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剑四顾心茫然

  •   终南后山,月色宛如流水,垂照大地,漫天碧气化为沉沉罗帐,压在琼林之上。
      琼林中,一桌两椅,分坐着李玄和雪隐上人。
      树影摇曳中,李玄低头,脸上那份惯有的吊儿郎当之色已完全隐没,第一次显得如此深沉:“若我离开,真的会让盛世永远延续下去么?”
      雪隐上人缓缓点了点头。
      李玄不再说话,转身,向摩云书院走去。
      雪隐上人不再拦他,因为,离别是需要告别的。他相信李玄一定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只是,会有正确的选择么?
      雪隐抬头,目注着浩淼的苍天。
      天道悠远,又岂是凡人所能看透的?良久,他也不由得叹出了一口长气。
      
      李玄想找的第一个人是苏犹怜。
      这个雪一般的女子是所有少年人心中的梦想,李玄虽然被她的考验折磨得九死一生,疲惫不堪,却反而有些乐在其中。
      她就仿佛是一片雪,就算冻住了你的灵魂,却依旧那么洁净,那么婉媚,当她飞扬在天地之间时,便映着月光,幻化出七彩的光芒。
      那光芒足以照耀每个人的一生。
      但他的人生呢?
      他的眼前掠过那抹漆黑的夜色,以及漆黑中若隐若现的苍白树影。
      那便是他的人生,他已没有了别的选择。若是魅没有死的话,李玄一定要找到他,让他再施展一次赤夜妖瞳,揭开前生的面纱,看到那张脸。
      如果,那个人不是苏犹怜,他将怎么办?
      李玄心中一惊。
      雪隐上人的话犹在耳边:你和所有的人,都无缘。
      都无缘么?
      李玄不相信。
      每个人都有轮回,有轮回便有因缘。三界众生,王侯将相、英雄美人都无一能外,他又怎可能和所有的人都无缘?
      但他心中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果前生幻境中,那个女子不是苏犹怜,他该怎么办?
      前生,他为了家国,为了功业,眼睁睁看着她走入恶魔的祭坛。
      他亏欠得太多,只怕用三生三世也无法补偿。
      他只能倾尽今生,去寻找那错过的轮回。
      若那个人不是苏犹怜,他只能对苏犹怜怀着深深的愧疚,而再无法爱她。
      因为他的轮回,已被紧紧钉在了前世的情缘上。无法抗拒,不能舍弃。
      那么究竟该不该继续完成苏犹怜的考验呢?
      李玄踌躇了起来,他不是个决绝的人,临到此时,便不知该如何选择。但他也不是个退缩逃避的人,所以他一定要找到苏犹怜,问明这一切。
      而这需要鼓起很多很多的勇气,如果不是李玄即将离开书院,他也不会有这么多勇气的。
      但奇怪的是,他找遍了书院内外,也没有找到苏犹怜的影子。
      他去问瑶儿 ……瑶儿要挟他讲故事……他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讲故事给瑶儿听了……他讲述了一个遥远的国度里,一位公主与勇者还有魔王的故事。他知道大部分的情节都是他瞎编的,但还是讲得泪流满面,瑶儿一面哭一面不住地说,这是她听过的最好的故事。但听完之后,瑶儿告诉他,她也不知道苏犹怜在哪里。
      他去问咕噜 ……咕噜要吃云泥……他跟阿长打架,引开了厨房中所有的人,让咕噜悄悄溜进去吃了个饱。李玄鼻青脸肿地回来,费尽力气才让饱食昏睡的咕噜醒过来,咕噜告诉他,昨天它见到过苏犹怜,今天么,今天是没有见到。
      他去问元尊……元尊狠狠地一顿雷霆劈在他头上,说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花心大萝卜了……
      他还能去问谁?小玉?算了,这只臭鸟上辈子就跟自己有仇。
      既然找不到苏犹怜,他还需要跟谁道别呢?
      容小意?看了看自己那具依旧透明的身躯,李玄决定,还是算了。反正容小意似乎一身本领,也不用自己来关心。
      封常青跟边令诚?
      想起这两个刚结拜的兄弟,李玄还是有些不舍。但他知道,跟着自己这样无赖的老大,只会害了他们。离开他,说不定他们会有辉煌光明的人生。
      郑百年?崔氏三姊妹?卢家兄弟?那些不必自己去关心吧?对了,还有紫极老人……
      好歹自己是他亲传的弟子,临走怎么都得去知会他一下吧。李玄向终南山顶走去。想想还是算了,最后再去告诉这臭老头吧。
      所以,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那就是龙薇儿。
      李玄从怀中拿出那枚金钗。那是他从龙薇儿手中讹诈来的,这枚金钗让他脸上有了淡淡的笑容。这个天真无比的小妞又精灵古怪无比,计策层出不穷,将他害得死死的。不但让他帮着自己进入了摩云书院,还写下十万欠条,几乎永生都是她的奴隶。
      这些本都是让他愁眉不展的事情,但现在,却化成了一抹微笑。他想起了他在幻境中见到的那个年幼的龙薇儿,想到她扬起头,忽略所有的伤痛与恐惧,甜甜地叫他:“谢哥哥”,他的心忽然痛了起来。
      那是跟他的童年多么相似的经历,一样的痛苦,一样的不愿人知,一样擦干眼泪,在众人面前,绽开笑颜。
      就算离开了摩云书院,他的约定一样有效,终其一生,他要助龙薇儿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最大的幸福。
      但他也没找到龙薇儿。
      今天是什么奇怪的日子,怎么他想找的人都找不到?
      李玄愤懑地叹了口气,突见前面一个影子一闪而过。
      咦?那好像是石紫凝 ?
      能找到石紫凝也好,她非常想要大师兄的名号,既然自己要离开了,不妨就将这个名号给她好了。李玄点了点头,感受着自己那悲天悯人的伟大情怀,向石紫凝追了过去。
      石紫凝满身透湿,衣衫有几处撕碎了,染上点点血迹。
      她模样有些狼狈,显然在与龙王雸拏遮罗一战中,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这并不奇怪,雸拏遮罗虽然元丹被夺,但毕竟修为数千年,力大无穷,以水为兵,罕有对手。石紫凝虽然练功刻苦,又有九命玄石之助,但毕竟只是位十七岁的少女,哪能打过那么大的一只龙王妖怪?
      只是她这么急要跑到哪里去啊?
      太辰院?太皓天元鼎?她去这里做什么?
      咦?她的手按在九仙瑶星上?哦,她要去图书馆啊?李玄可不想去图书馆,因为那里肯定有很多人,他可不想在那么多人面前将大师兄的名号交给石紫凝。他们一定会误会的。
      李玄跳了出来,一把抓住石紫凝的肩头,笑道:“我决定了……”
      石紫凝转头,一见是李玄,不由得脸色陡变!
      便在此时,太皓天元鼎发出一声苍凉的吟啸,十方刹那光纵横飞舞,将他们两人交缠起来。李玄一声怪叫,就觉身子仿佛被撕碎了一般,眼前光华闪亮,刺得双眼一阵剧痛。天地轰然震动,绝大的力量在两人身周飞舞着,仿佛整个宇宙都在颤抖。
      李玄脸色大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倏然,这一切全都安宁了下来。
      李玄紧闭的双眼一点一点张开,不由得叫一声苦,不知高低。
      四周一片荒漠,满是巨大的砂砾。
      绝没有半点风,天灰沉沉的压得很低,仿佛举手就可以摸到一般。大地之上充满着阴郁的闷塞之气,李玄只觉得周身剧痛,有种想大叫大嚷发泄的冲动。
      但他没有叫出来,因为他发现,那砂砾中半露着无数斑驳的白骨。
      白骨狰狞,点点幽光一直延伸到天际。
      这里,究竟死过多少人?李玄不由得触目惊心,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他回头,却不见了石紫凝的身影。他急忙四处找寻,也一无所见。苍茫的荒漠中一无所有,只在不远处矗立着一座极大的高台,影影绰绰只见一个纤细的身影飞舞而上。
      那是石紫凝么?她要去做什么?她来这里做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太皓天元鼎不是只有图书馆跟教学的拟境么?怎么会有这么妖邪的地方?
      李玄心有余悸地扫了周围一眼,咯咯一阵响,那些白骨似乎缓慢地转过来,空无一物的眼眶向着他,似乎想看清楚这个不速之客的面容。
      李玄心中一阵发慌,急忙追随着石紫凝向高台上冲去。
      那台实在太高了!阴沉的云层紧紧压在台顶,爬到半截的时候,李玄偶尔低头张望,就见茫茫荒漠,已尽收眼底。如此空旷的地方矗着如此高台,顿显雄伟而寥廓,苍茫而威严。
      李玄气喘吁吁,好不容易爬到了台顶,却不由得一声惊叫。
      高台上还有一个石案,九命玄石就放在石案的正中,石紫凝一手握剑,那剑已割破了她的脖颈!
      鲜血点点滴在九命玄石上,玄石上碧绿的猫眼再现,却仿佛九幽地狱中的邪鬼之口,不住啜吸着石紫凝的鲜血。
      幽幽绿光,也变成了妖异的红色,渐渐深沉。
      石紫凝剑锋缓缓移动,渐渐切入喉咙。再深一分,她的性命就会断送!
      她被魔魇控制了么?李玄大吃一惊,急忙窜了上去,一掌将她手中的长剑打落!
      猛然一阵强猛的力量自高台的正中央爆发,只见那枚九命玄石倏然急速地旋转起来。九道碧气电般自玄石中溅出,宛如九道翔舞的羽翼,将玄石护住。那枚玄石中腾出一道血红的光芒,带着九道碧翼,龙吟声中,直冲阴沉的苍天!
      那猛烈的爆发之力卷起了大风,将两人吹得踉跄后退。石紫凝受创深重,身子如落叶般飘起,向高台下落去。李玄大惊,急忙扑上去,将她抱住。
      大风急骤,幻化成爆裂的雷霆,曳出百余丈长的燎厉闪电,向高台轰了下来。
      李玄简直吓瘫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无边雷霆肆虐。他忽然想起紫极老人的话:跟这个世界对眼!
      靠,臭老头简直就是疯了。他能跟这道雷霆对眼么?那只能找劈啊!
      天崩地裂一声大响,雷霆劈的并不是他们,而是那道被碧气翼护着的红光。
      雷霆怒震,碧气被轰得一阵散乱,黯淡了许多。但中间的红光却丝毫不受波及,眨眼间又上升了几丈,转瞬即可突破那厚厚的云层。
      李玄有种奇怪的感觉,一旦红光突破云层,这一切都将会结束。
      但雷霆却骤然间急骤,大团大团的雷光自云层中结出,紫荧荧地悬浮在灰暗的阴云中,一道神龙般的电光在怒云中烈舞,刹那间贯穿所有的雷光电团。电光滋然涨大,苍茫的吼啸声惊天动地,那电光化作一柄开天巨斧,一斧轰在碧翼红光上!
      怀中石紫凝猛地跃起,一口鲜血喷出,那团碧翼红光被雷斧斩成万条光丝,流云泻电般四散飞落!
      电光也仿佛受了巨创,咝咝轻响着,慢慢褪入了云层中。大地苍空重归沉寂,石紫凝却脸如金纸,胸口起伏渐渐微弱,脖颈上的那道剑伤慢慢扩大,顷刻间就要香销玉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