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仙客意相亲

  •   李玄苦笑,自己就被扔在这里了?
      那本书悄悄从他的屁股底下挪了出来,跟他并排坐着,忽然叹了口气,道:“你也喜欢这个小姑娘,是不是?”
      李玄闷声不说话。书道:“这让我想起了多年前,我也暗恋过一本秀气的书来着。年轻真好啊。”
      李玄长叹道:“你说我长得不够英俊么?为什么比不过那个谢云石?”
      书看了他一眼,道:“你也不算难看啦,就是脸型太过方正,若是几年之前还可以,但现在流行尖下颌的瘦削型美男子,你就比不过了。不过恋爱拚的是深情,只要你情够深,一定能打动那位小姑娘的。”
      李玄笑道:“你懂什么?”
      书叫了起来:“我懂得可多了!这世界上还没有我不懂的事情!不过我告诉你,你要小心点,因为你最近的运气不好,是受苦的命。”
      李玄唉声叹气道:“这我早就知道了。我受的苦还不够么?”
      书欲言又止,突然,一条绳子从悬崖上垂了下来。李玄大喜,抓住绳子试了试,足够结实。他将书揣在怀里,攀着绳子,一步一步爬了上去。
      还没等到头,就听小玉大叫大嚷道:“愚蠢的人类!居然掉到了悬崖下!你要记住,你又欠了伟大的鸟类一份恩情!”
      李玄爬了上来:“为什么要说又?”
      小玉骄傲地扑闪着翅膀:“上次我出主意,让你用自己的手垫着,让主人踩着前行,不是恩情么?”
      它不这么说,还勾不起李玄一肚子怒火来。立即两只手闪电般合上,掐住它的脖子,死命一用力,小玉的白眼立即翻了出来。它使劲地点着头,示意有话说。
      李玄冷笑道:“你所说的话,最好是我感兴趣的,否则,我就掐死你!”
      小玉更加用力地点着头。
      李玄的手放开,它立即大叫道:“小狗汪汪!”
      这句话果然让李玄十分感兴趣。他问道:“你家主人想出解决的办法了?”
      小玉趁他不注意,一下子高高飞起,叫道:“主人要你赶紧过去,她要给你好好检查一遍!”
      李玄:“主人在哪里?”
      小玉:“在这里。”
      它一转身,就见容小意正躺在一朵极大的花中,她娇弱的身体似乎是由花露凝结成的一般,一不小心,便会随着朝阳的霞光流逝掉。
      既然就在眼前,还说什么赶紧过去?若不是小狗汪汪实在让李玄悬心,他一定会再追上小玉,使劲掐一顿它的脖子!但现在,他顾不上这些,急忙跑到了容小意身边。
      容小意微微睁开一点星眸,虚弱地道:“公子,九华云镜术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有怠慢之处,请莫怪。”
      李玄忙道:“不要紧!跟我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小玉衔过一朵花来,扔到李玄身前,叫道:“种在身上!”
      那朵花看上去很鲜艳,花瓣合在一起,根很长,不住地颤抖着,好像不是花,而是一种不知名的小兽。
      李玄厌恶地道:“做什么?”
      小玉道:“种在身上,你那过剩的精力就会转到主人身上,主人就有力气啦!”
      李玄拿起那朵花,怀疑地道:“有用么?你会不会骗我?”
      他的手指才接触到那朵花,颤动着的根须倏然围了上来,深深扎进了他的肌肤里。奇怪的是,并不觉得疼痛,只是忽然间觉得好累好累。
      花上合着的瓣徐徐绽开,异香袅袅透出,容小意苍白的脸颊渐渐红润起来。
      但李玄却渐渐支持不住,摔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容小意皱眉道:“小玉,你是拿嫁衣花给公子的么?”
      小玉拍了拍翅膀,满不在乎地道:“哦,我搞错了,拿的是压金线花。不吸光他的精力,绝不罢休的花。”它补充道:“我是故意的。”
      李玄心里这个恨啊。他决定跟这只鸟誓不两立!
      容小意皓腕轻抖,两只花攀到了李玄的手上,细长的茎缠住了他的腕部,随着他的脉搏跳动起来。容小意的眉头浅浅地皱了起来,道:“公子所中的诅咒,潜藏极深,连我都无法清楚地查看到。只能尝试着去解救。不知公子怕不怕痛?”
      美人如此询问,李玄能丢了面子么?自然充满了男子汉豪气地道:“不怕痛,绝不怕!”
      容小意轻轻颔首,道:“如此就好了。我会培养几朵医道奇葩,来为公子治病的。”
      她随手采过来一朵碧绿碧绿的花朵,道:“公子请吃下去。”
      她这样软语相商,治的又是李玄心头牵念,李玄当然义不容辞。他张嘴吞下,差点立即吐了出来。那是什么味道啊!虽然他经验不够丰富,没有亲口尝过阿拉神雷,但遥想起来,就算是阿拉神雷也没有这么难吃吧!
      容小意殷切地看着他,李玄强行忍住,没有吐出来,足足费了一刻钟的功夫,方才勉强将绿花吞下去。他咦了一声,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变成了绿色,透明的绿色。就跟被十方刹那光照到了一般,骨骼、内脏全都看得一清二楚的,他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心脏正在一动一动地跳着,上面花花绿绿地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血条。
      容小意轻声道:“公子想的没错,这朵花叫做‘刹那芳华’,有十方刹那光之功效,可以让人的身躯透明,利于诊治内脏顽症。”
      李玄惊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容小意伸出一根纤指,指着他心脏上那些花花绿绿的血条,道:“这些就是公子心中的念头,公子心中所想,便由这些念头表述出来。”
      念头?难道我想什么都能被看出来?那我抓住你容小意,○○××……
      容小意的脸立即红了:“公子……”
      真……真的能看到!
      李玄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跳了起来:“不行!我决不允许自己所有的想法都暴露在别人的目光下!快,将这该死的刹那芳华拿走!”
      容小意抱歉道:“那是不行的,刹那芳华入体后,无法取出,只能等一个月后,它渐渐枯败,效用才会消失。”
      李玄大叫了起来:“一个月?天啊,你干脆杀了我好了!”
      小玉不耐烦道:“罗嗦!主人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好了!压金线花!”
      又一朵压金线花种在了李玄身上。
      李玄彻底没有抱怨的力气了。
      书悲叹道:“我早教你小心了,年轻人就是不听,见了美丽小姑娘便没了戒心。想我老人家当年……”
      
      摩云书院里出现了一位神秘客。
      他披着一件大氅,将全身都裹住了,神神秘秘遮遮掩掩躲躲闪闪地走着。那就是李玄。
      但他以为这样就没有人发现他了么?
      墙角突然窜出了一个人,一把将他的大氅掀开。
      那是封常青。
      李玄一时没明白他想做什么,封常青紧盯着他的心脏看了会,抬头道:“大师兄,原来你真的挺龌龊的啊……”
      李玄劈头一拳,将他打得滚了出去。自己心情正不好呢,他还敢来调侃?这一拳打出之后,又想起了这些日子受的怨气,一发而不可收拾,拳打脚踢,将封常青打了个鼻青脸肿。
      这才稍稍消了口气,得意洋洋地向前走着。
      但厄运显然没有离开他,他的肩膀又被一个人攀住了。
      一声柔腻的娇声传来:“檀郎,你究竟有多爱我呢?”
      李玄很无奈地转过身来,就见苏犹怜正含情脉脉地睁着一双大眼睛,热辣辣地盯着他。他叹了口气,道:“你也想看,是不是?那你就看好了!”
      他干脆将大氅脱了下来,施施然坐倒在地,大度地道:“你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好了,反正我这个人一向龌龊,你们也都知道的!”
      苏犹怜笑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啦!”
      她蹲下来,仔细地看着李玄的心。她看得很入迷,突然道:“檀郎,你说心脏既然可以透明,那能不能在心上刻上几个字呢?将我的名字刻在你的心上,你是不是就永远会记得我、爱我呢?”
      李玄吓了一大跳,落荒而逃。开玩笑,心上刻字,那他还有命么?
      终于,他逃进了自己的小屋——太牢。有怪兽咕噜的地方,本来李玄绝不愿意再来的,但现在,他却觉得这里最舒坦。
      咕噜在咕噜咕噜地睡着,它感觉到李玄来了,抬起前爪,让李玄躺下,自己半截爪子搭在李玄身上,照旧睡着,嘴里一边喃喃地说着梦话:“我是主人最爱的小猫咪!”
      李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忽然想明白了,这肯定是小玉搞的鬼!要不这帮家伙怎么都知道他透明了?他们怎么知道如何读懂他的念头?
      至于为什么没有通知咕噜,那简直太好理解了,咕噜要是一见到小玉,肯定第一反应就是将它抓来吃掉!
      猫咪最喜欢吃小鸟的。
      迷迷糊糊中,咕噜突然噌的一声坐了起来。
      咪呜,咪呜!
      “什么?我不是你的主人?我就是啊!”
      咪呜,咪呜!
      “你的主人长的不是这个样子?我不是你的主人?我是大青虫?我就是你的主人啊!”
      咪呜,咪呜!
      “大青虫滚开?”
      啪的一声,李玄被打飞了。咕噜满意地躺下来,继续睡。一面睡一面讲梦话:“这里只让主人跟他最喜欢的小猫咪睡……”
      李玄持续哀怨中……
      
      幸好夜总要过去的,朝阳很快就来临。李玄悻悻走进了图书馆。齐刷刷地,所有人的目光都朝向了他。
      李玄叫道:“你们想看,就让你们看个够!”
      他索性将大氅撇开,大大方方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埋头苦读。苏犹怜偎依在他的身边,柔笑道:“我就知道我的郎君是位盖世英雄,拿的起放的下。姊妹们,既然他这么大方,我们还客气个啥?”
      崔家三姊妹、龙薇儿、卢家四兄弟甚至封常青全都围过来,睁大了眼睛看李玄。郑百年跟石紫凝在刻苦练剑,是以没有参与这场闹剧。
      “呀!你的念头转得还真是快!”
      “啊!你居然还有这么多骗人的想法!”
      “喔!你这人简直坏死了!”
      “噢!你居然也会害羞!”
      …………
      李玄虽然打定主意不再逃避,但也被他们搞得不胜其烦。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么多女人聚在一起,又遇上了稀奇的东西,那简直有唱到深夜的趋势。卢家四兄弟好像看上崔家三姊妹了,崔家姊妹说什么,他们就附和什么,登时将李玄贬到一无是处。
      突然,苏犹怜咦了一声,道:“这是什么东西?”
      她从李玄的书本中拉出一根纸条,李玄瞥了一眼,道:“这是什么东西你还不知道么?这不是你写给我的情书?”
      苏犹怜的脸色立即变了,纤手扬处,一把拧住李玄的耳朵,似笑非笑地道:“我什么时候给你写过情书?郎君,你不会背着我勾三搭四吧?要知道,在我的故乡,不忠心的男子可是要遭受全族人的追杀的!”
      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紫的衣服。她无论穿什么衣服都是淡色的,那衣服也会极合身,衬托出她不同的美丽来。
      只是,她的性情似乎也会因为衣服的颜色而改变。一身白衣便清绝圣洁,一身红衣便丰艳热情,此时一身紫衣,那便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无论说起来话来,还是做起事来,都已完全不是那个淡淡的苏犹怜了。她像个吃了醋的小女人,简直要打翻醋坛子。
      李玄再一次领教了她变化之快,脸色也变了:“这……这不是你写的?”
      苏犹怜的手上立即加了三分力气:“当然不是了。我有什么话不会当着面说么?还写什么情书?过来,乖乖地接受我爱的小惩罚!”
      李玄明白了,这一定是某个人的恶作剧。
      他一面被苏犹怜拖走,一面恶狠狠地道:“要是叫我查出来这是谁干的,我一定要他好看!我要挖出他的心,剖开他的肺,喂给咕噜吃!”
      龙薇儿撇了撇嘴:“咕噜才不吃呢!”
      崔翩然狠狠道:“花心大萝卜一个,活该受罪!”
      封常青一如既往地害怕:“这也太残忍了……”
      
      苏犹怜爱的小惩罚很简单,她将李玄拖到一处僻静无人的角落,恶狠狠地对李玄道:“我要将考验升级!一个有了污点的男人,要通过更严厉的考验,才能赢得少女之心!”
      李玄哀切地道:“我不想赢得……”
      苏犹怜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抹娇笑:“郎君,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没有听见?”
      她的手始终没离开过李玄的耳朵,此时狠狠一扭。
      李玄大叫道:“我愿意!我愿意!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都愿意接受你的考验。”
      苏犹怜的笑容稍微温和一点,她的手也不那么用力了。她轻柔地笑着,在李玄被扭红的耳朵上呵了口气,安慰道:“我就知道郎君最喜欢我了。你要知道哦,我这是为你好。我的故乡的男子在结婚后,要比赛这七重考验的。赢了的人扬眉吐气,成为人上人,输了的人垂头丧气,一辈子抬不起头来。郎君,你不想一辈子被人看不起吧?”
      李玄摇了摇头,谁都不想。
      苏犹怜道:“降龙伏凤,天上地下。雸拏遮罗为龙,凤头鹫为凤,古墓为地,此为前三重考验。第四重考验我本为你安排了天极之旅,但现在,我决定要改变!我要将考验升级!就是摩云书院的三大传说!”
      三大传说?
      李玄再度摇了摇头,一脸茫然。他一直浪迹江湖,连摩云书院的名字都没听说几次,三大传说是什么,更是闻所未闻。
      苏犹怜并未对李玄的无知感到诧异,因为她入学最晚,紫极在向全体新生介绍这三大传说时,她也不在场。
      她神秘地笑了笑,道:“这三大传说曾是摩云书院最高的秘密,也是最恐怖的所在。历代生徒都极力想破解这三大传说,但从未有人成功过。传说每一个传说都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获得了这三个秘密的人,将会……”
      李玄问道:“将会怎样?”
      苏犹怜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很厉害啦。我决定,这三大传说,将会是你第四、五、六重考验。”
      李玄竖了竖肩膀,道:“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的味道。”
      苏犹怜道:“第一大传说,天秀峰上的仙人。传说每年八月十五仲秋节月圆之夜,仙人就会降临天秀峰上,有缘能见到者,将会得到仙人所赐,从此横行天下。传说你们的司业谢云石就曾见过一次仙人,从此修为一日千里,为书院中翘楚。”
      李玄的眼睛立即亮了:“这么说来,只要爬上天秀峰,就可以天下无敌了?嘿嘿……嘿嘿!”
      他越想越是得意,不由得大笑起来。原来摩云书院还有仙人啊,不早说!他赶忙道:“我愿意接受这重考验!”
      苏犹怜道:“你先不要得意。每年八月十五,都有很多人到天秀峰上来找仙人,但一到八月十五之夜,天秀峰就再也无法攀爬。那时峰上充满了十方刹那光,任何隐身术、法宝都无法遁身。天风凛冽,从九重天上吹下来,将一切有生命之物全都吹走。而且仙人多数不喜凡人,这么多冲上去见仙人的,却只有谢云石一人能全身而退。”
      全身而退?那其余的人呢?苏犹怜淡淡道:“其余的人全都死了。”
      死……死了?这是仙人还是恶魔?
      苏犹怜道:“仙宝本就难得,所以这几年来,也没有几人敢再上天秀峰的了。”
      没有人敢上去的,你叫我去?
      苏犹怜柔声一笑道:“但我知道我的郎君与众不同,一定能够取得仙宝,全身而退的,是不是?”
      她的大眼睛里满是期盼,看得李玄心神一荡。那盈盈的笑是一位女子全心全意的依赖,是永世不变的期待和许诺。
      李玄不由得胸中豪情顿生,一把握住苏犹怜的手:“我一定能做到!”
      这次可要握紧了,再也不能让她抽手去扭自己的耳朵了!
      苏犹怜盈盈一笑,道:“摩云书院第二大传说,深藏在书院中的魔舍。”
      李玄:“魔舍?有多么魔?”
      苏犹怜摇了摇头,道:“谁也不知道这座魔舍有什么神秘之处,甚至没有人知道魔舍究竟存在于何处。但当年摩云书院刚建成之时,雪隐上人跟大日至尊者就曾联袂而来,要求紫极老人将魔舍的秘密公诸于众,但紫极老人宁愿翻脸,也不肯让二人踏近魔舍一步。从那时开始,就谣言四起。魔舍中究竟藏着什么东西,竟然让雪隐上人与大日至尊者都如此觊觎?紫极老人从不解释,后来被问得紧了,他才稍微吐露了一点,说,魔舍中锁着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秘密,决不容任何人染指。”
      她轻声道:“我听到这个传说之后,屡次在想,究竟什么秘密才算的上最大的秘密呢?后来,我终于有些头绪了。”
      李玄忍不住问道:“什么头绪?”
      苏犹怜神秘地道:“轮回。”
      李玄皱眉:“轮回?”
      苏犹怜道:“这世间最大的力量就是轮回,但只有两人能够施展出此等力量,一位是能使用轮回之境的紫极老人,另一位便是轮回之剑剑斩天下的君千殇。凭借这种力量,两人傲视天下,无人能敌。这等力量,怎能不让别人觊觎?就算是雪隐上人跟大日至尊者,也不能不贪心。所以,我便想,也许在这个魔舍中锁着的,便是轮回之力的秘密。一旦进入了其中,就有可能掌握轮回的力量,施展出君千殇那样的轮回之剑来。”
      这一次更让李玄心动。轮回之剑啊!他遥想起当时刚进摩云书院中时,雪隐上人跟大日至尊者联手一击,君千殇虚空度劲,借由他身逼退了两位魔头。那时的轮回之剑,连十分之一的威力都未必发挥得出,就足以威震天下。
      若是他也掌握了之后,那该如何呢?
      他想打谁的屁股就打谁的屁股,什么样的考验都难不过他了!
      李玄嘿嘿笑着,只剩下傻笑了。他张嘴就来:“这重考验,我接下了!”
      苏犹怜笑道:“郎君,你好勇敢哦。魔舍隐藏着如此大的秘密,所以其座落之处也就隐秘无比。你可要好好找哦。”
      李玄豪情万丈:“放心吧,我一定能找到的!”
      苏犹怜:“这么神秘的魔舍,守卫一定很强的,你有信心打赢么?”
      李玄万丈豪情:“放心吧,没有什么人能挡住我的!”
      苏犹怜:“听说守卫魔舍的,是君千殇本人。”
      李玄立即噎住了——君千殇?
      苍天!
      苏犹怜勾住他的手,言笑晏晏:“郎君,不要泄气哦,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李玄有气无力地道:“第三大传说呢?说来听听。”
      苏犹怜笑道:“郎君好有勇气哦,居然想一下子挑战三大传说!第三传说,叫做天之链堑。”
      李玄皱眉:“天之链堑?好奇怪的名字!”
      苏犹怜道:“天之链堑也在书院后山,乃是一条极为粗长的铁链,直联入万壑深谷。链堑的另一头通向何方,没有人知道。就连爬上过天秀峰的谢云石,也从没敢踏上过天之链堑。是以,三大传说中,以天之链堑最为神秘,因为,没有人知道它的任何信息。若单论神秘性,连魔舍都比不上它。”
      李玄道:“听起来好像这个最简单,不就是一条铁链么,大不了我找条带子,帮在链子上,不就得了。”
      苏犹怜道:“挑战天之链堑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有你这种想法,但他们都死了。”
      李玄一惊:“又是死了?”
      苏犹怜缓缓颔首:“巨大的秘密中必定藏着巨大的力量或财富,但伴随的,必将是巨大的危险。郎君,我并不想要其中的力量或财富,我只是想让你证明,你的心啊,因我的爱而足够坚强。”
      李玄一把没握住,她的手又飞到了他的耳朵上。
      李玄急忙道:“我愿意!我真的愿意!”
      苏犹怜柔媚一笑,但突然就转为冰冷之色,狠狠道:“那情书是怎么回事?”
      李玄身子一震,慌忙道:“我也不知道,但我一定要查个清楚!”
      苏犹怜的笑容有着杀死人的魔力:“要快些哦,我迫不及待地想开始考验呢。”
      李玄急忙点了点头。
      他自然不知道,苏犹怜如花的笑靥下,有着多么可怕的计划。
      更不知道,他一步步探索三大传说过程,会给这个世界开启多大的灾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