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灵咆哮擘两山

  •   李玄心中又是一动,他叫道:“破书,你有没有什么法术,让我也能飞?”
      天书老爷爷自他的怀里钻了出来:“当然有了。如果这位小姐把赤蚺火靇的内丹分你一颗,就更好了。”
      苏犹怜微微一笑,解下一棵红珠来,交到李玄手上。天书爷爷念念有词,一个“飞”字闪过,那珠子上的红光猛然腾起,布满了李玄全身。
      李玄道:“那你有没有办法,让她安全些?”
      天书爷爷道:“自然也有。我是无所不能的天书老爷爷么!”
      它念念有词,又是一个“变”字凌空现隐,突然,苏犹怜变成了一朵云,停在空中。此地乃是云海,万千云朵聚集在一起,又哪能分辨哪朵是人变的,哪朵是天生的?
      李玄心里顿宽,笑道:“看我除妖去!”
      红光笼罩之中,他身子飞舞而下,向两柄灵犀剑飞去。妖物被赤蚺火靇内丹宝光激耀,十余只眼睛一起盲了,还未恢复过来,李玄轻易地将两柄剑抓在手里。他藏起一柄,突然用力,将另一柄狠狠向妖物体内插去。
      一股浓臭的汁液溅出,灵犀剑乃是神剑,锋利异常,这一剑,没体直入,深深插进了妖物体内,直透至柄!
      那妖物一声痛啸,身子轰然翻滚起来,巨大的身躯击打着地面,连大地都在激烈地震荡着。李玄不敢怠慢,急忙飞身而起,跟苏犹怜会合。
      这一剑刺得妖物剧痛难当,云团般的身躯剧烈地翻卷着,将那柄剑层层围裹了起来。这是动物的本性,要将伤口小心地保护起来,免遭敌人再度攻击。
      看到这一幕,李玄笑了。他对苏犹怜道:“这妖物要吃苦头了。”
      他突然一声叱,手中的灵犀剑突然飞出,向妖物射去!
      灵犀剑果然是宝物,李玄几乎不会用剑,但这宝剑才一出手,感受到他的杀心,剑身上立即腾起一团青幽幽的光芒,而同时,妖物体内,也有一团淡淡的青光亮起。两团青光就仿佛彼此吸引一般,引得李玄投出的灵犀剑电飞星跳,化作一道青光,直破妖物身躯而入!
      这次剑光互相激发,将妖物身体刺破了一个桌子大小的疮口!只痛得它重重以身擂地,不住大叫。
      李玄笑道:“看来天之链堑言过其实,也并不怎么可怕么。若是石紫凝来,只怕会立即将这只妖物分尸了。”
      苏犹怜脸色郑重,道:“你别小看了这妖物……”
      一句话尚未说完,突然,那妖物体内陷了好大一个洞出来,李玄就觉身子一沉,一道猛烈的吸力铺天盖地而来,卷住他与苏犹怜,向下飞堕!
      他大吃一惊,手中没有了灵犀剑,可如何才能对抗这道吸力!他大叫道:“快!快用赤蚺火靇的元丹!”
      苏犹怜也惊惶起来:“没用的,火靇元丹只对眼睛有效,现在它没用眼睛!”
      眼睁睁地看着两人就要投入妖物那巨大黝黑的口。
      李玄大叫道:“第三柄灵犀剑!”
      就在被吞入妖物口中的一瞬间,他猛地自腰间拔出第三柄剑,狠狠地插在了妖物的口中!那妖物怪吼一声,巨口急忙收缩。
      巨大的闪电轰然击在了它的嘴上!
      两人身在怪物口中,隔了那么厚重的云团般的身躯,仍然感到这一震之威惊天动地,饶是那妖物邪威无双,也被震得瘫痪在地,不住抽搐刚。
      李玄急忙抱着苏犹怜冲了出来,两人大呼侥幸。
      苏犹怜又一把拧住他的耳朵,冷笑道:“连崔家姊妹都骗到手了?竟然将三柄灵犀剑都借给了你!”
      李玄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次似乎他并没将苏犹怜这狠狠一拧放在心上,自顾自沉吟道:“你方才看到没有,这妖物的身体遮蔽下,似乎有个洞。”
      他这一说,苏犹怜似乎也有些印象,皱眉道:“似乎就在峰底。难道这就是妖物不愿让人靠近山峰的原因么?”
      两人对望一眼,天书爷爷大叫道:“不要说这些了,趁着妖物昏了过去,我们赶紧逃吧!”
      一句话提醒了李玄,他急忙拉着苏犹怜冲天飞起。他狠狠地撞在了云团上,头昏眼花地弹了回来,惊道:“这云团怎么跟石头似的?”
      天书爷爷惨叫道:“都怪你,不早走!现在我们已被吞到妖物体内了,跑都跑不出去了!”
      李玄奇道:“你是本书,难道也怕死么?”
      天书爷爷道:“我虽然是本书,也是本有智慧的书,我是用来读的,不是吃的!我是在伤心自己大材小用!”
      李玄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猛地,云团一阵蠕动,慢慢向中间挤压下沉。而那些火团一般的闪光,也再度荧荧亮了起来。
      李玄慌了神,不住道:“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苏犹怜迟疑道:“我们是不是到那个山洞里躲一躲?”
      李玄苦笑道:“你还没有发现么?那妖物之所以盘踞着这座山峰,是因为它的身躯是长在山上的,它根本无法离开。若我们进入了那个洞,它用身体缠住山峰,也许,我们连出都出不来了!”
      苏犹怜道:“也许……也许它用身体盘踞山峰,是为了不让我们靠近,或许山峰中有什么东西能克制住它呢?”
      李玄沉吟着,山洞中究竟有些什么,究竟是死路还是生天,他无法知道。就在他沉吟的片刻,云团中忽然渗出了浓浓的汁液,恶心地糊在云团上,怎么看怎么恐怖。
      李玄也是脸上变色,这些汁液,也许,就是妖物的胃液。
      看来,它是想直接将两人腐蚀,吞化。
      李玄跺了跺脚,拉着苏犹怜,投入了那小小的洞穴中。
      他一进去,妖物的身躯立即剧烈地抽动着,将洞口紧紧堵上。巨大的嘶吼声冲天响起,显见那妖物极为愤怒,但它似乎真的对这洞穴极为畏惧,虽然身子可以自由变幻,但却绝不敢踏入洞穴半步。
      这让李玄稍稍放了点心。
      
      洞中一片幽暗,苏犹怜身上佩戴的赤蚺火靇元丹灵珠本散发着七色毫光,到了洞中,被这片幽暗笼住,光芒顿暗,变成淡淡的青灰色,只将她的脖颈映亮。李玄将那枚红珠重新镶了回去,九颗合一,火靇元珠的光芒才强了些。但仍然只能照出两尺余远,不能穿透那茫茫的黑暗。
      两人相携着手,扶着洞壁,向前走去。
      山峰看去并不大,但那洞却极为幽深,一直走了一个多时辰,还未到洞底。山洞中一无所有,不过这倒让两人觉得欣慰一些,这洞如此之长,如果有另一个出口,只怕就能通出天之链堑,脱离那云团一般的妖物。
      忽地,前面现出一点亮光。两人精神一振,急步走了过去。
      眼前忽然开阔,那洞似乎到了尽头,天光下映,前面似乎是个出处。两人心下大喜,不由得相视一笑,这番逃脱妖物的欣喜,真有再世为人的感觉。
      李玄尚不放心,仔细聆听着,外面似隐有鸟语,微闻花香,果然不见那头庞大无比的妖物的踪影,这才与苏犹怜急步赶了出去。
      这一出去,却不由更是欣喜,只见面前是一个小小的峡谷,四周高山森立,上面白云蔽空,掩映不见苍天。地势虽然险峻,但谷中一片青碧,生满了各种树木,不知名的小鸟生息其中,看去极为静谧。
      李玄指着峡谷对面,道:“似乎只有这一条路可走,咱们且看看怎么渡过这条峡谷。”
      苏犹怜点头,两人走到峡谷边上,向下一看,却不由都是一惊。那峡谷中全是乱云,阴阴地看不清楚究竟有多深。李玄捡起一块石头,向下丢去。两人等了许久,那石头却像是落到了九幽地府中一般,声息皆无。
      两人不由得骇然变色,这峡谷究竟有多深?
      天书爷爷突然大叫道:“不好!”
      李玄皱眉道:“破书,你鬼叫什么?”
      天书爷爷封面惨白,扉页抖嗦,书脊乱颤,封底软缩:“碑……碑……”
      两人顺着它书页所指处,就见峡谷乱云遮蔽之处,斜立着一个小小的石碑。那石碑上生满了苍绿的青苔,看去十分古旧。
      李玄将青苔拭去,石碑上的字显露出来。两人对望一眼,却不由都是脸色大变。
      那石碑上写着四个大字:“天之链堑”!
      难道……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天之链堑?那上面的铁索又通往何处?
      一阵风吹过,峡谷上的乱云散开,只见一条赤红的铁索,横在峡谷之上,笔直地通向对岸。那色红就跟血一般,横抹在乱云之上。
      对岸,也是一座陡峭的崖壁,铁索钻入了崖壁上的一个洞中。
      在那洞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几个鲜红的大字:“心远自定,唯香是承”。
      不知怎的,一看到这八个字,李玄忽然有种恍惚的感觉,就似是他在瀚海绿洲中看到自己的前生留下的那段字一般。那种恍兮惚兮的错觉,重又占据了他的心海。
      他忍不住举步,向铁索上跨去。
      苏犹怜一把拉住他,道:“你去哪里?”
      李玄皱眉道:“我……我觉得这里有些熟悉……”
      苏犹怜一惊,道:“此地乃是绝地,你怎会熟悉?莫非你中了妖物的惑心术么?”
      猛地,天书爷爷一声惨叫,谷中光线骤然阴暗,乱云忽地疯狂涌动起来!苏犹怜骇然四顾,就见天上的云团急剧下沉,每沉一寸,便凝实一分。而峡谷中的乱云,也跟着渐渐凝成了实体!
      她花容失色,想不到峰外的妖物,终于还是追过来了!
      刹那间谷中风云突变,就在一犹豫之间,已经天昏地暗,举手不见了。猛地无数明亮的光点自他们来时的洞中涌出,李玄脸上变色,道:“不好,那妖物进来了!”
      凶戾之极的怒吼振响,一条黑影闪电般自山峰洞穴中钻出,它身躯庞大,身上堆满了烂肉,也没有什么形状。一只闪亮的眼睛镶嵌在它额头的正中央,眼睛下面是个深黑的大洞,仿佛是它的嘴。黑色的浓雾不断从它口中涌出,四周的草木才沾上一点,立即就枯毙。那黑影身子庞大,但行动极为迅捷灵活,一闪之间,就窜到了李玄面前,张口咬了下来!
      李玄骇然变色,不知道该如何招架。他手臂上的枝条怒长,瞬间形成几十条纠结在一起的荆条,那怪物一口咬下,正咬在荆条上,几百只一尺多长的硬刺立即刺入了它的阔口中。那怪物一声悲嗥,身子撞在后面窜上来的另一只怪物身上,两怪滚在一起,都是狂性大发,昂天一阵厉啸,尖锐粗长的牙齿自口中生出,两排锋芒如刃,咬在一起。
      洞穴中火珠闪烁,潮水一般涌出。每一颗火珠就是一只怪物,顷刻间挤满了这个小小的高台。李玄跟苏犹怜脸色苍白,看着如此众多的怪物,都觉束手无策。
      瞬间,一只怪物将另一只扑到在地,阔口咬上去,一阵乱撕乱咬,顷刻间吃得干干净净。那怪物扬起头来,一只独眼已变得血红,直勾勾地盯着两人,眼中满是贪欲。
      李玄忽然叫道:“我知道了!那妖物身躯太大,无法钻入这洞穴中,所以才将身体分开,裂成这些怪物!”
      苏犹怜急道:“你知道这个又有什么用?该怎么打退它们?”
      李玄扫了周围一眼,道:“快退到铁索上!”
      他拉着苏犹怜,踏上了那血红的铁索。脚才一触到铁索,立即,一股悲伤之意将他的心充满。他只觉得很烦躁,看着那群奔涌而来的怪兽,他只想冲过去,要么将怪物杀个干干净净,要么被怪物杀个干干净净。他望着脚下深邃无底的峡谷,又兴起一股跳下去一了百了的冲动。
      对面那些怪物的模样是那么的狰狞,它们肯定为祸人间已久,难道不应该将它们斩杀么?他突然止下脚步,心中涌起一阵豪气,竟一步步向怪物群中走去。
      天书爷爷大惊,吼道:“你做什么?”
      李玄不答,他的双目渐渐变成血红,他只想杀!
      杀光这些可恶的怪物!
      天书爷爷念念有词,一柄利刃在它封面前出现,狠狠刺进了李玄的胳膊。李玄一声号叫,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只见自己离那群怪物已不过三两步的距离。怪物喷出的腥臭气息已吹到了他脸上。李玄大吃一惊,急忙退了回来。心中骇怕:这究竟是什么力量,竟然几乎将他完全控制住?
      天书爷爷这才松了口气,喃喃道:“年轻人就是心性不稳,这么容易就被控制了心智。要不是有我天书老爷爷在……”
      它大为兴奋地自吹自擂起来。忽地一声莽啸,一只怪物凌空扑起,向两人当头落了下来!顿时腥风四荡,天书爷爷一句话噎在喉间,再也吹捧不出,使劲钻进了李玄口袋里,打死也不出来了。
      李玄拉着苏犹怜的手,大叫道:“快走!”
      两人也没有什么招架躲闪的好办法,只好沿着铁索向对面退去。那怪物一扑不中,身子笔直向峡谷下落去。但峡谷深处也都是凝成实质的乱云,怪物落在云上,丝毫都未受伤,身子跟着腾起,向李玄两人恶扑而下!
      跟着,所有的怪物都一飞腾空,满天都是闪亮的火珠,满天都是狰狞的怪兽,将两人的上下左右都围了个水泄不通。但见空中矫电飞舞,怪物连珠般地向两人猛扑下来!
      那怪物起码有上百个,这一连环猛扑,李玄顿时只觉无处躲闪,慌乱之间,一只怪物猛地从峡谷下窜起,一头撞在李玄身上。
      李玄再也站立不稳,向下摔去。
      耳听苏犹怜惊呼在侧,李玄叹了口气,闭目待死。
      突地,铮然一声龙吟自李玄身上震响,那些怪物发出一声悲啸,忙不迭地飞身让开。仿佛从李玄身上感到了莫名的危险,躲避唯恐不及。
      李玄舒了口长气,就觉似是自地狱中回转一般。
      苏犹怜赶忙将李玄拉了上来。两人趴在铁索上,一时都是无法动作。所幸那些怪物真被吓住,在空中盘旋悲嗥,不敢落下来。
      待到双手双脚的麻痹消了之后,李玄这才坐了起来,只见胸口处透出点点清冷的毫光,似是什么宝物。他伸手拉开衣襟,立即恍然大悟,原来是那面自瀚海绿洲边上的九天封魔大阵中得到的古镜。
      这镜子既然能发动九天封魔大阵,自然也有辟邪之灵效,难怪那些怪物如此害怕。自己从封魔阵中得到之后,本只想做个纪念,放在怀中也就忘了。早知道它如此灵异,一开始就取出来,何必受这么多惊吓?
      天书爷爷这时也知道危险已经过去了,从口袋中探出头来,突然怪叫道:“你手中的镜子能给我看看么?”
      李玄笑道:“你一本破书,难道也喜欢照镜子?”
      天书爷爷大叫道:“笨蛋!我是鉴定一下,是不是九灵御魔镜!”
      李玄奇道:“九灵御魔镜?那是什么?很奇怪么?”
      他说着,将镜子递给天书爷爷。天书爷爷不答,书页飞速地翻动着,突地停了下来。那一页上,绘着一面镜子,天书爷爷仔细地将李玄递过来的古镜跟那幅画对照着,良久,叹道:“果然是九灵御魔镜!这下我们有救了!”
      李玄怒道:“破书,你还没告诉我九灵御魔镜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天书爷爷骄傲地道:“天下法宝,无非就是修真之人运用元功,借天材地宝修炼而得。但只有四件,却是天地初生之际便已存在,功参造化,具有鬼神不测之玄能。它们的威力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唯随着使用之人修为高低而有所不同。这四件宝贝被称为太初四宝,得其中之一就可以名震天下,成为不世之高手,天下再莫有敌。世间所有的宝物,都是模仿它们造出来的,它们可以说是天下宝物之祖。”
      李玄道:“说了半天,都是废话,这跟镜子有何关系?”
      天书爷爷怒道:“年轻人就没有点耐心么?这太初四宝,就是玄陛天书、九灵御魔镜、四极逍遥剑,以及两藏千佛珠。而太初四宝之首,就是玄陛天书,也就是我老人家。”
      李玄惊奇地看着天书爷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原来说来说去,不过是自吹自擂。玄陛天书?笑死我了!”
      天书爷爷大怒,在李玄的口袋里暴跳道:“不许你看不起老人家!我是天下宝物的元首,一切宝物都听我的话!我让它们运转它们就运转,让它们停止就停止!我现在这么邋遢,都是你害的!我说过,太初四宝主要是看持有者的能力,就是因为被紫尊送给了你这个废物,我才变得这么健忘与无用的!”
      李玄笑道:“随便说说么,别生这么大的气。你说你能够操纵别的宝物?那你让这柄九灵御魔镜发挥作用,将这些怪物全都消灭掉好了。”
      天书爷爷气乎乎地道:“这个我办不到,太初四宝都是自天地开辟就存在的,它不会听我的命令的。”
      李玄咯的一声,又笑了出来。
      苏犹怜见天书爷爷气得纸张都黑了,悄悄拉了李玄一下。
      李玄笑道:“好啦好啦,我们都很尊敬你是伟大而光芒万丈的天书爷爷。你且说一下,这九灵御魔镜究竟有什么作用,那些怪物居然这么害怕它。”
      天书爷爷见他认低伏输,这才稍稍消了消气,道:“太初四宝都能藏天地,御风雷,一切玄功变化,神威鬼变都无所不能。但太初四宝威力至大,每一运转,就要消耗极大的能量。比如石星御,被称为四极龙神,就是因为他获得了四极逍遥剑。以凡人之力,是绝无法挥动此剑的,但石星御天纵奇才,觉悟出一套奇特的功法来,将四条上古神龙禁制在剑身中,以神龙生生不息的地水火风四大先天元气运转神剑,每一剑出,天地变色,无人可挡。而九灵御魔镜也与之类似,它里面封印了九种上古恶兽之灵,专能降妖伏魔,威力无双。”
      李玄点了点头,他想起了九天封魔阵,看来天书爷爷所说的倒也不无道理。
      他问道:“那两藏千佛珠呢?”
      天书爷爷道:“两藏千佛珠中蕴蓄着天地造设时未用完的阴阳二气,据说能够再造宇宙。雪隐上人得到之后,将自己毕生修为与之相合,将里面的阴阳二气分化凝结,造出金刚、胎藏两重曼荼罗来,阴阳元气化生成千佛万圣,殊胜玄妙,绝难有人敌得过。所以雪隐上人才一跃而为雪域至尊,除了天纵奇才的四极龙神,再没人能打败过他。”
      李玄撇了撇嘴,道:“还不是都打不过君千殇?”
      天书爷爷冷笑道:“那是因为君千殇的轮回之剑,是从我这本天书中学到的!天书乃是太初四宝之首,当然不是其余三件能够抵挡得了的!”
      李玄眼睛立即闪亮:“破书,你说你里面写了轮回之剑的秘密?快些给我看看!”
      他一把将天书爷爷揪了过来,猛地翻看起来。
      天书爷爷惨叫道:“救命啊!救命啊!偷窥啊!偷窥啊!”
      李玄一把将它扔在地上,大吼道:“我会偷窥你本破书?算了,不说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学!”
      天书爷爷爬了起来,道:“不是我不告诉你,你修为不够,想看都看不到。我劝你还是赶紧跑吧,这九灵御魔镜虽然救了你一命,但你并不是它的主人。等它光芒消散之后,下次怪物扑过来,它还会不会救你,就很难讲了!”
      李玄急忙拉过那面镜子,果然,只见镜光渐渐黯淡了下去,那些怪物也都蠢蠢欲动。他急忙拉起苏犹怜,向峡谷对岸奔去。
      那些怪物浮在空中,缓慢地跟在他身后,却是畏惧镜子的光芒,不敢过分逼近。
      李玄冲到了对面的崖壁前,不知为何,他心中忽然兴起了一阵极为怪异的感觉,他忍不住舍了苏犹怜,冲到了崖壁之前,抬头望着那八个鲜红的大字。
      那字似乎已刻了千年,但却又鲜活如昨。李玄仔细凝视着字迹,忽然整颗心都紧缩了起来。恍惚之间,他觉悟到,凝成这些字的,正是鲜血,淋淋的鲜血。
      一股悲伤之情自血字上腾起,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遥远。他的心底竟也充满了这奇异的感觉,不禁激烈地震动起来。难道写这八个字的,与那绿洲湖崖刻字之人,竟是同一人么?
      那是否都是他的前生?
      他恍然明白了。
      心远自定,唯香是承。
      这八个字中,嵌了两个名字。
      定远,承香。
      那是他前世,以及前世恋人的名字。
      绿洲石刻,乃是轮回中的誓约,这八个字呢,又是什么?
      为什么一看到这八个字,自己竟会觉得如此悲伤,如此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