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逸气走风雷

  •   李玄冲下终南山,正看见郑百年拖曳长剑,在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火花。
      他已取回了那把乌沉沉的剑,这并不是他不守信诺,而是崔翩然亲手将剑塞给他的。没有这柄剑,只怕他还没有信心对决四极龙神。但现在,他一剑在手,却是天不怕地不怕!
      郑百年又穿上了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显然,他极为看重挑战四极龙神这一机会。
      这笨蛋,难道他以为是朝圣么?李玄见识过四极龙神的威力,知道稍有不慎,就会被他灭成齑粉。最好的情况,也跟现在的雪隐上人胡突干差不多。
      雪隐上人身上结满了冰屑,那是蓝色的,带着死亡颜色的冰屑,似乎已透入了他的身躯,在侵蚀着他的灵魂。胡突干的样子稍微好一点,全身破破烂烂的,没有一处完整。他身子抖抖嗦,抖抖嗦,连金刚刃都握不住了。原来多么华丽的银盔银甲啊,多么华丽的金刚刃啊,现在统统失去了风采,变得跟郑百年身上衣,手中剑一模一样。
      有人要收集他这一身,估计要出个好价钱了。
      但这一切都无法影响郑百年。他目光郑重无比,紧紧盯住四极龙神。乌剑咝咝划动,电光缭绕,他的力量在不停地升腾着。
      李玄知道他特别钟情于剑,修的是剑术中的剑实。招数全无花巧,全凭一股强猛无伦的力量,将敌人摧毁。
      但跟四极龙神比力量?李玄就算毫无半点想象力,也可以猜得出,他一定会被揍得很惨地摔下来。
      郑百年提气,吞吐,乌剑倏然散发出一阵光芒。一点精光自剑柄透出,迅速布满了整个剑身。那柄剑竟变得晶莹通透起来。隐隐只见剑身内贯满了无数奇异的花纹,似是巍巍高山之像。
      郑百年剑尖斜抬,指向四极龙神。
      四极龙神也望向他,脸上只有蓝色的光芒妖异闪烁着。
      如果摈弃敌我立场的话,四极龙神实在是个清俊若神的男子——如果他肯稍微合一下眼。
      那双蓝色的眼眸实在太过妖异,仿佛蕴含了九天十地无尽的岁月,芸芸众生永远的梦寐。无论是人、神还是魔灵,只要被这蓝眸一照,灵魂都会被勾走、焚灭,化为灰土。
      李玄急得都快晕过去了,连雪隐上人都挡不住四极龙神一招,郑百年这家伙居然敢提剑挑战?他提的不是剑,是自己的人头啊!
      但郑百年却凛然不惧,宝剑荧荧闪光,扬声道:“石星御,认得这把五岳神剑么?”
      四极龙神不答。
      郑百年道:“二十年前,我叔父郑长风为制止你肆意屠杀,与你决战于忘情谷,被你一剑连人带剑斩成两段。你斩的就是这柄五岳神剑!我叔父若不是想用仁心感化你,又岂会死得这么惨?石星御,今日郑家后人前来向你讨还这一剑!”
      郑百年一声长啸,乌沉沉的五岳神剑被他举过头顶,笔直指向青天。那剑身中的隐隐光纹倏然涨大腾起,在他身周化成五座巍峨的高山。
      青翠森莽之气透下,郑百年一声大喝,五座高山倏然化为霹雳怒震,闪电般向东南西北投去,转瞬不见了踪影。天空中却有巨大的雷霆在隐隐怒震着,李玄觉得整个终南山似乎都在轻微颤抖。
      雪隐上人要将大雪山移来,难道这柄五岳神剑竟能将中原五岳移来么?完了,五岳对大雪山,无论哪个都可以将小小终南山压成齑粉啊!
      忽地,遥远的天际显出五个彩点,赤、白、金、蓝、绿,五种颜色,缤纷相映,向这边急投过来。倏忽之间,奔到了郑百年的面前,化成五道巨大的彩色剑光,围绕着五岳神剑疾旋起来。
      郑百年喝道:“泰、华、衡、恒、嵩,五岳上各有祭天神坛,收集天下元气。我荥阳郑氏为大唐祭天使,获先王恩准,可使用这些天地元气。这柄五岳神剑,就有如此神通。石星御,你就算邪威通天,难道真能强过天地么?受死吧!”
      他长剑横指,那五道彩光星飞电跃,暴雷般的一声响,聚合成一个极大的彩轮。赤、白、金、蓝、绿五道先天五行真气纠结在一起,围在外面,互相激荡冲撞,顿时在中间汇聚出象征天地原始的阴阳二气光团。黑如夜,白如昼,相互纠缠在一起,天地登时为之变色。这阴阳五行五岳宝轮乃蕴蓄在五岳深处的先天五行真气所成,威力至刚至大,可以说是荡平邪魔的至宝。荥阳郑氏名列大唐七姓十族之翘楚,得此宝之助力极大。
      但要动用五岳之中的先天真气,代价极大,需耗费一柄五岳神剑。而要铸成一柄五岳神剑,必要一名铸剑高手十年苦功方成。荥阳郑氏是有名的大族,也不过藏了七柄五岳神剑。郑百年一出手就是阴阳五行五岳宝轮,显然,他绝不敢有半点看轻四极龙神。
      宝轮才出现,郑百年手中的五岳神剑立即炸开,溅成漫天碎玉。他的右臂也受到波及,血乱长空。
      郑百年咬牙忍痛,剩余的一只左手法诀连掐,将左臂爆出的血肉纳入五岳宝轮中,那宝轮立即急速地旋转起来,将天幕划开,向石星御电般射去!
      这一招威力极盛,损耗也极大,郑百年竟无余裕为自己止血。
      这一招,悍然如死,有去无回!
      石星御淡淡地抬起了眼眸,那威力无匹的阴阳五行五岳宝轮,忽然就染上了一抹蓝芒。
      李玄心沉了沉,他知道,这一招已无法打倒石星御!
      石星御手指抬起,向前一指。
      他指尖是淡淡的蓝芒,射向的,并不是郑百年,不是五岳宝轮,而是雪隐上人。
      雪隐上人脸色变了变,倏忽之间,他的周围显出了无限冰晶雪雾,被那点淡淡的蓝芒射中,立即变成了湛湛蓝色。整个天空都颤抖起来!
      郑百年身躯剧烈颤抖着,忽然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五岳宝轮倏然脱离了他的控制,飞旋雪隐上人!
      石星御这一指,竟生生让五岳宝轮大了十倍有余!
      雪隐上人大吃一惊,漫天光华错乱,无垠极光轰然怒发而出,将整个天幕布满!
      危机关头,雪隐上人终于出动了全力,浩浩天宇,亮起了一道万丈长的极光,炫彩丽变,耀日生辉,熠熠翔舞,光动九天。乱星妖电纷纷如雨,从极光上不住坠落,拖曳着极长的芒尾,将长天划开。
      那无垠极光既能攻敌,又能守御,无限光芒散下来,将雪隐上人身躯护住,落雨纷纷,向四极龙神罩下。
      蓝光腾耀,跟漫天极光映在一起,那极光之雨立即腾涨,迅速鼓成一个个百丈多长的光幕,惊天动地般地震开。刹那间满空都是极光化成的雷霆,终南山上,就宛如末世浩劫来临一般,日色完全被蔽住,纷光如雨,焦雷怒震。
      美到了极处,却也恐怖到了极处。
      石星御的面容仍然是淡淡的,双目中的蓝芒更深了些。他的手又是凌空一指。
      雪隐上人脸色大变,急叫道:“不好!”
      漫天极光的彩色猛地一亮,跟着,又是一暗。等光华再度亮起来时,已变成了荧荧的蓝色。
      蓝色的无垠极光,蓝色的阴阳五行五岳宝轮。
      所有的光芒都以这妖异的蓝芒为底蕴,随着石星御又一指,漫天光芒,忽然全都隐去。
      无垠极光不见了,五岳宝轮也不见了!
      雪隐上人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身体内忽然灼出了一团灿烂之极的蓝色光团。雪隐上人一声悲啸,似乎痛苦之极,猛地,那团蓝光拉出极长的芒尾,向天空飞去。
      雪隐上人被带着凌空激飞,轰然砸在天幕上。
      天空中一无所有,雪隐上人却被砸得满身是血。
      郑百年怒道:“魔头,你休想肆虐!”
      他方才右臂爆散,五岳宝轮又被夺,元气大伤。但郑家男子,什么时候畏缩害怕过?哧的一声响,他仅存的左臂上腾起一道光芒,撕拉溅射成一柄剑的样子。郑百年身子飞纵而起,一剑向石星御斩了过去!
      他练功极为刻苦,不亚于石紫凝,这时敌忾之心大盛,气剑全力砍出,一剑之威之威,大有裂土崩石之势。
      石星御身形不动,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
      他忽然想起,逃回的叔父郑长翎所说,叔父郑长风被斩之时,石星御也并未出剑,只是看了他一眼。
      只是一眼而已,郑长风就剑折,身断,死于非命。
      而现在,也是淡淡的一眼。
      郑百年一声怒吼,就觉一道锐利的嘶风从天而降,向自己吹了过来。他甚至能够清楚地看到,那道风是蓝色的。但他无法阻挡,无法躲闪,无法逃避,无法拒绝!
      他只能等待,等待着这道风将他斩成两截。
      他的生命,他的轮回,似乎就只是为这一剑而存在的,他人生最终的意义,就为了被这一剑斩灭。
      荥阳郑家的威严何在?他郑百年天才的称号何在?郑百年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啸,他不甘心!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道蓝色剑风落下。
      突地,四道剑光匝地而起,在空中结成一个巨大的光环,将郑百年护在中间。郑百年低头,就见卢家四兄弟各自手中拿着一柄奇形宝剑,笑道:“下次十族大会时,要记得你们郑家欠我们卢家一个人情。”
      光环缭绕,上腾而为一柄巨大的宝剑,直指石星御。郑百年知道卢家四兄弟修的是阵法与剑势,却没领教过他们的功夫。此时一见,四人合力,纯粹深厚,未必在自己之下,不由得微有遗憾。
      自己如此苦练,竟也不能出类拔萃么?他剑诀急引,左手剑光倏然涨大,跟卢家兄弟聚合成的无形巨剑合而为一,向那道蓝色剑风上迎去。
      虚无中似乎有一阵破碎的声音传来,那道剑风本是无形无相,却突然变成实质,蓝光一闪,郑百年飞在空中的身形猛地一震摔了下来,而同时,卢家四兄弟身形都是一矮。
      他们四人,双脚同时陷入了地面!
      跟着,哇的一声,四人都是一口鲜血喷出!
      五人合力,同接四极龙神这一剑,竟然全都被斩成了重伤!
      而同时,雪隐上人也是一口鲜血喷出,身上蓝色光团宛如烈日一般明亮起来!
      
      李玄大吃一惊,石星御一面对付着雪隐上人,一面还能将郑百年与卢家兄弟联手如此轻易地斩成重伤,难道他真是无敌的么?
      若是没有雪隐上人的牵制,那他不是可以随便就将郑百年与卢家四兄弟斩到死的不能再死?
      这是何等的修为,这是何等的邪威!
      蓝色光团耀日生辉,越闪越大。忽然一阵纷纷的蓝色雪花飘下,一座巍峨无比,连绵百里的巨大雪山,隐隐在天际尽头闪现。
      那,是否就是大雪山?
      雪隐上人厉声道:“不好!他要将大雪山硬拉过来!他要毁掉终南山!”
      李玄脸色骤变,若是本用作对付石星御的大雪山被他控制住,那后果可能会极为可怕!
      终南山百里之内,只怕马上就会变成一片死亡的雪原!
      如此,则长安何在?
      普天之下最伟大的都城,也将在这一刻化为炼狱。
      大唐帝国,受此重创,只怕盛世立即就会结束,陷入前所未有的灾劫中。
      而郑百年跟卢家兄弟都重伤倒地,雪隐上人又被他控制住,这下可如何是好?
      李玄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
      雪隐上人的声音倏然在他耳边响起:“我会拼尽所有的力量,启用两藏千佛珠,跟大雪山相合,借太初四宝的无上威力,将他困住。但以他这等修为,只怕也只能困住七个时辰。在他突破两藏宝珠之前,你一定要找到打倒他的办法!”
      说着,雪隐上人猛地发出一声惨厉的长啸,一道烈白的光华从他身上腾起。那天幕上隐隐显露的大雪山倏然清晰起来,光华宛如一抹淡黛,抹在大雪山之上,大雪山轰然震动!
      整个天宇都在剧烈地震动着!
      大片大片的雪花飞舞而下,将雪隐上人的身形盖满。他忽然消失在这漫天的飞雪中。飞雪倏然加急,向石星御卷了过去。
      石星御眼中闪过一道激烈的蓝芒,却在瞬息之间就被飞雪吞没。大雪山影子渐渐变淡,漫天飞雪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从虚无中来,又落到虚无中去,没有一片沾到地上。
      雪隐上人跟石星御立的空中,都被纷纷白雪掩住,两人都不见了踪影。
      烈日当空,只是那轮烈日,不知从何时起,已变成了深深的蓝色,看去是那么的妖异,那么的诡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