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鬼烦冤旧鬼哭

  •   接到情书固然是好事,但对于此时的李玄,却无疑火上浇油。所谓桃花运即桃花劫,他最近劫的大是不轻,可以说是接连巨创,再也不能添油加醋的了。而且,这件事多半是个恶作剧,要不,这年头,谁还会用写情书这种老土的方式?
      他决定要彻查一遍,好好地找出这个人来。
      他已经有了个完善的计划。
      他施施然地走进了图书馆。所有的人都还在。不奇怪,虽然今天不是自习课,但每个人都想看看,爱的小惩罚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威力。
      很好,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对这个小惩罚很满意。李玄的右耳朵比左耳朵足足大了一倍,红得发亮。李玄拿着那一叠情书,满脸奸笑地走到了崔蔼然面前。
      “这情书是不是你写的?”
      崔蔼然愤怒地看着他:“你脑子被拧坏了?我会写情书给你?”
      李玄点头:“我也不这么认为,那就拿出你的本子来,让我核对一下笔迹。”
      核对笔迹,实在是个很好的办法。这本没有什么,但崔蔼然偶尔一眼扫过去,看到了李玄的想法,却不由得花容失色。
      ……借着核对笔迹之名,看看她写了些什么……反正不管像不像,就一口咬定有些像,让她将所有的本本都拿出来……嗯,真是好办法……嘿嘿……
      崔蔼然立即将自己所有的书本全都扫进了桌洞中,手忙脚乱地锁上了。李玄奇怪地道:“叫你拿本子出来,你为什么不拿?难道心里有鬼?”
      崔蔼然脸上有些发红,呆了呆,突然怒道:“你为什么不先检查别人的?凭什么先查我的?”
      李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他转身向第二个人走去。教室里立即响起了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所有女生都将自己的书本全都锁在了桌洞中,异口同声地道:“你为什么不先检查别人的?凭什么先查我的?”
      显然,她们也都看到了李玄的想法。
      刹那芳华实在是朵很好的花,而李玄的身子骨也太透明了些。
      李玄又点了点头,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
      他转身向封常青走去,封常青脸都吓白了:“男……男生的也要检查?”
      李玄微笑:“现在风气不对,时常有超越友谊的存在。你要是没有这个爱好,为什么怕我看到?”
      封常青的脸惨白惨白,又是一阵狂响,所有男生的桌洞也都满了,锁住了。李玄倒也没有生气,转身轻松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读起书来。
      同学们一面看书,一面用眼角的余光打量李玄,眼神中充满防备和鄙夷。
      然而,一直到下课,李玄的心中都没有再起什么别的念头。好在,图书馆的书桌由特制法术禁制,只有生徒本人能够打开,倒也不怕李玄强行偷看。
      于是大家都放心的回去休息了。
      
      夜晚。
      李玄抬头一看,月到中天了,这才慢慢起床,还有时间梳洗了一下,向图书馆走去。他相信,真正的恶作剧者,一定会自己显形的。
      只要他等得起。
      白天喧闹的时候,李玄没机会查看各位同学的书本,恶作剧者也没机会将自己可以作为证据的书本藏起来。此人想必很担心,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李玄的报复一定极为难受。
      所以,他一定也在等待时机,等待将自己这些“证据”转移走的时机。
      而现在,就是李玄精心为他设造的时机。
      一个人影飞速地闪进了图书馆……
      开锁声……翻查声……
      人影飞速地闪出了图书馆……闪进了树林……
      人影在挖坑……
      他不知道李玄正站在他的背后,李玄双目中充满了怒火,因为他看清楚了人影手中所拿之物,那是一张纸条,一张跟他所收到的情书一模一样的纸条。
      他早就写好了,就等着放入李玄的书本中了。难怪他一定要回来偷走!
      李玄再也忍不住,一声怒喝:“封常青,居然是你!”
      封常青身子一阵哆嗦,骇得跌倒在地,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李玄也不管这些,抓着他一阵拳打脚踢,恶狠狠地道:“枉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你,还费尽心机将你送入摩云书院,你竟然设下这么恶毒的计策来害我!你说说,你还有人性么?”
      说着,啪啪啪啪给了封常青几个大嘴巴子。打得封常青灵魂又重新归入了窍中。封常青哭喊道:“大师兄,我是冤枉的!”
      李玄怒道:“冤枉?这纸条不是你写的?”
      他看着封常青那猥琐而丑陋的面容,不由一阵恶心。这样的一个男人居然对自己写深情款款的情书……呕,想想就令人吐啊!
      封常青慌忙解释道:“大师兄,那不是爱慕,那是景仰啊!那是抒发的我对您的那一片景仰之情啊!”
      李玄怒哼哼地道:“你景仰我?有这么景仰的么?”
      他又踹了封常青几脚,仍然感觉不解气。
      封常青抱着他的大腿,哭道:“自从我被大师兄救了之后,我就感觉我的人生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不再是原来那个卑微的我,我也有了存在的价值!”
      他猛地爬起来,扑地跪倒:“大师兄,请允许我叫你一声老大,请收下我这个小弟!我愿意一生追随你,降龙伏凤、天上地下,唯你所命!”
      降龙伏凤,天上地下?这怎么那么像苏犹怜的话?
      封常青羞赧地道:“老大,对不起,你跟苏师姊的事,已传为整个书院的笑谈。我也是忠实的听众。老大,我以后追随了你,就可以听你亲口讲给我听了。一定比他们详细多了!”
      说着,不禁面露得意之色。李玄心头火起:“这就是你拜老大的原因?”使劲一脚将封常青踹了出去。
      封常青大叫扑回来抱住他的大腿:“不是啊!老大!我是诚心景仰你的。是你给了我新生啊!”
      李玄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怒喝道:“你想要新生是不是?跟我来!”
      他也不管封常青同意不同意,拖着他向外走去。封常青大喜道:“只要老大肯收我,就算让我上刀山、下油锅我都心甘情愿!”
      但他马上就知道自己这句话的后果了。因为李玄带着他出了摩云书院,越走越荒凉。阴风阵阵,带来鬼声啾啾,伴随着两人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山中寂静地回响着。不时一个苍白的影子闪过,那……那究竟是什么?
      是什么在向自己的脖子里吹风?
      封常青突然杀猪般地高叫起来:“放我下去!放我下去!我不想死啊!”
      李玄充耳不闻,拖着他一直走了二十多里地。
      封常青的惨叫声嘎然而止,他不单不要求放自己下去,反而紧紧扯着李玄的衣服,生恐他把自己丢下。
      李玄的脚步停止。
      惨白的月色幽幽地透下来,封常青的脸色就跟月色一样惨白。一座极大的古墓耸立在他面前,月光中,古墓前的石人石马静默不语,显得那古墓就宛如王者的宫殿一般,宏大,雄伟。
      鬼气森森,阴风飒飒,似乎那地狱的主人正从古墓的深处醒来,在幽远的暗处打量着两个来侵者。坟四周的松柏经风而舞,又宛如万千鬼灵,要搏人而噬。
      封常青吓得手软脚软,宛如一滩稀泥缩在李玄的脚边,迷迷糊糊地,就看到李玄在古墓上摸来索去的,墓上忽然露出一个大洞口。
      李玄冷笑道:“你若是想要我收你,那就在这古墓中呆一晚上。”
      封常青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紧紧抱着李玄的大腿。
      李玄怒道:“你想不进去都不行!”
      说着,狠命一脚,将他向古墓中踹去。封常青一声惨叫,身子直坠了下去。但他的手就跟长在李玄身上一般,拖着李玄也跌进了洞中。
      李玄猝不及防,两人摔成了一团。他心里这个气啊,一顿拳打脚踢地将封常青赶开了,冷冷道:“你自己在这古墓中呆着,我明天早上来接你。你若是还没死,我就收你做小弟。”
      封常青叫道:“不行!不行!鬼一定会来吃我的!”
      李玄有意吓他,微笑道:“你叫得这么大声,会让鬼听见的。”
      封常青脸色惨变,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他拔腿就向洞口跑去,一面跑,一面嚷道:“我要回去!我一定要回去!”
      但就在他刚跑了两步时,一道土门突然缓缓自他的身前升起,将墓洞封住。封常青吓得扑通一声坐倒在地,大声叫道:“鬼啊!鬼啊!”
      李玄皱眉道:“什么鬼鬼鬼的,没有鬼都让你叫来了。”
      这座墓他前几天才跟苏犹怜来过,有那位老尸跟杨仙在,料来也没什么鬼能伤得了他们,所以他才放心地带封常青过来,小示惩罚。
      但那土门又是怎么回事?
      封常青的白沫又快吐出来了,李玄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叫道:“老鬼?”
      没人答应。
      李玄又叫道:“杨仙?”
      还是没人答应。
      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妙,突然,墓室尽头,亮起了一盏幽幽的红灯。
      
      红灯如血,静静地悬立着,纹丝不动。
      血色嵌在夜的漆黑中,呆呆地瞪视着他们。封常青的两条腿筛糠般地晃动起来,他只觉得这只灯笼一直瞪到了他的心里去。灯笼的表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极为缓慢地蠕动着,那是不是在缓慢流下的血?
      这暗夜中的妖红似乎有种诡异的吸引力,让封常青的目光完全无法移开。他甚至不敢眨眼,似乎只要有那么一瞬间他不盯住它,那灯笼就会立即侵入他的血脉,将他完全吞噬掉。突然,那妖红的灯笼诡秘地闪了闪,似乎是在对着他笑。
      封常青惨叫了起来:“人皮灯笼!人皮灯笼!”
      李玄也暗暗惊心,但他还没慌乱到封常青的地步,一把将乱跑的封常青拉住,怒斥道:“什么人皮灯笼!”
      封常青的惨叫声更响:“小鬼顶着人皮灯笼出来了,我们完了,一定会被杀死的!”
      那灯笼仿佛听到了他的召唤,缓缓向两人移了过来。
      没有人擎着这只灯笼,绝没有人。
      李玄也不由得一惊。莫非真的有鬼?
      就在这时,灯笼已经移到了两人身前。李玄终于看清楚了这灯笼的真面目。
      那是一个人,一个惨白惨白的人。它身上穿着一件女人用的红绸的长衣,但它是男是女,李玄跟封常青都没法判断,因为它的脑袋已被掏空,做成了这个灯笼。灯火就装在它的脑腔里。
      火光摇曳,五官、头发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两只眼珠已经不在了,血红的光从脑腔中透出,宛如两点怨恨之极的眼神,死死地盯住两人。
      那是什么样的光啊,似乎燃烧的并不是灯油,而是……血。
      封常青毛骨悚然,却不由自主地想象着一根巨大的灯芯沿着这人的脊骨直通而下,索取着它的血液与骨髓,供给这盏灯无休止地燃烧着。他大叫一声,想让自己晕过去,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晕不了。
      他狠命拉着李玄,整个身子几乎是吊在他的胳膊上,哭道:“老大,我们快跑吧!”
      跑?这似乎是个好主意。李玄也顾不得多想,跟着封常青一阵狂奔。
      墓中黑洞洞的,也分不清东南西北。跑了好久,封常青觉得自己快要累死了,喘息着停下步来,一回头,却见那展“尸灯”正慢悠悠地向他们飘来。
      他们跑了这么远,竟也没能甩开它!
      这一下把封常青吓了个够呛。他吐了一口口水,放在手中,伸到李玄面前,哭着道:“你尝尝我的口水,是不是苦的?”
      李玄也是又惊又怕,一听封常青如此说,更是又恶心又怒,联想起若不是因为这猥琐的丑货搞出的情书事件,自己又怎会陷身到这么危险的境地?
      上次跟美丽的苏犹怜来这里,碰到的是老尸、杨仙跟咕噜,这次跟丑陋猥琐的封常青,来的还是同一个地方,遇到的却是人皮灯笼!难道这家伙是个灾星么?他恼将起来,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封常青哭喊道:“你尝尝我的口水,若是苦的,那就是苦胆破了,我的命也就不长久了。老大,你抛下我自己走吧!老大,你以后一定要为小弟报仇啊!”
      李玄一脚踏到他的嘴上,将他凄厉的唠叨封住,恍惚之间,忽然就见那尸灯竟变成了两个,更快地向两人飘了过来。李玄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拉起封常青,又是一阵狂奔。
      阴风凄惨,忽然传来一阵鬼哭之声,就见前路上静静站着一个通体雪白的女子,伸出两只惨白的手来,拦住两人的去路。封常青双脚一下子就软了,李玄大喝道:“冲过去!”
      两人脚步不停,一顿疯跑,越过了那女子。
      封常青怪叫道:“她拿手摸我!她的手好凉啊!”
      李玄:“废话!鬼手能不凉么?”
      他们穿过一条头大得就跟小山一样,被石头卡住动弹不得的大蛇……
      李玄心中忽然灵光一闪,道:“我们沿着这条路冲下去!”
      他指的,是咕噜将他衔进去的窝。
      也就是那个冰封着一个蓝衣人的玄冰之洞。
      那洞在这充满了妖鬼的古墓之底,却没有一丝妖气,显然有着群邪辟易的威严。李玄上次被咕噜衔进而无恙,说明这东西于人无害。
      既然如此,那洞就是最好的避难所。
      至于进了那洞怎么出去,那只能留到以后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