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归无极终南黑

  •   眼见后面那白衣女子也加入了两只尸灯的队伍,向他们扑了过来,李玄跟封常青哪里顾得了其他?匆忙跑了下去。
      只是……只是那白衣女子跑起来的姿势可真是难看……
      他们穿过一窝长着鬼头,六只爪子的妖怪……
      他们穿过了一只浑身生满绿毛的僵尸……
      眼前光明骤闪,那块巨大的玄冰矗立在前,发出幽淡的蓝光,将周围照耀出一片神秘的光芒。
      相对于古墓中的惨淡阴森,这里简直是仙境。李玄拖着早就跑不动的封常青一头栽了进去,这才转身大笑道:“你们有本事就追进来啊!”
      他的笑容就在转身的一瞬间消失了。他看到,两只尸灯已停在了玄冰蓝光的边缘,但那只跑相极难看的白衣女鬼,却依旧凶恶地冲了过来。
      难道这只鬼比较剽悍,居然不怕这里的禁忌,还是自己猜想错了呢?
      李玄大惊失色,那只女鬼一头撞在他身上,一人一鬼骨碌碌滚到在地。
      李玄突然大叫道:“你……你不是鬼!”
      这人身上还有体温,肉还是软的,如何会是鬼?听他这么一叫,封常青立即来了精神,两人手忙脚乱地将那人擒住,将白衣扯了下来。
      在蓝光映照下,那人在慌乱地挣扎着。虽然一时看不清楚那人长的什么样,但绝不会是鬼。只要不是鬼,封常青还有什么害怕的?使劲撕开那人的白衣,将他捆了个四蹄朝天。
      李玄一口恶气还未出,想到自己神武英明,竟然被这小子装鬼吓了个半死,跑了个气背,狠狠道:“瞧我今天怎么整治你,不将你剥下一层皮,我就不叫李玄!”
      那人忽然叫道:“大师兄,饶命啊!”
      封常青奇道:“难道他也是咱书院中的人?”
      李玄将那人的脸掰过来,仔细端详了一番,似乎有那么一点恍惚中的犹豫,觉得这个人曾见过,还真是在书院中见的。但若要他想清楚这个人是谁,那就力有未逮了。
      是跑堂的?扫地的?煮饭的?若是同学,没理由这么陌生啊。石紫凝、郑百年、封常青、龙薇儿、苏犹怜、崔家三姊妹、卢家四兄弟,他是如数家珍,每个都是他的仇人啊。呜……似乎……似乎还有一个人,他叫什么来?
      李玄想破了头,也没想出来。他只好去问封常青:“我记得除了石、郑、龙、苏、崔、卢,咱们还有一位同学来着,你记得他是谁么?”
      封常青沉思着,渐渐地,他脸露痛苦之色,最后艰难地摇了摇头,道:“打死我也想不起来了!”
      那人大叫道:“就是我啊,我叫边令诚!”
      李玄一拍脑袋,道:“我想起来了,就是叫边令诚!在分宿舍的时候见过一次。后来你去哪里了?”
      边令诚道:“我……”
      他还没说话,李玄恶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冷笑道:“平时躲了个人影不见,也不来孝敬我这个大师兄,这时却装鬼来吓我。你想让我饶了你,那是不可能的!”
      他抓起边令诚的双手,道:“你想尝尝十二金剪指,还是平地登天?”他又抓起了边令诚的双脚。
      边令诚脸色苍白地问道:“什么叫十二金剪指?什么叫平地登天?”
      李玄凶恶地道:“十二金剪指就是将你两只手的大拇指、小指剪掉,然后将你其余的手指从中一剖两半,这样你就有了十二根手指,比原来的还多两根,说起来算你赚了。而平地登天就简单多了,将你的两只小腿砸烂就行了。”
      边令诚怪叫道:“不行的,大师兄!我没认出来是你们两个,以为古墓中闯入了坏人,所以才命令明珠、红玉去吓吓他们的。后来我看到是大师兄你,就想拦住你们,告诉实情。哪知你们根本不想听我解释,我这才追过来的。我完全是一番好意啊。”
      李玄仔细想了想,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像,他是想拉住他们。但在幽暗阴森的古墓中,后头被两只红光尸灯追着,前面突然出现一个浑身白衣的人,谁会认为他是善意的?
      李玄心中这份恨意仍无法消,叫道:“不狠狠揍你一顿,仍无法消我心头气!你且说说,你不好好地呆在书院中,跑到古墓里做什么?”
      边令诚道:“因为我有病。”
      李玄道:“有病?”
      边令诚道:“不知怎的,我从小就只喜欢死的东西,不喜欢活的。姆妈给我买了只小鸡,它很漂亮,我很喜欢,我每天都喂它好多好多好吃的。但我总是觉得有些美中不足,终于忍不住将它一刀杀了,将它放在我的被窝里,让它每天晚上都陪伴着我,我感到很幸福。活的乱蹦乱跳的东西总是让我觉得很恐惧,它们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伤害到我,离开我,只有死后那种静谧的安详,才会让我感觉到美。大师兄,你只须跟我一样,静下心来体会那份美,你就会感动到流泪的。”
      李玄觉得有些恶心,问道:“如何体会?”
      边令诚道:“我不喜欢跟别人说话,也不喜欢跟人呆在一起。因为语言孳生谎言,而灾祸正是人聚在一起才造成的。但哪里没有人?有一天,我走到一片坟堆里,我忽然发现,那里才是我理想的栖息地。我挖开一座坟,将里面的棺材掀开,那里面是一具快要腐烂的尸体。我跟它躺在一起,彼此静默无言,一起看着头上的万点鬼火,忽然之间,我感觉整个世界变得完美起来。那是一具多么美丽的尸体啊,它散发着死亡那幽深的静美,那么恬静而幸福地卧在我的身边,我每一下呼吸,都能感受到它的气息,无论我做什么,都不用怕它反对,它也不会嫌弃我,完全听我的话。我一下子就爱上了它!到现在,我仍然怀念着我那第一具尸体。”
      他幸福地闭上了眼,陷入对往事的忆想中。
      李玄跟封常青差点吐了。竟……竟然还有这种人!
      边令诚喃喃道:“后来,我就无法再在别的地方睡觉了,我必须抱着死尸,才能安眠。我开始觉得别的人都很可怜,他们怎会无法体会到死亡之美呢?他们与这寂静的永恒相距如此之近,却总是抗拒它,忽视它,这是怎样的一种愚昧啊!我们本该拥抱它的!它会给我们意想不到的巨大快乐!”
      他兴奋之极地对李玄道:“来吧,大师兄,只要试一次,你就会明白什么叫死亡之美的。”
      李玄一脚踏到他嘴上,将他的胡言乱语封住。
      边令诚被踹得一个打滚,他爬起来,突然翻身拜倒在李玄面前,大叫道:“大师兄,请允许我叫你一声老大,请收下我这个小弟!我愿意一生追随你,降龙伏凤,天上地下,唯你所命!”
      这……这句为什么这么耳熟?
      封常青叫道:“你也知道大师兄跟苏姑娘的事?”
      边令诚痛苦道:“我一点都不想知道的,但明珠跟红玉对这个极为热衷,每次都撺掇着我去挖掘最新消息,讲给她们听。大师兄,收下我吧!你不知道,领悟到死亡之美后,我虽然很快乐,但实在太寂寞了,连个倾诉的朋友都没有。你们肯夜探古墓,肯定跟我是同道中人,大师兄不是常说么,人生得一知己则足矣。二位就是我的知己,从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大师兄,收下小弟!”
      封常青叫道:“不行!要收也是收我,没有你的份!”
      两人吵吵嚷嚷着,这个说收他,那个说收他。李玄恼将上来,一人一脚,全都踹翻在地,道:“你们也不好好照照镜子,我李玄会收你们这两个败类做小弟?别做你的清秋大梦了。”
      边令诚道:“你若是不收我,我就不带你们出古墓。”
      李玄:“你敢要挟我?”
      边令诚:“这是实情。”
      李玄立即痛苦起来。这的确是实情。
      边令诚道:“而且收了我做小弟,好处很多的。看到我方才幻化出的土门么?那证明我的道术已到了相当程度。明珠红玉是墓室主人送给我的千年老尸,说是叫什么通天道尸,若是主人控御得法,可以说是法力无边,不亚于一件上等宝贝。收了我做小弟,以后打架斗殴,老大你绝不会输的。”
      这个听起来的确非常非常不错。李玄不由得点了点头。别的不说,把明珠红玉往那一摆,就足以吓死几个像崔氏姊妹、卢家兄弟的人。
      那封常青呢?
      升格为小弟的边令诚跟李玄冷冷地看着他。这个又丑又猥琐的家伙,有什么好处能被李玄看上?
      封常青叫道:“我善于书法!善于模仿任何人的字迹!而且我很勤奋,这些天,我基本上将书院中要读的书全都读完了,我对于写文章特别有心得,不信你可以问大师兄,他看过。”
      一旁李玄的脸色极为难看,似乎随时要再揍他一顿,封常青赶紧转移话题:“而且皓华常傅也嘉奖过我,说我的文章是全书院最好的,而且对于阵法,我的领悟冠于全年级之首!教授阵法的威明常傅每次都骂他们是猪头,只知道逞匹夫之勇,而我学习刻苦,成绩斐然,是他最看好的弟子!”
      他封常青也会得到这样的评价?
      最重要的是……李玄脸色大变,道:“你说什么?什么是阵法、道术?”
      封常青跟边令诚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老……老大,你不会说,你没有学习过专业课吧?”
      李玄不耐烦地道:“少废话,快说说是怎么回事!”
      封常青道:“按照书院惯例,进入书院之后,先要进行三个月的基础课学习,此后基础课的部分就全靠自习,常傅不再教授,而转入专业课的学习。专业课分道术、阵法、剑术三门课,一开始所有的生徒都要修习,每半个月考核一次,每门课中排名不过半的生徒便被勒令退出此门课的学习,若是三门课中都不过关,那就必须退学。本来咱们入学还不足三月,但由于咱们这一届有石紫凝跟郑百年这两个大变态,所以提早了好些天。”
      李玄不懂,问道:“他们做什么了?”
      封常青道:“玄冥常傅说过,所有生徒的力量通过九仙瑶星的考核,才能进入专业课的学习,九仙瑶星的考核,是所有生徒的力量加起来,能将七颗瑶星的光芒推送到极星的位置上去。那知半个月前,石紫凝跟郑百年两个人就达到这一要求了!玄冥常傅便请示紫极老人,开始专业课的教授。”
      想到石紫凝那么刻苦地练习,对于这个结果,李玄倒是并不意外。意外的是郑百年这一进门就结下的仇家,居然也这么坚忍刻苦!这两人都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啊。
      李玄喃喃道:“那剩余的人呢?”
      封常青垂头丧气地道:“皓华常傅说过了,一个时代,若大家都争气的话固然很好,但若大家不争气,就只能靠英雄人物了。所以,常傅们的主要教授对象是石、郑两人,我们统统被忽略。老大,你这大师兄的地位不怎么保啊。”
      这句话戳到了李玄的痛处,他捶了封常青一拳,道:“说了这么多都没说到重点上!少废话,赶紧说说你们都学了些什么!”
      封常青捂着头,道:“老大别打,我说!我们好惨啊,无论是道术还是剑阵、剑术,石紫凝跟郑百年都稳稳占了前两名,老大跟龙薇儿不跟我们一起上课,玄冥常傅又没良心地将你们算为名列前茅。这样,每门课的前四名已经算是有主的了。
      今年有雪隐上人跟大日至尊者一闹,人数没收够,只有十四个人,半数就是前七名,去掉前四名,每门课就只剩下三个名额,三三得九,再加上前四,总共只有十三人,所以,必定会有一个人要退学的!闹得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你们四人自然是不用担心,崔氏三姝向来上阵就是三姊妹,她们有灵犀剑,谁能在剑术上超过她们?所以,剑术这门课的前七名,是没有人再打主意了。那位娇滴滴的苏犹怜在道术上竟然有着无人堪比的资质,什么法术都是一学就会,一用就精,道术一门课,就只剩下了两个名额,加上阵法的三个名额,我们俩人跟卢家四兄弟打了个头破血流。幸好这四兄弟学习不那么刻苦,整天长吁短叹,吟风弄月,才跟我们两人打了个互有胜负。”
      李玄道:“互有胜负?怎么个互有胜负法?”
      封常青面有愧意,道:“每次课程的最后,生徒们要用这堂课所学相互比拼,定出输赢来。赢了的可得一分,输了的不得分,半月一结,由分数排列而定名次。边令诚跟卢家兄弟共比了三十四场,赢了十二场。”
      李玄哈哈大笑,道:“那你呢?”
      封常青顿了顿,道:“我比了三十一场,共赢了一场。”
      李玄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怒道:“就你这水平,还敢夸口说皓华、威明对你赞不绝口?”
      封常青脸上又红又白,又惭愧又害怕:“老……老大,我是说我理论水平高,可实际打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要不我怎么会求着来拜老大?我想老大既然有通天之能,可以帮我混过摩云书院的入学考试,那一定也能帮我通过每个月的月考!”
      李玄怒冲冲地道:“你想都休想!”
      他心里自然明白,卢家四兄弟也是七姓十族中人,绝不简单。甚或他们的剑术都未必输给崔氏三姝。只是为了泡妞,有时不得不有取舍罢了。封常青这样的人想要斗过卢家兄弟,基本上是梦想。
      封常青见他不肯答应,脸色惨变,一下子抱住了他的大腿:“老大,你一定要帮我啊!边令诚有了明珠、红玉,以后月考可稳操胜券,可我就只有你了啊,老大!”
      李玄怒道:“你将我比作明珠红玉?”提起拳头来一阵暴打。
      封常青不敢躲闪,只能惨叫道:“老大!您由紫极老人亲自传授,自然修成了一身无上本领。只要您肯传授给我一丁点,我就可以打败他们啦!”
      原来这家伙打的是这样的主意?但他可知道自己每次被臭老头关在轮回之境中,只有靠一双眼睛破出难关。若问自己学到了什么,李玄不禁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进了摩云书院三个月了,他好像什么都没学到!
      这实在太失败了,李玄想起来不由得火冒三丈!一定要跟臭老头好好算算帐!
      他恶狠狠地道:“我为什么要收你这个废物做小弟?说!”
      封常青忙道:“以后你们的作业、考试就全都交给我了!我保证字迹跟你们完全一样,三份答案绝不相同,任何人都看不出破绽来!你们以后要查什么资料,找我就行了,我说过,我的理论水平很高的!”
      李玄若有所思,这倒真可算是废物利用。他实在不想跟书打什么交道了,上次为了查个凤头鹫就搞得那么狼狈。
      李玄叫道:“好!就这么决定了!封常青,你是老二,边令诚,你是老三!”
      边令诚叫道:“我不服!为什么我是老三?”
      李玄冷笑道:“你要明白,知识是很重要的!”
      边令诚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三人六只手叠在一起,纷纷立誓,结为异姓兄弟,此后福祸与共,永不离弃。
      李玄没有想到,多年后他为了公主远征西域时,封常青的檄文阵图,边令诚的九幽鬼兵,都给了他莫大的帮助,直至他鏖战地府,挥戈九天,化身封魔,这两人都生死以随。
      便从这一击掌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