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挥鞭策驱四运

  •   心魔身子一阵剧烈地晃动,瘫倒在石座上,几乎无法动作。
      漫天烽火从他的身躯内涌出,火龙一般炽烤着他。他苍白的身躯在这熊熊的烈火围绕下,就仿佛一段早就燃尽了的木炭,连最后一分力量都被炙尽。
      他剧烈地咳嗽着,看着自己的身躯在烽火中化成飞灰。一寸寸,一段段,终于,完全不存于世间。
      苍茫的山谷中,直剩下了那个高大的石座,寂寞地立在那里。烽火灼尽心魔的身躯后,方才缓缓熄灭。
      良久,一个虚白的影子在石座上缓缓凝显,渐渐化成心魔的样子。只是,他的脸色更苍白,身躯也更柔弱。他蜷伏在石座上,就像是一只受伤的猫。
      他喘息着,咳嗽着,生命对于他仿佛只剩下痛苦,而这痛苦又如针,深深贯入了他的躯体,将他钉入了轮回的铜柱上,承受炼狱烈火的炙烤。
      良久,他的咳嗽声才缓缓停止,他苍白色的面容渐渐有了一点生气。
      重瞳慢慢旋转起来。
      心魔的手指捻动,在空中划了个符咒,轻轻道:“出来罢,烽火不会再伤到你了。”
      月色如流水般从心魔清俊而苍白的脸上滑过,照出他眼底阴情不定的光芒。
      渐渐的,一个苍白透明的影子在他身前出现了。
      心魔默然,那个影子也看着他,道:“是你替我承受了烽火煎熬?”
      心魔点点头。
      那影子道:“你为什么这么做?那是很痛的。”
      心魔淡淡地笑了笑,他睁开眼睛,看着这个影子。
      那影子一震,道:“你……你为什么也有重瞳?”心魔的双瞳几乎跟他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心魔的重瞳是七彩的,幻化宛如天地万物本初的光芒,而他的则是苍白的,苍白一如白茫茫大地。
      心魔笑道:“因为我们本就是一体的,你不记得了么?”
      那影子定定地看着他,看着他瞳中缓缓旋转的重叠光彩。
      它笑了:“我们是一体的?”
      心魔点头。
      是啊,若不是一体的,又有谁会替自己承受那么大的痛苦呢?而这双眸子是如此的温暖,浸沐在那里面,竟能化解百年的寂寥啊……
      影子慢慢靠近心魔,渐渐地,他们的目光重叠在一起,他们的笑容,也变得一模一样。它靠近,再靠近,终于,跟心魔完全重合。
      它被那温暖包围,融化,再也不必孤寂,也不必害怕。它回到了它本来应在的地方。
      心魔微笑着,他脸上的苍白色完全褪去了。他抬头,重瞳的光辉映照在漫天紫气之上,他能清晰地看到,那四条神龙连成的幻影,是多么的真实。
      现在,他已经有足够的心,来包容这一切了。
      那,何妨让一切开始。
      
      李玄一惊,只听一声嘹亮的笑声响起:“枉费我冒着生命危险冲下来救你,你竟然不留着力气跟我进行美的对决,却来揍这只妖物!”
      李玄笑了。那是胡突干。虽然说不上原因来,但他知道,胡突干是不会伤害自己的。这实在是个很奇怪的感觉,奇怪而又乱七八糟,如果多想一下,李玄就禁不住会暴揍封常青一顿。
      胡突干围着云海雪蜃转了一圈又一圈,喃喃道:“太美了!这妖物太美了!你看它的每一只眼睛,都如夜空的星星一样闪烁着,那是心灵的星星啊!跟这样的妖物对决,那才是美的对决呢!”
      他大叫起来:“我决定了,它也是我要找的!”
      说着,他拔出背后的金刚刃,身躯跃在空中,倏然电光闪动,他闪电般在空中连击八刀,充盈燎烈的刀光幻化出一朵八瓣曼荼罗之花,每一花瓣上,都结满了金刚刃上溢出的曼荼罗光晕。胡突干一手执刀,口中念念作咒,一手不住结印,梵唱声响彻天地,那朵庞大的曼荼罗花上生出一片光雨,耀得深谷中一片光华闪亮。它缓缓降落,将云海雪蜃包围起来。
      云海雪蜃发出一声怒吼,挣扎着想飞起来,无奈周身巨目中的光华都已黯淡,无力挡住这金刚曼荼罗之力,嘶啸连连中,被这朵曼荼罗之花包住。
      它的挣扎越来越缓慢,终于寂然不动,那朵曼荼罗也凝成了一朵巨大通透的冰花,凌空悬立,在谷底妖艳地盛放着。
      蚀骨的严寒自巨大冰花中散发出来,穿透整个山谷,寂然散漫着,几乎将李玄的灵魂冻僵。
      胡突干用赞叹的眼光看着这朵虽然庞大但却精致之极的冰花,满意地叹了口气:“走吧,为了感谢你们让我又完成了一次美的对决,我送你们上去。”
      李玄紧紧盯着那朵冰色曼荼罗,云海雪蜃在其中昂首怒啸,但啸声被玄冰凝固,却是寂然无声。
      李玄心中涌起一阵莫名其妙的不安,突道:“不对!”
      胡突干笑嘻嘻地道:“有什么不对的?”
      李玄回转目光,盯住他:“是不是九日后,这朵冰花就会消解,云海雪蜃会再度脱出呢?”
      胡突干道:“不错,不过这次稍微有些不同,等九日后,只怕它也害不了人了。”
      李玄道:“你究竟为了什么目的,而要封住它们九日?云海雪蜃,还有红玉,你已经造了两朵石冰曼荼罗之花了,你搜集这些妖物有什么用?不要告诉我什么美之对决。我李大老爷半点也不相信!”
      胡突干大笑道:“你想知道么?那就等着看第三朵冰花吧!如果你能受得了这越来越强的冷气的话。”
      说着,他身子拔地而起,一朵巨大的曼荼罗花在他身周绽放,托着他翔空飞舞。金刚刃挥舞,两朵曼荼罗花落在李玄、苏犹怜身上,带着他们缓缓上浮。
      胡突干得意地道:“我胡大老爷言而有信,说要救你们,就要救你们!你们想要不被我救都不行!”
      既然有人这么死心眼地要做苦工,李玄自然乐得享受他的美意。云海雪蜃被消灭之后,天之链堑的浓云也消散了。三人升到崖顶看时,崖顶的那条铁链仍笔直地向前伸着,究竟通往何处,还是看不清楚。但崖顶已不再被云雾遮蔽,云海也消散了大半。
      天之链堑的秘密,难道就是定远侯禁锢心魔之地么?以云海雪蜃和心魔那人所莫测的控心之术,能全身而退之人还真是盖几希。难怪此处成了禁地死地。
      若不是李玄与定远侯深有渊源,又哪里能破得了这个秘密?
      另外的两大秘密若也都是这般艰险,而又与定远侯无关,想要解破,那就几乎不可能了。两人想到此处,不禁都是心下黯然。
      李玄倒是兴起了一丝希望,紫极老人说的没错,也许这三大秘密中,真的藏有能打败四极龙神的力量。若是能够完全觉悟定远侯的威能,至少有与四极龙神一战之力。若是将另外两大比肩的秘密全都破解……
      嘿嘿,他不禁奸笑起来。
      但当他看到崖头被石冰凝固住的红玉时,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冻气?
      他若有所悟。
      
      边令诚仍然跪在石冰曼荼罗之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明珠之死对他打击至大,现在红玉又遭受这种无妄之灾,简直是对他的人生最大的毁灭。他再也不听从任何劝说,一刻不离地守护着石冰,跟红玉说着话,将他学到的法术演练给红玉看。
      不过红玉有没有被封起来,对他来说差别也不是很大。本来红玉就不言不动,又丑又死。
      李玄叹了口气,对苏犹怜道:“你回去歇歇吧,我必须要到一个地方去。”
      苏犹怜欲言又止,看着他没入了茫茫丛林中。
      心中九灵御魔镜缓缓旋转着,透出淡淡的幽光。
      
      李玄终于悠闲了一些,又开始哼起来那首歌。
      “人生得一只鸡啊~~人生得一只鸡~~~”
      不知什么时候,这首歌已经彻底地从“一知己”变成了“一只鸡”。这也许是天才对笨蛋的妥协?还是历史的发展,总是走着平民化、通俗化的趋路?
      李玄来到红月崖前,沿着古藤坠下去,对着狂啸着的雸拏遮罗做尽了鬼脸,嘲笑了一大顿,然后才慢腾腾地向前走去。
      反正这倒霉的龙王被天雷禁制住了,也没法出潭追击。
      他去的地方,是雪隐上人跟他相见之处。就在毒龙潭旁边。
      才离开毒龙潭几步,李玄的心便沉了下去。
      他感受到了那刺骨的冷,他抬头,这本是青翠欲滴的山谷,已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他向前走着,竟然看到了积雪。再走几步,积雪已然深达数尺。
      雪隐上人坐在那个小桌边,桌上有小小的一壶茶,他手中握了个小小的杯子,杯中热气蒸腾,嫩绿的茶叶在清澈的水中悬浮着,在冰天雪地中,看去特别诱人。
      杯子有两个,石椅也有两具。杯中还是满的。
      李玄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抓起另一杯茶,一口饮尽,笑道:“老头,你在等人么?”
      雪隐上人抬起头,他身上也仿佛落满了雪,让他看起来有些臃肿:“我就在等你。”
      李玄冷笑道:“等我来质问你么?你派出胡突干,不是为了杀我,而是为了禁制有道行的妖物,借它们之力,助你移来大雪山么?”
      雪隐上人缓缓倒了杯水,送到唇边:“不错,大雪山太过庞大,虽然有两藏神珠之助,但仍不是我独力能移来的,我需要别的力量。”
      李玄道:“你难道真要一意孤行,一定要消灭这附近所有的生灵才罢休?如果我没有料错,此时大雪山已有一角进入了此山谷中,那万年玄寒之气已然将此谷所有生灵全都杀死了,对也不对?”
      雪隐上人颔首道:“不错,再有九日,大雪山便会完全显形。只是我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李玄怒道:“老头!难道你不怕天谴么?”
      雪隐上人目中精光一闪,冷然道:“我不怕天谴,我只怕你再惹出什么事来,破坏了我的计划!所以我故意命胡突干当着你的面将道尸、雪蜃化为胎藏冰华。我知道你一定会找到这里来!”
      他倏然站起,那矮小的身材竟如万年冰峰一般,傲然不可比攀。他一字一字道:“我、要、封、住、你!”
      说着,他一抬手,一阵刺目的雪光涌了过来。
      冰冷彻骨的气流疾旋冲至,夹杂着点点翔舞的冷光。那是能冻住人的灵魂的无垠极光,向李玄包围而下!
      李玄顿时慌了手脚,他没有料到,雪隐上人竟然说动手就动手!
      无垠极光乃是雪隐上人性命交修的法宝,取北极上空浮动的万年不变的极光与九重天上的星屑相合,化为实质后,经百年玄功锻炼,以及两藏太初千佛珠的点化,渐渐与雪隐上人的心灵融合,变化由心,威力无穷。
      一旦施展出来,宛如洒了一天繁星,每颗星辰都带了北天极光瑰丽的华彩,一经人体,便将灵魂冻住,再经雪隐上人运用,将人灵魂散去,灭于三界六道之外,永劫不复,实是世间第一等的法宝。
      面对李玄这个后辈小子,雪隐上人一出手就是无垠极光,可见他这次乃是下了决心,决不容李玄逃走!
      李玄慌了手脚,他甚至来不及做任何动作,光华闪动,已将他完全包围住。
      
      猛地,凝绕在终南山顶的紫气之上响起了一阵苍茫的龙吟,那隐伏在天空背后的四极真龙的模样,忽然无比清晰地闪现出来。
      四条无限长大的龙身矫健翔舞在空中,神威掩映中,是那一抹湛蓝的眼眸。
      这一抹蓝色,似乎比青天都还深沉,穿透神龙翔舞的躯体,直刺无垠极光。
      妙用无穷的无垠极光,忽然止住!
      雪隐上人惊恐地抬起头,正看到了那抹蓝眸。
      雪隐身躯剧震,再也无法控制无垠极光,轰然声响中,极光爆散,将李玄远远弹了出去。雪隐上人那仿佛雪山不变的声音,也有了一丝颤动:“石星御?”
      那垂天而立的人影并不回答,嘴角斜斜挑起,他玉石般的面容上宛如刀刻般显出了一丝微笑。
      杀人的微笑。
      然后他的手抬起,向下一指。
      他的指甲上,浮动着淡淡的蓝光,一如他的眼眸。蓝色长发飞卷在他身后,仿佛曼舞的妖姬,在他身上缠绵厮磨。他却全然不顾,一如明堂宴罢的帝王,在指夸着墙上的绮画。
      但奇变便在这一刻发生!
      大地本来被银白皎洁的雪覆盖,白雪皑皑,几乎充满了整个山谷,将终南山的这一隅点缀得银妆素裹,掩映着垂照下来的纯净日光,娇娆多姿。飞雪犹在漫漫飞舞着,上穷苍宇,一片茫茫。
      一指之后,这一切全都变了。
      下落的雪忽然变成了蓝色,纷纷洒洒,都是一片幽蓝的诡秘之光,一落到地面上,那地面立即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蓝光。
      天与地,山与泽,刹那间全都变成蓝光荧荧,就跟那空中静立的人影一模一样。
      那蓝色妖娆之极,又诡异之极,仿佛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而由九万里外的虚空渡来一般。就连雪隐上人散出的无垠极光,也变成了纯净的蓝色!
      极光缓缓上升,摆脱了雪隐上人的控制,散布到无边天幕之上,成为纯粹的点缀。
      李玄长舒了一口气,心里却一点都不觉得轻松。半空中那蓝色的人影,散发出无边的压力,压得他几乎跪倒在地上,纳头膜拜。
      他骇然问道:“这就是四极龙神石星御?”
      雪隐上人缓缓点了点头,他脸色有些苍白,映在无边的积雪上,也泛着淡淡的蓝光。方才石星御一指之后,他的周身元气大震,用以封住李玄的无垠极光在瞬间就脱离了控制,一如二十年前石国一战一模一样。
      星御龙神一出,所有的力量都将为他所用。这是他身为地水火风四大神龙之长的骄傲。
      难道禁制了这么多年之后,这魔头的神通竟然没有丝毫减弱么?
      熟悉的恐惧自他心头升起。便在此时,石星御那纤长的手指再度抬起,又是凌空一指!
      霸猛的雷霆在山谷中轰响,毒龙潭中的积水因这力量而轰然暴涌,一窜就是十几丈高!雸拏遮罗的身形显现,但它却不敢再像原先那么嚣张,瑟瑟伏在水潭最低处,不住发抖!这骄傲的龙王似乎见到了自己的天敌,完全不敢做任何挣扎。
      但石星御的这一指,并不是指向它,那只不过是因为它在一里之内,受到的波及而已。
      这一指,笔直指向雪隐上人。
      李玄大惊,眼见雪隐上人陷入了惊惧之中,一动不动,不由得使劲向他推去,大叫道:“老头,快躲开!”
      他这一推,雪隐岿然不动。这是毫无疑问的,雪隐上人乃是雪域尊王,就算没有御使神通,护身法力仍非同小可,岂是李玄所能撼动的?
      蓝光宛如天幕低垂,笼罩在雪隐上人身上。忽地,李玄眼前一花,似乎有了奇怪的错觉。
      雪隐上人似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巍峨的高山,布满积雪的高山。
      大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