦?”
      李玄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龙薇儿的态度倒还比较平和,没有被这么巨大的神鳌吓倒。
      难道可爱的女孩子不用害怕怪物么?
      她笑嘻嘻地道:“你是谁啊?”
      那巨大的声音道:“我是元枢镇海神鳌,为紫尊隶役。等我长大之后,便可脱去飞升。”
      龙薇儿也惊讶地张大了嘴:“你这么庞大,居然还没长大?”
      镇海神鳌的声音中露出了一丝笑意:“还早着呢,至少差一千年,我才能脱体飞升,化为负皕神鳌,便可以潜入元海,承担托负大地的重任。再一千年之后,就可功行圆满,负载大地之功化为功德,我们才可脱去这身躯壳,化仙飞升。”
      龙薇儿哦了一声,道:“那时候你们该有多大?”
      神鳌道:“我记得见过我的爸爸妈妈,它们的头颅大概有我的身子这么大。”
      仅仅头颅就有身子这么大?李玄龙薇儿两人一齐睁大了眼睛,惊讶地互相望着。天!那它们的身子将会多么雄伟!
      这……这样的怪物还是不要得罪为好!李玄心念电转,瞬间确定了这一原则。
      哪知那只巨大的神鳌转过头来:“方才是你放火烧我的背么?”
      李玄一下子呆住了?神鳌两簇绿光炽烈地照耀在他身上,他知道,在修为如此高的神鳌面前,他是无法说谎的!他期期艾艾道:“那个……我……只是……”
      神鳌道:“我很感激你,我沉睡了这么多年,身上长满的青苔,又痒又难受,你这一把火,让我舒服多了。我决定要好好报答你们,说吧,你们来这里有什么事?”
      咦?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李玄张大了嘴巴,这次不是因为吃惊,而是高兴!如果这么大一只神鳌肯帮自己,那破解第二传说就有可能了!
      他笑道:“你既然知道紫尊,当然也知道摩云书院了?”
      神鳌点了点那伟大的头。
      李玄道:“你既然知道摩云书院,当然也就知道摩云书院的三大传说了?”
      神鳌又点了点头:“我起码知道一个。”
      李玄笑了:“那就将你知道的那个说给我们听!”
      神鳌道:“我有一个朋友,这个秘密是他告诉我的。我只说给你们两个人听,你们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
      李玄大喜,这个朋友,是不是就是紫极老人?还是君千殇?无论是谁,都有足够的理由知道这个秘密!他忙不迭地催促道:“快说!快说!我肯定不会告诉别人!”
      神鳌道:“我的那个朋友叫小云……”
      李玄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小云?难道它是云海雪蜃?”
      神鳌大喜,道:“就是小云!你认识它?”
      何止认识?差点就将它斩死了呢!难道神鳌所知道的传说,就是天之链堑?
      那还用说么!
      李玄还不死心,问道:“你知不知道你所在的这个地方藏着摩云书院的第二大传说?”
      神鳌茫然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里有第二大传说么?没有人告诉过我啊!”
      李玄扬了扬手中的藏宝图,道:“可这上面明明说秘宝就藏在这里的!”
      神鳌道:“哪里?”
      李玄凑了上去,指着藏宝图,道:“这里!”
      神鳌道:“哪里?”
      李玄再凑近了一点:“这里!就是这里!”
      他用力指点着藏宝图的中心,神鳌一把将藏宝图抢了过来,仔细看了一遍,笑道:“你们受骗了,这不是藏宝图。”
      李玄道:“不是藏宝图?”
      神鳌笑道:“我有个朋友,他想造一所能飞行天际的神舟,拜托我给他一块龟壳。要知道我的壳很宝贵的,一小块就可以让他的神舟具有飞翔能力!我看在彼此的交情上,就挖了小小的一块给他。他还不放心,跟我说万一神舟坏了怎么办?我就大度地画了一张图给他,说,你要是再需要我的龟壳,就按照这张图来找我吧!所以,这张图不是摩云书院三大传说的藏宝图,而是寻找飞天神龟的地图。”
      龙薇儿道:“这不是揭开传说之谜的藏宝图?”
      神鳌叹道:“我也很想帮你们,你知道,我为朋友两肋插刀,最是仗义的,所以我的朋友遍天下,你去打听一下神鳌阿闇那,那可是鼎鼎有名的啊!你看,我并没有骗你们。”
      海涛涌动,它浮起巨大的身躯,果然,在靠近尾巴的地方,龟甲的边缘断了小小的一块。
      难道谢云石的逐日旭光舟,就是用镇海神鳌的壳铸造的么?
      这可大有可能。
      龙薇儿问道:“你那个朋友姓谢么?”
      神鳌阿闇那道:“记不太清了,已经很多很多年了。好像是叫谢玄?谢石?嗯,我的朋友太多太多,送出去的宝贝也太多太多,多到我这么年轻就得了健忘症,几乎都记不得了!”
      龙薇儿有点头晕脑张,难道自己悄悄偷走的这张,并不是传说中的藏宝图么?
      她还要问什么,神鳌阿闇那竖起一根手指,(这可真是难以想象……)强调道:“不过他们都是大人物!跟我阿闇那结交的,都是大人物!”
      李玄谄媚地凑上来:“那你能不能给我一件宝物呢?”
      神鳌逼视着他,那两蓬绿光凛然生威,似乎能穿透进入李玄的内心。
      但李玄是何等人?对眼神功之外,厚颜神功那也是天下无双啊!
      看着他那双真诚的眼,神鳌大力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如此诚意地要求,我就将我最后一件宝贝送给你!”
      李玄大喜,急忙答谢。神鳌又竖起一根手指:“这是我珍藏多年,历遍万千朋友都没给他们的宝物中的宝物!”
      李玄大喜。
      “奇珍中的奇珍!”
      李玄狂喜。
      “神器中的神器!”
      李玄暴喜。
      “我现在将它传承给你,希望你能将它用在正途,发扬光大!”
      李玄拼命点头。
      神鳌伸出手来,那上面一方黑乎乎的东西。神鳌双目中的绿光变成了七色华彩:“这是我拼了一千年的力量,才凝结出来的,说它代表了我这千年的修为,也不为过!”
      李玄跟龙薇儿呆呆地看着它手中的黑物,难……难道这是神鳌的内丹?
      才第一次见面,神鳌就送这么重的礼物,果然是朋友遍天下,义薄云天啊!
      李玄声泪俱下,握住了神鳌的手。
      神鳌道:“我这一千年来,只拉了一次矢,这次郑重地将它送给你!”
      矢?
      李玄看着自己手上沾上的黑色的,粘呼呼的部分,突然垂直晕倒了。
      神鳌很不满:“什么?难道他居然敢嫌弃如此喜欢交朋友的我?你要知道我跟很多大人物都谈笑风生,我跟他们聊得很开心!那么多大人物,我都只送给他们普通的宝物,没有送这么贵重的,他居然敢嫌弃我?”
      海涛汹涌鼓动,似乎随着神鳌的愤怒变得不羁起来。
      龙薇儿忙道:“不!不是的!他最喜欢这东西了,他……他可能是欢喜得晕过去了。你不知道,他平常就拿自己的这东西当武器,被誉为天下第一锋芒,无人能挡!”
      神鳌的眼睛立即瞪圆了,他用力握着李玄的手:“知音啊!”
      这么大的一只神鳌,泪如雨下。
      伯牙琴音虽好,还得子期来听不是?
      神鳌千年凝矢虽好,还得李玄来用不是?
      那是寂寞了千年的一沱矢,是否在李玄的手中,才能绽放出它应有的光彩?
      那必将照耀整个历史!
      神鳌双手合十,眼睛亮晶晶的,充满了期待。
      遥想李玄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手中握着它这沱矢……
      呕,那一定是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神鳌虔诚地将手中之物奉献到了李玄的身前。李玄突然一声尖叫醒来,一跳就跳到了龙薇儿的身后。
      神鳌:“这沱矢……”
      李玄:“唔!唔!今天天气不错。”
      神鳌:“这沱矢……”
      李玄:“嗯!嗯!这里风景挺好。”
      神鳌:“这沱矢……”
      李玄一把拉住龙薇儿:“咦,我好像看到那边有些不对,我们去那里看看去!”
      说着,他拉着龙薇儿的手,慌忙向前奔去。一直奔出去了好几里,李玄这才停住,大大喘了口气。龙薇儿从未见李玄这么仓惶过,不过她更惊奇:“你为什么不接受神鳌的礼物?”
      李玄臭着一张脸吼道:“你要是喜欢你就接受好了,不要拉着我!”
      龙薇儿跺足道:“你要是早说不要,我就要了!真是气死人了!”
      李玄奇道:“你不是最恨这玩意的么,怎会又有了兴趣了呢?你……你不是想拿来对付我的吧?”
      龙薇儿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李玄奇道:“知道什么?”
      龙薇儿道:“咱们上的算学课奇禽异兽篇中不是学过么,定乾镇海神鳌千年所凝之矢,便是息壤么?”
      李玄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息……息壤?”
      龙薇儿道:“对啊!海波澹荡,不断冲刷神鳌负着的大地,天帝便赋予了神鳌一项神奇的力量,可以集聚千年元气,化为息壤,补大块之流逝。那是天下一等一的宝物,一块息壤在手,无论什么地水火风都可挡住。怎么,你从来不读书么?”
      李玄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极为好看,似是哭,又似是笑,千奇百怪,筋肉扭曲,他不断重复道:“息壤……息壤……息壤……”
      突然,他拽起龙薇儿,火速飞到了神鳌身边,叫道:“花费了这么多时间,不看到到你英俊的面容,我终于平复了激动的心情!现在,我做好准备了,把息壤给我吧!”
      神鳌摇了摇头,道:“没有息壤了。”
      李玄怪叫道:“为什么没有息壤了?”
      绿波浩荡,神鳌再度翘起了它的丰臀:“我见你不要,就用它补了壳。你看,完整了的背壳,是不是更加英俊了?”
      李玄的脸色刹那间又好看起来,悔恨、自责、痛楚、悲伤……以及那永远不能离开他的哀怨……
      神鳌道:“不过你若是喜欢,我可以现场炮制一沱给你。也许你不喜欢息壤这样味轻的,喜欢真正的矢那种自然的风味?我会满足你的。”
      李玄大叫道:“不用了!”
      他的泪都快流下来了。两件秘宝啊!一件是参合玉凤,一件是息壤,居然就在这两个时辰之内,跟他失之交臂。这种心痛,可有人能理解?
      所以,三大传说中的第二大,是绝对绝对不能再失去了!
      李玄伸手,道:“把藏宝图还给我。”
      神鳌道:“都说这不是藏宝图了,是寻我图,你还要它做什么?”
      李玄不答,伸手探了海水中,试了试,沉思片刻,道:“你知道么,我曾经在很多很多轮回之境中呆过,粗略估计一下,怎么也都有十七八个吧。每个轮回之境中都有一个精心设计的漏洞,我只有找出那个漏洞来,才能从其中解脱。”
      神鳌不屑道:“轮回之境算什么?那是假的。这片幻海乃是我的心外灵台,是我的千年修为所化,是真实的!”
      李玄点头道:“我方才试一下,就是为了确定这个。我的看法跟你稍微有点不同,那就是,这藏宝图所标识的,的确是第二大传说所在。”
      神鳌冷笑道:“幻海之水无处不在,就算有秘宝,也早被海水冲跑了!”
      李玄慢慢点头,道:“第二大传说,据说是个神秘的小屋,那的确不能被你的灵台幻海之水冲走。所以,只能有一个答案。”
      他本有些无赖、散漫、轻佻的目光突形锐利,紧紧盯着神鳌阿闇那,不知怎么,神鳌给他看得有些不自然。
      李玄一字一字道:“在、你、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