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浆碗碧玛瑙寒

  •   李玄闷极了。
      每一重考验,不但会给他造成极大的心灵与身体的创伤,而且还伴随着大麻烦。
      第一重考验,使他大大得罪了骄傲而高贵的雸拏遮罗,虽然有天雷的压制,雸拏遮罗离不开后山毒龙潭,但一旦它罪行圆满,李玄可以坚决而肯定地相信,雸拏遮罗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寻到他,拚一个鱼死网破。这简直就是一枚定时炸弹啊!
      第二重考验,引来了特别喜欢听伦理悲情故事而又后台极硬、连太皓元尊都不敢得罪的凤头鹫瑶儿。而李玄似乎还会经常求着它。每一次求后,他都会被凄惨地荼毒一番。四个时辰上升到五个时辰,再升到六个时辰、七个时辰……后来他再也不肯加时了,瑶儿就批评他不肯进步。
      第三重考验才是最衰的,咕噜来了之后,就不走了!它觉得躺在李玄的床上,张着嘴等着吃云泥的生活非常美好,不用在阴暗郁闷的墓穴里呆着也非常美好。虽然离开了主人让它有些不高兴,但是它很会调节自己的心情,将李玄当成自己的主人后,就愉快而安适多了。每次咕噜拿爪子压着他的肚皮睡觉时咪呜咪呜地说着这些梦话,李玄的泪水就在无声地流淌着。
      ——他们一人一兽,究竟谁才是主人啊?
      还不止这些,紫极老人的课程越来越变态了,居然说要让李玄的对眼神功成为真正的神功,将他关在轮回之境中足足一个月,什么也不给他,让他盯着墙壁盯了一个月。
      最最最最恐怖的事情是李玄无意间发现的,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僵立在那里,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看到的情景是石紫凝在练剑,那是多么刻苦的锻炼啊,李玄发誓,就算他知道自己马上要被一万人追杀,他也不可能那么辛苦地练习。石紫凝身上已完全被汗水浸透,但她仍不肯休息。哪怕是最简单的一招,她都会练习上千遍,直到其中每一个微小的变化都了然于胸为止。
      这并不是浪费时间,就以李玄这样的门外汉,都能感觉到,石紫凝的剑法在慢慢地变化着,其中的煞威越来越强烈。
      这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石紫凝练剑用的靶子上,赫然刻着两个字:“李玄!”
      呕!我的老天!她怎会如此恨我?李玄的人生本就被十万两黄金压得一片灰暗,现在更是充满了愁云惨雾。他毫不怀疑,只要有任何机会,石紫凝都会立即将他狠揍一顿,说不定还会杀了他。
      他究竟做了什么呢?李玄想来想去想不通!
      崔家三姊妹、郑百年、卢家四兄弟,都是自己的敌人。大概只有封常青会对自己好一些吧,毕竟自己帮过他这么大的忙。但李玄却不愿理他。虽然他的审美没有胡突干那么极端,但也容忍不了封常青的猥琐。
      这样想来,还是苏犹怜对自己好。
      我是不是给虐待得神智不清了,居然认为三度让自己履在生死边缘上的苏犹怜是对自己最好的?李玄哀怨地想着。至少,她还肯给自己写这么多情书。
      他手上拿着好几张在课桌上发现的情书。什么永远追随啦,你的光芒照耀着我啦的,联想到苏犹怜的考验,看得李玄天昏地暗。
      偌大的摩云书院,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么?
      浑浑噩噩间,他发觉自己走到了后山万花坪处。
      咦?怎么会往这边走呢?难道自己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
      李玄屈指数了数,明白了,今日距离他将容小意接到万花坪时,已差不多三日了。既然三日之约已经到了,他是不是该过去问问容小意,要怎样才能消除身体中的小狗汪汪。
      幸好现在已是黄昏,他藏在花树的影子里,没有人看到他。暮色时分,万花坪附近并没有人。所以李玄无惊无险地上了这个天生高台。
      他所有的烦恼立即消失,因为他看到了一幕他永远无法想象的美景。
      万花坪中生满了花,这本没什么稀奇的,稀奇的是,这些花全都大了三倍有余,怒发蓬勃,绵延而出,从藤蔓中间探出去,凌空结了一座花之高台。青枝翠叶红花紫蕊构成一条十丈长的阶梯,连接着高台与万花坪。那高台更显得孤悬天地之外,寥然不在尘世间。
      李玄又讶又赞,游目望去,四下寂静无人,见不到龙薇儿与容小意。
      他暗暗纳罕,缓步沿着花阶走了上去。每走一步,他的身形就上升一分,不一会就走出了藤蔓的遮绕。那种寥廓感更强,浩浩渺渺,似乎周天之上,就只有他一个人,在凭虚而立,将御风而行。
      李玄心怀大畅,差点又哼出了“人生得一知己”歌。他登上高台,更是高兴,只见高台的中间,设了一个小几,上面列着一壶酒,两个杯子。花枝结成蒲团,列在几旁,简直就跟邀客一般。
      李玄掀开酒壶,就见里面盛满了酒。酒色微碧,也不知是什么做的,香味扑鼻。李玄本不喜欢饮酒,闻到香味,也不由得酒虫涌动,满口生津。他喃喃道:“好酒好酒。”
      他拿起杯子,那杯子也是一朵花结成的,花瓣合在一起,香艳而玲珑。
      李玄喃喃道:“风月本无主,既然是无主之物,我就尝上一杯吧。”
      他斟了一杯,仰头喝下,立时只觉一股热力透体而入,浑身懒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满腔烦恼块垒,立时消解。
      他抬头,暮色更浓,明月淡黄,出于东天,却仿佛一只硕大的明镜,悬立在花台的近侧。他俯首,山川渺然,天地无物,孑然一身,似游太虚。万朵娇花鲜艳怒放,却又仿佛永不背叛的朋友,陪伴着如此孤独的他。他不由得又斟了一杯,赞叹着饮下。
      这一下再也收不住,一杯一杯复一杯,不多会儿,一壶酒喝了个净光。李玄将酒壶提起来,仰首对着嘴控了几次,涓滴皆无。他这才恋恋不舍地放下,想要回去。突然酒气上涌,高台上的花枝颇为不平,他的功夫本又稀松平常,咕噜咕噜滚到了台边上。冷气逼来,李玄喝下去的美酒陡然涌上头来,昏昏沉沉地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李玄想要爬起来,酒劲上涌,却哪里还有力气,骨碌碌打了几个滚,将高台上的名花异葩压了个一塌糊涂。
      不过这倒让他快意了些,躺在高台上,习习微风吹过,浑身滚烫,倒也惬意。
      李玄大声唱着“人生得一知己”歌,决定今晚就露宿于此了。
      突然,一声尖锐的娇喝传了过来:“你在做什么!”
      李玄吓了一大跳,醉眼惺忪地望过去,就见龙薇儿满脸惊讶、愤怒地望着自己。他脑袋里昏昏沉沉的,顺口道:“不做什么,喝醉了在这里躺一躺。”
      龙薇儿脸色更变,一个箭步窜了过去,提起玉壶,入手空空如也,龙薇儿尖声道:“你……你把琼玉液全都喝光了!”
      李玄傻笑:“喝光了~很好喝~~”
      龙薇儿气得浑身颤抖着,一股恶臭传了过来,将她的目光锁在了李玄吐的秽物上。她手脚冰凉。李玄滚过的地方一片狼藉。她充满绝望,突然坐倒在地,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李玄这一下慌了手脚,酒也醒了一半,忙道:“你哭什么?大不了我赔你的琼玉液就是了。”
      龙薇儿哭得更伤心了:“琼玉液乃是宫中贡酒,普天下只有三瓶,你如何赔我?”
      李玄搔了搔头,不以为然地道:“再珍贵不就是一壶酒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龙薇儿抽噎得都快背过气去了:“今日、今日是人家的生辰,人家好不容易请来了容姐姐,布置下九华云镜台,设下名花美酒,想跟谢哥哥两人好好庆祝,哪知……哪知你……”
      李玄恍然,原来她费尽心机,先移来五大车东西,又请容小意施展九华云镜术,便是为了这个。他情不自禁地摔了自己一个耳光,感觉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
      面对着伤心难过的龙薇儿,他又能怎样呢?他不住嘴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此外,他还能怎样?那是她与谢云石精心经营的二人世界,却被他傻傻地破坏了。这重罪孽,足以让他罪该万死。
      龙薇儿哭得越来越伤心,李玄手足无措,突然道:“你等着,我去找容小意,让她再施展一遍九华云镜术!”
      说着,他转身向外走去。忽然,他咦了一声,因为他发觉花台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凭附在万花丛中。
      那是一点黑影,却有无数细小的乌丝自黑影中蔓延而出,纠结在千花万木上。那黑色极为深沉,就宛如最漆黑的夜色,在这里凝结一般。
      他喃喃道:“这是个什么啊?”
      一句话尚未了,那黑影猝然暴起,万花立即被冲散,卷天披拂中,一线精光闪烁,向龙薇儿疾刺而来!
      那精光来得好快,一线飞夺,显然要置龙薇儿于死命!
      龙薇儿掩面哭着,自然不知道致命的危险已在身前,李玄大吃一惊,顾不得细想,纵身扑上,抱着龙薇儿一个打滚避开。但他抢得实在太急,两人骨碌碌滚下了花台!
      花台之下是万丈深渊,两人就仿佛是两片落叶,向下飘去。
      那点精光在花台边缘飞舞着,似乎一刻都停不下来。片刻,精光电般坠下,向两人追去。
      李玄心中悲凉地呼喊着:这下是死定了!
      万丈深渊!他又不会武功道法,这可怎么办才好?他悲哀地想着自己若是殒命于此,恐怕就是死得最窝囊的大师兄了!
      突然,龙薇儿身上的红绫发出一道耀眼的红光,倏然张开。一道暖气自红绫上腾开,将两人围裹住,两人下降之势陡然减缓。李玄忽然忆起,龙薇儿初入摩云书院时,就曾御此红绫飞腾,不由得心下大安,庆幸又捡回一条命来。
      龙薇儿也停止了哭泣,惊讶地看着李玄。
      李玄解释道:“有个人想刺杀你,我没多考虑,就抱着你跳下来了!”
      他看着龙薇儿的神情,龙薇儿脸上显出一丝恼怒。他知道她不相信,叹道:“你若是不相信,那也由你。”
      龙薇儿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想抱我抱到什么时候!”
      李玄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紧抱着龙薇儿,不由得脸上一红,急忙放手。哪知他手才松开,红绫暖气立即舍弃了他,惨叫声中,他笔直向地面坠去。
      轰嗵声响,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龙薇儿纤指引处,红绫扶摇,倏然飞到了李玄身边,问道:“你怎么样?”
      李玄挣扎着爬了起来:“还好。如果你肯原谅我的话,就更好了。”
      龙薇儿重重哼了一声,道:“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的!”
      李玄唉声叹气地坐起,他的脸色忽然惨变。
      幽幽的树影中,那一点精光显得那么耀眼。而隐在精光之后的人影,却又那么模糊不可辨。这黑影宛如暗夜中的妖魅,在静默地舞动着,带走迷路者的灵魂。
      他一把将龙薇儿揽过来,紧紧抱住,用身体挡住她。
      龙薇儿怒道:“你又想抱……”
      她的声音嘎然而止,因为她也看到了那点精光!
      那精光只有一点,却无时无刻不在动着,就仿佛一头恶狼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猎物。精光中充满了贪婪的欲念,似乎它所搏噬的每条生命,都是它存活下去的必须,所以,它无情,冷酷,狠辣,邪恶。
      这冰冷的光让李玄、龙薇儿不寒而栗。郑林荒然,大渊深沉,他们是如此的无助。
      精光吞吐着,似乎在计较着什么,一时未能扑上来。李玄压低了声音,悄悄对龙薇儿道:“你的红绫现在还能飞么?”
      龙薇儿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的功力不够,红绫只能慢慢地飞,只怕躲不过此人的追杀。”
      李玄道:“只要能飞就行。一会我将他引开,你赶紧御使红绫飞上去,躲入书院中,再也不要随便出来了。”
      龙薇儿道:“不!他会杀了你的!”
      李玄笑道:“傻瓜,你没听说过么?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像我这样坏到骨子里的人,是轻易死不了的。”
      龙薇儿叫道:“不!我龙薇堂堂女子,岂能卖友求生?”
      两人正低声商量间,那点精光缓缓向前移了过来。
      李玄叹道:“傻瓜,我有办法自己逃走的,却被你连累了。你听着,这很重要,一会我喊‘快’的时候,你就指挥着红绫飞出去,但你不要随着红绫走,知道么?”
      龙薇儿眼珠转着,道:“我觉得这个法子不好。”
      李玄道:“顾不得这么多了!”从怀中掏出一物,大叫道:“着法宝!”
      精光一震,李玄手一晃,那物忽地燃烧起来,李玄劈手将那物扔向黑影,叫道:“快!”
      龙薇儿纤手一指,红绫立即舍却了她,向外飞出。李玄闪电般牵着她手,隐到了树丛后。这里芊莽丛生,倒是很好隐蔽。
      眼见精光随着红绫窜了出去,李玄嘿嘿笑道:“我就知道这家伙在黑暗里呆习惯了,火折子一晃,肯定会眼晕,看不清楚,只会跟着红绫追出去。”
      龙薇儿喃喃道:“我觉得这个法子不好。”
      李玄道:“这法子不好什么法子好?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他为什么要刺杀你?”
      龙薇儿道:“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不是你得罪了人,招惹来的呢?”
      李玄道:“他可是冲着你来的啊!咦?你手中……你手中是什么?”
      他骇然看着龙薇儿,红光暖气舞动,那条红绫赫然出现在龙薇儿的手中。这几乎让李玄崩溃。
      龙薇儿委屈道:“所以我觉得你的法子不好么,我这条宝贝丢不掉的,会自己回到我手上。”
      李玄猝然转身,就见那点精光已翔舞到了两人身边!一团妖异的黑影汇聚在精光周围,更映得那精光极其明亮,而黑影特别幽暗!
      他一声大喝:“对眼神功!”双目圆睁,向黑影瞪去。他对这神功信心百倍,任何人对上了他这双眼睛,都会精神涣散,注意力不集中,从而疏忽百出,错乱不堪。
      那时,或许就有机会逃走。
      龙薇儿:“你跟一个瞎子对什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