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花秋莲光出匣

  •   这一剑,轰如雷霆,骏如奔马,怒斩大摩天碎裂的头骨。看得李玄心旷神怡,忍不住鼓掌。
      大摩天一声狂吼,头骨摔出,啪啦啦一阵裂响,竟然硬生生地将石紫凝的剑光撞碎,撞得她就宛如一片落叶般摔下,重重砸进了沙土中。
      李玄骇然变色,急忙冲过去将石紫凝扶起来。石紫凝一声娇哼,身子拔起,满手都是鲜血。显然,她的剑光虽然凌厉,却依然斩不断大摩天的硬骨!
      石紫凝道:“怎么办?你要如何才能推掉这块大摩天石头?”
      李玄脑中灵光一闪,他忽然间觉得,自己应该知道一个法子,可以击败大摩天的!
      这个法子就在眼前,就在身边,他应该很容易就想起才对,但不知怎的,他却就是想不起来。
      嗯……这是石国旧地,也是他前生遇见承香公主的地方……他与公主遨游西域五十国,又曾在此地击杀过大摩天……
      李玄的思维霍然贯通,也许,他可以用前世的法子,再杀大摩天一次的!
      只是,他却想不起九天封魔阵在哪里了。
      前世的记忆,本就断断续续的,有的无比清晰,有的却模糊之极。公主的容貌,就始终看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那时他的目光放在九天之上,放在天涯之外,而忽视了近在身边的娇丽容颜。
      那该如何是好呢?
      李玄心念转处,突然向石紫凝的胸口抓去。
      石紫凝大怒,一掌就将他击了出去,跟着一顿拳打脚踢。
      李玄大叫道:“你干什么?我有话要问它!”
      他指着的,是那只参娃娃。它正趴在石紫凝的胸口上,惊惧地望着被揍得满脸鲜血的李玄。
      石紫凝脸上一红,道:“下次先说清楚了!”
      李玄嬉皮笑脸道:“说清楚了就让抓么?”被揍了一顿后,他显然也知道石紫凝为什么生气了,立时就恢复了原来的无赖模样。
      石紫凝脸色一冷,一扬手,又待打了过来。李玄忙道:“我有打败大摩天的方法!”
      果然,石紫凝一听,立即住手。
      李玄不敢再调笑,问参娃娃道:“你根脉在此,自然可以穿行地下,自由游走。你有没有发觉过有个地方,让你本能地感觉危险,不敢接近呢?”
      参娃娃脸色立变,呀呀叫了几声,指向西北方向。
      那里,隐约可见是一座深谷,红色的深谷。
      李玄喜道:“走!就是那里!”
      两人说话之间,骷髅已经潮涌而至。他们奔出绿洲,大摩天脑袋高出云外,自然早就看见,六翅一阵扑风,追了过来。
      李玄命天书爷爷施展了两道神行万里术,加在石紫凝跟自己身上,向着那红色巨谷冲去。不过石紫凝显然嫌他跑得太慢,将他提了起来,御剑飞行,化作一道流星,飞射而前。
      都是一起进入书院的,修为咋就差这么多呢?李玄悲哀地想着。
      身后万千骷髅在大摩天的催逼下,潮水般汹涌追袭。
      红色巨谷,转瞬就在眼前。
      石紫凝衣襟飘飘,剑光如一道青霜,撕开大漠的枯黄与巨谷的赧红,飞了进去。那谷四周是连绵的高山,入谷是一条巨大的斜坡,直向地下插去。越往下走,那赤色便越是浓烈,形成一大片赤色隐云,盘绕在谷中,看不清楚下面的景象。看得人惊心动魄。
      但行已至此,大摩天追着他们袭来,想要退后或者躲避,只怕首先撞上的,就是这具巨大的妖骨。参娃娃探出头来,畏惧地看了深谷一眼,又缩进了石紫凝的怀中。
      石紫凝剑光摧动,那层隐云,斜斜被剑光划开。
      越下越深,李玄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前生选择这里来屠灭三刹鬼毒大摩天。这里的地势,实在太不利身躯巨大的妖物作战了。
      巨大的石笋钻天而起,一丛一丛的,布满了整个谷底,大摩天那么巨大的身形,在这个谷中,根本无法完全施展开。何况那些石笋都是通体赤红,还未靠近,就有一股热浪逼人而来,显然下通地火玄脉,一经触动,只怕就有无尽地火喷薄而出。
      这谷深处地下,仰望上去,周围的群山就跟压在头顶上一般,一旦进来,就不易退出。谷中气息穷通闭塞,淤积了很多毒瘴戾气,才形成了那灰暗赤红的隐云。大摩天的血肉若被石笋割开,地火立即挟着隐云猛毒攻入。就算它身躯庞大,点点侵蚀之下,力量也会锐减。
      当然,这一切,是公平的,对进入谷中的任何人都是一样恶劣。
      李玄不禁有些佩服前世的霸气,敢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对决大摩天,这本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想到、做到的!
      他忽然发现,那些石笋上全都刻了各种猛兽之像。有的如怒虎,有的如雄狮,有的如恶狼,有的如狂象。
      李玄心中一动,难道这些兽象与地火连接在一起,就是他在恍惚之中所见到的九天封魔阵么?
      非常有可能!只有这样,才能将地火为我所用,困住大摩天的肉身。他既然有此发现,立即信心大增,急忙寻找着控制封魔阵的阵眼。
      那是一面镜子,铜镜,悬挂在最高的那棵石笋的顶上。石笋顶被利刃砍去了一小截,仿佛是一个平台,镜子就挂在石台上。
      李玄大叫道:“送我到台上去!”
      石紫凝看了他一眼,剑光摧动,飞身上了石台。这支石笋果然很高,站在其上,谷中景象一览无余。只是那暗红隐云实在太过浓密,所有的景物都影影绰绰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楚。虎狼刻画隐在云雾中,更是狰狞。
      石紫凝道:“你呆在台上不要动,看我去战那怪兽。”
      她知道李玄虽然精灵古怪,花样百出,但是本身修为实在太低。这种硬碰硬的战斗,便帮不上什么忙了。
      她看着这无比巨大的大摩天之骨,不禁心生豪气。
      若是能击败这么庞大的妖物,那是否也有一丝的可能,能够战胜雪隐上人呢?
      雪隐上人固然是雪域之尊,但这大摩天又何尝不是百年前横行西域的魔头?
      她咬了咬牙,真气微运,一道青电立即从剑身上腾起,瞥然一闪,涨大到三尺余长,将她袅娜的身姿护住。一声清越的啸声自她的口中发出,石紫凝身剑合一,化作一条青色流星,向大摩天攻去。
      大摩天身陷在这红色深谷中,前生的记忆冲击着它的灵识,它感受到一股庞大的焦虑与怨恨,傲然一声仰天长啸,三对翅膀齐动,当头向石紫凝恶扑而下。
      石紫凝见识过大摩天的厉害,知道不能与它硬抗,娇叱一声,宝剑带着荧荧光芒直刺大摩天的脑颅,而她本身却捻诀飞纵,向大摩天背后钻去。
      荧荧剑光照亮了大摩天眼睛中那点点幽光,这一剑用尽了石紫凝全身的力量,大摩天巨头摆动,向剑光上甩了过去。
      前不多时,在绿洲中,就是这巨头一摆,将石紫凝连人带剑砸飞。同样的亏,石紫凝显然不愿再吃一次。她的身形闪到大摩天的一侧,手中法诀变幻,那道剑光忽然变式,向她飞纵而来,“噗”的一声,将大摩天的骨翼钻了个好大的窟窿。
      大摩天只剩下一身骨头,感受不到痛苦,但它仍然被这一剑激得暴怒,六翅一阵扑闪,巨大的身躯向石紫凝当头压下!
      石紫凝见情势不好,御剑飞纵,斜斜穿入了石林中。那些巨大的石笋直冲苍天,受地火锤炼,坚韧无比。大摩天巨大的骨架压下,只听咔咔几声响,已然断了几根肋骨。大摩天更是怒发如狂,身子盘在石笋上,巨大的头颅一阵乱钻,追着石紫凝猛咬。
      石紫凝咬紧牙,全身功力都集中在一柄剑上,将光芒摧送至极致,堪堪躲开大摩天的追袭。突然,一道白影闪过,石紫凝心知不好,就见大摩天那条极长的尾巴不知何时拦在了面前,一尾猛劈而下,石紫凝躲闪不及,剑光立即被击散,重重摔在了石笋上。
      落地那一瞬间,她抬起眼来,看了李玄一眼。
      她在确认,李玄没有受到大摩天邪威的波及。
      
      这一眼,忽然触动了李玄的记忆!
      在百年之前,他也是这样,定远刀飞舞若电,激斗大摩天,而危忙之间,他还忘不了时时看一眼高台上的承香公主,确认她的安全。
      不同的是,他前生的修为远非石紫凝可比,而那时的大摩天,魔运滔天,邪威盖世,每一击都有毁天灭地之凶悍,与他的烽火刀法撞击,让这个山谷中的轰鸣之声,响彻不断。
      那时,他的目光穿透魔云妖电,看到承香公主拿起了那面铜镜。他心中痛楚怜惜之情横生,传声不许公主继续下去。但公主没有听从,她要尽自己的力量,哪怕以血为代价,也要自己最心爱的人平安无事。
      李玄心中动了动,他急忙取下那面镜子。
      铜镜已百年未拭了,但仍那么光滑明净。镜中隐隐流转着无穷的光华,每一道光,都似是一只猛兽,在蠢蠢欲动着。只是它们的身形那么黯淡,那么苍白。
      李玄咬破手指。
      承香咬破手指。
      李玄将血涂在镜上。
      承香将血涂在镜上。
      镜光立即急速旋转,血被光芒吸入,立即让一只怪兽的身影显得清晰起来。它尖锐的獠牙,愤怒的鬣毛,粗壮的脚爪,都那么清晰可见,照亮了李玄苍白的脸。
      镜光立即急速旋转,血被光芒吸入,立即让一只怪兽的身影显得清晰起来。它尖锐的獠牙,愤怒的鬣毛,粗壮的脚爪,都那么清晰可见,照亮了承香苍白的脸。
      李玄挥动镜子,一道血红的光芒立即腾出。
      承香挥动镜子,一道血红的光芒立即腾出。
      苍茫的呼啸声响彻整个血色深谷,那镜光忽然变得无比明亮,血红,隐隐之间,就见一头血色巨豹自镜中飞舞而出,扑在了石笋上刻的豹形上。那石刻立即扭动起来,转瞬之间,化身为一头血色狰狞的巨豹,昂天一声苍茫的咆哮,疾扑而起,恶狠狠地咬在了大摩天的身上!
      大摩天虽然只剩下了一身白骨,但被这巨豹一咬,似乎连灵魂都痛楚起来。这股久违的痛楚使它回忆起还有身躯时所受的屈辱,它不由得又怒又恨,邪威大发,一尾将巨豹击成粉碎,狂悍地一声怒啸,巨大身躯霍然腾起,向李玄扑了过来!
      这下不但李玄,连石紫凝都大吃一惊。
      如此猛烈的扑击,李玄是万万承受不起的!
      石紫凝一咬牙,剑光裂地而起,轰然暴响中,击在了大摩天的后脑骨上。
      光芒崩闪,这一剑力可裂石,但大摩天恍如不觉,它的记忆在苏醒,它记起了这道镜光,正是这镜光,让它当初那雄霸天下的身躯化为白骨。
      ——它一定要消灭这只镜子,它一定要杀死执掌这面镜子的人!
      李玄慌了手脚,他急忙再将鲜血涂在镜面上,又是一道血光喷出,石笋怒吼,一只血虎鼓涌咆哮而出,当头向大摩天扑去。大摩天低头怒吼,跟血虎撞在了一起。这绝世妖物的确邪威盖世,血虎身形比方才的巨豹还要庞大,但被他这一撞,竟也撞成碎片,刹那消失。
      大摩天身形微顿了顿,嘹亮的妖啸之声铺天盖地而来,它再度聚集力量,向李玄恶扑而至。
      李玄惊得呆了,完全忘记了躲闪抵抗。
      大摩天的身影几乎将苍天都遮住了,那是他完全无法抵抗的巨大力量!
      李玄第一次深深感受到绝望,宛如石紫凝一般的绝望。
      石紫凝一咬牙,身子飞窜而上。
      她要挡住大摩天!
      她绝不能看着大摩天将李玄杀死!
      但她毕竟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她又如何对抗如此魔威的上古妖物呢?
      石紫凝牙关紧咬,突然,她一剑斩在自己的胸膛上。鲜血立即溅了出来,将她的长剑染红。
      修行之人,无论道术还是剑术,她们的力量都蕴藏在血之中。血染长剑,他们的力量就会倍增,但这对身体创伤极大,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使用。
      这已是万不得已!
      鲜血着剑,立即溅起一片缭绕的剑华。剑华冲天暴涨,隐隐聚化成一柄巨大光剑的样子,在石紫凝悍然挥舞下,精电烈威,向大摩天怒斩而下!
      这一剑,拼尽了石紫凝所有的力量。
      这一剑,如不成功,剑气逆袭,她必受重创!
      参娃娃自她怀中探出头来,它呀呀地叫了一声,白白胖胖的脸上露出了悲伤之色。它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摘下一颗参珠,口中念诵不止,那参珠忽地化作一道赤红的电光,融入到石紫凝的剑华中去。
      巨大光剑立即扯变出龙形,苍茫吼啸中,一剑贴着大摩天的头颅飞下!
      轰然巨响中,这一剑将大摩天的一只翅膀斩了下来!
      大摩天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它的身躯猛然侧倒,一头撞在了石笋上。李玄的身躯被重重抛起,他心中慌乱之极,只好紧紧抓住那面镜子。眼睛的余光瞥处,却不由更是一惊。
      石紫凝这一剑劈出后,全身力气顿时耗尽,身子软软落下,摔在地上。而大摩天那庞大的身躯撞在石笋上后,失去平衡,也重重摔落,向石紫凝砸了下去。
      石紫凝面如金纸,连躲闪的力量都没有了,这一砸之下,她必死无疑!
      李玄慌乱中急忙咬破手指,将血涂在镜面上,反方向挥出。狂狮怒冲,他的身子被激得横飞而出,千钧一发之际,他一把将石紫凝推开。
      但他的身躯,却被大摩天重重砸中,头脑中一阵晕眩,渐渐昏了过去。
      恍惚中,他看到石紫凝满脸惊惶地奔了过来。
      恍惚中,他身上流出的鲜血将镜子染满,无数的狮象虎豹冲出,大摩天惨嚎声中,被这千千万万封魔之像撕成粉碎。
      恍惚中,这个世界在慢慢崩坏,他与石紫凝似乎回到了太皓鼎之外。
      恍惚中,他看到前世的自己,正流泪紧紧抱着承香公主。
      ——这个用自己的身躯挡住大摩天的人,在今世,是自己;在前世,却是深爱着自己的承香。
      终于,他看清了那张脸。
      那是龙薇儿。
      天长地久,一世轮回,他终于再度记起了那张脸。
      以及永不相弃的誓言。
      
      他在黑暗中孤独地行走着,前世今世的记忆纷至沓来,让他无所适从。一会儿,他是手握定远刀的绝世高手,在寥廓的黄沙瀚海中,与他心爱的女子携手驰骋;一会儿,他又是那个一无所有的小无赖,在摩云书院中自由地徜徉。但最多的时候,却是那个黑暗的童年,他在无休无止地推着那些巨大的石块,面临他的,是粗劣的饮食,简陋的房屋,无尽的鞭打。很多时候,他就蜷缩在泥浆里,看着头上怒吼的闪电,害怕地颤栗着。
      他想要忘掉这一切,他想快乐一点,但每当他陷入痛苦的时候,这一切都会重新涌上头来,挥都挥不去。
      但他仍然要努力忘却。
      他昏昏沉沉地醒来了,发现他躺在自己的宿舍里。咕噜不知去了哪里,所以他能够舒舒服服地躺着,这让他好过了一些。
      他试着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发觉这是那么的艰难,他失血太多,身子极为虚弱,连动一下都费尽了力气,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他苦笑着,忽然觉得背上硬硬的,似乎放着什么东西。他使劲将它拉出来,发觉是那面镜子。
      这面镜子救了他,也救了他的前生。
      他们,可真是有缘啊。李玄默默地想着。这样也好,也许自己真的是不祥之人,只会给别人带来灾难。若没有自己,承香公主也许就不会死去了。
      等养好了伤,就离开吧。
      唯一遗憾的是,没有见到苏犹怜与龙薇儿,不过也算了……
      他惆怅地叹了口气,想到要离开摩云书院了,又有些不舍起来。
      这是他的家啊。
      忽然,门被轻轻推了开了。
      
      龙薇儿?
      李玄紧紧注视着她,仿佛天长地久,他从未见过这个人一样。一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下,他也顾不得拭去。
      他的痛,龙薇儿并不会懂。毕竟,她没有经历过前世的轮回。
      她笑道:“瞧你,才受了这么一点伤,就痛得哭起来了。真的很痛么?”
      她提着一个盒子,走到李玄床前,道:“这是我为你抓的药,你喝了之后,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她说完,放下盒子,转身向外走去。李玄突然道:“我……”
      龙薇儿转头道:“怎么了?我为你熬药已经费了太多功夫,现在要赶去上课了。药就在盒中,你打开喝了就是。”
      李玄低头:“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龙薇儿笑道:“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找谁要十万两黄金去?”
      李玄也笑了,是的,他不能死,他要履践那前生的誓言。
      他凝视着龙薇儿,道:“我……我能不能握一下你的手?”
      龙薇儿惊讶,转而愤怒。自己千辛万苦为他熬了药,他居然还想轻薄自己?
      她注视着李玄的眸子,忽地心中震了震。
      那眸子中隐藏着多么深的意啊。恍惚之间,龙薇儿似乎感到了轮回中的痛楚,以及连生死都无法抹去的那份诺言……
      她犹豫了一下,伸出手,道:“我只是可怜你是个病人,你可不能有什么歪想法……”
      两人的手轻轻握在一起,李玄闭上眼睛。
      大漠黄沙,落日楼头。
      十年风霜,百世年华。
      那沧桑的记忆,轮回中的笑容,在这一刻鲜活。嘤嘤低咛,款款柔情,尽皆涌上心头来。那是封在他心中的情根,在这一刻发出了雏芽。
      前生后世,在这一刻连接在了一起。
      他无法放手。
      龙薇儿轻轻抽回手来,她的脸上也有着一丝震动:“为什么……”
      她显然也被这巨大的震撼撞击着,李玄紧紧闭着眼,不敢睁开。因为一旦睁开,他所有的感情都将暴露无遗。
      那样,他就无法离开。
      但他必须要离开。
      龙薇儿呆立片刻,她想要追问,但看着李玄紧闭的双目,忽然,又不知道该问什么。她很想陪李玄多坐一会,消解心头的疑惑,但为了熬药,她已经让谢云石等了她一个时辰了。终于,她跺跺脚,道:“你等我上课回来。”
      她的倩影消失了。
      李玄缓缓睁开眼睛,他的脸上满是悲伤。
      前生的承香,今生的龙薇。
      那是他不能辜负的诺言,此时渐渐苏醒过来,纠缠着他的灵魂。在他忆起万里黄沙的时候,也忆起了那一份深情。
      千秋万世,永不相弃。
      却就在前生,他为了家国,为了苍生,弃她而去,眼睁睁看着她走入魔魇。
      誓言犹在耳边,他人心再辜负一次么?
      但今生的龙薇儿,爱的却是谢云石。他对着那张小小的甜甜的笑容,也曾许下了承诺,他要给她最最想要的幸福——要让她的谢哥哥也喜欢她。
      但现在,他忽然发现,她与自己的约定,竟隔了千生万世之久。
      她注定是他前生后世的爱人。
      该如何办?
      李玄痛苦地思索着,却茫无头绪。
      良久,他摇了摇头,揭开盒子,将药喝了下去,然后,他挣扎着下了床。
      必须要走了。再呆下去,他好不容易决定的勇气都将消耗殆尽。如果一件事想不出结果,那就不必再想了,这是李玄的习惯。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这时候,大家应该都在上课,没有人阻拦他。
      他找了根木棍,强撑着向外走去。
      他的目的地,是那片密林。他知道,雪隐上人一定在那里等着他,带他走。
      他还有一句话想要问雪隐上人,为什么一定要灭石国之族?
      他一定要为石紫凝讨一个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