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落明星动光彩

  •   蓝光骤然明亮,宛如一蓬无比巨大的光华,围绕在雪隐上人身周,恍惚之间,那蓝光变成无数身躯巨大的龙形,围着雪隐一阵威猛之极的咆哮冲撞!
      雪隐上人一声闷哼,他的身子终于晃了晃。
      他身中那大雪山的幻影,也跟着晃了几晃。
      整座终南山仿佛受到巨灵冲撞一般,轰然巨响声中,跟着晃了几晃!
      那简直就是天崩地裂,万里灾变!
      哧啪声响中,激绕闪变的蓝光越形明亮,那狂猛之极的蓝色巨龙再度膨胀,仿佛没有止境一般!
      李玄禁不住心慌,因为他看到雪隐上人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蓝光!
      那是不是石星御的法力侵入雪隐身体的朕兆?
      若是雪隐败了,死了,他施展了一半的大雪山召唤之术,大有可能会失去控制。那时会发生什么事,可就难料了。石星御虽然神功无双,看上去魔威滔天,但想必不会替他解决这件事情的。
      所以,雪隐上人不能死!起码不能死在这个时候。但又如何救他呢?
      他一摸,摸出一枚金钗来,那是敲诈龙薇儿的。这个是女人东西,能有用么?
      他再摸,摸出一堆情书来,怎么……怎么还没丢掉这些东西?
      他再摸!这下不错,摸出的是天书爷爷,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天书爷爷。天书爷爷不愧为太初四宝之首,一出现,就紧紧盯住威压空中的石星御,封面上满是肃然!
      这肃然让李玄看到了一线生机,他急忙问道:“天书爷爷,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付这家伙?”
      天书爷爷封面无比郑重:“有!”
      李玄喜极而吼:“快说!”
      天书爷爷:“投降!”
      咦?李玄一拳击在他头上,将他打回了口袋!
      再摸!这次,终于摸到了最后一件法宝,那股亲人一般的感觉,让他意识到,他这次摸到了一件可靠的东西。
      定远刀!
      击败云海雪蜃之后,收拾了收拾,三柄灵犀剑托苏犹怜带给了崔氏三姊妹,九灵御魔镜给了苏犹怜,(不给她也没办法,镜之真身已合到了人家心中,就算不想给,镜子也会自动飞过去的。)那本《烽火刀法》李玄不想学,捐献给了图书馆。算来算去,就只剩下这柄定远刀而已。
      定远刀!
      这是他的前生纵横天下,威震群魔的定远刀!
      此刀施展出烽火刀法,心魔曾夸说是天下无敌的!
      敌不敌得过这个四极龙神呢?
      李玄仰头,一声大喝。
      咦?那个火烈的人影怎么没有出现?红光怎么没有从刀身上迸发,将自己包围住?那种恍惚之中宛如化身高手的感觉,怎么没有了呢?
      难道需要什么手势?法诀?还是要佩戴一根遗骨在身上?
      ——他自然不知道,要使用这道力量,必须要苏犹怜施展九灵御魔镜才行。
      他更不知道,苏犹怜每次施展这力量,都必须在他前生的痛苦中煎熬,九灵御魔镜乃是以灵为力,御使天下灵兽。镜中九灵在魔宫一战中尽皆陨落,现在驱动神镜的,便是苏犹怜那颗纯净的心。她以心为灵,寄镜生力,才能摧发定远侯寄存在刀身中的力量。
      没有苏犹怜,他只不过是个一事无成的无赖而已。
      突地,一人大笑道:“你在做什么?耍猴儿么?”
      李玄抬头,就见胡突干身躯凌空,一朵巨大的曼荼罗围在他身周,将他凭虚托起。那曼荼罗光影变幻着,余光纷纷如雨,不停落下,消失,看去极为绚丽。可见在追寻美这一方面,胡突干的确下了苦功,有了巨大的成就。
      可是那张脸……
      虽然顶了银盔,做了发型,但面对着这张脸,李玄仍然无法对决不言之大美。他拼命使劲,扭过头去。
      一声尖锐的响声过后,金刚刃自行跳起,晕光环绕,冷电燎亮中,立在胡突干之前。金刚刃刀尖指向石星御,胡突干冷笑道:“你就是四极龙神么?我听师傅说起过你。看你的样子,马马虎虎可以做我的对手。但你要知道,我乃降世明王转世,一会被我打了,可不要哭鼻子!”
      曼荼罗倏然疾旋起来,金刚刃霍然舞动,电光疾旋,化成一道激烈的刀光,布散在胡突干身周。胡突干双手握住金刚刃,一飞冲天,宛如一只巨大的鹰隼,凌空扑下,大喝道:“我胡大老爷来了!”
      李玄不忍地闭上眼睛,就算他没有觉悟前生的力量,也知道,这一招很威,很霸,很狂,但要跟四极龙神比威,比霸,比狂,那一定会败得很惨。
      果然,就听空中一声轰然暴响,胡突干重重摔倒在李玄身边。
      李玄抬头,就见四极龙神根本连手指都没动。
      单是护身之法,就将胡突干击出了么?
      此胡突干,可非摩云大会时的胡突干啊!那可是一招就封住红玉跟云海雪蜃的胡突干,是被雪隐上人当作得意弟子的胡突干!
      但在四极龙神看来,却连一根手指都不值得动。
      胡突干奋力跳了起来,大叫道:“好小子,有点门道。我胡大老爷喜欢你!我喜欢死你了!我要让你死!”
      他突然冲天飞起,金刚刃中的曼荼罗晕光不断飞舞而出,梵唱声布满整个山谷,胡突干面容前所未有的肃穆,全力将神通修为贯注到金刚刃中。
      雪隐门下双宝之一,其一便是这金刚刃。它所受戒加持的力量,便是宇宙两大元力之—的金刚曼荼罗之力。在这一刻,它开始发挥出真正的威能。
      朵朵大如盆盂的光之曼荼罗,在刃尖上结成,落下,一落在空中,立即浮开。然后,缓缓闭合,成为一朵曼荼罗的花蕾,散发出幽幽淡淡的光芒。胡突干嘶吼连连,脸上青筋暴显,全力驱动金刚刃,费了半个多时辰的功夫,方才结出六朵曼荼罗花蕾。
      四极龙神静静悬立空中,并不打断他的施法。胡突干如此倾尽全力的施为,似乎根本没放在他的眼里!
      胡突干大口大口喘着气,方才的动作似乎耗尽了他全部力量。甚至连金刚刃都提不起来了。无垠极光忽然腾起,落在胡突干的身上。这极光不但能杀人,而且能救人,完全随雪隐心意而动。
      胡突干身上立即暴起一阵七彩之光,瞬间变得精神奕奕!
      雪隐上人转头对李玄道:“我跟徒儿会尽力拖住石星御的,趁这个机会,快去找紫极!”
      李玄心念一动,是啊,也许紫极老人会有办法!
      雪隐上人道:“若是我被杀死,召唤了一半的大雪山就会立即崩塌,方圆百里之内,将全化为洪荒冰原,无人能够幸存!”
      李玄脸上变色,急忙向山上奔去。耳听胡突干大笑道:“小子,尝尝我胡大老爷这最美的一招!”
      胡突干跟雪隐上人同时吸了口气,漫天极光乍现,胡突干猛地一刀劈出!
      他劈的不是四极龙神,而是悬浮在他身周的六朵曼荼罗花蕾。刀光一分为六,倏然没入蕾中,胡突干的力量仿佛全都被刀光吸蚀掉,身子再也无法悬在空中,笔直摔落。
      而同时,那六朵花蕾,却缓缓打了开来。
      盛放。
      每朵花的正中间,盘膝端坐着一尊佛陀。
      花开见佛。
      佛陀闭目,睁眼,合十,诵咒。
      梵唱缭绕,无边祥和。
      李玄心动了动,这梵唱纯正平和,乃是最正宗的禅宗降魔大法,雪隐上人号称雪域禅王,坐镇乐胜伦宫,这等曼荼罗降魔大法施展出来,自然威力无穷,最适合降服石星御这样的魔头。
      六尊佛陀一齐破颜,微笑。
      他们的身形缓缓站起起来,俯首,参拜。
      六佛同拜,拜的是四极龙神。
      谁有此无上之福,能够承受佛陀之拜?
      何况是六佛同拜?
      威压天下的石星御,深沉的蓝色眼眸中,终于露出了一丝郑重。
      这一招,动天地之隐秘,参造化之玄机,乃雪隐静中参悟,以心为佛的降魔大法。雪隐修习密宗铁塔典籍,千余年来功行精进,几臻圆满。他三年前于大雪山顶苦行,天显佛光,直耀于心,他霍然若有所悟,于是创下了此招,实是他毕生修为的精华,只传给了胡突干一人。
      此时,由师徒两人一齐施展出来,果然,佛陀毫光冲天,将石星御的无相蓝芒压了下去。
      雪隐上人大喜,这也是他第一次施展花开见佛之术,连他都不知道威力究竟有多高。如果此术能够克制石星御,那天上地下,也许再无他的对手,就连君千殇的轮回之剑,也大有可能挡得住!
      就见半空中的石星御倏然也是破颜,微笑。
      他说出了他现身以来的第一句话:
      “我即是佛。”
      雪隐脸色大变,急道:“退!”
      六佛脸上的微笑倏然变了,那笑容中竟充满了忧伤。
      紫金织就的佛陀袈裟,褪去了颜色。
      摩佛陀之顶的华冠,被风吹落。
      环绕在他们身周的曼荼罗之光,开始枯萎,凋谢。
      那忧伤,沾满了这片大地,沾满了光,沾满了花,沾满了世人。
      佛寿垂尽时,天人五衰。
      雪隐上人面若死灰,无垠极光再现。他知道,花开见佛之术困不住石星御,他只想救下胡突干,能够保住这个徒儿的性命。
      无上魔威尽数化作佛陀那天上天下,惟我独尊的巨大庄严,凌空压了下来。
      李玄吓了个胆颤心惊,哪里还敢停留观战?急忙手忙脚乱地爬上红月崖,心急火燎地向睡庐奔去。
      他一脚踹开睡庐的大门,大叫道:“臭老头,不得了了!四极龙神出世了!他正在跟雪隐师徒打架,马上就要杀了他俩!大雪山要压在我们山顶上了!百里之内都会化为……”
      他的声音忽然噎住,因为他发现,紫极老人缩在仙游枻上,脸色竟是那么的苍白!
      他急忙冲过去,道:“臭老头,你怎么了?”
      紫极老人缓缓睁开双目,道:“没想到四极龙神冲出禁制后,魔威竟然更长了。心神意形体不全的他,竟然还能御使如此强的力量,实在是我失算……”
      李玄奇道:“失算?你本来在算计什么?”
      紫极老人道:“不要管这些了,你听着,现在只有靠你们才能除去这大魔头,你们要好好努力。”
      李玄道:“什么靠我们?你赶紧将君千殇叫出来!”
      紫极老人虚弱道:“君千殇已施展不出轮回之剑了,就算他出来,也斗不过此时的四极龙神。何况,他万万不能离开的。”
      李玄听得心中疑窦丛生,但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他继续道:“谢云石呢?他也可以抵挡一阵子的!”
      紫极老人道:“临近仲秋,云石请假了。”
      请假?这关键的时候他请假了?李玄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怒道:“那将玄冥、龙烟、常在等人给我叫出来!魔头欺上门来,他们岂能坐视?”
      紫极老人有气无力地道:“他们被我派去镇守书院重地太皓天元鼎。若是太皓鼎被石星御破坏,那摩云书院就算真正地完了。”
      李玄怔住了。君千殇不在,谢云石请假,常傅老怪物们缩在了鼎里。
      那不就是说……
      紫极老人叹了口气,道:“不错,现在就只剩下你们这届生徒了。你是大师兄,理所当然,应该由你率领他们去对抗四极龙神。”
      我?大师兄?率领他们?
      率领谁?
      石紫凝?她会揍死我的!
      苏犹怜?我率领她?她率领我还差不多!
      龙薇儿?十万黄金啊,我是她的奴隶……
      郑百年?这家伙因为一件衣服跟我仇深似海!
      卢家兄弟?崔氏姊妹?封常青?边令诚?算来算去也就只有这几个人还勉强能支使得动。但凭这几个人去斗四极龙神?想一想就觉得跟直接自杀差不了多少!
      李玄彻底悲哀了。有谁做大师兄像他这么失败么?
      他咬了咬牙,心中有了决断。虽然石紫凝跟郑百年见了他多半会狠狠揍他一顿,但他仍然要说服这两人,共同作战。这两人都是刻苦努力型,武功是书院中最好的,得他们两人之助,才会有那么一丝的希望。
      他有了点信心!
      紫极老人脸色互变,道:“不好!郑百年去挑战四极龙神去了!”
      李玄惊得牙几乎掉了下来:“什……什么?”
      紫极老人大叫道:“快!快去!要不你就失去了一个好帮手了!”
      李玄火烧屁股一般冲了出去。
      紫极老人凝目望着紫气上面悬浮的巨大黑影,他的力量全都用在维持这座山的紫气上。他知道,若黑影将紫气压下,整座终南山,也离崩坏不远了。
      这紫气,是大唐国乃至天下的屏障,隔绝了灭世妖物,隔绝了太上浩劫。
      但现在,这紫气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千殇……若不是你一时的任性,又岂会出现这种局面……
      紫极老人轻轻叹了口气,躺回了仙游枻。巨大黑影仿佛就盘旋在他的心头,凌压冲击着他。
      这一次,就让孩子们来解决吧。雪隐上人由魔入佛,但居然还是不能看破,难怪要受此魔劫。不过,若自己不小心点,等那最后的屏障破去后,可就真的会有大灾难了……
      紫极老人皱起了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