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世上青莲色

  •   苏犹怜走了过来,悄悄站在了李玄身边。她看到了李玄的眼睛,那里面充满了痛苦、迷惑。她看着那八个血字,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轻轻握住李玄的手。
      许久,李玄终于平静了下来,他转头看着崖壁下那小小的洞,他知道,自己必须走进去。
      那里面,也许就有他所有的记忆,记录着他所有的困惑。
      怪物绕空悲嗥,却始终不敢靠近这面崖壁。深浓的血色,似乎是巨大的诅咒,让这些杀戮成性的魔头,都不敢近其咫尺。
      山洞并不深,两人走了进去,就见洞内是个小小的石室,里面极为简陋,什么都没有,只在中间,堆着一堆白骨。
      李玄看着这堆白骨,他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
      这,是否就是他的前生?
      他迟疑着,向这堆白骨走去。隐约之间,就见白骨下面叠着一本书,上面写着几个字:烽火刀法。
      天书爷爷惊喜道:“烽火刀法!这竟然是号称天下第一刀的烽火刀法!李玄,你若是学了这刀法,外面的妖物都不是你的对手!”
      李玄面色苍白,苏犹怜小心地将《刀法》从白骨下抽出,放到李玄手中。
      李玄忽然痛苦地闭上眼,道:“快将它拿开!”
      苏犹怜一惊,道:“怎么了?”
      天书爷爷怒道:“笨蛋!不学《烽火刀法》,我们会死在这里的!”
      李玄脸上的痛苦之色更浓:“不!我不学任何武功道术!”
      天书爷爷道:“你疯了!”
      苏犹怜截住它,柔声道:“不学就不学好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未必就只能靠这套刀法。”
      天书爷爷不住道:“笨蛋!笨蛋!他不知道这套刀法有多珍贵,多少人为了看它一眼,宁愿舍妻弃子,倾家荡产!”
      李玄平静了些,有些歉然道:“对不起,不知为什么,我一旦开始学习武功道法,心中便不由自主地涌起一阵极为强烈的悲伤,无法集中精力。我想,也许是因为我天性不喜欢武功吧。”
      苏犹怜笑道:“那跟我真是太像了,我一学武功,就打瞌睡,所以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两人一笑,那悲伤之意稍稍减了些。
      忽然,那堆白骨中似乎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支立的骨架忽然倾倒,散乱了一地。
      一柄黑黝黝的刀,自骨丛中显露了出来。
      天书爷爷惊喜地大叫道:“定远刀!天下第一名刀定远刀!”
      李玄闻言一怔,他盯着这把不起眼的刀,这就是他前世威震天下的定远刀么?
      他忍不住走过去,握住了刀柄。
      天书爷爷高兴地笑道:“谢天谢地,你对这柄刀还有兴趣。只要有此刀在手,也许我们还能杀出去!”
      李玄的手伸出,突然,他心房深处的那股悲伤之情猛地扩大,将他完全淹没。他只觉自己的心倏然抽紧,忍不住仰天大叫,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声长啸,仿佛穿越了千年万年。这一声长啸,竟宛如雷霆怒震,将周围全都震塌!
      李玄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漆黑。
      漆黑的山,漆黑的天。
      他就置身在这一片漆黑之上。
      他矍然而惊,意识到自己现在又回到了前世的记忆中。
      
      他的前世,终于还是杀上了妖湖魔宫。
      他抬头,远处是一座晶莹巨大的湖,悬挂在天际之间。
      湖水的清澈是这片天地中唯一的洁净,因为湖水中,盛的是承香公主的血。
      她用自己圣洁的血,让妖湖净化,她的生命,已消逝在天地之间,但她的灵魂,却被永禁在魔宫深处。
      轰然雷震声响起,李玄转头,就见九只无比巨大的上古妖兽环绕在他身周。他一惊之后,转瞬明白过来——那是九灵御魔镜的真相。
      九只上古灵兽自镜中显形,跟他一起,远征魔宫。
      魔宫深处,有他的情,有他的命。
      他决不能舍弃。
      他发出一声痛嘶,手中定远刀红光怒现,崩裂出万道霞光。他一刀怒斩而下,刀光形成一道十丈长的洪流,滚滚冲涌而出,向着前方涌来的千万魔军斩去。
      生生死死,他绝不能抛下公主。
      那个跟自己一起相偎夕阳,誓言天下的公主,若没有了她,自己这一生又有什么意义?
      骤然之间,墨沉的苍穹仿佛瞬间崩塌,向他压了下来。定远刀的红光虽然无坚不摧,但似乎也无法斩破这无穷无尽的黑暗。
      李玄知道,那深居深渊底处的魔王,终于被自己逼出来了。
      脑海中光影错乱,仿佛经过了千万年的漫长岁月,李玄终于看到了承香公主,那一缕香魂褪尽了凡尘的羁绊,化为琉璃般通透的影子,悬浮在空中。
      但他不由得仰天发出了一声苍凉的怒啸。
      他的刀,竟斩在承香的魂魄上。
      那双清澈的眸子,已永隔阴阳,却仍在坚强而温柔地看着他,柔声道:“来生……”
      来生,也要与你相守……
      来生,要记得我啊……
      生生世世记得你的承香……
      
      李玄抱住头,一声仰天的哀啸。
      为什么?为什么他的这一刀,竟然斩中的却是承香的魂魄?
      是他深深爱着的,情愿用全部生命去守护的人?
      巨大的悲伤宛如潮水般涌了过来,李玄就觉头痛得像要裂开一般,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踉跄后退。
      苏犹怜急忙扶住他,惊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李玄凝视着她,天长地久,他总想看清楚那张脸,但每次看清楚之后,又觉得分外恍惚。是这个抱住自己的人么?还是龙薇儿?
      李玄痛苦地弯下身来,剧烈地喘息着。他手中仍然紧紧握着那柄定远刀。在轮回之中,这似乎是他唯一的依靠。
      突然,一个幽幽的声音道:“他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犯下的孽。”
      李玄一惊,心中的疼痛又无比地剧烈起来。石室之中,忽然闪起了一阵苍白色的光。
      那并不是光,而更像是影子,一片一片的,飞舞而起,将整个石室充满。
      李玄的脸色瞬间变得跟那影子一样苍白。
      因为那影子,全都是他在幻影中看到的他的前世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每只影子,都有一双妖异的眼睛。
      那眼睛,竟然是苍白的重瞳。
      每道影子都注视着李玄,笑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李玄茫然摇头,影子笑道:“我就是你,但我又不是你。你的刀法的确天下无敌,连妖湖魔宫的魔王都敌不过你。若不是你心中有了心魔,只怕魔宫从此就会陨落。我,就是你蘖生出的心魔,定远侯。”
      它伸出一根手指,千万个影子同时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李玄的额头上。那消失的记忆瞬间涌上了李玄的心房。
      魔王,剧斗,公主……
      他能看到,自己挥舞着十丈烽火,跟深渊魔王疯狂地战斗着。
      他们从魔宫打到大地,从大地打到苍穹。
      这一战,天地为之震惊!
      他一腔怨念燃烧的战火,让他锐不可挡。他几乎看不清楚这急速变化着的一切,只能看到凌厉的定远刀,在切割着这个世界,以及世界中萦绕的魔氛。
      但最后,伴随着一声凄厉之极的嘶啸,他终于一刀斩在魔王的胸口上。
      他知道,他赢了。
      他喘息着将最后一丝力气送入刀柄,整个世界忽然幻化,仿佛在一瞬间转变了千年万年。却在这一瞬结束后,他赫然发现,刀锋斩中的,竟是承香公主的魂魄。
      他发现自己犯下了多么巨大的罪孽。
      他爆发出苍凉的呼啸,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的心潮澎湃,愧疚、后悔、悲伤,狂怒翻卷着,每变化一次,就有一个淡淡的,苍白的影子自他的身躯中分出,渐渐将整个魔宫布满。
      那是他的心,他的魔。他忘记了他要守护的一切,只想将这个世界斩为碎片。
      而这每一丝恶念,都化成了一个苍白的影子。
      大地一片昏沉,凋零的魔宫再度变得一片漆黑,恐怖。
      李玄一惊,他盯着占满石室的影子,厉声道:“我的心魔?”
      影子微笑:“不错,你怕我为祸人间,就用全部的功力将我禁制起来,就连死,也不放我出去。外面的妖物,并不是怕有人进来,而是怕我出去的……但失去你的禁制之后,那等妖物能挡住我么?”
      他的身影渐渐清晰,那冷冽而恐怖的感觉渐渐在石室中凝结,他的声音也冰冷起来:“我、现、在、要、杀、了、你!”
      他一字一字地说着,声音平稳,温和,只除了有些冰冷。
      他的目光抬起,似笑非笑地看着苏犹怜,重瞳中迸射出妖异的光芒:“你的心很花呢,前世的誓约这么快就忘了。”
      李玄大惊,他知道,影子就要出手,杀死苏犹怜!
      他一咬牙,苍凉龙吟声中,定远刀出鞘!
      战龙如血,定远刀刀身如龙,呈褐红色。这刀究竟饮了多少仇人血?
      刀光才显,不必李玄灌注真气,立即就腾起一道冷电,森森缭绕,宛如龙之虚影,在刀身上滚动着。李玄忽然出手,一把将苏犹怜推出洞外,跟着,二物抛了出来。
      轰隆一声响,定远刀飞舞,大块巨石落下,将洞口填满。
      苏犹怜大惊,她冲过去想想将巨石推开,但这又谈何容易?
      咳嗽声中,天书爷爷从地上爬了起来,叫道:“年轻人真不知道尊敬老人,竟然将我这老头子抛来抛去。呜,还有这把九灵御魔镜……这么好的宝贝,他都不要了么?”
      苏犹怜芳心猛地一沉,李玄抛开天书,抛开九灵御魔镜,抛开自己,他究竟想做什么?
      天书老爷爷道:“我可以替你解答。那守门的妖物害怕九灵御魔镜,而我可以施展法术,他让你带上我跟九灵,是想让你赶紧逃出去……逃……”
      他怔了怔,忽然垂头丧气地道:“他……他不要我了……”
      苏犹怜心头一紧,难道……难道李玄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么?
      轰隆一声大响,自洞中传了出来,跟着,那封洞的大石猛地炸裂,碎片四下飞溅,苍白的身影倏然闪现,只见它手中提着李玄。
      李玄满脸鲜血,右手还紧紧握着那柄定远刀,但这昔日天下无敌的宝刀,此时却救不了他的性命。
      他看着苏犹怜,脸上浮起一抹微笑,虚弱道:“你……你怎么还不逃……”
      苏犹怜一怔,说不出话来。
      李玄身上的青绿枝条忽然激长,将那影子紧紧缚了起来。
      李玄大叫道:“九灵御魔镜可以抵御妖物,有天书爷爷帮助,你可以飞上天之链堑的,快……快逃!”
      苏犹怜有些犹豫,逃?
      李玄奋力微笑:“你不用担心我的,它是我前世的心魔,跟我熟得很,绝不会伤害我。这只是它跟我开的玩笑……”
      那影子手指用力,将李玄的话语卡在喉中,淡淡道:“玩笑么?”
      苏犹怜双目中闪过一丝茫然。
      要逃走么?要舍弃这个直到最后关头,仍然在说着冷笑话的无赖么?
      ——走吧,让他被自己的冷笑话杀死,这不正是自己进入摩云书院的原因么?
      ——这不正是她设下七重考验,一重重让李玄出生入死的目的么?
      苏犹怜深深看了那个垂在影子手中的人一眼,她的心忽然有些乱。
      该走么?
      她知道,她只要跨出一步,她的任务就会完结,走回大雪山,回到她那片雪域中,在茫茫雪中度过几年,她就会完全忘记李玄,忘记关于苏犹怜的一切。
      这很简单,很容易。
      但她的心为什么会有一丝苦涩呢?
      雪,也会有故乡么?若是有故乡的话,会不会有那么古怪的风俗,年轻的男子一定要通过那么多的考验,才能迎娶美丽的新娘呢?
      七重考验之后,又会是如何呢?
      苏犹怜的心忽然动了动,她不能让李玄死。
      李玄不能死在任何人手中。他一定要活着,完成那七重考验,少一重都不行。
      然后,他才能死,宛如每一个让她心痛过的人一样,埋葬在一堆落雪中。
      必须要那样。
      苏犹怜轻轻笑了:“天书爷爷,你就没有什么办法么?”
      天书爷爷绝望地摇头道:“没……没有……这魔头太强大了。”
      那影子微笑道:“不错。由定远侯孳生出的心魔,绝不是你们这些人能挡住的。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杀他么?因为定远侯对他的后世寄予了很大的希望,甚至给他留了很多法宝。我很想知道,若是他的后世死了,定远侯会有多失望呢?”
      他的笑容是那么邪异:“你们可否知道,定远侯可是连魔王都能斩杀的男子,这样的男子,若是感觉到了绝望,会是怎样的景象呢?想不想同我一起期待?”
      他的手穿过那些枝条,丝毫不受阻隔,掐住了李玄的脖子:“只需这么轻轻一下,我想,就应该知道答案了吧……”
      他的手,慢慢收紧,锁住了李玄的咽喉。
      李玄的神智慢慢模糊起来。
      
      苏犹怜轻轻站了起来,她看着在心魔手中几乎窒息的李玄。
      杨仙的话又涌上心头:“总有一天,你会爱上他的……”
      但她却不会爱上任何人,因为她的心早就死了,死在一片冰冷的雪花中。
      她可以换上衣衫,转换一副性情,她可以纯洁,可以热情,可以刁蛮,可以高贵。
      那些,不是伪装,每一重衣衫,每一重性情,都是她。
      是她一千年的悲伤。
      是她一千年来,看透人间的虚伪狡诈后,亲手为自己的心穿上的层层衣衫。
      衣衫越来越厚,保护着她不再承受伤害。
      但这些衣衫之后,她仍然只是一片雪,飘在寥廓的天上,无法落下来。
      因为一旦落了,她便会融化成一滴泪。
      
      三次月圆之前,她还在藏边大雪山中修行。
      她坐在断崖绝壁的一处悬石上,雪白的衣裙垂下,在深不可测的峭壁上迎风飞舞,仿佛随时可能坠落的一片雪云,又宛如一道通透无尘的冰川,在绝壁上无声的流淌。
      她就这样静静地仰望着天上的皓月,月色盛得出奇,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如水的月华将她整个人照得几欲透明。
      而那张清丽绝尘的脸上,却满是寂寞。
      多少个月夜,就是这样独自渡过,她的心中,早已澄澈如雪,不受丝毫波动。
      这时,一个白色的影子轻轻走到她身后,轻轻叹息了一声。
      她惊愕的回头:“师尊?”
      白色影子道:“雪城,你已决定下山了么?”
      她雪白的脸上透出淡淡的笑容,雪月交辉,将这一笑之美映得惊心动魄,仿佛天地万物与之同笑:“是的,能为师尊分忧,是雪城一直的心愿。”
      白影长叹一声:“为师虽收你为徒,却并未教你什么,实在委屈了你。”
      雪城微笑道:“百年前,师尊已无上慈悲,感化雪城放下屠刀,让我免遭神形俱灭之苦。这百年来,雪城谨奉师命,清修于此,渐渐看透前尘,心如止水,又有什么委屈可言?只是雪城不明白,这次要怎样做,才能帮助师尊。”
      那白影又是一声叹息,久久无语。
      百年的修行,化去了她的怨怒,化去了她的杀心,却化不去她绝代的风华。不经意的一颦一笑间,仍然艳光绝世,足以倾倒众生。
      只是,她的眸子已宛如琉璃镜台,毫无纤尘。
      不知过了多久,那白影道:“你设法以生徒的身份混入摩云书院,找到一个叫做李玄的人,再设法将他杀死。”
      杀人,本是一件可怕的事,尤其对于如此美丽的女子而言。
      然而,雪城脸上没有半分动容,嘴角那盈盈的笑意也没有丝毫改变,仿佛生死在她眼中,就如月落月升一样,是最自然之事。
      “是,师尊。”
      她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她知道,师尊肯开口,此事必定极为重要,无论如何艰难,也要尽心完成。
      那白影道:“只是紫极老人并非易与之辈,摩云书院中禁制重重,想在他眼皮底下杀人,实在是件很困难的事。”
      雪城点了点头,嘴角微微挑起:“师尊请放心,我会设法让他自己去送死的。”
      她的笑容依旧清如月,媚如雪,却浸透了一丝说不出的寒意。
      只是,不知道多少男子,会在她这样的笑容下,甘心情愿的死去?
      白色影子看着她,暗中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夜风渐浓,白色影子竟如落雪一般,化为一片片,被吹散天际。
      雪城躬下身,双手结成法印,恭送师尊的离去。
      
      而后,雪城便成为了苏犹怜。
      颠倒众生的容貌,便只为一人而绽放,却是为了杀死他。
      她并没有犹豫,因为她的心早就已经死了,死在她的眼被剜出,心被割碎的时候。
      那时她是一瓣雪,一瓣六出雪花,
      每一出,都是用刀子刻出,满是伤痕。
      她一定要杀死他,完成她对师尊的承诺,但,却不是在此时,不是在此地。
      七重考验,他一定要完成,然后才能死去。
      然后,她将不再是苏犹怜。她只是雪城。
      心冷如雪,倾国倾城的雪城。
      
      她轻轻道:“天书爷爷,你能否帮我隐瞒点事情?”
      天书爷爷点点头,道:“放心吧,我的口是最紧的。”
      苏犹怜笑了,她解下赤蚺火靇元丹做成的珠链,轻轻放在地上。
      然后,她的身子逐渐变成一片雪白。
      她的发,她的肤,她的肌,她的骨,全都变成了雪,晶莹的,集聚的雪,她成了雪塑成的仙子,凌虚立于这片充满妖物的峡谷中。
      她仿若身在这个尘世之外,是万物共同瞻拜的精灵。苏犹怜本就美艳之极,但化身为雪的她,已不仅仅是美艳,那是圣洁,是超然,还带着一种末世的悲伤。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苏犹怜,便是这藐姑射山上的处子。
      而有一天,世界劫灭之时,她便会从那遥远的仙山走出。
      她将退去所有的衣衫,以雪的姿态站在世人面前。
      为这个世界,舞乱最后的烟花。
      
      峡谷中的风立即冷了起来。
      苏犹怜淡淡一笑,她春雪一般的眸子抬起,盯在心魔脸上。
      心魔的脸因她的目光,而布上了一层雪。
      苏犹怜道:“你若是不想死,就赶紧放下他,走。”
      轻轻地,心魔笑了。
      他的笑容中有着优雅的讥诮:“别人怕雪隐上人,怕了他手中的两藏千佛珠,但我是定远侯衍生出的心魔,你说我会不会怕你?”
      苏犹怜玉雪般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冷笑:“你却不是定远侯。你若知道千佛珠有一半已与我的身体相合,只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她轻轻抬手,长袖善舞。
      大片的雪花自她的衣袖中飞舞而出,她仿佛是这天地间剩余的最后一片洁白,而这个尘世也因为她的翔舞而变得洁净起来。
      这洁净,就是这一片片的雪花。然而那些雪花都不是六出的,而是八瓣。
      八瓣的曼荼罗之雪。
      佛王度世,讲经传道,说到妙处,天雨曼荼罗。
      而此时,曼荼罗成雪,在雪城的妙舞中,布散满整个峡谷大地。
      心魔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显然,他的确没有想到,苏犹怜竟然能够动用千佛珠的力量。
      千佛珠,为天地滋生时阴阳二气所化,传说能劫灭、再生整个宇宙。
      他重瞳的眼睛微阖了起来,看着这片片八瓣之雪。
      他是由人心所化,所以能看透这雪华之中蕴含了多么精妙庞大的力量。
      这力量,的确不是他能抵挡的!
      雪城之舞,本就妙绝天下,雪城之姿,本就倾国倾城。
      雪舞漫天,宛如天地灭绝时的劫灰,向心魔漫卷而来。
      心魔却笑了,“浮生未到劫灭之时,你的舞又有何用?”
      雪城不答,舞姿转疾。
      他叹息一声,轻轻道:“难道我没有说过么,定远侯是用毕生的修为将我禁制的?这枯骨之中,的确有他全部的修为啊……”
      他忽然抬手,将地上那堆白骨提了起来,向苏犹怜抛去。他的声音尖锐得宛如一道利刃,划开了苍穹:“定——远——侯——”
      伴随着这一声充满魔邪的锐啸,一道红光突然自白骨上升起,漫然涛卷,倏忽形成一道无比庞大的光柱,冲天而起!
      霸悍的气势带着无边的杀气在红光中升腾着,那是黄沙万里的豪迈,那是杀阵十万的悲壮!
      杀气三时做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这道红光孤高绝世,隐隐然带着卷战天下的无尽男儿之气,乍一出现,曼荼罗之雪上便尽染了赤红!
      赤雪漫舞,雪城的脸忽然也浮起了一丝嫣红,她妙舞绝天下的身形,忽然迟钝了起来。
      那道红光仍在不停地扩展着,上升着。它仿佛这世间唯一的主宰,傲然环视着它的领地。峡谷中本布满了妖物化成的独眼怪兽,此时它们全都低声哀鸣着,死死将身躯挤在一起,绝不敢靠近红光半步!
      心魔笑容显得那么悠淡:“我被它禁锢了百年,总算摸清了一点诀窍。每当我试图突破它的禁制的时候,它就会喷薄而出,将一切力量全都压下。定远侯实在是位不可一世的天才,他修习的烽火刀法,确实可以称得上天下无敌,绝不允许任何力量超越自己。但现在……压制它的力量,却不是我,而是你的千佛珠,所以,它找上的,必定是你。”
      他显得很轻松:“幸亏禁制我的只是纯粹的力量。雪城,看看你的千佛珠究竟能不能挡住他这一刀吧。”
      那红光在空中激烈地旋转着,突然,凝成了一道巨大的刀形,苏犹怜猛地一口血喷出,单这刀形的气势,就已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若是这一刀劈下,又该如何?
      这禁制无法分辨心魔跟其它的人。定远侯的禁制又霸悍之极,只要有任何力量出现,便会将之消灭。
      转瞬之间,刀形完全凝足,冲天溅起一道无敌的光华,向苏犹怜怒斩而下!
      峡谷轰然巨鸣,竟在这一刀的无上威力中,颤栗,崩塌。这一刀,就算是雪隐上人亲来,也未必能抵挡!
      刀势才动,苏犹怜就被那刀身上摧发的无边力量抛起,远远向后飞去。那刀光矫电般疾旋着,向她追袭而去!
      天书爷爷大骇,惨叫道:“完了!”
      他猛地抓起那面九灵御魔镜,书身上腾起一片光芒,凝成一个“疾”字,向苏犹怜纵去。红光凝成的刀光堪堪劈中苏犹怜时,天书爷爷奋起全部力气,将九灵御魔镜抛了出去!
      它大叫道:“魔镜魔镜!救救她!”
      嗡然一声悠长的龙吟声响起,九灵御魔镜上腾起了一片清冷的毫光,向红光上迎了过去。红光轰然击在镜身上,怒涛一般的电光冲天而起,整个峡谷都不禁颤抖起来!
      那九灵御魔镜不愧为太初四宝,镜身上光华虽然微淡,但抵住红光厉刀,竟丝毫不落下风。恍惚之间,就见红光清光之间,腾起两个淡淡的身影,赫然竟是定远侯与承香公主。
      心魔脸色大变,定远侯两人的影子一晃而没。红光骤然消失,那镜子虚悬空中,忽然静静地分成了两半,摔在地上。
      天书爷爷的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魔镜?永远不会损坏的太初四宝,怎会……你怎能丢下我们三个,就这么去了……”
      心魔松了口气,微笑道:“见识到定远侯的威力了么?就连当初的妖湖魔王都敌不住他这一刀,太初四宝又怎样?”
      他重瞳的双目扫出去,只见苏犹怜全身鲜血,跌倒在地上。曼荼罗之雪纷纷落了她满身,她被这一刀之威震散了元气,雪城的化身已消解掉,恢复了苏犹怜的样子。
      心魔看着她,叹息一声,道:“雪城,我没有想到,一个杀人无算的妖女,竟然会对自己的敌人舍命相护。”
      苏犹怜勉强抬起头,轻轻道:“你错了。我只是想亲手杀死他而已。”
      心魔似乎知道她的心意,道:“你放心,我已经暂时隔绝了他的听觉。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我保证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真像。”
      苏犹怜默然片刻,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心魔微微一笑:“雪妖一族,本为灭世而生,可惜你修炼千年,却不能完全掌控自己应有的力量。你之心,乃天下最空净之物。我乃心魔,若寄宿在你的心中,则威力能发挥至最大。所以,我冀望你的帮助。过来,你将获得你想要的一切。”他一手满是鲜血,牢牢控住李玄,一手却无比优雅地向苏犹怜伸了出来。
      满天魔焰中,他的手指显得苍白而修长,不沾染一点尘埃。定远刀赤色余光透出,照亮了他清俊的脸庞,那双苍白重瞳中,此刻浸满了温存的笑意,仿佛他不是控制人心的魔头,而是暗狱中的王子,正向着九层宫阙上高贵的公主,发出优雅的邀约。
      苏犹怜捂住胸前的伤口,凄然一笑,道:“我却无所求。”
      心魔依旧微笑着:“何必固执。雪隐上人收你为徒,本未曾存了什么好心,不过利用你助他度过四九重劫,又何必为他卖命?”
      苏犹怜并不惊讶,似乎早已知道这一切。只淡淡笑道:“若没有师尊,我早被君千殇斩入轮回了。”
      心魔道:“你就不怕天劫来时,舞断因缘,神形俱灭?”
      苏犹怜微微咳嗽,苍白的脸上浮出一片嫣红的笑靥:“我乃雪身,本就该重归天地。”
      心魔看着她,终于收回手,清俊温文的面容又隐藏在一片阴霾之中,再也无法看清。
      他缓缓点头:“说得好。”
      “那么,你就和他一起死罢。”
      他控住李玄的手,再度用力起来。他心中忽然兴起了一阵不安,似乎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似的。
      必须尽快杀死这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