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丈金潭照云日

  •   一人顶盔贯甲,傲然立在链堑铁索之前,见到三人,大笑道:“我等你们很久了!”
      一见到他,李玄就高兴不起来,有气无力地道:“有劳了。”
      胡突干道:“快说说看,我们该怎么来进行美之对决?”
      李玄心念电转,是骗他进天之链堑先探一回呢,还是跟他比赛跳崖?他转头看了两个小弟一眼,忽然有了计较。
      红玉能挡住石紫凝一剑,料来本质不错。边令诚又说这些天修炼得更厉害了,那么,也许能打得过胡突干也未可知。他们以后有的是架要打,不如趁这个机会好好练练,让三个人配合默契一些。
      想到此处,他笑道:“你是不是高手?”
      胡突干大叫:“我当然是高手了!”
      李玄道:“高手就要除魔,现在,我给你叫来一头大魔王,你先将它除去,然后我们再来对决,好不好?”
      胡突干喜道:“真有大魔王么?快些叫它出来!”
      李玄笑道:“很好,布阵!”
      封常青一抬手,几十面旗子脱手而出,插在了天之链堑的悬崖上。他双手不停,那些旗子突然旋转飞舞起来。
      李玄大喜,就这么几天不见,封常青的功力显然又有了增长!
      只见每面小旗上都腾起一道光芒,彼此连接在一起,忽地散成一道暗灰色的光华,布满了链堑崖头。大片的云雾不断从崖底冒上来,将胡突干围住。
      忽地,云雾凝成实质,幻化出一片巨大的坟地来。
      借由云雾凝成的阴风,吹在脸上冷气逼人,还未闻鬼哭,就已让人心惊胆颤。便在此时,边令诚拈诀开声,一串幽秘的咒语沉闷地响起,那坟地中忽然亮起了一盏血红的灯笼。
      霎时,链堑上的云雾全都被这点血红染满,呈现出诡异欲滴的赤红来。
      那是血,漫天漫地的鲜血!
      那盏灯笼缓缓向胡突干移动着,鬼哭之声连绵响起,凄惨诡异中,直扑胡突干。
      虚灵鬼阵将周围的阴森之气聚集而来,施加在红玉身上,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威力至少强了三四倍!何况这里常年没有人来,阴气本重,施展甦死御鬼之术,实在再合适没有了。
      胡突干睁大了眼睛,盯着红玉化成的灯笼,忽然,点了点头,肃然道:“果然是大魔王,我胡大老爷找的就是你!”
      他缓缓将背上的那柄金刚刃取下来,刃上幻光凝成的曼荼罗不住生成,消失,虚灵鬼阵的幻象冲到金刚刃边上,便被这些曼荼罗化去。
      胡突干大喝道:“金刚显世,群魔辟易!”
      一朵曼荼罗倏然在刀尖上闪现,那柄金刚刃嗡然声响中,曼荼罗被激得迎风涨大,幻化成一丈多长的一朵透明之花,胡突干手握长刀,身子凌空而起,向着红玉怒斩而下!
      光华宛如电雨,自曼荼罗花瓣中激落而下,虚灵鬼阵的幻象立即被吹了个七零八落。
      封常青大吃一惊,急忙摧动阵型,十几只小旗一把投了出去,那虚灵鬼阵的威力立即增强,几座大坟冲天而起,将刀光挡住。他躲在大坟后面,脸色惊成了惨白,拼命加强阵法威力,将自己护了个严严实实。
      但红玉却失去了阵法的保护,完全被这一招的威力笼罩住!
      没有人想得到,胡突干这一刀竟然有着如此大的威力!
      边令诚一声惨呼:“红玉!”奔了出去,他要拼死挡住这一刀!
      胡突干一刀斩出,身子立即停住。只有朵曼荼罗花却巍巍坠落。
      边令诚抢在红玉面前,曼荼罗宛如虚光一般,穿过他的躯体,倏地化成实体,将红玉包住。红玉一声惨叫,它身上那强烈的红光被曼荼罗上发出的幻光一照,立即开始涣散!
      边令诚大惊,抢上来救。那朵曼荼罗花冲天飞起,花瓣涨成了无边巨大,千千万万光雨纷纷洒落,化生为天地万物的虚像,在链堑之上飞舞。
      边令诚努力跳起来想将红玉救下,但无论他跳得多高,都无法触及那朵曼荼罗。猛地,一声霹雳响起,将他震倒在地,天之链堑的崖头上,盛开出了一朵巨大的曼荼罗花。
      那是五色彩石雕成的大花,半透明的,中间仿佛琥珀一般,悬着一只红色的灯笼。一道红光自花的中心飞起,直透九霄之上。那花也不知什么做成的,冷气逼人。此时才是秋初,但这朵花出现之后,终南后山上却似乎进入了寒冬,地面上结了厚厚的一层霜。
      李玄惊讶地张大了嘴,他完全没有想到,胡突干竟已高明到了如此地步!
      红玉居然撑不住他一招!
      胡突干看着他们惊惶的样子,大笑道:“怎么样?我这一刀美不美?”
      边令诚惨叫道:“还我的红玉!”他扑了上去,捶着那朵五彩之花。鲜血自他的拳头中迸出,溅在石花上,那花岿然不动。
      李玄拉住他,道:“别费劲了!我们只有打败他,才能救出红玉来!”
      边令诚双目血红,盯着胡突干,一字字道:“打、败、他?”
      封常青仍然龟缩在虚灵鬼阵中,李玄一脚将他踹了出来,道:“你下次若再敢只顾自己,我就先揍死你!”
      封常青惨叫道:“老大,我怕啊!”
      李玄道:“就算怕,也抗到底!我们两个若是死了,你又能躲到哪里去?小边,你别冲动,冷静一下听我说。你不是擅长咒土术么?等一会常青施展虚灵鬼阵的时候,你就施展咒土术,将坟地变成真实的。虚虚实实,让他分不清楚,我们才有机可乘。”
      封常青道:“老大,谁来攻击啊?我们三人好像都不擅长攻击啊!”
      李玄自信地笑了笑,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我自有办法!”
      封常青将信将疑,小旗抛出,阴风阵阵,卷地吹出,向胡突干围去。
      刹那间,天之链堑又被诡异恐怖的坟场包围住。
      胡突干大笑道:“我的金刚刃中含金刚曼荼罗之力,能够斩断六道众生。就算真有鬼,还不是被我一刀斩死?你们还是不要弄这些小孩子的把戏了,好好拿点真正的美出来,让我胡大老爷开开眼。”
      李玄笑道:“你先突破了我们的阵法再说吧。”
      胡突干笑道:“这不简单?”
      他一步跨出,横刀怒扫,大小的曼荼罗光影再现,向虚灵鬼阵上扫去。他笑道:“看,这不就冲破了么?”
      但他的笑容倏然就顿住了,因为刀光闪过之后,虚灵鬼阵并没有消失!那些坟头仍然耸立在那里,并没有被能消去一切幻影的金刚曼荼罗之光冲散。
      胡突干大吃一惊,李玄喝道:“出手!”
      他倏然掣出一柄剑,闪电般向胡突干刺去!他的剑光才闪,三人背后的乱石中,也突然爆散出一点精光,刹那间追上李玄手中的剑光,两道光芒合而为一,组成一道灿烂之极的光华,直飙胡突干咽喉!
      这就是李玄的计谋。
      他本来的计划很好,先用虚灵鬼阵跟红玉将胡突干拖住,然后再用边令诚的咒土术让鬼坟成型,幻境成真,不由他不惊疑,最后趁机用借来的灵犀剑,双剑共鸣,联手一击,出其不意地重创他。
      他本料到胡突干如今的修为已非昔日可比,所以才想出这么多计谋来,让胡突干入彀。但没想到胡突干的修为竟然高到这种程度,红玉居然挡不住他一招!
      然而他对灵犀剑极有信心,这么出其不意的一剑,肯定能奏奇功!所以他才秘密借来了灵犀剑,并求苏犹怜埋伏在石堆中,当作奇兵,一举奏效。
      这个计策,有一半是由苏犹怜策划的,因为七重考验,本就是两人共同的事情。李玄找了两天,好不容易找到她,要挟说若她不参与,就不去天之链堑,所以苏犹怜就只有应允。
      只是他没有想到,苏犹怜的剑术竟也这么好。
      果然,胡突干吃惊愕然的一瞬,被李玄抓住机会,这一剑,转瞬之间就刺到了胡突干的眼前,他想再挡,已经来不及了!
      这一剑,李玄用的力不多,他只是引导灵犀相互之间的吸引而已。灵犀剑果然是宝剑,双剑齐飞,纵然李玄功力浅薄,剑威也陡增五成,凌厉无比地压下。
      苏犹怜长袖漫舞,道道白羽般的光华涌出,裹着灵犀剑急速翻滚着,剑芒璀璨无比。她以道法而催动剑术,竟然威力绝不下于崔氏姊妹。
      胡突干眼中精光闪动,倏然退了一步!
      剑光就贴着他的胸膛,擦身而过,胡突干一声大喝,金刚刃忽地撩起,咯的一声响,击在双剑之上。一阵强猛的劲力爆出,李玄就觉仿佛一个大浪打了过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冲天飞起。
      耳听一声惊呼,苏犹怜身子翔动,向他飞了过来。李玄头昏脑张地发现,自己竟然向天之链堑的绝壑掉了下去。他大惊失色,急忙向苏犹怜抓了过去,一把抓住之后,立即紧紧抱住。
      这本是溺水遇险之人本能的反应,只听苏犹怜大叫一声:“放开我!”
      风声呼呼,两人一起掉进了那看不到底的天之链堑!
      封常青跟边令诚一声大叫,顾不得再施展阵法,急忙抢到崖边,向下张望。只见云海漫漫,天之链堑铁索横渡,钻入茫茫的云海之中。那云海无边无际,也不知有多深,两人掉进去后,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
      边令诚大吼道:“你杀了红玉,你杀了老大!”
      胡突干满脸歉意:“我并不想杀他的……我跟他的美之对决还没展开呢,我比你们还心痛!”
      他仰天叹息:“天下无君,我胡大老爷何处再行美之对决?”
      浩叹声中,他转头默默走出。
      边令诚大叫道:“我会为老大和红玉报仇的!”
      胡突干笑了笑,道:“你不必为红玉担心,九日之后,我就会将它还给你。现在,我只是借用一下它的妖气而已……”
      借用妖气?边令诚呆呆地想着。他心中忽然兴起了一阵不祥的感觉,那冷冽的风劲吹而来,几乎冻入了他的骨髓。不知怎的,红玉未死的消息丝毫没令他高兴,他只想知道,胡突干所说的借用妖气是怎么回事。
      老大、老大,若是你还在就好了!
      
      李玄当然没死!他身上那些柔嫩的枝条忽然长了起来,盛开出无数的花朵。这些花瓣凌空扶摇,他下降的速度竟然渐渐缓慢下来。他仍然紧紧抱着苏犹怜,心中的惊讶恐惧一时还未完全消失。
      云海漫漫,似乎绝无尽头。他们下降了足足有一刻钟,仍然没有到达崖底。苏犹怜本想救李玄,被李玄一把抱住,心慌意乱之下也随着他一起掉了下来,本有些恼怒,但此时,却也不禁紧紧偎依着他,怯声道:“郎君,我有些怕。”
      无尽云团缭绕在他们周围,一尺之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阴郁而湿重的云朵。刚开始还能听到崖顶上封常青跟边令诚的呼喊,再下降了一会,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两人就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中,没有声音,没有色彩,没有边际。
      有的,只是沉重的窒息感,压在两人的心头。李玄也忍不住心惊,天之链堑传说为死亡之地,入者绝不可能生还,两人不小心跌入了谷底,不知有什么巨大的危险在等着他们呢!
      突然,一阵巨大的吸力自下方昏暗的云团中腾起,两人的身子就觉有千钧重一般,被这股吸力撕拉着,闪电般向下坠去。
      李玄大吃一惊,心知不好,对苏犹怜大喝道:“投剑!”
      两人都知道情势紧急,一抖手,灵犀剑化作两道电光,旋转缭绕在一起,向下猛窜了出去。
      灵犀剑乃是神物,彼此之间气机牵引,这下全力投出,力道极为不小,再加上那股庞大之极的吸力,剑光宛如闪电飙飞,凌厉之极!
      猛地,下方传来一阵苍茫的啸声,那股吸力倏然消失,跟着一股绝大的力量横击而来,两人猝不及防,身子高高弹了起来!
      那啸声洪烈之极,整座云海都被震得簌簌发响,云团怒卷,似乎都受不了这啸声的振荡!
      李玄大惊,什么妖物,竟然有如此威势?
      那啸声直指人的心脏,仿佛在心底响起的一般,才闻啸声,便觉魂魄振荡,灵魂都几乎被震出了躯壳。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仿佛只有彼此的心跳,才会让那颗狂烈的心稍稍安帖一点!
      云团被啸声摧动,奔马一般散开,两人眼前渐渐清明起来,但眼前的景象,却让两人惊骇得几乎晕了过去!
      那……那究竟是什么妖物啊!
      云海之下,遮蔽的是广大无垠的平地,但那片平地,竟被一个巨大的妖物占满!李玄跟苏犹怜身在如此高处,竟然也无法看清楚那妖物究竟有多大,只觉视野之内,都是那妖物的身体。但那妖物生成什么样子,两人却也说不出来,仿佛是一团团乱糟糟的东西堆在一起,随着怪物的呼吸,不住地抖动着。
      绝壑之下光线幽暗,看不清楚那怪物是什么颜色的,大团的云气不断自怪物的体内升起,汇聚到天之链堑的云海中。
      难道那么广大的云海,就是这怪物吞吐而成的么?两人都不由得震骇。想到方才那强到不可思议的吸力,两人不禁都是怵然而惊——难怪天之链堑被称为绝地,从无人能够生还!看来就算以谢云石那等的绝世剑法,也未必能诛灭这么庞大的妖物。
      崖底的正中央,是一座笔直耸立的山峰,怪物的身躯就盘在山峰底下,极为诡异地蠕动着。
      两人正在惊疑之际,突地,一连串巨大的灯火自妖物云团般的身体内升起,点点火光激烈地燃烧着,渐渐升到了天空中。
      李玄心念一动:“不好!那是妖物的眼睛!”
      他这句话才出口,那妖物的身躯猛地耸了起来,朵朵乱云沿着山峰堆积而上,顷刻将整座山峰都包了起来。那妖物周身柔软,可以随意变幻形状,看不出哪里是头,哪里是尾。这下踞在山峰上,昂起的皮肉乱糟糟地蠕动着,猛地一声莽然大叫,带着猛恶的风声,向两人当头扑下!
      李玄大叫一声:“惨了!”
      刹那间头顶一片昏暗,妖物庞大的身躯竟将天空完全遮住,一串十几枚火珠之眼闪耀,围着两人盘旋飞舞,将去路全部挡住。凌厉的妖气逼了过来,李玄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躲闪,苏犹怜忽然叫道:“郎君,你闭上眼睛。”
      李玄不知道何意,急忙闭上眼睛,猛地,一道灿烂之极的光华自苏犹怜身上飞起,宛如太阳般在黑暗中炸开。李玄虽然闭着眼,但仍然能感到光华灼眼。那妖物一声凄厉的嘶啸,十几只眼睛一齐被晃花。
      苏犹怜叫道:“郎君,咱们赶紧走!”
      苏犹怜身上毫光点点,将两人托了起来,自云团缝隙中钻出。
      李玄大喜道:“想不到你还有此等神物!”
      苏犹怜浅浅一笑,道:“郎君不记得了么?这就是上次斩杀赤蚺火靇所取的内丹啊。它之所以叫做赤蚺火靇,就是因为内丹修成之后,便可与日争辉,光芒万丈。那火靇的功行本不够,我遇到了一位高人,助我将它们修炼成宝。我现在能浮行空中,也是得它们之助。”
      李玄仔细看时,果然,九只灵珠串成了一串,挂在苏犹怜的颈上。粉颈玉珠,相映生辉,衬得苏犹怜的脸色盈洁通透,虽在妖物威胁之下,仍然十分动人。
      眼见李玄目不转睛地看着,苏犹怜不由轻轻一笑,道:“郎君,你可要小心些哦,看来这第四重考验并不简单呢。”
      这句话让李玄回过神来。
      是啊,且不说打败这么巨大的妖物了,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呢?
      李玄紧皱眉头,忽然,他发现怪物体内有什么亮光闪了闪。
      似乎是先前投下去的灵犀双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