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青龙见水中

  •   李玄能逃走的原因很简单,他的身子是透明的。
      虚灵幻象才一出现,他立即手脚齐用爬进了树林,跟着,一阵猛跑,向后山奔去。
      他知道,石紫凝这一次再也不会放过他了。一旦他出尽了法宝都无法胜得过石紫凝,那她必定、铁定立即出手夺取他大师兄的地位。
      像这样一个做大师兄,一个做大姐大,不是挺好的么?为什么一定要打破现状呢?
      幸好,李玄虽然狼狈,但还有最后一张王牌可用。
      那不是阿拉神雷,而是凤头鹫瑶儿。
      就算能胜得了尸灯红玉,你还能胜得了连元尊都不敢惹的瑶儿么?
      李玄恶狠狠地想着。虽然之后免不得要给瑶儿讲上整整一天的悲情故事,但比起被石紫凝狠狠揍一顿,然后再无情地被提到紫极老人面前,剥夺大师兄权力终身,那还是瑶儿的惩罚比较轻一些啊!
      背后那针芒一般的感觉告诉李玄,石紫凝已经迅捷无论地追过来了。这也是他当机立断逃走的原因,因为他知道,无论石紫凝还是崔家姊妹,找的都是他的晦气。只要他离开,她们是不会为难封常青跟边令诚的。
      唉,他总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处处为朋友考虑。
      李玄奔到了红月崖前,抬头去看那壁立着的天风崖壁。瑶儿住的洞黑乎乎的,也不知道它在家不在。这么一想,李玄的心登时沉了下去。他手忙脚乱地找着,幸好,苏犹怜布置的机关还在。
      他踩上去……弹……飞……
      一道剑光雪电般自崖上升起,轰然击在了天风崖壁上。大片碎石立即落了下来,就在李玄快要到达瑶儿洞口的时候,狠狠砸在了他身上。
      而在这一瞬间,他也看清楚了,瑶儿并不在洞里面……
      哀怨啊……
      李玄头下脚上地向下跌去。
      下面,就是雸拏遮罗栖身的毒龙潭……
      崖上碧气旋绕,九命仙石明亮耀眼,中间的猫眼张到最大,九条翠光绿波绽开,结成一个巨大的翠绿光球,将石紫凝托在正中间,她手中剑光闪耀,凌空向李玄追袭而下。
      这简直是个死局!
      李玄又不由自主地愤懑,为什么每个人的法宝都是好法宝,就自己得到的却是本什么用都没有的破书呢?
      天书老爷爷抱怨道:“我不是破书!”
      轰地一声响,李玄砸进了毒龙潭的碧波中。
      他的身形才沾到水面,毒龙潭立即变成一潭墨黑。雸拏遮罗显然已经嗅到了这个让它讨厌到极点的人的味道,笔直从潭底窜了出来!
      李玄简直可以想象到自己是怎么死的了。他干脆自暴自弃,连挣扎都不挣扎,任由碧波荡漾,浮也罢,沉也罢,由他去罢!
      雸拏遮罗一声龙啸,硕大的龙头带着滔天雪浪冲出了潭面。它要抓住那个讨厌的家伙,碎尸万段!
      而这时,石紫凝也飞舞而下,降临到了潭面。黝黑的潭水中冲出了这么大一只龙头,她也不禁一惊。九命玄气旋舞,将喷涌的潭水挡开。
      她冷冽的目光冲下,就看到了雸拏遮罗那只与众不同的硕大龙头。她身子不由得一阵剧烈的颤动,厉声道:“雸拏遮罗!”
      咦,居然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我被困在这个小小潭中的时候,已经成为闻名天下的名“龙”了么?
      雸拏遮罗不无得意地抬起小山般的头颅,向石紫凝转去。一看到这个飞舞空中的紫色身影,以及那旋绕若电的碧气,雸拏遮罗立即呆住了。它不由自主地大叫道:“不是我!”
      跟着,它庞大的身子急速翻转,向毒龙潭底逃去。似乎它看到的并不是个弱女子,而是那可怕的灭世魔女。
      碧气轰然怒击,缭绕成一道极大的闪电,随着石紫凝翔舞的身影,冲天划下,狠狠地斩在雸拏遮罗脊背上。立即一大股龙血怒溅而出,石紫凝一声冷叱,闪电般舞动,顷刻闪到了雸拏遮罗身前,怒剑飞雪,一剑向雸拏遮罗的鼻头斩去。
      雸拏遮罗却仿佛不敢跟她对抗,又是一个华丽的转身,带起滔天雪浪,向另一边逃去。
      石紫凝剑势不停,剑光再舞,龙王皮开肉绽。
      这一下终于将高傲的龙王激怒了。它厉声道:“我那高贵的皮肉!我那身为龙王的血,竟然会在你这个卑微渎神的人类手中溅下!你知道你多么的大逆不道么?我发誓,我要杀了你!”
      石紫凝冷笑道:“你有资格谈高贵么?雸拏遮罗,欠我家族的,就在此还给我吧!”
      九命玄气缭绕身际,石紫凝电般升至空中,一剑碧气吞吐,斩了下来。雸拏遮罗低低怒吼,一道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向石紫凝击了过来。水柱粗几三丈,轰隆一阵怒响,这一剑被冲了个七零八落。
      雸拏遮罗打了个哈欠,道:“高贵的龙王一旦认真,卑微的人类就不堪一击。”
      九命玄石不愧是四极龙神当年用过的法宝,这么猛烈的水柱,也完全无法将它的光芒冲散。碧气再度蓬起,石紫凝又是一剑当头斩下!
      水浪怒涌,剑气冲天,一人一龙顷刻斗了个难分难解,只看得李玄心花怒放。
      他不知道石紫凝为什么一见到雸拏遮罗就非要打上一架,他也不知道雸拏遮罗那么厉害,居然好像很畏惧石紫凝,他只知道,自己得救了!
      他急忙爬上岸边,那一人一龙还在死斗。李玄赶紧悄悄地爬进了树林中,一直爬出去一里多路,估计石紫凝跟雸拏遮罗都找不到他了,这才躺在地上,大大喘了口气。
      什么叫做九死一生?
      什么叫做亡命天涯?
      这样艰险的经历再多来几次,就算杀不死,也会吓死的。李玄只求自己以后平平安安的,不要再碰到这么暴力的事情。
      但他的祈祷,注定了是无法被上天听到的。
      
      李玄仰头,看着天空。
      明月如霜,照耀着这个苍茫的大地。远离毒龙潭之后,这个世界显得那么静谧,那么祥和。月华流遍整个天际,连星星都看不到几颗。
      也许,就只有夹杂在树影中的那一颗。
      李玄看了会月亮,盯着那颗星星看起来。
      猛地,他觉得有些不对。这颗星星为什么不闪呢?他心灵莫名地震了震,因为他忽然意识到,那不是星星,那是魑手中的精光,以眼睛炼成的精光!
      李玄心头不禁一紧,他想不到,魑竟然还躲在书院边没走。
      他是不是也看到自己了呢?李玄不敢肯定,所以他一动不动,眼睛紧紧盯着那点精光。
      幸好,那点精光也不动,仿佛没有发现李玄。但李玄不敢逃走,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动,立时就被以眼为剑的魑发现。
      他绝不敢冒这个危险!
      所以,他只能等待。时间忽然变得那么漫长,冷汗慢慢沿着李玄的脸颊流下,他都不敢伸手去擦。
      忽地,树林中响起了一阵干枯的笑声,李玄认得,那是魑的笑声。他立即感觉不妥,虽然他不知道魑为什么突然笑起来。
      魑笑道:“其实我早就看到你了,但我却一直没出声,因为我在等人。”
      李玄的心彻底冰凉,他知道,魑一旦出声,就说明他等的人已经到了。
      果然,一个柔和的声音响起:“他等的人是我。”
      李玄霍然跳起,转头就跑。砰的一声,他撞上了一个人。李玄急忙抬头,就看到了一双眸子。
      那双眸子好亮。
      月华仿佛一瞬间黯然失色,因为全部的光华都纳入了这双眸子中。
      光强得刺眼,但在眸子的深处,却仿佛有着一轮七彩的淡光,在非常缓慢地旋转着。
      李玄模模糊糊地感到那轮彩光就是十方净界,无边乐土,他举步,向彩光走去。
      然后,他就迷失了自己。
      
      万里黄沙,赤红的血已经冷了……
      定远刀插在沙中,宛如高傲的旌旗,烈烈地搅动着胡地的狂风。他昂起头,看着严阵以待的无边人马。
      那是西域最精锐的骑士,被信阳侯暗中教唆在一起,阻挡着他的脚步。
      这是西域五十国全部的战力,只为让他不再越雷池一步。
      定远刀迎风怒啸,他无俦的烽火劲力也已几乎枯竭,但这些虎狼之师却没有一人敢上前。
      因为他是西域的都护,也因为他是西域五十国无冕的王。
      这些精锐骑士本都是他的手下,但现在,却成了他的敌人。
      他们双目中射出崇敬的目光,他们不敢冒犯他,只敢结成固阳之阵,与这漫天黄沙结在一起,挡住他的去路。
      他抬头,骑士后面,是一座黑压压的山。那是魔山,西域的魔山。
      那是他要去的地方。
      入魔山,大地变,风雷起,万灵死。
      但他必须要进入,因为他心爱的女人,已经进入了魔山,成为魔王的祭品。他要率领他的三十六铁卫,救出这个女子。
      一个苍老的声音搅着漫天风沙飘了过来:“都护,您十余年镇守西域,西域三十万生灵感激您啊!若没有您,西域五十国又怎会与汉朝缔结和约?都护!听老王一句劝,回去吧,一个女子与整个国家比较起来,太微小了!”
      说话的是龟兹王。那是位睿智的王者,他的双眼,能看透沙漠里虚无的幻境。但他能看透人的心么?
      一个女子与国家比较起来,是真的微小么?
      他猛地握住定远刀的柄,这让他彭湃的心稍微沉静了一些。
      十三年了,他与三十六铁卫转战西域,历尽艰难困苦,方才有了五十国与汉朝的和平。但若他此时冲入魔山,只怕这来之不易的和平立即就会打破,他苦心经营的,将全部化为流水。
      烽火从这里燃烧,将遍及整个天下。
      但他能眼睁睁看着魔王吞噬他心爱的女子么?
      定远刀,这本是他心爱的刀,他曾握着它,一刀斩掉了西域最勇猛的悍匪狼风的头颅,但现在,它却是那么沉重,竟让他无法提起。
      他并不只有爱情,他还有责任,还有理想。这些都如钉子一般,紧紧钉住了他的脚步。
      沉静,三万大军一齐沉静,看着这个痛苦的男子。
      就在此时,一片彩羽缓缓自漆黑的魔山上飘落。
      那是一个如彩云般的的女子,她的生命已随风逝去,只留下微尘般的身躯。
      他大喝,纵起,接住了那彩羽般的身躯,但冰冷已蔓延了她那平静的脸容,他颤栗的手已无法给她任何的温暖。
      一丝笑容仍无法自她的面容上抹去,因为她知道,她的生命,将为西域万国带来最珍贵的财宝。
      水。
      于是她便踏入了魔山妖湖中,用自己圣洁的身躯完成了献祭。
      她并不恐惧,因为她知道,有位男子会一直陪着她的,所以,她紧握着他送给她的清泠玉佩,她就能安详地迎接这一切。
      现在,她终于可以松开手,将这枚玉佩还给送她的男子。
      他轻轻接住玉佩,却不由连灵魂都开始颤抖起来。
      怆然龙吟,定远刀滑落,他紧紧抱住了女子,仰天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悲嚎。
      嚎声在沙漠上远远传了出去。
      三万大军一齐沉默,龟兹王叹了口气,深沉地道:“走吧。”
      大军齐齐躬身行了一礼,缓缓向后退去。只留下夕阳沉乱中的他,跪伏在地,紧紧抱住那枯萎的百合般的生命。
      如果他没有天下无敌的武功,他会不会不顾一切地爱她?
      如果他不是西域五十国的无冕之王,他会不会冲上魔山,救下她来?
      如果他不是有着这么多的责任与抱负,他是不是就能跟她携手,遨游海外仙山,永远逍遥快活?
      ——下辈子,我不再要显赫的功名,不再要无敌的武功,我只想好好爱你。
      他的唇紧紧压在黄沙上,面对着肃穆而威严的瀚海,发出了这样的誓言。
      他知道,天听见,地听见,风听见,沙听见。这片大地从此将见证他的誓言,生生世世,终有验证的一天。
      他抱起她的身体,将她缓缓放入黄沙的漩涡中。流沙。
      她在湮没,而他在轮回。
      轮回成被妖瞳照到,无赖而逍遥的李玄。他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看看那女子的脸。他猝然出手,将她掩面的纱巾撕下。
      他一定要看到这张脸,他的轮回,全都为她而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