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镜更明天上月

  •   苏犹怜看着心魔,突然深深吸气,千佛珠的光芒倏然充满了她的身体。
      没想到,自己竟要为了保护要杀死之人,施展出这博命一击。
      等此事了结之后,一定要将七重考验升级,让他也受一遍这些痛苦,才能解恨。
      苏犹怜嘴角挑起一丝笑意,想起了李玄身在红月崖上,那万分不愿跳下毒龙潭的委屈模样。奇怪的是,这样一想,她的心竟宁帖了一些。
      突然,一个宏大的声音直贯入她的身体:“丫头,你不必这么做。”
      苏犹怜一呆,一道炽烈的红光自她的心底升起,宛似方才定远侯禁制的那道红光!但奇怪的是,她不再觉得压迫,恐惧。
      她惊讶地发现,她的心竟被这道光充满。
      那个宏大的声音道:“九灵御魔镜并没有破碎,我只是将它放入了你的心中。太初四宝,本是心宝,我现在,将它交给你。”
      苏犹怜问道:“为什么交给我?”
      那声音笑了笑:“因为你的心……我能感觉到你的心与我有缘。这面镜子中寄托了我所有的思念,因此,只有它才能控御我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力量。你的心会让这股力量苏醒,只是,那会伴随着我前生所承受过的一切痛苦。现在,我将它交给你了……”
      两个人影在她的心中闪过,那是一个男子与女子的影子。他们站在天涯的尽头,含笑看着她。他们无比幸福。
      因为超脱轮回的束缚后,再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的爱。
      清光与红光纠结中,苏犹怜看清楚了他们的模样。
      定远侯与承香。
      这一刻,她心头竟涌起一丝苦涩。
      那一刻,她错愕以为,站在那里的,是李玄与龙薇儿。
      那是别人的地老天荒。
      红光渐渐消失在她的心中。
      清光倏然腾起,布满她的身躯,她凌空而立,身上涌起一阵安详的力量。破碎的九灵御魔镜自动跳入她的手中,重新合为完整。
      苏犹怜看着九灵镜中的清光闪现,九只巨大的妖兽不住地在其中隐现形体,非凡的力量在她的心中鼓涌着,一簇不熄不灭的红光浮现其上,那是定远侯以无上意志遗留在这个世界中的力量。只要她一挥手,这股力量就会在李玄体内苏醒,将心魔震开。
      但,同时在她心头浮现的,是定远所承受过的无边的伤痛。
      那是眼睁睁看着心爱女子走入魔宫的无力。
      那是在天下兴亡与一己所爱之间的痛苦挣扎。
      那是将刀刺入承香胸口的无边悔恨。
      那是要斩断苍天的无尽怒意。
      这一切,都通过九灵镜,无比真切的在苏犹怜心中辗转,痛彻神髓。
      都是别人的故事,别人的痛,别人的地老天荒。
      七重考验,永远不会有结果。
      苏犹怜捧着胸口,苦涩一笑。
      又要什么结果呢?七重考验的结果,早就已经注定,那是李玄的死——不管他跟谁有着怎样的地老天荒,他都必须要死,死在七重考验完成的那一日。
      苏犹怜手轻轻一挥,一道红光自镜身上腾起,向李玄身上罩了去。
      心魔双瞳收缩,倏然放手,腾身疾退。红光罩在李玄身上,奇变突生。
      悠长的鸣啸声自定远刀上发出,在这片狭小的峡谷中震响。大片的红光自刀上飞腾而出,缠绕在李玄身上,渐渐凝成一个透明的火红影子。影子抬头,缓缓睁开眼睛。
      那影子生得几乎跟李玄一模一样,只是一头火红的长发,看去极为刺眼。他的双眼中,是深远的,无比广大的眼神,仿佛天下都笼罩在这片幽深的目光中。
      他抬目,看着心魔。
      定远刀发出一阵欢鸣,在他手中,这柄刀忽然起了变化,它不再是一柄凡刀,而是能斩破天地的圣物。
      他一手指天,那浓烈的云团忽然散开,阳光垂照而下,布散在他的躯体上,仿佛为他穿上了一件辉煌的战甲。
      日光宛如雷霆,不住落下,围裹在这个火影之中的李玄惊奇地发现,他身上横生的枝条已完全隐去。
      ——这个影子不允许任何力量可以凌驾在他之上。
      在他之前,所有的力量都无比渺小,无法承载他的骄傲。
      心魔骇然变色,惊叫道:“定远侯!你……你怎会……”
      定远侯?李玄惊讶地看着自己。除去那个火影,他仍然跟原来一模一样。只是一种无法言谕的骄傲雄豪之意在心中不住冲撞激荡着,激发着定远刀不住勃勃跃动。
      那无尽的力量,似是来源于这个虚淡的火影,又似乎是来自他的内心深处,李玄冷笑道:“我不是定远侯,我是李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但……心魔,我要杀了你!”
      伴随着他这一句话,虚悬的火烈人影猛然动了起来。李玄就觉右手一震,定远刀锐声尖啸,化作一道利芒横贯天幕。
      啪的一声轻响,心魔悬在空中的影子忽然破成了两半。整整齐齐的两半。
      他震惊地睁大了眼睛,无法相信这一切。
      但他脸上的笑容却并没有褪去,悠然道:“好,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一手,借后世的身躯施展前世的力量。定远侯,你始终是个让人震惊的男子。但,你这力量真能如前生般完美么?”
      他的身影变淡,消失。满空浮着的怪兽,也随着一齐消失。
      峡谷中日朗风清,一派清和。
      李玄一动不动地站立着,一时还未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试着动了一下身子,那火烈的身影就宛如盔甲一般包裹着他的身躯,并不影响行动。既然想不出为什么,那就不必再多想了。李玄摇摇头,握住苏犹怜的手,将她扶了起来。
      他的心,仍然为方才所见到的而震惊。
      定远刀深陷在承香公主的魂魄中,握住刀的,正是自己的手。
      是这双手杀了承香公主么?
      这一问,几乎击溃了李玄。更可怕的是,他隐隐觉得,自己还犯下了更大的罪孽。
      一心想解救承香公主的定远,最后只能面对这样的结局么?
      他前世的爱情,可真是失败啊。当然,这一世也好不到哪里去,才许诺了龙薇儿要帮她追到谢哥哥,却又发现龙薇儿正是他苦恋的前世情人。
      他该怎么做?又能怎么做?
      还是那句话,想不明白的,就只好暂时不要想吧……
      
      纷繁的思绪在李玄心中涌动,使他并没有留意到苏犹怜那苍白的脸。
      九灵御魔镜旋转翔舞于她的心中,与定远刀相呼应,将无上的力量带给李玄的同时,也将他前生所经历的痛苦,在她心头一一涌现。事无巨细,靡不显露。
      那驰马夕阳的寂寞,转战黄沙的悲壮,游说列国的艰难,刀折魔宫的凄楚,一一如刀,在她的心头划出血来。
      那情意轮回千年百世,在天地初生的一瞬便已注定,等到沧海改易,轮回已灭,却仍不会止息。那是深深的眷恋,浩浩的誓言,她知道,没有人会舍弃的。
      她盯着这个红发伟烈的男子,她有些明白这个人的今生为何无赖了。
      那也许是源于一个誓言。
      ——下辈子,我不再要显赫的功名,不再要无敌的武功,我只想好好爱你。
      那个狂傲的,天下无敌,以功勋为命的男人,竟然会许下如此的誓言,这女子,在他的心中是如此的重要么?是因为这个誓言,所以他才甘愿寄心诙谐,无赖度日么?
      茫茫的黄沙将她的双眼遮住,那两个身影不断在她的心中盘旋着,将一幕幕凄伤的前尘幻影在她的心头闪现。她能感受到他们的每一寸伤感,每一分悲苦。在世界的另一端,她似乎也禁不住为他们而悲,为他们而哭。
      原来,这就是轮回的力量,竟能将前生的悲伤、痛苦如此真切的凌驾在一个毫无相关的人身上。
      原来,世上真的有这样另人痛彻心肺的情感。
      为什么,她悲伤了千年,看透了人间一切虚伪、欺骗,却从未遇到这样的真情?
      为什么?
      苏犹怜抬头看着李玄,李玄的双目中有温柔的光,她知道,这温柔,前生属于承香公主,今生属于龙薇儿,却不是她的。
      她的心突然一惊——这又有什么关系?
      自己并不爱他,终有一天,会亲手将他杀死。
      但为什么,心中还是如此苦涩?
      是在怨恨那注定没有结果的七重考验么?
      她可以放下这一切,只要她将心关闭,让九灵御魔镜停止旋转,这一切都将沉寂,那时,李玄将失去前生的力量,沦落到任心魔宰割。
      但是她不能。
      她要让这个男子活下去,直至他完成七重考验。
      一定要完成。
      然后,她还是那个雪城。
      那个曾魅惑天下,杀人无算的妖女。
      
      李玄并没有留意这一切。
      前生的他跟今生的他在这一点是相似的,永远不会将目光投在守在自己身边的人身上。
      他笑道:“我们杀出去吧。”
      定远刀的红光缠身,李玄虽然神通低浅,不能理解这红光中蕴蓄着多么强大的力量,但却知道这力量必定不凡,信心不由大增,就兴起打落水狗的主意。
      苏犹怜默然点头。
      李玄扶着苏犹怜,大摇大摆地向外走去。刀光赤红,群邪辟易,山谷中那么强劲的风都无法吹进来,舒适无比地就穿洞而出。
      独目怪兽受了他身上的刀光催逼,狂窜而出,引得李玄一阵哈哈大笑。突然,那些独目怪兽发出凄厉的叫声,爆成一团团苍白的光,向云团中飘去。李玄目光郑重,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妖气正在疯狂地涨大着。
      云团终于聚合成一个无比巨大的气堆,然后慢慢地收缩着。怪物们的身躯已被云团吞噬,只剩下它们那火珠一般的独目,围绕着云团一刻不停地旋转着。李玄定住双脚,定远刀发出细细的低鸣,提醒他即将到来的危险。
      忽地,轰然一声响,那云团炸了开来,几百道凌厉的光华冲天而起,向四周飙射。李玄慌忙催动定远刀,刀光如蓬般炸开,护住面前。
      光华激冲而至,跟刀光撞在一起,李玄的身子不由得晃了晃!
      一个淡淡的声音自云团中传了出来:“我料的果然没错,你并未完全继承定远侯那无敌的修为。这蜃光一击,若是定远侯,蜃光早就被挡了回来,我心爱的云海雪蜃,也就会爆体而亡了。”
      一个庞大的虚影站在半空中,只有上半截身子,下半截隐在一个巨大的妖物之中。那妖物生得极为怪异,仿佛是一个盘子一般,覆在一个几十丈长的巨壳之中。那壳极为坚硬,但它的身体却柔软无比,在巨壳中不停地蠕动着,不停地吞吐着云气,只是这云气并不像方才山谷中充满的那样静止不动,而是不断地幻化出无穷无尽的形状。有时如山,有时如水,有时却如城郭村寨,世间万物,看得人眼花缭乱。
      难道,这才是方才盘踞谷底的妖物的真相么?
      心魔仿佛知道他的想法,悠然道:“你想得不错,云海雪蜃本是上古妖物,千年修行,善能幻化各种幻景,诱人上当。你当年为了封住我,便捉了它来,借它的天生灵能,将我封在幻象之中。它为了对付我,耗尽了所有灵能,只能化作云气之状。但现在,我脱出禁制,它也就复了原形。只是没有你全部功力压制,它又怎能对付得了我这心魔?所以,它现在已成为我的仆人,转而对付你了。”
      他一手虚指,悠然笑道:“我记得,你当初收服它,只用了三招,现在,跟我合而为一的它,你又要用多少招才能对付得了呢?”
      他手指挥处,云海雪蜃发出一声悦耳之极的尖啸,庞大无比的身躯竟然极为轻灵地跃在空中。它躯壳最外面肉膜一样的足翼凌空滑动,直逼李玄而来!身躯尚未至,百只巨眼聚成一道灼亮之极的光芒,向李玄激飞而来。
      李玄登时慌了手脚,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妖怪,他也从来没面对过这么强劲的妖力!他能怎么办?逃吧!
      旋绕在他身外的火烈人影却一动不动,他的坚定感染了李玄,让李玄的脚步也定了下来。他似乎看到,那人影的嘴角挑起,坚毅无比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那是轻蔑的笑意,凶威绝世的云海雪蜃,在他眼中,竟如土鸡瓦狗一般,根本不值一提。李玄忽然想起峡谷中心魔的话来,难道这火烈人影就是自己的前世,定远侯么?
      那可是斩杀妖湖魔王的男子啊!一只小小的雪蜃算得了什么?
      便在此时,定远刀忽然动了动,一股火烈的劲气冲起,托着他凌空跃起。嗡然长震声卷天而起,刀光蓬发,赤红如潮,不住冲涌而出,堪堪离了刀身,立即便起变化,隐隐现出无数旌旗、刀兵之相。刀光与空气摩擦,浩浩然响起了一阵兵马厮杀之声,响震天地。
      这便是定远侯驰名天下,威震群魔的烽火刀法。
      刀一出,烽火燃!劲力冲体怒旋,漫天烽火滔滔,直凌云海雪蜃而落!
      那蜃显然也知道这一招的厉害,突地手脚回缩,钻入了那只巨大无比的硬壳中。
      李玄与人影同时发出一声冷笑,烽火连天,重重斩在了雪蜃壳上。灰尘爆天而起,这一刀,将蜃壳斩了个七零八落!
      但李玄心下并未轻松,隐隐然,他似乎有种错觉:这一刀并未斩中!
      灰尘散去,就见下面地皮翻起,尘烟蔽空。他这一刀斩中的,哪里是什么云海雪蜃,却是一座土山!
      李玄骤然转身,就见心魔正御使着那只巨大的雪蜃,凌空浮立,微笑看着他。
      那微笑是揶揄的,讽刺的:“你难道并未有前世的记忆了么?云海雪蜃最大的能力,就是能制造幻象啊。你看到的,不过是幻象而已!”
      他的手举起,慢慢地,云海雪蜃那巨大的身躯竟变成了两个,然后分裂成四个、八个、十六个……充斥满整个天空。每个雪蜃顶上,都有一个心魔幻影,在冷笑看着李玄。
      “前世的你,自然能看透这无尽幻象,只出一刀便可将我与雪蜃一齐斩杀。但今世的你,能够做到么?”
      他冷笑:“我也准备出手了,只要你有丝毫的倏忽,我就会先杀了这个妖女。你能否同时对这么多云海雪蜃出刀,而还能保护得了她?”
      人影岿然不动。定远侯心志之坚凝,并世无双,当然不会被别人言语所动。
      可惜李玄却没有这份坚定。他已发现,定远刀红光中承继的,只是纯粹的力量而已。正如心魔所说的,这力量或许能击败心魔,但他却没有定远侯那一双眼睛,看不透无尽幻象。所以,若这样打下去,他必败无疑。
      所以,他收刀,红光稍敛,他嘴角上又浮出了那吊儿郎当的笑容:“我不能。”
      心魔嘴角挑起一抹冰冷的弧度:“前生后世,你都在拼命守护着女人,却没有一次能够成功。那我就麻烦一下,一次帮你解决了吧。”
      轰然大笑冲天响起,每一个心魔幻象都发出一声长笑,笑声连绵振荡,在整个山谷中回响着。那是轮回的揶揄,直透李玄的心底。大笑声中,满天雪蜃心魔幻象,全都疾冲而下。
      心魔精擅幻化之能,而云海雪蜃更以幻象为长,这一魔一兽合体幻形,分生入幻之术堪称天下无敌。李玄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子而已,又怎能抵挡得住?
      他又如何护住苏犹怜?
      奇怪的是,李玄并没有惊惶,他回头,冲着苏犹怜眨了眨眼,这个动作,让苏犹怜觉得她熟悉的那个李玄又回来了。
      不知为何,这感觉让她觉得温暖了些。
      李玄低声笑道:“看我怎么折磨它。”
      他回身,漫天幻影已经冲到了身前,李玄施施然掏出一物,道:“亲爱的心魔先生,不知你怕不怕这件东西呢?”
      那物微微泛着清光,赫然就是那面九灵御魔镜,被苏犹怜重新铸好的九灵御魔镜!
      心魔脸色大变,万千幻影仓惶后退!
      李玄悠然笑道:“这面镜子好像是件了不得的宝贝,我的前世拿着它降服了九大上古灵兽,以灵御魔,杀得妖湖魔王大败亏输。虽然有你暗中捣鬼,九大灵兽全都死于魔王之手,九灵镜只剩下了一个空壳,但我想,既然这面镜子能封住这么多这么厉害的灵兽,想必封住这个什么云海雪蜃,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心魔忍不住身子晃了晃,李玄冲着它也眨了眨眼:“自作聪明跟云海雪蜃合体寄魂的心魔先生,再问你一个问题,若是用九灵御魔镜封住了云海雪蜃,那你会怎样呢?是不是也会被魔镜封住?”
      心魔大惊失色,李玄大笑一声,将九灵御魔镜往空抛出,一道清光闪电般飞出,心魔慌不迭地念动咒语,将自己与云海雪蜃的合体解开!
      李玄说的不错,若是云海雪蜃被封住了,那与它合为一身的自己,也必将被封住!它在妖湖魔宫中见识过九灵御魔镜的厉害,那么强大的上古灵兽都被镜子制御得服服帖帖的,这只云海雪蜃的修为虽然也不低,但无论如何都挡不住镜之吸噬的!
      一定不能被镜子困住!
      云海雪蜃发出一声痛楚的鸣叫,满天幻影全都消失,只剩下当空的一个。一个巨大的虚影正从雪蜃那庞大的身躯中硬生生地拔出,这牵动了雪蜃所有的痛觉,它激烈的挣扎起来。
      突地,半空中一声大笑传下:“你上当了!”
      凌厉的杀机蔽空传下,心魔猛抬头,就见缭绕烽火宛如天幕万丈红霞,轰然怒卷而下!
      烽火之间,是隐约闪动的定远侯的身影!百余年前他被定远侯一刀封住的景象似乎又开始重演,这让他慌乱无比,急忙驱动雪蜃,但强行被它终止了寄魂同心之术的雪蜃却不再受它驱使,只顾激烈地挣扎着。心魔大惊,有心逃走,但他的灵魂跟雪蜃仍然牵连在一起,却是无处躲闪!
      他眼睁睁地看着漫天烽火落下,将自己的身躯吞噬。他仰天发出一声悲啸,苍白的身影慢慢消失。
      烽火连天,余威怒震,轰入雪蜃那巨大的躯壳中。雪蜃悲嗥,却哪里承受得住这么巨大的力量?庞大的身躯被这一刀斩中,血肉暴起,被那无边的力量生生压入了土中。
      它的硬壳几乎完全被砍碎,这一刀,将炽烈的烽火直贯入它的命脉中,它的千年修为,立即溃散了一大半,连爬起的力量,都没有了。
      李玄大笑,收刀,落下。
      啪的一声,九灵御魔镜跟他一起落在地上,李玄俯身捡起,笑道:“心魔先生被禁制了这么多年,头脑有些不太灵光了。他也没想过,我怎会知道九灵御魔镜怎样使用呢?”
      他不住地笑着,将九灵御魔镜交到了苏犹怜手中,笑道:“咱们也算是同甘共苦了一次,这面镜子就送给你吧。你们喜欢梳妆打扮,正用的上。我一个大男人,拿着一把镜子,总是有些奇怪。”
      苏犹怜接过,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心中还有一面镜子,在散发着清冷的光芒,跟手中这面相互映照着。
      那才是真正的九灵御魔镜。
      ——我知道怎样使用九灵御魔镜。
      心魔一定是觉察到了这一点,才会上当的。他这种魔头对人心意的把握极为灵敏,绝不是一言一语就能欺骗得了的。事实上,若不是李玄奇兵突出,战败了心魔,苏犹怜说不定就会驱动九灵御魔镜,将云海雪蜃封印在镜中。
      她轻轻握着这面镜子,她知道,李玄将它送给自己,是怕自己再遇到这样的危险,是想让这面太初宝镜守护自己。
      这个吊儿郎当,被自己骗得团团转,好几次都几乎送了性命的傻小子,也在关心着自己么?
      那你又可曾知道,当你红光遍体,御使天地之力的时候,我在受着什么样的苦?
      九灵轮转,我要一遍遍承受你前世的伤痛,一遍遍承受着镜光侵蚀才能让你威风八面啊。
      不狠狠将你考验一顿,可真不能消我这口狠气呢。郎君。
      苏犹怜轻轻浅浅地,露出了一抹妩媚的微笑,她又在想起了什么好玩的主意呢?
      心中镜光,在缓缓地止息。
      李玄咦了一声,环绕在他体外的火烈透明人影缓缓消散,化成道道红光,归于定远刀鞘内。这柄刀方才还烽火十丈,灿烂之极,现在也变得平平无奇,跟柄普通的刀也差不了多少。
      李玄有些莫名其妙,他不知道这股力量是怎么来的,也不知道它是如何消失的。不过,能够借着它击败心魔,总算是还不错。
      想不通的事情,他一向是不愿多想的。他珍而重之地将定远刀藏了起来,转身对苏犹怜打了个响指,道:“走,出去!”
      突然,一道人影飞天而下,直落在他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