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归夜啼山竹裂

  •   老尸挥了挥手,道:“你们退下吧。”
      憧憧鬼影立即一闪而灭。
      老尸抓起仍在沸腾的锅,喃喃道:“趁着他昏过去了,就喂他吃了吧。老婆在减肥,不吃这东西,没人吃浪费了。”
      他抓起方才那团舔过的肉,向李玄嘴边送了过去。古怪的气息宛如针尖一样刺入李玄的神经,李玄立刻睁开了眼,看到这块肉团竟然距离自己那么近,不由得一声尖叫,闪电般弹到了苏犹怜的身后。
      苏犹怜脸色也有点苍白:“你……你不要给我吃,我也减肥。”
      老尸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铁锅不知隐到了何处:“既然如此,就不给你们吃人参果了。”
      苏犹怜一双美眸立即瞪起来了:“人参果?你说那团肉是人参果?”
      老尸奇怪地道:“什么肉?难道你将那东西当成肉了?你们乃是古墓百年来唯一的贵客,我岂能用乱七八糟的东西招待你们?我们两口子可是最好客的啊!”
      苏犹怜美丽的大眼睛中居然闪起了一丝极度的后悔,清丽如她,本决不可能出现这种神色的。她喃喃道:“人参果?是人参果么?”
      李玄莫名其妙地探头过来,道:“什么人参果?”
      苏犹怜忽然一把拉住他,柔声道:“郎君,你快让他将铁锅变回来,我要吃人参果!”
      星眸闪耀,一眨一眨地盯着李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让李玄几乎不能抵挡,他急忙一把抓住老尸,道:“快,将铁锅给我!”
      老尸倒也没有拒绝,一挥手,铁锅重现。苏犹怜大喜,第一次,李玄见她十分不像淑女地一把夺了过去。
      咦?为什么人参果看上去有些不一样了?老尸看了一眼,抱歉地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不想吃了,就扔给我的手下了。它们吃起东西来不太雅观,好在还有些剩余,你们将就些吧。人参果可难得了,好东西啊。”
      这些人参果已经被刚才那些鬼啃过了么?老天啊~~~苏犹怜她哀怨的双眸深深盯着他,他知道,苏犹怜很想要人参果,非常非常想要人参果。虽然他不知道人参果有什么好,但见苏犹怜如此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他的心也变得极为悲伤。
      都怪这死老鬼,没事说什么人参果?
      他一掌拍在老尸肩上,冷笑道:“老鬼,快些再拿一锅人参果来,否则,我拆了你这把老骨头!”
      老尸双手摊开,为难道:“那可没办法了,就只有这一锅了,此外多一颗都没有了。”
      苏犹怜刚有些缓和的娇靥立即又布满了愁容,她的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着,目光仿佛两条鞭子,追赶着李玄。
      老尸想了想,道:“好像咕噜那里还有一颗。”
      他指着那头怪兽,云烟缭绕中,就见怪兽正在扑着一个东西玩,果然是人参果。
      李玄一把就抢了过来,怪兽登时暴怒,一声狂啸,云烟冲开,就见那怪兽生得实在狰狞,左边一只头,紫角,右边一只头,白角,中间一只头,青角。此时三只头一齐摆开,冷息,热火,毒风轰然而至。
      李玄身子登时僵住,半边冰,半边火,整个身子都被毒绿了。他贼心不死,使劲将人参果扔给苏犹怜,大叫道:“接住!”
      说时迟那时快,人参果刚出手,李玄就被咕噜扑到在地,叼着就跑。
      苏犹怜拿着人参果,奇怪地问道:“咕噜为什么叼着李玄走了啊?”
      老尸苦笑道:“它有个习性,谁要抢了它的食物,它就把谁当成食物!”
      苏犹怜呆住了。这可真是个霸道的怪物啊!她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突道:“我决定了!”
      杨仙跟老尸一起微笑看着她,等她宣布自己的结论。
      苏犹怜道:“我宣布,若是他逃出了咕噜的魔爪,那就算他通过了第三重考验!”
      老尸温柔地看了杨仙一眼:“老婆,当年我通过了几重考验来着?”
      杨仙笑道:“是九重?还是十七重?不记得啦!”
      老尸轻轻握住她的纤手,幸福地道:“那可真是段值得怀念的岁月啊。”
      苏犹怜笑道:“我想我以后也会怀念这段岁月的。”
      杨仙盯着她,忽然意味深长地道:“小姑娘,这样是不行的,这样子下去,总有一天,你会真的爱上他的……”
      苏犹怜的脸色立即变了,她吃惊地看着杨仙。
      这个天仙般的女子也静静地看着她,却仿佛已看进了她的心房深处。她的所有秘密,在这双眼波下无所遁形,显露无遗。
      总有一天,你会爱上他的……
      她会么?苏犹怜默默地想着。
      这个天地间,忽然变得冷了起来。
      风雪漫天,她就仿佛一千年以前那样,独自站在荒凉之中,望着无限远处的那一点光。那是她无论如何都走不到,无论如何都无法触摸的光。
      一种陌生的滋味充满了她那颗柔弱的心,她忽然感受到了烦恼。
      
      咕噜怪兽叼着李玄,嗖地一声,就窜出去了很远。还没等落地,它那粗长的尾巴摆动,立即一阵烟云闪动,身子继续飞腾而起,刹那间就滑行十数丈,向墓的深处行去。
      他们穿过了一只浑身生满绿毛的僵尸……
      他们穿过一窝长着鬼头,六只爪子的妖怪……
      他们穿过一条头大得就跟小山一样,被石头卡住动弹不得的大蛇……
      他们穿过……
      李玄看得惊心动魄的,心下叫苦不得。这下惨了,这下跌进了妖怪窝,就算逃脱了这只大妖怪咕噜的掌握,也必定会将性命丢在这些妖怪中!
      总之,他就好比一块鲜肉掉进了狼堆中,那是一定会被咬得渣子都不剩的。
      陡地眼前一亮,咕噜身子轻巧地滑进了一座洞穴里。这里似乎是坟墓的最深处,却并不觉得憋闷,洞穴中光明万分,李玄惊奇地发现,洞的正中心,矗立着一块巨大的透明的东西。
      那仿佛是琉璃,也仿佛是一块冰,通体晶莹,亮光似乎就是从中发出的。
      李玄更为惊奇地发现,冰的正中间,立着一个人。
      那是个男人,一个身穿长袍的男人。李玄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一头奇异的蓝发垂下来,遮住他的容颜。
      那蓝发好长,将他的身子围了起来。他首头站立,长发的尾段盘旋在地上,就仿佛是一团蓝云一般,让他充满了神秘之感。蓝发似乎是光芒的源头,那光将整片冰以及洞穴之内都照得莹蓝通透,神秘而妖艳。
      在这洞穴周围十丈内,再无任何妖魅,不知是因为大妖怪咕噜的威严,还是这块邪异的冰晶所使?
      此人是谁?为什么被冻在这座坟墓的最底处?
      李玄满怀疑问,却见怪兽咕噜轻巧地趴在冰晶的下方,三只怪头一起搭拉下来,前爪拨了拨李玄。李玄破罐子破摔,一动不动。咕噜又拨了几下,李玄照样还是一动不动。咕噜的两只眼睛本来圆鼓鼓的,看来是想好好地玩玩李玄,此时也觉得没劲了,打了个哈欠,三只怪头一起开口,三条粗长的舌头一起伸出来,在李玄的身上一阵乱舔。
      李玄一阵怪叫,陡地跳了起来,咕噜并没有阻拦,李玄向着洞口狂奔而出。他的去势陡然止住,因为他看到咕噜圆睁着六只大眼睛,正兴奋地守在洞口,等着他。李玄又是一声怪叫,转头再跑。身边嗖地掠过一道黑影,咕噜已窜到了他身前四五丈处,兴高采烈地看着他。
      它将自己当成了玩具?李玄怒了,一屁股坐倒在地,呼呼地喘着粗气。
      咕噜等了好久,见他不动,踮着脚尖轻轻悄悄地走过来,用爪子拨了拨他。李玄无奈地抬了抬腿,咕噜立即兴奋地跳了起来。但李玄也仅仅只是抬抬腿而已,跟着又放下了。咕噜扭着头等了半天,也不见李玄追过来,回身就是一口烈火。
      李玄一声怪叫,撒丫子就跑。咕噜摇头晃脑地在后面追赶。
      李玄心思快速地转着,突然停步,道:“你想不想吃云泥?”
      咕噜立即停了下来,嘴角流出哈喇子。它伸出胖胖的爪子,直接向李玄的衣兜掏了过来。
      李玄摇头道:“我现在没有。但你知道么?我是摩云书院的大师兄,我想要多少云泥,就有多少!”
      咕噜来了兴趣,两只后爪蹲下,两只前爪撑着,三只硕大的脑袋一齐精神百倍地盯着李玄。
      李玄道:“你以为人参果就是最好吃的东西,是不是?我跟你说,若是评选人世间最好吃的东西,那当选的一定是云泥!那滋味,绝对是百吃不厌,流连忘返。只要吃过云泥,就再也不想吃别的任何东西了!因为没有东西能有那种滑爽的口感、细腻的味感、柔滑的质地、丰腴的滋味!”
      他说一句,咕噜吞一口口水,到后来,简直就不用李玄再说了,咕噜将身子挨在李玄脚边,一面拿柔滑的皮毛蹭着他,一面柔声柔气地咪呜咪呜地叫着,等李玄给它云泥吃。
      李玄道:“只要你将我送回去,我以后天天拿云泥给你吃!”
      咕噜顿时高兴起来,衔起李玄,腾云驾雾地窜了出去。
      他们穿过一条头大得就跟小山一样,被石头卡住动弹不得的大蛇……
      他们穿过一窝长着鬼头,六只爪子的妖怪……
      他们穿过了一只浑身生满绿毛的僵尸……
      他们穿过……
      不多时,他们回到了原来的那座墓室,咕噜轻轻将李玄放下,在他脚边又蹭了几下。咪呜咪呜。
      李玄笑道:“我知道啦,一定一定。”
      苏犹怜又瞪起了她那双大大的美丽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一人一兽如此亲昵。
      ——李玄究竟用了什么魔法,竟然让如此暴怒的一只怪兽这么俯首帖耳?
      杨仙夫妇已经不在了,不知怎的,苏犹怜的眉头微蹙,有些不开心。
      李玄问道:“他们呢?我们的考验怎么办?”
      苏犹怜看着他,好像从没有见过他一般。
      李玄有些莫名其妙,道:“你怎么了?”
      苏犹怜温柔地笑了笑,道:“当然算你通过!”
      
      好累的一天啊。李玄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手,摸着自己的脚,呜,那上面都是被踩得深深陷下去的脚印。他看了看案上摆着的云泥饭菜,无心下咽。
      先睡一觉吧……好累……
      咪呜,咪呜。
      李玄一下子就跳起来了。就见三只硕大的头颅钻进了他的房间里,咕噜一见他起来,高兴地跳了过来,挨着他一阵蹭。反正也没人吃,正好,李玄拿起那盘云泥,喂给了它。
      咕噜吃得兴高采烈的,不一会就风卷残云。
      咪呜,咪呜。
      “什么?还要吃?”
      李玄见它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只好偷偷溜进厨房里,端了一大盘子回来。
      咪呜,咪呜。
      “什么?还没吃够?好!”
      李玄干脆趁着夜深人静,带着咕噜跑到厨房里,将所有的柜子打开,让它吃个饱。现在总可以了吧?李玄哼着小曲回房。
      什……什么?
      咕噜不是在厨房吃云泥么?怎么却大摊着肚子躺在他床上?还……还在剔牙?
      咪呜,咪呜。
      “你……你已经将全部的云泥吃光光了?”
      咪呜,咪呜。
      “什……什么?你要住在这里?”
      咪呜,咪呜。
      “你还要我每天再带你去吃云泥?”
      咪呜,咪呜。
      “你要吃好多好多?”
      咪呜,咪呜。
      “觉……觉觉?”
      李玄转身要逃,被咕噜一爪子逮住,怪兽咕噜躺在床的正中间,爪子压着李玄,睡得很开心。
      李玄欲哭无泪,呕,天哪,难道我成了它的宠物么?
      咕噜睡觉的时候,喉咙间咕噜咕噜地响着,这或许就是它名字的由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