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少年气欲尽

  •   月华清冷,从他的眸子中褪去。
      那是一双妖异的眸子,瞳孔是赤色的,如同螺纹一般,一圈圈地缠绕着,越陷越深。被他看到的人,渐渐就会陷入到他瞳仁的深处,迷失了自己。
      光华照到他的赤色妖瞳上,便会被聚焦,反射,十倍百倍地增强了这眸子锁魂的威力。
      这双妖瞳,正是李玄对眼神功的克星。
      因为,没人能跟他对眼,每一个见到这双妖瞳的人,都会迷失。
      现在,他正静静地站在月华中,看着躺在自己脚边抽搐着的李玄。他知道,每个看了他赤色妖瞳的人,都会陷入到极度的痛苦中,被自己前生后世的记忆折磨着,有的甚至精神崩溃,从此疯掉。
      这双妖瞳至少杀过十七位高手,他可以肯定李玄绝对经受不住。
      他的灰衣看上去是那么萧然。他不喜欢穿鲜艳的衣服,因为他只愿意让别人注意到他的眼睛。
      魑敬畏地看着这个男子,这个叫做魅的男子。他不敢去看魅的眼瞳,只敢畏缩地盯着他的衣角,谄媚道:“赤夜妖瞳果然天下无敌,我看就算是谢云石,也无法挡得住吧?”
      魅淡淡一笑,道:“我听说谢云石风采天下无双,我倒想比比看,究竟他强呢,还是我胜?”
      一个声音笑道:“不用比,你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魅一惊,他急忙低头,就见李玄懒散地坐在地上,微笑地看着他。
      李玄什么时候醒来的?难道他不怕自己的赤夜妖瞳?这不由得不令魅震惊。
      李玄抬头:“好沧桑啊……”
      他在刚才迷失的时候,所看到的一切,是真实的么?
      在他即将看到那张脸的时候,他的脑中忽然涌起了一阵强烈的痛楚,这痛楚让他自赤夜妖瞳的控制中醒来,却让他无法看到那张脸。
      他心中生出了一阵莫名的惆怅,他宁愿陷身赤夜妖瞳中,再不醒来,也要看到那张脸。
      他已经辜负了千生万世。
      李玄抬头,打量着满脸震惊的魅。他实没有料到这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眸子,居然能够将他的魂勾走!
      不过,李玄的对眼神功可不会那么容易就输的,李玄嘿嘿一笑,站了起来,傲然道:“你一定不能相信,竟然无法控制我的心神,是不是?”
      魅不由得点了点头,能够从他的赤夜妖瞳中觉醒,难道李玄竟是个不显露的高手么?
      李玄笑道:“你一定想不到,这世上竟会有人不怕你的眸子,是不是?”
      魅再度点了点头,他的确不能相信!
      李玄淡淡道:“那我们可以再试一次,无论你的妖瞳多么厉害,都无法撼动我的心神。”
      魅绝对绝对无法相信!
      他暗暗运起了全身功力,双瞳中赤红的螺旋开始隐隐旋转起来,他微微仰头,淡淡的月华立即充满了双瞳仁,化作灿烂的七彩之色,向李玄照了过去。
      李玄大喝一声:“对眼神功!”
      双目倏然睁大,直勾勾地盯着魅那妖异的双眸。
      两人对视,一刻钟……两刻钟……
      李玄岿然不动!李玄神色镇定!李玄面目如常!李玄呼吸平稳!
      魅慌乱了起来,难道他的赤夜妖瞳真的有失灵之时么?
      妖瞳一旦摧动,若无法锁敌之魂,则会锁己之魂。魅慌乱之下,一声大喝,一口鲜血喷出,双目彩光大盛。
      但饶是如此,李玄的一双眸子仍然睁得大大的,湛然有神,没有丝毫魂魄被锁的迹象。
      魅忽然软软坐倒,两只眸子的正中心一点血迹透下,瞬间染满了整个衣衫。他神智顷刻间变得慌乱起来,嘶声大叫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他再也不复方才的镇定,惨烈地吼叫着,不停地用手抓着自己的双眼,鲜血不停地溅出。终于,他跪倒在地,两只黑洞洞的眼眶直勾勾地望着明月,双手高举过头顶,掌心中托着他的一双眼珠。
      他至死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李玄竟不会受他的影响呢?
      李玄叹了口气,不忍心去看他的惨状。
      魅固然杀人无数,恶有恶报,但报应如此之惨,却也不是李玄所愿看到的。
      他难道不知道对眼神功中有一招叫做“视而不见”么?表面上看李玄睁大了眼睛跟他对视,但其实李玄早就将自己的瞳孔涣散,什么都看不见!
      这也是紫极在轮回之境中传授给他的秘法之一啊。
      妖瞳再厉害,但若是看不到,它又能怎样?魅无法想明白这一点,所以死了个死不瞑目。
      李玄合掌向他的尸体拜了拜,转头看着魑。
      魑身体如筛糠,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魅在施展自己最得意的赤夜妖瞳的时候,被李玄以眼破眼,杀死了!
      他还知道,自己的修为比魅差了多少。
      所以,当李玄眼睛看过来的时候,他一声大叫,转头就跑。
      李玄大叫一声,向他追去,可怜魑吓了个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匆忙走了。
      李玄目注他影子没入了树林深处,这才颓然坐倒。
      对眼神功中的视而不见大法固然神妙非凡,但也极耗心神,李玄此时早就成了强弩之末,魑若不是骇破了胆,回过头来三下五除二就可以将他宰掉。
      李玄慌乱地喘息几声,这才稍微缓了过来。
      咦?怎么好像还有个人?
      李玄伸出手去,将那人拉了起来。那赫然竟是龙薇儿!
      李玄心弦震了震,只见龙薇儿星眸半闭,脸上呈现出一抹病态的嫣红。
      李玄心中微惊,显然,她也中了魅的赤夜妖瞳!
      他中了之后,见到了自己的前生,见到了魔宫,公主,她又见到了什么呢?
      李玄有些不安,他使劲摇晃着龙薇儿,道:“醒来!快些醒来!”
      龙薇儿咿唔几声,缓缓睁开眼睛。
      她凝视着李玄,嘴角慢慢浮起一丝笑意:“谢哥哥,你来陪我玩么?”
      李玄感到一阵极端的不妥,因为龙薇儿的双眸,竟变成了血红色。那红色是如此的深沉,一圈一圈妖异而缓慢地旋转着,仿佛具有无穷的吸力,将李玄的目光深深吸住。
      李玄大骇,拼尽全力,方始将目光收回,但他的脸色却变得更惨。
      就在他神识沦陷在这双赤瞳中的这短暂的时间,周围的景物却一齐改变。
      风雾散开,终南山上的树木山石全都隐去,他拉着龙薇儿的手,站在一条平整的大道上。巨大的青石砌成道路,延伸到黑暗的尽头,两边全都是两丈多高的红墙,那道路也不算窄,但夹在高墙之间,显得那么压抑。
      高墙的尽头,是极为宏大的房子,看去甚是华丽庄严,由金红二色装饰着,却是李玄所未见过的式样。透过飞檐画廊,只见房脊墙楣林立栉比,直似无穷无尽一般。但长长的走廊荒芜地向前延伸着,仿佛通向无边的远方,四周一片死寂,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李玄脑袋有些晕眩,不知道怎会突然到了这片天地中。
      就听龙薇儿轻轻道:“谢哥哥,陪我玩吧。”
      他低头,只见龙薇儿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眸子中已没有了那赤红的妖异之色,正活泼泼地看着他。李玄不禁笑了笑,但他随即发觉了不对。
      因为她的眼神。那不再是十六岁宛如春花一般的少女的眼神。
      那眼神中不掺杂丝毫尘污,纯粹的就宛如天池的水一般,令李玄不由觉得一阵震动。
      那是七岁的孩子才有的眼神,那是尘世的污染尚未触及到的神光。
      恍惚之间,龙薇儿已变成了一位七岁的小姑娘,正天真无邪地看着他。那纯粹的目光让他无法拒绝,他就宛如梦魇一般,跟着龙薇儿玩了起来。
      他们玩的,也是小孩子的把戏,什么过家家啦,捉迷藏啦等等。龙薇儿玩得兴高采烈的,她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来,划破了这孤寂城墙中的荒凉。
      李玄也不由跟着高兴起来。他忘了这荒唐的一切,将龙薇儿当成了个孩子,全心全意地陪着她玩,不让她有丝毫不开心。
      突然,遥遥传来几声钟响,龙薇儿将手中的泥巴一抛,笑道:“谢哥哥,我该回去了,你明天还会来找我玩么?”
      她得到李玄的肯定之后,高高兴兴地跑了回去。红裙如云飞起,没入了红墙交映着的黑暗尽头。
      李玄忽然觉得一阵强烈的不安,那黑暗似乎是上古的异兽,将龙薇儿一口吞没。
      他忍不住跟随着龙薇儿的脚步,向前行去。
      龙薇儿却不再理他,一蹦一跳地进入了一座巨大的房子里。那房子的巨大让它显得格外萧条,只住了一个中年妇人,见了龙薇儿,笑道:“又跑哪里玩去了,瞧这一头汗。”
      她们都看不到站在眼前的李玄,龙薇儿笑着将李玄陪她玩的经过说了,两人一齐坐在桌前,吃起饭来。她们住的地方虽然阔大,但吃的却极为寒酸,只有一饭一菜,说不上什么滋味。
      龙薇儿并不在意,笑着不住地跟中年妇人说话。
      那是她的妈妈,李玄能够看出,这是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女,中年妇人眉宇间锁着一段哀愁,若不是还有龙薇儿这样一个活泼的孩子,只怕早就会伤心而死了。
      母女俩再说了会子话,天渐渐黑了下来,两名侍女过来,分别伺候母女安歇。龙薇儿怀着甜甜的笑容告别了母亲,进入房间睡觉。
      但在所有人都离开她的时候,她悄悄下地,对着月亮拜倒:“慈悲的观世音菩萨,请你保佑我妈妈平安,不要再受任何折磨。”
      她小小的,宛如七岁的脸蛋上浮着一层不同于她的年龄的忧愁,这让李玄的心不禁震了震。
      她依旧是那么天真,但却不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她真诚地祈祷着,为母亲而祈祷。然后,她上床,轻轻为自己掖好被角,进入梦乡。
      睡梦中,她的眉头仍然微微蹙着,似乎梦中也只是苦难。但等她醒来的时候,侍女过来伺候她盥洗时,她的脸上又尽是甜甜的笑容,没有半分的忧愁。
      李玄的心动了动。
      这个天真的孩子在尽力让每个人都开心。
      她小小的年纪,小小的心中,怎会藏着这么忧伤的秘密?
      每天,龙薇儿都会来找李玄玩,然后回去陪妈妈吃饭,睡觉。每天都是刻板的一模一样,这地方从没有第六个人来,似乎是一片被禁锢的荒原。
      直到那个模糊的黑影到来。
      那是个人,但却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在某次龙薇儿蹦蹦跳跳地回家的时候,就见到那个人影正站在妈妈的面前。李玄本能地觉到有些危险,他想要拉住龙薇儿,但发觉自己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分毫。
      他眼睁睁地看到龙薇儿笑着走到妈妈面前,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黑影化成一团烟雾,消失。
      妈妈的脸色变得好苍白,她拉着龙薇儿的手,叫她出去,龙薇儿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怎么都不肯。妈妈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无奈之色,厉声呼喊侍女将龙薇儿拉出去。
      但龙薇儿奋力地挣扎着,一面挣扎,一面大哭起来。
      妈妈似乎也不忍,想要止住她,但一大团鲜血从胸口喷出,她滚下了椅子,扑到在地上。龙薇儿慌忙冲上前来,妈妈死命地抓住她的手,道:“去找哥哥,记住,是哥哥!”
      龙薇儿哭得昏了过去,良久,几个形容古怪的人进来,将妈妈抬了出去。
      此后,龙薇儿再也没见过妈妈。三天过后,她又恢复了明媚的笑容,只是,去找谢哥哥的次数少了,她呆在屋子里,怔怔地抚摸着妈妈曾用过的器物,似乎用那纤细的小手,一点点搜集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温度。
      只有李玄知道,在深沉的夜中,她会突然醒来,却不敢哭出声。她会跪倒在地,向着凄凉的月光,祈祷让她能再见妈妈一次。
      但她的愿望,再没有实现的一天。
      两名侍女,一个接一个地死去,终于只剩下她一人,留在宽阔而黑暗的屋子里。
      她再也不敢睡觉,夜晚埋头坐在床上,每一丝微小的动静都让她惊吓无比。直到疲惫不堪,她才歪身睡过去。
      但她每天都会跑去找谢哥哥玩,她的笑容也仍然那么天真无邪,绝看不出半分异样。
      只是她的身影越来越纤瘦,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李玄终于有一次,忍不住道:“薇儿,我带你走好不好?”
      那一刻,他看到龙薇儿的眸子中闪过喜悦的光芒,但随即,就被一丝恐慌取代了。
      龙薇儿笑着道:“不,谢哥哥,我在这里很好。”
      李玄大惑不解,看着龙薇儿对他摆了摆手,没入黑暗中去了。他知道,在黑暗的里面,等待龙薇儿的,是孤独的夜,无尽的痛苦,但她却拒绝跟自己走。
      那究竟为的是什么?
      直至有一天,那个漆黑的影子终于来到了龙薇儿面前。龙薇儿惊惶地逃,那影子并没有太急着追迫,一个七岁的孩子又能逃到哪里去?
      他是在追,又是在磨刀,磨杀掉龙薇儿的刀。但一道剑光自天而降,插在了他的面前。他引为自傲的武功,竟然丝毫无法阻挡这九天神龙般的一剑。
      一个声音冷冷飘下:“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这孩子的性命,归我了。”
      黑影仓惶而逃,龙薇儿仰头,就见一人凌空而立,鹤氅飞舞,掩映着那人脸上巨大的面具,宛如天人。
      龙薇儿知道,她安全了。
      李玄跑过去,扶住摇摇欲倒的龙薇儿。
      龙薇儿苍白的脸上绽出了一丝笑容,她吃力地对李玄道:“谢哥哥……不要对我好,对我好的人都会死的……”
      李玄只觉心骤然抽紧,他竟然无法凝视龙薇儿那幼稚的眸子。
      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是一段黑暗,艰苦,丑恶的岁月。这段童年,与龙薇儿何其相似。他轻轻抚着龙薇儿的发,看着她紧紧依偎在自己的身边,他忽然明白龙薇儿为什么会那么喜欢谢云石。
      那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感情。
      这个孩子的天真,活泼,甚至耍出小小的计谋,都是因为她不想伤害别人啊。他能理解龙薇儿,因为他也一样,经过了漫长的苦难,却不愿意恨任何一个人。
      他静静地伸出一只手,握住龙薇儿的柔荑:“薇儿,无论你有什么样的心愿,我都会全力帮你完成!”
      不就是喜欢谢云石么?那我就帮你达成愿望好了!
      龙薇儿抬起头,喜道:“真的么?”
      两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龙薇儿看到的,是谢云石柔和的目光,而李玄看到的,却在一仿佛穿透了前生后世,仿佛看尽了苍凉,看尽了空廓。
      龙薇儿的目光一刹那间仿佛变得无尽遥远,竟隔了重重轮回而来。这让他心底兴起了一丝不妥,却仍然缓慢点头,道:“真的!”
      龙薇儿盈盈一笑,那是极度真诚而欢喜的微笑。
      猛然之间,李玄就觉脑中升起一阵剧烈的疼痛,身周万物倏然化成极强的光,一齐碎裂。
      他身子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感受着山中潮湿的空气浸满全身。
      那不过是一场幻觉,他仍然身处终南山中,月光清冷撒下,时间只过了一刻钟而已。
      李玄急速转头,就见龙薇儿正躺在他的身前,痛苦地颤抖着,还未醒来。
      李玄沉吟着,方才所经所历是那么真实,深深烙刻在他心底,那绝非虚妄。
      那是什么呢?难道是龙薇儿的童年?
      亲眼看着母亲死在自己面前,然后是每一个亲近的人。
      她却仍能甜甜地微笑着,只愿意让每个人见到欢喜的她。这小小的孩子,承受着怎样的哀愁呢?
      李玄轻轻握住龙薇儿的手。那双手冰冷,似乎还深陷在童年的梦魇中。
      李玄轻轻道:“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我一定要让谢云石喜欢上你!”
      也许只有那个谢哥哥,才会让龙薇儿感到幸福吧?
      那个从她的童年起就陪着她的谢哥哥。
      那个曾在她最痛苦的岁月,给她温暖的谢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