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织女回云车

  •   瞎子?
      李玄定睛细看,隐约之间,果然见那黑影双目眇然,脸上一片黑乎乎的,是位瞎子!拜托,你要是瞎子就早说一声么!害的我浪费这么多感情。这次的的确确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了。李玄心中这个憋闷。
      便在此时,急风骤起,嘶的一声轻响,那点精光宛如毒蛇般昂首,向李玄噬了过来!李玄这一惊非同小可,精光来得极快,他吃力向旁躲闪,不料脚下一滑,扑通摔倒在地。这一摔倒,却正好救了他。那黑影也没料到他居然会有这么一招,一刺落空。
      他不由得一愕,精光骤闪,对准了李玄。
      李玄却一直有种错觉,一种被注视着的错觉——既然这黑影是位瞎子,那这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呢?
      难不成还有另外的敌人?
      便在此时,一个细细的声音传入了耳朵:“最强之处,也往往是最弱之处。”
      李玄嗖的一声,从怀中掏出一物,大笑道:“我终于找到你啦!”
      他开心地跳了起来,这倒让黑影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他抱着一本书,在那里大叫大嚷,开心到无与伦比。
      这本书,正是紫极老人送给他的“宝贝”。
      李玄在对决崔氏三姊妹的灵犀剑时听到的指点,在面对雸拏遮罗闻到的声音,都是这本书发出的!
      两次没找出声音的所在,李玄一直耿耿于怀。他始终留着一个心眼,想要看清楚究竟这声音从何而来。
      他显然绝没料到会是一本书。
      他笑过了,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一本破书?”
      那本书封面开阖,书页哗哗哗翻着,抗议道:“我怎么会是破书?我是这世界上最睿智的书!”
      李玄笑道:“最睿智是吧?那就赶紧想出个法子来,打败这个坏蛋!”
      书高傲地道:“想想我刚才的话,你一定能打败他。”
      李玄怒道:“那就是一句屁话!”
      他使劲扯着书皮,威胁着这本书。精光遽然闪动,宛如暗夜精灵,一闪就刺了过来!
      李玄想都不想,举起那本书就迎了上去。啪的一声轻响,精光刺进了书里。黑影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显出了一丝讶意,因为他性命交修,融合心神的这点精光,竟然无法刺穿这本书!
      突然,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从书上发了出来:“痛……痛啊!天啊,这真是太没有人性了,竟然让一本书上阵!竟然让睿智的书做这么下贱的事情!我可是要坐在红木的书案上指点风云、运筹帷幄的!天啊,这真是斯文扫地!这真是礼教公敌!”
      精光连闪,一连刺了十数下。李玄提起那本书来,连接挡了十数下。他发觉这本书真是好用,指哪打哪,精光无论如何凶悍,都无法穿透那厚厚的书身。唯一不能忍受的,就是这本书呛天呼地的控诉。
      “我那光滑平整的臀部啊!我那笔直挺拔的脊梁啊!我那绘满了精致花纹的脸啊!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应该尊敬我,你应该将我当作睿智者来使用!”
      李玄不耐烦地道:“不想挨刺是不是?那就赶紧说出来!究竟如何才能打败这黑乎乎的家伙?”
      书哭丧着封面,道:“我已经说过了,最强之处,也往往是最弱之处!”
      李玄怒道:“我也说过,那就是一句屁话!你就不能说得清楚一些?”
      书脸色更苦了:“你难道不知道一个定律?”
      李玄:“什么定律?”
      书:“越是高手说话,就越是含糊其辞、似是而非、隐约晦涩、云山雾罩。毋庸置疑,我正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我说话决不能清楚明白。那不是自掉身价么?”
      李玄这个气啊。他撮起拳头,使劲捶了书几拳。
      书哎呦哎呦地叫着:“我这把老骨头被刺了这么多下,正好要捶捶。你再用力些。”
      李玄心中灵光一闪,若最强之处,就是最弱之处,那黑影的最强之处是什么?
      他盯着那点精光,突然仰头笑了起来。
      黑影微微怔了怔,李玄猝然低头,一字字道:“我知道你的弱点了!你并不是没有眼睛!”
      黑影一震,李玄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想,他紧紧盯着那点精光,冷笑道:“这点精光就是你的眼睛!”
      对眼神功也就在这瞬间全部发挥出来,带着李玄无穷的怨念,下死劲地盯在那点精光上。果然,精光立即被这双毒目吸住,开始涣散。
      没有人能在李玄的对眼神功下还能保持冷静。
      就算他将眼睛修炼成了武器也一样。
      李玄哈哈大笑,双目湛然有神,踏上一步,对眼神功立即强了一倍!
      除去阿拉神雷,对眼神功就是李玄最强的武器了。这一招的卑鄙龌龊,防不胜防,实在也不下于阿拉神雷,何况近来又经过了紫极的亲传亲授,威力大增。
      精光在对眼神功强大的威力下,一点一点地黯淡。
      李玄的对眼神功,威力并不仅仅只限于被一双眼睛盯住。那是一双赤裸裸,色眯眯的眼睛。
      那眼睛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龌龊思想,卑鄙下流,阴险狡猾,丑陋污秽,偏狭粗俗。那种感觉,就宛如见到了一只滑腻腻的癞蛤蟆,正鼓着一双硕大的眼睛盯着你,使人不由得恶心到想吐。在这样的目光下,任谁的精力都无法集中,力量无法发挥,而你还无法将眼睛移开!
      那简直是生不如死。
      这也是李玄大隐隐于世,足足看了三年各种各样的人的眼神,才练成的绝技。当年他在长安城中讨饭,受尽了各种白眼,更看尽了来来往往之人对黄金、美女的贪婪及龌龊,全都融入了对眼神功中。近来,在紫极老人的训练下,这双眼睛更能将以前看到的重重眼神一齐表述出来,简直集人类卑鄙之大成,又哪里是黑衣人所能抵挡的?
      李玄一步步靠近,黑衣人忍不住退缩!
      他的气势已完全被李玄压住,他那化成精光的眼睛被对眼神功锁住,再也无法移开。他无法抵抗、没有选择地感知着李玄想要他感知到的一切!
      重重污秽一齐倾洒而下,灌进了黑衣人的脑海中,阵阵恶心感冲激着黑影,他的斗志开始涣散,他甚至想到了逃。
      逃?他若敢逃,一定会死的!
      想到那人的手段,黑影禁不住浑身大汗淋漓。但他又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而他所有的道法,都集中在这双眼睛上。他不禁焦躁起来。
      就在这时,咚的一声大响,他被敲昏了。
      敲昏他的,是李玄手中的那本书。
      就连李玄什么时候欺到他身边,他都不知道。
      可怕的对眼神功!
      不过,这也是解脱吧?
      李玄长舒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倒在地上。那本书就在他屁股下嘶声裂肺地叫着:“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不能这样侮辱我!你岂能将一个睿智的长者坐在屁股下面?呕,天啊!你的屁股居然就在我的封面上!我那有着丰富花纹的封面啊!我刚化了妆的。”
      李玄听也不听它的,虚弱地对龙薇儿笑道:“终于解决掉这家伙了。”
      对眼神功虽然威力无穷兼且卑鄙阴险,但也极度损耗使用者的心神。你想想,叫你盯着一个东西看上半天,还要在目光中蕴含着丰富的感情,能不难受么?
      但龙薇儿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多少:“……还没有解决。”
      李玄急忙抬头,就见被捶倒的黑衣人正缓缓站了起来。那点精光也逐渐明亮,逼视着他们。
      李玄骇然道:“你居然没事?”
      一个沙哑的声音自黑影发出:“小子,我是不死的!你的反抗是没有意义的,还是赶紧让我杀了你们,好结束这场令我厌烦了的争斗!”
      李玄仍不肯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你居然没事!”
      黑影不耐烦地踏上一步,精光闪烁,忽然宛如闪电般旋绕在他的身周,再也捉摸不定。他冷笑道:“你修炼的眼术果然奇特,连我都着了道。但这种没有攻击性的眼术,并不能打倒真正的强者!为了表达我的敬意,我决定用我最强的眼术——烛灭九幽,将你们两人杀死。”
      他再度踏上一步,那点精光忽然变成了九点,迅捷无伦地旋转起来。精光渐渐涨大,凌空明灭,变成九只快速奔走着的眼睛,紧紧盯住李玄。李玄立即周身不舒服,那眼睛中含着无穷的怨念,似乎是冤死人的眼,正在紧紧盯着他们的仇人。
      最重要的是,这么多眼睛,他该对哪只施展对眼神功呢?
      连那本书都哀叹道:“完了!”
      黑影再度踏上一步!
      李玄跟龙薇儿惊恐地握紧手,那是无助的惊恐。
      黑影又踏上一步!
      三人的距离,已不到一丈!一丈,是高手攻击的最佳距离。但黑影显然并不将李玄跟龙薇儿放在眼里,他又踏上了一步!
      一个淡淡的声音飘了下来:“再踏前一步,就死。”
      黑衣人遽然抬头,清冷的月华立即晃花了他的眼。
      他禁不住疑惑,为什么月光竟会如此灿烂?
      灿烂的不是月华,而是一个人。
      那人凭虚而立,他沐浴在月华中,月华似乎已跟他融在一起,他就是月华,月华就是他。诸天月华并不再是从九垓上的明月发出的,而尽归他体。
      他的疏淡,他的清远,也一如这月华,垂照着暗暗芊莽。于是群山不再静寂,杀气不再肃然。
      灿烂更来自他的一双眸子,一看到这双眸子,黑影立即泄气了,因为他修炼了三十六年的眼术,竟然还抵不上这双眸子!
      那淡淡的眼眸,在刹那间,却已穿透了岁月,照进了人心灵最柔软之处。
      于是他所有的眼术,都不能跟这目光抗衡。
      龙薇儿大喜呼道:“谢哥哥!”
      李玄一屁股重新坐倒在书上,大笑叹道:“老天,你就不能来早些?”
      谢云石目光在李玄龙薇儿身上扫了一下,确认他们两人没有受伤,再度注视着黑影。他缓缓道:“魑,走吧,我暂且恕你初次冒犯之罪。”
      黑影身子一震,忍不住叫道:“你怎知道我的名字?”
      谢云石缓缓抬头,他的目光融在月华中,宛如在瞬间已布满了整个天地:“君师兄修的是轮回之剑,一举手便将人斩入轮回。我资质愚顿,无法领略那穷天地造化的奥义,只修成了三成的因果之剑。但就是这三成剑术,已足够我看透你的前因后果,生来死去。你若再不走,等我出剑,不但你现在的残躯会灭,就连你放置在大雪山九鹞洞中的本体,也会因因果牵连,一齐毁掉。”
      黑影身子又是一阵剧震,谢云石的话,不由他不信!
      因果之剑,果真能斩破一切因果么?
      那样的剑术,是何等可怕!他狠劲咬了咬牙,跺脚隐在了浩浩黑暗中。
      谢云石不再管他,转身歉然道:“我来晚了,致使你受苦。”
      龙薇儿一跳就跳到了他身边,笑容如花,道:“谢哥哥,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不过……”
      她想起辛辛苦苦造的九华云镜之台被李玄弄了个一塌糊涂,无法跟谢哥哥一起凭霄而立,享受身在月宫的感觉,又不由得心下有些不高兴。
      谢云石笑道:“你常说天上的星星好看,却没有一颗是自己的。我特意为你求来女娲石,我们驾逐日旭光舟远上九天,将女娲石放在天廛星度上,那便成为你的星星了。此后无论你走到哪里,这颗星都会照耀着你,将幸福平安带给你。”
      龙薇儿高兴地跳了起来,一把拉住谢云石的手,大叫道:“谢哥哥,我们赶紧去吧!”
      谢云石回头要跟李玄说句话,但被龙薇儿拖着,这句话也说不出口了。他纵起了剑光,一闪没入了重霄。跟着逐日旭光舟那独特的光芒闪耀而起,徐徐飘入了九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