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云河车载玉女

  •   李玄狠狠跺了跺脚,拉起郑百年跟卢家兄弟五人,向学院而去。
      这五个人实在太重,他只好用藤条将他们捆起来,背在身上。这些天奇变迭生,他奔来跑去的,力气增长了很多,倒也勉强能够拖动。
      将五人扔到了他们的床上,李玄才意识到他们伤的有多重。他们的身上结了一层蓝色的薄晶,看上去只有一片纸那么厚,但只要稍稍碰到,五人立即痛得死去活来。要想让他们痊愈,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打倒四极龙神了。
      但要如何打败这邪威惊天的大魔头?
      他只是指了几下,雪域尊主雪隐上人就被逼得舍命相抗,九死一生。
      自己又如何对抗?
      他忽然想起了紫极老人的话,揭开摩云书院三大传说的话,也许能找到对付四极龙神的力量!
      三大传说中的天之链堑之秘已被他揭开,他因此能偶尔施展前世定远侯的无敌力量。那种力量,若是能全部施为,连妖湖魔宫魔王都能打败,未始不是石星御的对手。唯一缺憾,就是自己不能自由运用。
      若是揭开其他两个传说之谜呢?
      李玄怦然心动,也许,这是对抗石星御的唯一办法!
      只是以他一人之力,是万万无法揭开这秘密的,他必须寻找帮手。
      封常青?太胆小。边令诚?他守着红玉死活不肯离开。苏犹怜?李玄大力摇了摇头,不知怎的,他暂时不愿意再面对那张美丽的脸。
      那就只剩下这么几个人。
      石紫凝,龙薇儿,崔家三姊妹。
      李玄不想让龙薇儿涉险,选择就只剩下两个,崔家姊妹,还有石紫凝。石紫凝剑术极高,很有可能犹在郑百年之上,乃是强助。崔家姊妹虽然弱一些,但是一上场就是三个,加上灵犀剑有神妙莫测之力,灵活运用的话,也可奏奇功。李玄精神一震,马上向凤庐走去。
      若是有可能,他真想狠狠揍紫极老人一顿。这么强的敌人出现,六大常傅竟连一点忙都帮不上,要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大师兄来操心!
      他很快就见到了崔家三姊妹,因为她们正一身劲装,向外走去。李玄还未开口,崔蔼然道:“时势危急,我们女儿当自强!”
      崔嫣然道:“只有我们下山搬来救兵,摩云书院才有可能得救!”
      崔翩然道:“救兵如救火,我们要赶紧行动!”
      三姊妹一阵风般冲下山去,李玄并没有阻拦。
      崔家姊妹说的不错,若是能搬来救兵,那也是不错的主意。
      但这三姊妹真能搬得来救兵么?李玄连一点把握都没有。
      于是选择就只剩下一个,石紫凝。
      也好,本来石紫凝就是他的第一选择。
      石紫凝正在练剑。
      外面打得天翻地覆的,石紫凝却在练剑。她练得很辛苦。李玄还没开始说话,冷森森的剑芒直指他的面门,将他所有的话都封在喉间。
      石紫凝碧森森的眼眸盯住他,道:“你若是再出手对付我族龙神,我就先杀了你!”
      李玄哑然,他忽然想起,石星御乃是石紫凝的先祖,是他们石国的龙皇,也是石紫凝舍命要放出的人!
      四极龙神,本就是石国唯一的希望。他又怎能冀望石紫凝帮助他?
      李玄闷不做声地退出去,他的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他转头,就见到了龙薇儿。
      他实在没有想到会在此时见到龙薇儿,不由得怔了怔。
      龙薇儿满脸笑容,她的笑,让李玄觉得有些苦涩。因为,他知道,龙薇儿已习惯用甜甜的笑脸,来掩盖住自己的痛苦的。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痛苦,她只愿意每个人都看到一个活泼的、给别人带来欢乐的龙薇儿。
      她却没有想过,这对她自己会是多么残忍。
      李玄很想告诉她,不要这样,她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他以后都将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他也会帮助她完成任何心愿,直到她获得真正的幸福为止。
      虽然,他还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前世的情缘。
      但这次,龙薇儿的高兴似乎是真实的。
      她笑道:“我找到打败四极龙神的办法了!我们能够解救书院!”
      嗯,说什么?李玄一怔,就见龙薇儿扬起了手,道:“答案就在这里!”
      她手中,是一幅古老的发黄的地图。李玄猛然想起,摩云书院的第二大传说,便是一座号称从没人到过的,由君千殇亲自镇守的魔舍。
      这幅地图,是不是就是通往魔舍的地图?
      龙薇儿似乎知道他的疑问,点点头,道:“不错,这就是摩云书院第二大传说的藏宝图,我从谢哥哥那里得来的!”
      谢云石?他怎么会有这幅藏宝图?
      龙薇儿笑道:“原来谢哥哥早就知道四极龙神要出世的消息,他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这幅藏宝图,本来循着它的指引,便可找到第二大传说中的魔舍,破解这一传说。就算得不到魔舍中禁锁的异宝,也可以找到君千殇,劝他出来对战石星御。可惜……”
      她叹了口气,道:“可惜谢哥哥好像有什么要事,急着要走,都没来得及好好研究一下。他虽然将藏宝图混在一大堆图卷之间,但仍然给我偷来了!”
      她做了个可爱的鬼脸,冲着李玄扬了扬藏宝图:“你要不要来?”
      傻子才不来呢!这简直是瞌睡鬼碰到了枕头啊!
      李玄急忙一叠声地道:“来!来!来!一定来!”
      龙薇儿道:“不过你要记住,这藏宝图是我发现的,你是我的奴隶,所以,这次是我带你去做大事,你要听我的话。要不,我就不带你了。”
      李玄立即一副谄媚之样,就差没有摇尾巴了:“主人,请您一定要带上小人!”
      龙薇儿满意地点头:“嗯,但是你要很乖才行。”
      李玄笑道:“我一向很乖很乖的。”
      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深蓝的烈日。那似乎象征着四极龙神那无边的威压,让每一线看到它的目光颤抖、避开。不过龙薇儿这一闹,让他恐惧紧张的心灵稍稍放松了一些。
      他不禁忆起了自己的前生,那时,他也是跟承香公主横刀天涯,一起历过千艰万险的。
      而现在,定远刀在手,龙薇儿在侧。前生那欢喜悲伤的岁月,就在这幅藏宝图中。就算这之中有着千艰万难,他也一定会追随龙薇儿而去,守护着她那幼稚天真的笑容。
      他没有忘记他许下的诺言,他要给她最大的幸福。
      
      藏宝图上显示的宝物所在之处,是在太皓天元鼎中。
      进太皓天元鼎这对李玄来说是常事了,但这次却有些困难,因为他无法打开入鼎的大门。
      那七颗九仙瑶星是要用自身修为贯入才能打开的,李玄别的都好,就是没有真功夫,所以,这本来最简单的一关,却难坏了他。他呆呆立在太皓鼎之前,苦思苦想,想来想去,觉得在大家重伤的现在,只有石紫凝才有这个力量了。
      但石紫凝是绝不会帮他的。
      龙薇儿道:“你怎么还不进去?”
      李玄还没答话,龙薇儿仰头道:“元尊,我要去第八洞天。”
      咯的一声响,太皓天元鼎的龙钮上腾起一道碧光,将两人包住,倏然就钻入了鼎身中。等到他们眼前回复光明之后,李玄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深山密林中。
      咦?难道元尊竟会听龙薇儿的话?李玄忍不住问道:“现在不需要通过九仙瑶星的考验就能进太皓鼎么?”
      龙薇儿笑道:“我不知道啊,反正每次我来的时候,想要去哪个洞天,只要跟元尊说一声就行了。”
      李玄:“洞天?”
      龙薇儿道:“你不知道么?太皓天元鼎中一共分为九大洞天,分别为蓬玄洞天、朱陵洞天、虚陵洞天、洞灵洞天、玄真洞天、太乐洞天、阳观洞天、太元洞天、丹霞洞天。我们学习天文地理的地方,是第一重洞天蓬玄洞天,现在我们在的,是第八重洞天太元洞天。我们找的秘宝,也就在其中。”
      李玄这才明白了一些。龙薇儿歪着头看着他,道:“这些都是常识啊,你怎会不知道?难道你整天不学习么?”
      这句话问得李玄的脸立即臭起来了。人家学剑术学道术学阵法,学成一身本领,至不济也学成些见识,可恶的臭老头每次都将我往轮回之境里一扔,真不知他是在教我呢,还是嫌我烦匆匆打发了事?
      反正什么都没有学到这是既成事实了,李玄也就不再多说,拿出藏宝图来,皱眉看着上面。那藏宝图画得精致之极,上面密密麻麻标满了各种符号,每一折,每一弯,都极为详尽。但就是太详尽了,李玄根本看不过来啊!而且那些符号他多半不识,因为他就没有正经上过几节课!
      龙薇儿奇道:“你还不让藏宝图活过来,我们怎么找宝贝?”
      让藏宝图活过来?李玄迅速明白,那又是自己所不知道的常识。他干脆将藏宝图恭恭敬敬地送到龙薇儿的面前。
      龙薇儿伸出纤指,在藏宝图上点了点,一层晕光在图上闪现,光芒错乱,那藏宝图上忽然五色缤纷,转瞬之间,变成了一座立体的映像。
      那些符号全都活过来了,有的成为树木,有的成为大石,虽然极为微小,但一形一状,细致无比。一条闪着光的小路在它们中间穿梭着,在路的尽头,俨然座落着一所小小的房子。
      房门紧闭。
      那,是否就是他们要寻找的魔舍,也就是摩云书院第二大传说的锁藏地?
      李玄兴奋起来,若是这样的藏宝图,那他就看得懂了!
      龙薇儿歪着头看着他:“你这也不会,那也不会,带你来究竟有什么用?”
      李玄开始哀怨起来……
      不过龙薇儿是个宽宏大量的人:“反正也无法送你出去了,我们走吧!”
      她拉住李玄的手,向前一指。她身上缠绕的红绫腾起一阵毫光,将周围都映上一层淡淡的红光。红光返映,将两人包围起来,李玄就觉得身子在一瞬间变得极为轻,与龙薇儿一起飞腾而起,极为迅捷地向前飞去。
      龙薇儿纤指引处,两人越飞越快,沿着藏宝图上那立体映像中的闪亮小路向前纵去。
      李玄忍不住喜道:“你这法宝可真是好,叫什么名字?”
      龙薇儿道:“浑天绫。”
      咦?好像是个很响亮的名字啊。李玄觉得有些熟悉,但苦思苦想,也没想出究竟在哪里听说过。他赞叹道:“有了这么好的宝贝,可省劲多了!”
      龙薇儿道:“比起谢哥哥的逐日旭光舟可差多了。浑天绫只能贴地飞行,谢哥哥说等我神功初成,十二重楼完足之后,才能借浑天绫飞行空中。但逐日旭光舟就不同了,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御使,高出天外。”
      谢云石?
      不知怎的,与龙薇儿手拉手翔舞太元洞天中时,听到这个名字,李玄的心中还真有点酸酸的。他默不作声,龙薇儿却没发觉他的异常,兴高采烈地道:“昨日我们驾着逐日旭光舟潜入东海深处,游行海底,去看那些烛光鱼。那些小鱼可好玩了,身上一闪一闪,就跟亮起来的烛火一般。谢哥哥说我下次过生日的时候,就带我到这里来,身边全都是烛光鱼,点点荧荧,包围住我,就跟身在天上一般……”
      昨日?李玄苦涩地想,昨日自己身陷天之链堑,正在跟心魔与云海雪蜃殊死搏斗呢。
      龙薇儿道:“上个月我同谢哥哥驾着逐日旭光舟,到了万丈地底,那里也很好玩,长着很多奇怪的生物,也都身染亮光,什么颜色的都有。它们很善良,我走出去跟它们玩了好久。我想带一只回来,谢哥哥说它们叫睧鹲,若是到了地面上,会受不了那么强烈的日光,马上就会盲掉死去的。我只好跟它们道别,约好下次再去看它们呢。”
      上个月?上个月我与石紫凝于大漠洪荒中苦斗三刹鬼毒大摩天,舍生忘死,差点毙于绿洲血谷之中呢。
      不过,这两次,却是我在轮回中看到了你的身影的时候……现实之中,你却跟别人男人卿卿我我,得意万分。
      唉,难道轮回之后,所有的誓言都将化为风、化为尘么?
      但他却无法忘记妖湖中承香那静谧的眸子,无法忘记他的刀斩中她时的惊骇,也无法忘记那时她极力想宽慰自己的笑容。
      那不是故事,不是传说,都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虽然是发生在定远侯身上,却深烙在李玄心底,无论用多少泪水都无法抹去。
      龙薇儿高兴的神情也有些黯淡:“不知为何,当我看到烛光鱼跟睧鹲的时候,我总觉得心里有些悲伤的感觉,似乎我什么时候见过它们……跟我一起去见它们的人,不是谢哥哥呢……”
      李玄心里一震,那个人,会是谁?
      龙薇儿转过头,恶狠狠地盯着他,道:“昨天晚上我做了个梦,居然梦到跟我去看烛光鱼睧鹲的,竟然是你!你说,你究竟对我施展了什么邪术?”
      李玄讶然,为什么龙薇儿做梦会梦到自己?
      龙薇儿恨恨道:“这些日子,不知为什么,我做梦老是梦到你,还老是梦到你拿着那什么神雷丢来丢去的,恶心死了!你一定用什么邪术魇住我了,是不是?害的我跟谢哥哥在一起的时候都恍恍忽忽的,把谢哥哥气走了!”
      她小嘴扁了扁,几乎哭了出来。
      李玄笑道:“紫极老人对我说了,谢云石是请假,不是被你气走的。你倒不必担心这个。”
      是啊,该担心的是她为什么会梦到自己呢?难道她也觉悟到,两人的轮回是嵌合在一起的么?
      李玄不由抬头,深深望向龙薇儿。
      龙薇儿一接触到他的目光,不由得身子一颤。那是锁住层层轮回,前生今世的深情迭压在一起的目光。那是前世愧歉、今世依恋的无比缱绻。
      龙薇儿也不由被他紧紧吸引住。
      砰的一声响,李玄被她一脚从浑天绫上踢了下来。
      龙薇儿吐了吐舌头,心有余悸地道:“在梦中你就是用这种恶心的目光看着我,看得我毛骨悚然!咦?你跌到哪里去了?”
      李玄的身影跌到了那参天巨树中间,忽然就消失了。
      这里是个奇怪的世界,陡峭高峻的山峰支天而立,密密麻麻地挨挤着,它们中间,长满了几十丈高的巨大树木。那树木也紧紧挨挤在一起,彼此枝叶纠结生长着,树干全都挺得笔直。山与树连绵在一起,浓翠如墨,仿佛泼在这片大地上。李玄跌下去后,本应该挂在树梢上的,但龙薇儿指挥浑天绫来回寻了几遭,就是不见他的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