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似山开万里云

  •   万花坪。
      容小意既然连小狗汪汪都有法子治,还能治不好他身上的伤?一旦治好伤之后,李玄就有信心,把这三大传说的秘密统统揭开!
      那时,手握三大秘密,看你四极龙神还能横行到几时!
      虽然天之链堑中隐藏着什么秘密,无人知道,但天秀峰上有仙人往来,既然是仙人,想必宰掉个把四极龙神不成问题。而第三大传说,摩云书院中的那个隐秘魔舍,既然能让君千殇觉悟轮回之剑,而四极龙神又被轮回之剑打败过,那其中藏有克制四极龙神的宝贝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李玄压抑的心稍微轻松了些,哼着歌就到了万花坪。
      扑隆隆一阵响,小玉飞到了他的身前,仔细地看着他的心脏:“呀!呀!你这人惹了这么多事,居然连一点愧疚都没有?”
      李玄心中的英雄气立即衰下去了:“怎么连你都知道了?”
      小玉道:“全学院的人都知道了!大家都说李玄狗屁本事都没有,却专门惹是生非!”
      李玄那个哀怨啊,怎么会传成这样?就算如此,他仍然不知道是如何将四极龙神放出来的!
      这个样子实在太郁闷了!
      小玉一翅扑闪开,尖叫道:“你来这里作甚么?是不是又想求助伟大睿智的鸟类?人类啊,每次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想到了我们无所不能的鸟!但你休想,我宁愿被四极龙神杀掉,也不会帮助你的!”
      李玄白了它一眼,道:“那你能不能帮我另一个忙?”
      小玉道:“若只是很小很小的一点忙,我或许会考虑一下!”
      李玄道:“我现在很饿,你能不能跳到锅里,把自己煮熟了给我吃?”
      小玉的叫嚣声突然停止了,它盯着李玄,大颗的泪珠落了下来:“你居然想吃我?你居然想吃这么伟大睿智的鸟?我那敏感而精致的心啊,它受伤了……”
      小玉哭着,飞走了。
      李玄举步,就发现容小意正懒懒地从一束花中醒了过来。她的容光,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那么清新,那么沁人心脾,就仿佛是花瓣上盈盈颤动的一滴露水。
      她浅笑道:“公子……”
      李玄也顾不得客套:“快,把你最好的药给我,马上将我的伤治好!”
      容小意道:“公子又要去打架么?”
      李玄道:“没时间跟你解释了,你也赶紧回盍静谷吧……不,再走远一些,越远越好!”
      容小意道:“多劳公子挂念,只是公子已经吃过灵药了,为什么还找我要药呢?”
      李玄道:“我要马上就治好!”
      容小意道:“这个容易,我会让药力马上发挥出来,只是有些疼痛,公子忍着些。”
      李玄笑道:“大丈夫岂会怕痛?你尽管施展就是了。”
      容小意轻轻点头,娇柔的身子自花瓣上站起,飞舞了起来。她就仿佛是一朵轻云,风一吹就不由自主地飘飞,李玄禁不住有些错觉:若不伸手拉住她,她就会从风而逝,再也无从寻找。
      容小意身形曼妙,模拟花瓣舒展,木生草长之姿态,翔舞在李玄身侧。忽地,一点刺痛自李玄灵魂深处腾起,一瞬之间,就布满了他的躯体!李玄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忍不住弃了木杖,躺倒在地,翻滚了起来。
      容小意似是陶醉在那万物生长的幸福中,双手玲珑舞动,身轻舞约,曼妙剔透。但她每一抬脚,都宛如踩在李玄的心上,将它生生碾入土中。李玄惨叫连连,仿佛被打入了阿鼻地狱,巨大的铁磨碾磨着自己的身子,等化成粉末之后,就重新聚合一次,再入铁磨碾磨。这非人能忍受的痛楚,就在他身体里不住地蔓延着。
      突然,一道翠绿的枝条自他的肌肤中钻出,瞬间长成两尺长的花枝,一朵朵红色的小花结放着,点缀在枝头上。李玄大骇,又是一枝青翠,自背后钻了出来。
      这下比方才的痛苦更让他惊骇,肌肤下又痛又痒,似乎有无数的枝条要钻出来。果然,没等他来得及制止,他的身体已被万千碧条折满,脖子上还结出几十条来,弯曲向上,在他的头上聚合成一顶花冠。
      剧痛渐渐止歇,那些枝条随着容小意的舞蹈停止,不再生长。
      李玄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肯定怪到了极点,不禁欲哭无泪。
      轻轻地,容小意跌倒在花瓣上,她的脸色苍白,似乎方才的舞蹈用尽了她全部的力量:“公……公子,这些花木便是你体内的病痛,我将它们全都摧发出来,将痛苦集中在一瞬间爆发,你的伤也就算是好了。”
      李玄道:“那能不能将这些枝条去掉?”
      容小意轻轻道:“这些枝条是我特意送给公子的……公子此去又是打架,这些天生灵枝结成的春生之甲会为公子抵御刀剑,若再受了伤,也可助公子痊愈。”
      原来这些难看的枝条中藏了这么多的心意?李玄不禁心下有些感动,抱拳道:“多谢了。等我打完架之后,可千万要帮我除去。”
      容小意缓缓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合下,她开始倦倦睡去:“到时候,小玉会帮你的……”
      小玉?
      李玄骇然抬头,就见那只可恶的白鹦鹉正在忍不住地奸笑着。
      难道自己最终还要落在它手里么?
      李玄低头看了看自己全身这副怪样子,不禁浩然一叹。幸亏自己还没成家,否则顶了这么一顶帽子,那可怎么得了。
      
      摩云书院三大传说。
      李玄看了看紫光黯淡的天空,想起了不久前苏犹怜对他说的话:“三大传说乃是摩云书院最高的秘密,也是最恐怖的所在。历代生徒都极力想破解这三大传说,但从未有人成功过。传说每一个传说都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获得了这三个秘密的人,将会无敌天下”
      “而这三大传说,也将会是我对你的第四、五、六重考验。”
      天下即将崩坏,还论什么第四、五、六重考验?
      这种水里来火里去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李玄看着自己身上在前三次试炼中留下的伤痕,不禁悲叹起来。
      
      书院三大传说由来已久。第一大传说便是天秀峰上的仙人。
      传说每年八月十五仲秋节月圆之夜,仙人就会降临天秀峰上,有缘能见到者,将会得到仙人所赐,从此横行天下。然而但一到八月十五之夜,天秀峰就再也无法攀爬。那时峰上充满了十方刹那光,任何隐身术、法宝都无法遁身。天风凛冽,自九重天上吹下来,将一切有生命之物全都吹走。近百年来,去见仙人者只有谢云石一人能全身而退。
      摩云书院第二大传说,深藏在书院中的秘屋魔舍。传说魔舍中锁着的,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秘密,决不容任何人染指。而这所谓最大的秘密,便是轮回,但只有两人能够施展出此等力量,一位是能使用轮回之境的紫极老人,另一位便是轮回之剑剑斩天下的君千殇。一旦进入了这座魔舍,就有可能掌握轮回的力量,施展出君千殇那样的轮回之剑来。
      然而,自书院建立以来,魔舍便由君千殇亲自镇守,连雪隐、大日至都无法强行进入,何况他人?
      第三大传说便是天之链堑。天之链堑也在书院后山,乃是一条极为粗长的铁链,直联入万壑深谷。链堑的另一头通向何方,没有人知道。就连爬上过天秀峰的谢云石,也从未敢踏上过天之链堑。是以,三大传说中,以天之链堑最为神秘,因为,没有人知道它的任何信息。每一个妄图窥测天之链堑的人,都莫名地葬身崖底。
      本来,李玄以为这些只是苏犹怜的夸大其词,和以前的冒险也没有什么两样,但由于紫极师尊的一番话,却有了天下危亡的意义。
      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和胡突干在天之链堑上的决斗了。
      他必须带上帮手。
      摩云书院里师兄弟很多,可他这个“大师兄”能指挥得动的却只有两个。那就是擅长五行遁甲的封常青,和擅长养鬼御魂的边令诚。
      
      封常青一手捂着高高肿起的脸,还禁不住想笑。他一看到李玄那满身青翠的样子,就忍不住笑。为了他这脆弱的控制力,他已经挨了李玄三拳四脚,但他仍然控制不住。
      边令诚就好多了,连红玉都忍不住笑出了一张鬼脸,他却丝毫不动容。
      李玄禁不住问他:“你为什么不笑?”
      边令诚怔怔地流下泪来。
      李玄骇道:“你不笑就算了,为什么哭起来了?”
      边令诚:“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养的一只乌龟,就是像你这样满身绿毛……后来它死了……”
      李玄:“咦~~~~”
      边令诚:“我想起了我前年养的一具小鬼,也是像你这样满身绿毛……后来它死了……”
      李玄一拳狠狠敲在他头上,大吼道:“闭嘴!”
      他恶狠狠地转头对封常青道:“胡突干回来了。”
      封常青吓得一阵哆嗦,转身就跑。
      李玄冷笑道:“你再多跑半步,我就不认你这个小弟!”
      封常青登时停住,满脸惊惧:“老大!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李玄道:“怕什么?他只有一个人,我们有三个人,还怕不打他个落花流水?小边,你的通天道尸到底通天了没有?”
      边令诚身子一颤,道:“又要让红玉去拼命?不行,她很柔弱的!”
      李玄看了红玉一眼,它尖牙利齿,手上指甲三寸长,就跟利剑一般。这样恐怖的妖尸,居然叫做柔弱?看来边令诚还未从失去明珠的痛苦中走出来。
      李玄道:“你放心好了,胡突干没有石紫凝那么厉害,更没有墓中玄冰的神通。我敢说,只要红玉出手,立即就能获胜的。不信你问常青。”
      边令诚半信半疑地看着封常青。
      李玄道:“你们在摩云书院中已经修习了这么长时间,道法武功应该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吧?胡大老爷只不过是个小混混而已,是不是,常青?”
      他最后几个字加重了语气,封常青身子一阵哆嗦,他知道,若是回答有错,只怕立即就会被李玄饱揍一顿。他低下头,道:“是。”
      不知为何,他想起了胡突干一刀凌空,怒斩下来的霸威模样。这让他心中一阵不安。但他随即安慰自己道:“那不过是雪隐上人施展的妖法而已!”
      李玄道:“那就这样决定了!小边,你负责操纵红玉,正面对战胡突干,常青,你施展阵法,从旁协助小边。你的阵法进步了吧?”
      封常青一副没有自信的样子:“我不知道……”
      李玄道:“那调整一下。常青打头阵,小边,你协助他。”
      封常青:“……”
      三人往天之链堑走去。越走,封常青的脸色越是苍白:“老大……咱们这是去哪?”
      李玄道:“你问它有啥用?”
      封常青闭嘴,过会,又问道:“老大,咱们是不是去天之链堑?”
      李玄笑道:“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
      封常青吓得几乎跌倒,大叫道:“不能去,天之链堑绝不能去!”
      李玄奇怪地道:“你怎知道能不能去?”
      封常青道:“紫尊在迎新大会上就警告过我们,千万不能踏足那里。一开始我还不太相信,后来我读到一本上古典籍,里面用血写了几个大字‘天之链堑,入之必死’!老大,我们还是回去吧!”
      李玄笑道:“那是骗你的。你若不去,可以回去等我们。”
      他领先向前走去。边令诚呆头呆脑地跟着他,倒是不知恐惧。
      封常青呆了好久,终于奔了向前。
      天之链堑也在终南后山。
      实际上终南山的前山很小,盖了一座摩云书院,就全都占满了。它背后连绵的山势,全都称为后山。
      天之链堑就在群山的最尽头,终年云雾封锁,唯见一条生满铁锈的巨大锁链,笔直伸入了云雾深处。绝壑在此将山势斩断,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山风呼啸,吹在深谷铁索上,阵阵鬼哭传来。
      但无论山风多大,那铁链却一动不动。
      一入铁链,绝不生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