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云垂晖耀紫清

  •   雪隐上人果然还在那里。
      一桌两椅,雪隐上人静默地坐着。
      李玄拄着木棒走过去,笑道:“老头,快再将上次的碧云仙桃拿几只来吃吃。我受了重伤,吃饱了好跟你赶路。”
      雪隐上人怅然一笑,道:“赶路?已无路可去了。”
      李玄笑道:“你不是极力说服我离开摩云书院么?现在我决定跟你走了,你怎么倒一副兴趣阙然的样子?”
      雪隐上人黯然道:“走?已经晚了!中华灾变,已经开始了!”
      李玄一惊,道:“你说什么?”
      雪隐上人手指处,道:“你看。”
      他指着的是终南山顶上的天空。那上面紫气郁蒙,上通于天,煞是苍古。
      李玄道:“看什么?还不都是这个样子?”
      他话音还未落,雪隐上人手指微弹,一道银光自他指尖涌出,倏然涨大,布满整个天空。银光射目,那紫气映耀的苍穹上,忽然映出了一个巨大的阴影。
      那是四条纠结在一起的神龙,仰天嘶啸着,它们的尾聚集在一起,握在一个人的手中。那人另一手指天,竟连守御终南山的紫气,都被他无上霸悍的气势冲开!
      四龙一人身躯都无比巨大,宛如逆天魔神,在空中烈烈飞舞着。无边的杀气自他身上汹涌而出,恍惚之间,战火连绵着灾变,鲜血漂流着痛苦,潮水一般将李玄淹没。
      末世般的绝望感让他禁不住感到了战栗!
      雪隐上人袍袖轻拂,银光消去。那庞大的阴影也消散在天际。但那股无名的震慑,却让李玄一时回不过神来。
      他忍不住问道:“那……那是什么东西?”
      雪隐上人仿佛很疲倦:“那就是四极龙神。”
      四极龙神?这名字似乎很熟悉啊。
      雪隐上人道:“也就是石紫凝的先祖,被我连同大日至尊者,引来君千殇杀死的一代枭雄。”
      李玄恍然,原来石紫凝一心想复活的,就是四极龙神!难怪她怀着那么高的期望,单看方才那无边的威势,这四极龙神的修为绝不在雪隐上人之下!
      雪隐上人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道:“四极龙神乃天纵奇才,百年难遇。他收复四条神龙,为己所用,创出了九天逍遥剑法,不单我不是对手,举尽天下,除了觉悟轮回之剑的君千殇,再无人能敌。”
      李玄想起石紫凝的故事,冷笑道:“所以,你就怕了他,不但设计杀了他,还灭了他满族黎民?”
      雪隐上人霍然抬头,道:“你听谁说的?”
      李玄淡淡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句话令雪隐上人神情暗了暗,叹了口气,道:“可你知道否,四极龙神石星御为了夺天下第一的称号,强行修炼轮回之剑,最后走火入魔,见人就杀,一夜之间灭了西域魔驮国?”
      李玄惊道:“这怎么可能?”
      雪隐上人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四极龙神石星御心高气傲,从不许人强过自己。君千殇的轮回之剑是公认的天下第一,石星御一定要超越他。他明知道除君千殇之外绝没有人能修成轮回之剑,但仍悍然开始修习。终于走火入魔。本来他走火入魔也只是脾气暴戾冲动,不许人犯其锋芒,但他的族人却想借他无敌的武功称霸天下,就怂恿他去攻击邻国。石星御受了族人之激,仗剑御龙,一夜灭魔驮国,再夜灭紫闼车国,并扬言要统一西域五十国,让他们尽皆臣服于石国之下,否则,见人杀人,见鬼杀鬼!”
      李玄冷笑道:“这一定是你编出来的。石星御灭了别国,所以你们也要灭他的族人,是不是?”
      雪隐上人目中忽然闪过一阵精光,冷冷逼向他。
      缓缓地,雪隐上人道:“灭了自己族人的,正是石星御自己!”
      这句话,震惊了李玄。雪隐上人道:“那时石星御神智已乱,见杀戮太多,天劫将降,一怒之下,就将他的族人杀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了几百人,这几百人,并不是为了延续石国的后代,而是为了他的蛰龙大法。”
      李玄道:“蛰龙大法?”
      雪隐上人缓缓点头,道:“这是石星御由神龙幻化中所觉悟出来的奇妙心法,当世唯有他能够施展。一旦中了蛰龙大法,血肉精魂便为石星御所有,他被击败杀死后,魂魄不会消散,三十六天后,便借此人躯体复活。那时,我们为怕这魔星再度复活,所以才杀了石国剩余的几百人。”
      李玄冷笑道:“说来说去,都是你们的道理。别人杀人,是别人不对,你们杀人,也是别人不对。”
      雪隐上人叹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你可以去问紫极。他不会骗你的。我之所以不带你走,是因为天运已转,四极龙神石星御已经复活了。”
      李玄身子一震,道:“他已经复活了?难道……难道方才看到的,就是他?”
      雪隐上人摇头,道:“不是的,那只是他的影子。他还在集聚力量,等待最佳的时机。但一旦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将会带来极大的灾难。他死的时候曾经诅咒说,等他复活之后,他将杀尽世上所有的人,让每一个人都受一遍他受过的炼狱之苦。现在……是他兑现这个誓言的时候了。”
      李玄笑道:“杀尽所有的人?君千殇还在书院中,他能杀得了谁?”
      雪隐上人沉默着,缓缓道:“其实自上次摩云大会时交手,我便感觉到,君千殇已经失去了轮回之力。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若石星御再度出世,君千殇应该压制不了他了!”
      李玄大吃一惊。
      君千殇已失去轮回之力?
      雪隐上人道:“石星御出世,四大神龙再现,那时,整座终南山都在他龙威笼罩下,山上所有的人都会中了他的蛰龙大法,成为他的身外化身。盛世,将因他而坠毁,而这一切,全都是你一手开启的!”
      李玄吓了一跳,蹦起来道:“老头,你不要瞎说!什么我开启的?我做了什么?”
      雪隐上人目中银光乍显,道:“正是你让四极龙神复活,我本不该管什么天命,直接将你带走的!一时因循,竟铸成大错。”
      他说着,身子霍然站起,一蓬灿烂的银光自他身上怒放而出。
      李玄惊叫道:“老头,你要做什么?”
      雪隐上人沉声道:“我不能一错再错,我拼着耗掉百年修为,将大雪山自藏边移到此处,镇住终南山,将石星御埋在山下,然后联合域外三老,将他再度封印!若再缓须臾,等四极龙神完全显形之后,那就无法可想了!”
      李玄讶道:“藏边大雪山?那该多大啊?你若是移过来……”
      雪隐上人冷冷道:“只怕连长安都将被压住!大雪山上有我苦心锻炼的无垠极光,一旦显出,百里之内绝无生物。但无论如何,都强过四极龙神复活,天下崩坏!”
      “四极龙神绝不能现世!”
      说着,他胸口银光蓬勃涨大,渐渐结成一座苍茫的大雪山的形状。雪隐上人玄功不停运转,那大雪山越来越清楚,竟似渐渐在此地化身而出!
      李玄大叫道:“疯了!疯了!你就不能冷静下来想想办法么?”
      雪隐上人道:“办法?已没有办法可想了!你若想阻拦我,就先过我徒儿这一关吧。”
      他衣袖挥处,一道银光闪过,一个顶着银盔银甲的身形倏然现出。那身影身上缭绕着层层仙云,一柄长大的钢刀缚在他背后,他身躯高大,就仿佛是一尊神灵般,傲然不逊。
      他对着雪隐上人稽首道:“师父,召唤弟子有何吩咐?”
      雪隐上人道:“我施展降世明王法,从未遇到你这种情况,明王竟被锁在你躯体内无法归位,所以我收你为弟子,将曼荼罗双宝的金刚刃传授给你。……你若是感念师恩,就去将这小子斩了!”
      那人躬身答应一声,转头对着李玄。
      李玄大叫道:“胡……胡突干!”
      这个顶盔贯甲,威风八面的神灵,竟然是胡突干,具有无上美感的胡突干!
      胡突干大笑道:“我们又见面啦!”
      雪隐上人对胡突干淡淡道:“或许,你的出现,也是天命。师父一生精研佛旨,到头来也未领会半分,只能以杀止杀。去吧!”
      说着,他的身子倏然隐去。林莽之中,只剩下一团耀眼之极的银光,在翔舞变幻着。
      显然,要将大雪山从藏边挪移到这里,需要耗费极大的精神。就连雪域至尊雪隐上人,只怕也非一时半日能够完成,也再无暇顾及其他事情了!
      胡突干大笑声中,一步跨出!
      
      摩云书院尽头的绝壁悬崖上,夜风清冷。
      心魔蜷缩在巨大的石座上,不住咳嗽。他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病态的嫣红:“你们回去禀告主公,他要的东西,我不久就会带过去。”
      魑跟魉一惊,道:“我们离开了,您怎么办?”
      他们深知心魔的道法通玄,颠覆控御前生后世,直入人心,几乎无迹可循,但他本身却脆弱无比。几种致命的病痛折磨着他,他甚至连行走的力气都没有。魑魅魍魉四人,主要的任务,本就是护卫着他。
      他们如何能走开?
      心魔淡淡一笑,道:“不妨事……我已经有了力量……”
      一阵剧烈的咳嗽脱口而出,他蜷缩在石座上,几乎窒息。但他的眸子中的光却灿烂犹如朝日。魑跟魉对望一眼,躬身行礼,向外走去。
      他们知道,心魔从未骗过他们。他既然如此肯定,那么终南山上,已几乎没有人能敌得过他。
      心魔的咳嗽声持续了一刻钟,这似乎销蚀了他全部的生命,久久地,他连动都不能动。等这阵咳嗽稍微平缓一点之后,他的目光终于放开,淡淡道:“大雪山,无垠极光……雪隐,看来你很害怕这个四极龙神啊。那么紫极呢?你是否也害怕?”
      他抬头,看着那虚暗的苍天。四头神龙无声地咆哮着,奉伺着那个人的身形。
      那是神灵一般的狂猛与霸悍,凌压在终南山上。连翼护山峰的紫气,都被他压得不住下沉,冷光黯淡。
      “四极龙神……你究竟背负了什么样的命运?”
      
      银光射目,照耀在胡突干的身上。多日不见,他的身材更加魁梧,脸上的横肉也更加横了起来。他头上仅存的一绺头发编成了一支小辫,朝天扎起,银盔贯顶,特意在正中为这绺头发留了个空隙,让它立了出来,披拂在盔顶上。
      这是否在宣示着,他不是个秃头?
      那银甲极为精致,上面布满了繁复的密宗法纹。有做风雷之像,有做神魔之威,显然是件极罕见的神物,妙用无穷。
      只是穿在胡突干身上……
      李玄还真欣赏不了胡突干那黝黑的脸搁在亮银甲上的“英姿”。
      胡突干笑道:“我们再来决斗吧!”
      李玄白了他一眼,道:“你看我这个样子,还能决斗么?你若是想杀我,就一刀斩过来好了。我李玄献身为美,你这一刀成就我壮烈之美,我是躲都不会躲开的。”
      胡突干叫道:“我这几个月来精研美之决斗,有很多很多的心得。你赶紧好起来吧,我非常非常想跟你一战!”
      李玄笑道:“那还不容易?你好好在这里等着!”
      胡突干大叫:“我等你!不过有几件事我先告诉你。我皈依密宗之后,师父授我这身盔甲,乃是从大雪山深处取出的,传说为龙树尊者开南天竺铁塔得密宗经典时一并拿出来的,所以名字叫做龙树宝甲。而我这柄刀……”
      他反手,将身后背着的那柄巨大的刀掣了出来。顿时一道冷光逼人而来。李玄目光锐利,对眼神功非同小可,也只能勉强看的清楚。无数的曼荼罗之形不断自刀身上生衍,变化,然后消失。
      胡突干叫道:“这柄刀中蕴含了金刚曼荼罗之力,所以叫做金刚刃。你要小心了,若是让这柄刀伤到了,你将承受现世五种痛苦。”
      李玄冷笑道:“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胡突干双目光芒迸射,脸上全是兴奋之色:“我是想告诉你,我现在已经是个大人物了,你要跟我决斗,那就想一个更高级、更玄妙、更符合我身份的美之对决来!”
      李玄的脸立即臭起来。符合他身份?这家伙头脑坏掉了么,竟然发昏到这种地步!他脑中忽然灵光一闪,笑道:“前一场对决,你已经知道高手决战,气势很重要了,这一场对决,我们要更进一步!”
      胡突干更加兴奋:“怎么更进一步?”
      李玄:“高手决战,一定要选择决战之地。你想,若是两个绝世高手,在罗满狗矢的地方决斗,一不小心,就踩了一脚,沾了一手,那岂非很煞风景?就算不如此,若是在景色平常的地方,比如这个乱糟糟的林子里,以后人传诵的时候,说大英雄胡突干飞身在一株歪脖子树上,那岂非也很没劲?很丢面子?”
      胡突干眼睛闪亮:“你说得太对了!我就知道,你对于美的领悟,仅次于我。”
      李玄对他的赞美充耳不闻:“所以,真正的高手,若是决战,一定要选在天险地险之处。必定是常人不能到、不敢到、不愿到之处,才能风采顿显。那时,一举手,天地惊变,一抬足,万象森然。”
      胡突干的热血沸腾起来:“你说的是什么地方?”
      李玄肃然道:“天之链堑!摩云书院三大恐怖传说之一,从没人能回来的天之链堑!”
      恐怖传说?从没人能回来?胡突干想象自己立身之上,万人又是崇敬,又是畏惧的样子,不禁豪气布满全身,充溢身外:“就是天之链堑!我等你!”
      李玄转头看了那银光一眼,刚刚轻松了一点的心头又沉重起来。
      大雪山现于终南山上,无垠极光布散百里之内,那要杀死多少无辜的百姓?
      但即便如此,雪隐上人仍不愿四极龙神醒过来。
      这四极龙神究竟有多可怕?
      
      李玄拄着木杖,咬牙呲嘴地向书院走去。魔劫既然已经开启,自己便不用离开书院,而且决战胡突干于天之链堑,顺便也可以践苏犹怜的这一次考验,真是一举两得,让他稍微宽心了一些。但,四极龙神将要苏醒,而且是由自己将封印揭开的消息,却让他大为郁闷。
      他决定要去找紫极老人,这世上若是还有一人能指点他的困惑,那必定就是紫极老人了。
      李玄推开睡庐的门,却呆住了。
      紫极老人倒在仙游枻上,脸色苍白得就跟死人一样!
      李玄急忙冲上去,叫道:“老头,你怎么了?”
      紫极老人吃力地睁开眼睛,缓缓道:“还不都是你害的?”
      李玄惊道:“怎么会是我害的!老头,你整天窝在这山顶上,我每次来你就将我塞到轮回之境中去,我还能怎么害你?”
      紫极老人道:“你可知道笼盖终南山的紫气,乃是我九转元神所幻化,我元神受创深重,自然快要死啦。”
      李玄道:“你元神又怎会受创呢?”
      紫极老人道:“因为你将四极龙神放了出来!你这浑小子,整天就知道闯祸!”
      李玄莫名其妙,郁闷之极。
      ——为什么每个人都说他放出了四极龙神,但他就是不知道怎么放出的呢?
      他有心追问,紫极老人缓缓道:“我将元神化为终南紫气,笼罩山顶,便是为了镇压四极龙神。本来雪隐跟大日至将魔道秘宝送给我,便可让我的元神攻穿地肺,与地心元火相合,借无边地火增长威力,将四极龙神镇压住。但我顺应天命,不顾佛谕,继续开院收徒,才有了今天的灾变。如今我的修为无法强过重新降临的四极龙神,是以才受创深重。”
      他虚弱地坐倒在仙游枻上,似乎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玄沉默了,他想不到就连紫极老人竟然也无能为力。他问道:“难道……难道就没有打败四极龙神的方法么?”
      紫极老人沉吟着,欲言又止,良久,缓缓道:“难道是开启三大传说的时候了么?”
      三大传说?李玄精神一振,急忙道:“三大传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老头,你总该知道的,快些讲给我听!”
      紫极老人面容渐转肃然,双目盯住李玄,道:“三大传说各自蕴含着一个极大的秘密,早就被书院列为禁地,我在入学时候就告诉你们了。绝不能进去,尤其是你!”
      绝不能进入?尤其是我?凭什么啊?
      不叫我进去我就不进去了么?李玄嘴角浮起一丝隐秘的微笑,道:“老头,是不是三大传说中有着打败四极龙神的力量?”
      紫极老人道:“三大传说乃是天地造化之秘,甚至在书院建立之前就已存在。百年之前,君千殇打败石星御,却由于蛰龙大法的存在,无法将他杀死,只能将他分成心、神、意、形、体五部分,分别镇压。其中就借用了三大传说的力量。但就算是我,也并不知道三大传说的真正面目,只是略有所知而已。可以这么说,若是揭开三大传说中任意一个的秘密,都有可能打败尚未完全凝形的四极龙神。但是这些力量本已用于镇压龙神的几处分身,贸然开启,不仅可能会送掉性命,更可能将更大的灾变彻底释放出来!”
      难能一见的是,连紫极老人脸上都露出了犹豫之色。
      难道三大传说真的那么恐怖么?
      李玄沉吟着,道:“是不是只要君千殇不在,便没有人能打败四极龙神了?”
      紫极老人缓缓点头。
      李玄又道:“是不是四极龙神降世之后,便会引发极大的灾劫?”
      紫极老人又缓缓点了点头。
      李玄笑了笑,他的笑容似是有了决断,转身向山下走去。
      果然,君千殇不能再施展轮回之剑了,否则,这么危难的时机,他一定会出现,而且紫极也不会这么颓唐。
      ——如果君千殇还能压制得住石星御,无论紫极还是雪隐都不会如临末日。
      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揭开三大传说的秘密。
      或者,这会使事情变得更怀,但已没有其他办法可想。
      他呲着牙裂着嘴走出睡庐后,直奔后山。
      
      心魔浮起了一丝笑容。
      “紫极老人也在害怕么?”
      他瘦长的手指轻轻敲在石座的边缘上,清脆的扣动声环绕着他,他的瞳仁中阴阳变幻,终于一笑,道:“那就释放你们的恐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