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茫不晓神灵意

  •   边令诚乐呵呵地道:“让你们看看我的这两件宝贝。明珠红玉,快些过来。”
      那两只尸灯犹豫着,似乎对那蓝光极为畏惧,不敢向前。
      边令诚不愿在两位新认的大哥面前丢了面子,着恼道:“死鬼,不给我面子么?”
      说着,捻动法诀,召唤明珠红玉的法魂。两只尸灯万般无奈,向蓝光飘了过来。
      明珠只比红玉快了半分。这半分,让它的衣袖比红玉早一些沾到了蓝光上!
      那蓝光倏然暴涨,轰然激响中,明珠身子猛然前仰,璀璨的蓝光已将她完全包住!
      蓝光宛如矫电般激绕旋转,光芒越来越亮,将明珠裹了个风雨不透。阵阵鬼啸声自蓝光团中发出,三人眼睁睁地看着明珠脑颅中的红光骤然熄灭,然后它被挤压成一团黑气,融入到了蓝光中!
      蓝光纷纷散下,瞬息没入了当中那块巨大的玄冰,散得了无痕迹。
      恍惚之间,似乎玄冰有了些变化,那其中封着的人形,好像有了些生机。而笼罩在玄冰之外的蓝光,也涨大了一尺。
      红玉骇得鬼脸大变,再也顾不得边令诚的法诀,远远躲了出去。
      边令诚大吃一惊,扑上去,就见玄冰中隐隐约约有个明珠的影子,却渐渐模糊,一点点消淡在那无穷的晶莹中。
      边令诚哭嚎道:“明珠!”
      他一拳拳击打在玄冰上,似乎想要将玄冰破开,救出明珠。但无论他如何捶打,都无法震动玄冰。
      那似乎是亘古以来的化石,中间封着的是一切妖鬼的魔王。
      李玄的身体中忽然涌起了一阵冷意,从明珠被噬的那一刻起,他内心深处就充满了恐惧。
      那恐惧跟他在毒龙潭面对雸拏遮罗时一模一样,就是被天敌注视着的感觉。但这感觉尤为强大——那块玄冰中,隐约就是君临天下的王者,承载着无上的霸气。
      似乎就在明珠被噬的瞬间,他们打破了某个禁忌的封印。
      这封印,将放出魔王。
      他急忙拉着封常青、边令诚,叫道:“我们快走!”
      三人匆忙冲出了古墓,幽冷的月光照满了身,李玄这才觉得心神轻松了些。
      只是,那玄冰中的人影,究竟是谁?
      他们在无心中,到底打破了怎样的禁忌?
      将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灾劫?
      
      李玄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封常青,封常青埋头书卷中,查找着一切可能的资料。
      他必须要揭开这个秘密,因为他隐约地感觉到,这个人影,也许会将成为他的大敌,他无法逾越的天敌。
      明珠被吞没的瞬间,他竟有种生死轮回都掌握在那人手中之感。
      边令诚的鬼影子都见不到了。明珠的死对他打击极大,他天天守着红玉,生怕她再受到什么损伤。他只说了句要去找个新的古墓栖身,就跟红玉跑不见了。
      奇怪的是,书院中所有的人,对他似乎都没有什么印象。
      所以,最忙的还是李玄。
      向龙薇儿赔罪,解决苏犹怜的考验,找容小意解开小狗汪汪的诅咒……为什么受伤受苦的总是他呢?
      不过,在这之前,有一件事他必须要做。
      他风风火火地冲上了终南之顶,一脚踹开了睡庐之门,闯入了三十六轮回之境,一把将躺在仙游枻上闭目神游的紫极老人提了起来:“老头,赶紧教我专业课!”
      紫极老人倒也不觉得这是冒犯,慢腾腾地张开眼睛,万千轮回秘境登时消散,紫极老人缓缓道:“你想学什么?剑术?我有三十六绝剑,七十二奇招,每一剑出,都可殒山坏岳,甚至可以勾动星辰之力,幻化成逍遥秘剑,破开虚冥,斩人于千里之外。”
      李玄大喜,道:“快!就传这剑法给我。”
      紫极老人淡淡道:“好,你先花十年炼骨,十年炼气,然后我再从最简单的无常剑教你。最多也就三百年的时间,你必将成为一代高手。炼骨最佳的去处是地火源头,那里魔火百丈,炽人骨髓,一腾而灭人形,二鼓而灭人神,你熬住十年,自然脱去凡骨,生出太炎仙骨来。我这就带你去。”
      李玄大惊。三百年!百丈魔火!这究竟是炼剑还是受罚?
      他摇摇头,道:“我不学这个。”
      紫极老人也不生气,道:“那我教你道法。我有三千丁甲兵神,随意呼唤而出,刹那千里,与人决战可轻取高手性命。又有三千精微奥法,控御天地精气,上至虚冥,下达九幽,天上天下,万类千极,无不为我所用,俯首帖耳。你学会之后,指舞之间,天可崩,地可裂,金石可入,水火不侵。”
      李玄喜了个心痒难搔,一叠声地道:“赶快传我,我要学道法!”
      紫极老人道:“甚好,天下道法,取用之力,无非地水火风。你先入地穴,穷十年之力,得地气之先;再入水府,穷十年之力,得水气之先;后入火巢,穷十年之力,得火气之先;终入风都,穷十年之力,得风气之先。待地化你脾,水化你肾,火化你肝,风化你肺。你周身血肉连同五脏六腑全都被地水火风化得净尽、只余一颗心活泼泼跳动,那时此心便为天心,脾、肾、肝、肺化为先天元气之府,待我运用无上玄功从先天元气中再结出你的五脏六腑,那时先天后天化为一体,一心运用,可双生先后天,每一呼吸,则通达阴阳界。法力无边,妙用无穷。你是先入地穴、水府,还是火巢、风都?”
      李玄脸色惨白。老天,剑术只不过是去魔火地脉,这道法竟然要历尽地水火风四大折磨?
      他波浪鼓般摇着头,大惊失色:“不学!”
      紫极老人道:“剑法不学,道法不学,我还有兵法!兵之运用,最为玄妙。甲为兵,鳞虫草芥也可为兵。若到极处,风火为丁,云气为旌,动摇千里,陷地拔城。运筹帷幄,天下在胸。不失为将,三界争雄。你可愿意学?”
      李玄犹豫道:“听你这么说,兵法比道法剑法都要高?”
      紫极老人道:“剑法道法乃一人之术,兵法乃千人万人之术。一身强不过为兵,千人万人强斯可为将。若学了我的道法,不但人可役,天地都可以虎符摧动,风云皆可为战。”
      李玄喜不自胜,道:“我要学兵法!”
      紫极老人道:“很好。我先给你画一道月狐通天符,将你的魂魄镇住,不至消散,然后带你入轮回秘境中。从战国时的名将开始,一代代历练下来,一直到当朝李卫公止,你将这些人的生命全都经历一次,大概可以补你经验之不足。然后就可以传我的十卷黄石了。不过这些轮回中所受的苦处你也要一一承受。大概数起来,你要坐七十四次大牢,被斩首三十九次,车裂四十二次,千刀万刮十九次,其余刺杀、毒杀、杖杀的一时就算不过来了。”
      李玄听了个魂不附体,拼命摇头摇手。
      紫极老人叹道:“剑法道法兵法都不学,那就只有学这个了。”
      李玄喜道:“还有什么可以学的?”
      咚的一声,他眼前一黑,已被打入了轮回之境中。
      黄沙漫漫,炎气逼人。这次的轮回之境,竟然是一片无比庞大的沙漠!
      沙漠绝无尽头,海市蜃楼浮动在虚空之上,漫漫黄沙被炽烈的风卷起,铺天盖地地砸了过来。没有水、没有食物、没有同伴!
      李玄骇了个心胆俱裂,惨叫道:“臭老头!这算什么!”
      紫极老人的声音淡淡地传了过来:“这就是我给你安排的课程。记住,你不是喜欢对眼么?那就去跟这个世界对眼!”
      唔,这句话单听就充满了霸悍的气势!
      但……但什么叫做跟这个世界对眼?
      李玄拼命地大叫着,紫极老人的声音却就此消失。面对着咆哮肆虐的沙漠,李玄彻底地认命了,跟原先一样,他开始寻找紫极老人留下来的那个破绽。
      吃草皮……深挖十丈吸脏水……爆裂皮肤的日光浴……
      十天之后,李玄终于在一粒沙子上找到了破绽,才结束了这一次的课程。当他看着微笑着的紫极老人时,他火冒三丈,几乎想扑上去掐死他。
      紫极老人道:“你学会跟这个世界对眼了么?”
      李玄臭着一张脸,冲下了终南山。
      臭老头到底在搞什么,竟然让我跟整个世界对眼。
      
      他也没能走多远,因为崔家三姊妹穿着一身劲装,脚踏小蛮靴,娇柔怯怯威风凛凛地挡住了李玄的去路。
      崔蔼然、崔嫣然、崔翩然脸上都是一片傲气与杀气,三柄剑宛如三只出枷的猛虎,森森瞪着李玄。
      李玄心头雪亮,这三位小妞来报一箭之仇了。不过崔翩然不是对自己颇为认同么,为什么这次居然也杀过来了?
      崔翩然一脸的厌恶之色:“居然跟男人写情书,哼!”
      老天!这事情怎么传成了这样?
      “还跟那男人拜成了兄弟!”
      崔家三姝全都露出了恶心的神色。
      什……什么!不是这样的!
      李玄慌忙要解释,三柄灵犀剑已化成了三道流星,闪电般交飞过来。李玄一见这三道剑光,一颗心立即就沉了下去。经过将近四个月的学习,崔家三姊妹的剑术修为显然已提升了相当大的水准,不再是剑控她们,而是她们用巧妙的力道来控制着剑。就算李玄能夺下其中一柄剑,也绝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靠剑本身的吸引来制住另外两人!
      何况三姝剑术绵密,交织成一道光华之网,他又如何夺得下剑来?
      不过李玄显然也不是很担心,他掏出一物,哧的一声轻响,三柄剑全都刺进了此物之身。
      那本书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大叫:“你……你又拿我当挡箭牌!你难道就学不会尊老爱幼么?”
      李玄道:“废话少说,赶紧告诉我,怎样才能打败这三个小妞?”
      书咳嗽道:“我的肺被刺穿了……我好痛苦……你应该尊敬我,叫我天书爷爷!”
      李玄使劲往前一推,让剑刺得更深了一些,道:“快些说!”
      天书仔细地盯着崔家三姊妹,喃喃道:“我劝你不要招惹她们,快逃吧!”
      李玄冷笑道:“手下败将,我怎会逃?”他突然想起一物,得意地笑了起来,道:“我现在要去吃饭,没功夫陪你们玩。你看这样如何,今日晚上,我们约着在太辰院决战如何?你们有三个人,我刚拜的兄弟也有三个人,咱们正好三对三打一架,怎样?”
      崔蔼然冷笑道:“我就知道你要耍花样,这次无论你耍什么花样都要照打!晚上就晚上!”
      说着,三柄剑一齐撤走,三姝傲然而去。
      崔翩然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给了李玄一个白眼。
      李玄笑了。三姝现在出手,他虽然是大师兄,也必定会被狠狠揍一顿,没有还手之力。但若是晚上呢,那就不一样了,很不一样了。
      因为他有两个兄弟,最重要的是,他的兄弟有尸灯红玉。
      一想到崔家三姊妹看到红玉时的表情,李玄的心啊,就乐开了花。
      不过,一开始可不能出动红玉,他要摸摸他这两个小弟的底细。既然崔家三姊妹进步如此大,而石紫凝跟郑百年更是进展神速,那封常青跟边令诚这两个阴阳怪气的家伙呢?他可不能收两个废物做小弟,丢了大师兄的颜面!
      李玄跑到图书馆里,将封常青揪了出来,然后跑到三十里外的坟地里,将边令诚挖了出来。然后三人头对头密谋着,一连串得意而阴损的笑声,自三人口中发出。
      
      夜晚。月光如水。
      太辰院。
      李玄笑嘻嘻地看着整装而来的崔家三姊妹,封常青站在他的左边,边令诚站在他的右边。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崔家三姊妹自然毫无惧色,因为她们知道,边令诚跟封常青乃是学习最差劲的两个人,封常青还好些,基础课每次都拿最高分,只是专业课一塌糊涂。边令诚专业课基础课一样烂,就是爱鼓捣些邪门歪道。在三人剑实剑式双修的灵犀剑前,无赖与差等生组成的组合,应该不堪一击才是。
      何况,她们还有杀手锏,那是必胜的法宝。
      李玄道:“你们要不要准备一下?”
      崔家姊妹冷哼道:“我们只准备狠狠揍你们一顿。”
      李玄笑道:“那就来吧。”
      边令诚抓起一把土,扬了出去。一阵阴风吹过,太辰院中的景色骤变。
      那是一片荒坟地,枯木支天,一座座荒败的坟墓凌乱地堆积着,映着惨白的月光,幽幽鬼哭声若有若无地传来,崔蔼然等人忍不住心中一阵慌乱。
      这幻境造得太真实了,边令诚日夜栖身古墓,造出的坟场幻象,任何人都看不出破绽。
      这是道法中咒地术的虚灵化神术,一旦入此术者识不破这幻象,就被永远困在了里面。
      同时,封常青口中念念有词,他手中握着几十柄小旗,一柄柄抛了出去。
      每一柄小旗出手,便立即在虚灵幻象中激起一阵波动,刹那间便平息下去,但那幻象中的烟雾更加凄迷,道路更加错乱,而森森鬼气,也就更加强烈。
      这是封常青的锁魂阵,三十六面锁魂旗都是用心血祭炼过的,善能以神控神,夺入阵之人的心魄。锁魂阵与虚灵化神术都是影响心智之术,一加结合,登时威力大增。那坟场幻象宛如真实的一般,刹那间把崔家三姊妹全困在了中间。
      阴风习习,她们就感觉自己的魂魄都快被吹散了。
      崔蔼然首先有些受不了,冷笑道:“雕虫小技,也敢来卖弄!”
      崔嫣然崔翩然一齐出剑,三道剑光连环相生,结成一道光幕,三人身子齐隐。那剑光凌厉无比,围绕在她们身周的虚灵幻象,立即被冲散。
      但三人修为毕竟有限,剑光只能照耀身前三尺,冲开的虚灵幻象,也不过是三尺而已。鬼声啾啾,阴气森森,仍然搅得三人心烦意乱。
      崔蔼然突然厉声道:“姊妹们,你们俩将剑光护住我,待我御剑斩杀他们!”
      三人修为以崔蔼然最高,也只有她勉强能将剑光飞离双手。
      崔嫣然崔翩然闻言,齐齐娇声答应,一道剑光轰然自崔蔼然手中爆发,化成一点飞星,向前急噬而来。
      这点飞星取的正是李玄。
      崔蔼然实在恨极了李玄,不仅仅因为他用卑鄙的手段役使她们姊妹,尤为重要的是,这无赖竟然让她们去偷龙薇儿的日记,还让她们不小心地看到了那个秘密,足以抄家灭族的秘密!
      崔蔼然后来越想越怕,越怕就越后悔。
      后悔到只有杀死李玄才能泄愤!
      这点剑星来的是如此之快,李玄虽然有了万全的防备,仍然忍不住一惊。
      封常青跟边令诚连忙驱动阵、法,先是边令诚又是一把土撒出,登时一道土墙挡在三人面前。但那点飞星破墙而入,依旧飞夺李玄!
      李玄脸色变了,叫道:“出动第二作战计划!”
      封常青手忙脚乱地捻诀,边令诚脚乱手忙地施术。两人的配合越来越熟练,道道土墙连环生成,剑星虽然斩土墙如纸,但崔蔼然的飞剑之术毕竟是初学,破掉第十道土墙后,终于衰竭下来。
      边令诚大大喘了口气,手抚胸口,一时说不出话来。连接施展这么多次咒土成墙之术,也差不多是他的极限了。
      幸好,封常青的阵法已然发挥了作用,倏忽之间,三人跟崔家三姊妹之间的距离,拉开了十丈有余。
      崔蔼然一惊,就见三人隐身在重重阴风之后,虚虚渺渺地看不清楚。三姝手握宝剑,身在摩云书院中,明知坟场乃是幻觉,哪里会怕?剑光森严,追了上去。
      封常青不住收旗插旗,将阵法挪动,围住崔氏三姝。这也忙得他天旋地转的。
      好不容易,就听李玄大笑道:“崔家妹子,你们的死期到了!”封常青这才长喘一口气,瘫倒在地。
      不知何时,崔家三姝已经被引入了靠近后山的密林之中。这里离太辰院很远,就算私自斗殴,元尊也不会落雷下来。尤为重要的是,这里地势本来就很阴,乃是书院中唯一可以让红玉出没的地方。
      但若是一开始就选择这里,崔家姊妹肯定不会答应,所以,只有用阵法幻象引她们过来。
      崔蔼然冷笑道:“李玄,你又要耍什么花招?”
      李玄做了个鬼脸,道:“也没有什么别的花招,不过是想请你‘见鬼’而已。”
      崔蔼然道:“你装神弄鬼一个晚上了,我们姊妹难道还没见够么?”
      李玄微笑不再说话,突然,一点红光在崔蔼然面前亮起。她心中一惊,接着宽慰自己:不要害怕,那只不过是个灯笼。那灯笼忽然向她走了过来。
      崔翩然忍不住一声尖叫,因为,她已经看清楚了这灯笼的模样!
      见到红玉而不被吓得尖叫的女子,李玄还没见过呢!他很享受地看着崔家姊妹那极度惊吓的脸,心情大畅。
      就听崔蔼然紧咬着牙关道:“你又施展幻景骗我们么?”
      她咬牙轻叱,灵犀剑上光芒凝聚成飞星,一闪向红玉划了过来。
      红玉一动不动,灵犀剑忽然就被她细长的指甲钳住。
      崔蔼然的脸色变了,用力回夺,但那柄剑仿佛铸在了红玉手中一般,动也不动。
      崔蔼然这一惊非同小可,她这才意识到,她真的“见鬼”了!
      李玄心花怒放,原来红玉竟然如此厉害!
      红玉那只有眼眶没有眼珠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崔蔼然,崔蔼然忽然就晕了过去。
      ——那是地狱深处的魔鬼的脸,一旦她知道这是真的之后,她就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恐惧。
      红玉踏上一步,再度盯住崔嫣然。
      崔嫣然剧烈地颤抖着,她忽然嘶声大呼起来,她的呼声才一出口,李玄便觉得不妥。她呼的是:
      “大姐大,来救我们!”
      一点绿光倏然在深沉的夜色中爆开,一闪之后,立即涨大,化作一道绿流,割开虚空,闪电般地溅了过来。
      绿光直取红玉!
      红玉长爪破空抓出,绿光已被她抓在手中!
      绿光敛处,现出一柄剑来。
      剑被一只细长但稳健的手握住,手是石紫凝的手,剑是石紫凝的剑!
      石紫凝满脸煞气,细长的凤目中射出玄电般的光辉,照在红玉身上。但不知怎的,李玄总觉得石紫凝看着的是自己,而她说的话,也正是对自己说的:“从此之后,她们姊妹由我罩着,谁敢欺负她们,先过我这一关!”
      她额头上悬挂的那颗九命石中绿光倏然旋转起来,一道绿气滚涌而出,瞬间透入她手中的宝剑。剑华错乱,嗡然声响中,一条龙影隐然成型,夭矫飞起,伴随着石紫凝雷霆般的剑式,轰然向红玉撞了过去!
      红玉一声哑哼,踉跄后退。
      边令诚脸色大变,惊呼道:“红玉!”
      他扑上去抱住红玉,就见红玉半只手被剑气生生撕裂,幽淡的尸气从伤口泻了出来。他顾不得沾染尸气的危险,急忙撕下衣衫,为红玉包扎。
      李玄呆住了,叫道:“你不是说红玉乃是通天道尸,道法通天么?”
      边令诚哭丧着脸,道:“我还说过主人控御得法,才能发挥出红玉的全部威力来!现在我连她一成的力量都施展不出,还说什么道法通天!”
      李玄彻彻底底地无语了,他实在想不到,好不容易得到了件宝贝,以为有了几分实力,竟然还是打不过石紫凝。
      可见,她那么艰苦地练剑,的确让她的功力有了飞速的提升。
      他还在沉思,剑气森森,逼人而来。石紫凝一剑斜起,冷然对准了他。她的目光锐利冰寒,让李玄脑袋中转动着的那些主意全都无用武之地。
      无论什么样的花样,都无法挡得过这么近距离的一剑!
      第一次,李玄慌乱了起来,石紫凝的强大,让他起了不能抵抗的感觉。
      但他瞬间冷静下来,低喝道:“结阵!施法!”
      边令诚跟封常青虽然一点信心都没有,但见大师兄说的如此干脆,料来必有主意。封常青几只旌旗一齐投出,边令诚双手抓土,一齐撒出!
      虚灵化神之术跟锁魂阵结在一起,周围场景轰然一变,向石紫凝困去。
      石紫凝冷冷一笑,九命石上绿光勃然而起,封常青跟边令诚同时一声大叫,虚灵幻象跟锁魂阵同时被绿光雷霆般击灭,剑光化作万千粉尘,当空撒下。
      封常青跟边令诚一阵惨叫,被石紫凝剑脊抽得满地乱爬。什么道法阵法,在石紫凝如针砭如雷霆一般的剑气前,都毫无半点用处。
      李玄却消失不见了。
      石紫凝脸色一变,剑势立收,身子化作一条闪电,向后山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