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垒题书心绪乱

  •   不管怎样,第二重考验比第一重容易多了,起码不用面对雸拏遮罗如此恐怖的袭击。虽然有天雷封锁,有惊无险,但看着那么庞大的一条龙王狠命向自己扑过来,那实在是极为恐怖的经历。比较起来,凤头鹫就好多了。一只爱听故事的鸟,尤其是爱听伦理悲情大剧的鸟,实在是太好对付。李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说上一天都没问题。
      李玄回来的第一件事,还是赶紧跑到图书馆去。凤头鹫这种生物对他来讲,实在是太过奇异。这次,他学乖了,直接跑过去,问管理图书馆的龙烟:“我要找凤头鹫的资料,你给我把书统统找出来。”
      他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吃定了龙烟。大不了你再将我打出去,劈我一闪电,还能怎样?还顺便练练抗打击能力。龙烟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走进了浩如烟海的书库中。不一会子,她就出来了。
      她身后拖着一只小车,车里……足足有几百本书!
      李玄呆住了。龙烟盯着他,冷冷道:“你要看哪本?”李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要看到什么时候啊?但他随即笑了:“我将它们统统借出去,慢慢看!”
      龙烟没有说话,让他到柜台上,办理手续。柜台上也有一颗九仙瑶星,只要把手按上去,元尊自然就会将手续办好,就可以拿走了。
      李玄按上去……一道碧光闪过……李玄惨叫……
      他实在没想到,借书居然会这么痛!痛楚一波一波袭过来,他都能听见自己的骨骼被搞得希里哗啦乱响,一不小心,就会完全散掉。仿佛过了一百年的时间,他的手才从九仙瑶星上滑落,李玄立即大叫道:“为什么会这么痛?”
      龙烟淡淡道:“因为你借的多,元尊判断你很长时间都不可能还回来,元尊跟这些书都是有感情的,一日不见,就很痛苦,所以就将这些痛苦全都转嫁到你身上。”
      靠!根本就是故意整我!你以为我没看到你的手按在另一个地方?李玄恨恨地想着,但形势如此,他也只能怀恨在心,拖着小车走出了图书馆。
      他沿着山路,一直爬上山顶,来到了紫极老人的睡庐。
      睡庐是他给紫极老人的小茅屋起的名字,反正那里面只有一张仙游枻,紫极老人整天躺在上面,不是困就是睡,睡庐这个名字实在太适合它了。
      按照惯例,他也不敲门,直接走进了进去。一进门,仍然是一片光怪陆离的画卷,只不过这次换成了浩淼大海,几十个紫极老人在里面遨游着,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最抢眼的是一片地狱深渊中,白袍的紫极老人正在跟一只浑身冒火的大怪物搏斗。
      按照惯例,李玄找到了那位正在闭目养神的紫极老人,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大叫道:“老头,我来上课啦!”
      光华意象敛去,紫极老人缓缓睁开眼睛,道:“好。你肯自觉学习,我很觉欣慰。”
      李玄不再管他,拖着那只小车向台阶下走去。一面走,一面道:“我这一堂课的内容就是读书,读完了我自然就会出来了。你继续睡吧,抱歉打搅了你的好梦。”
      梦?睡觉?李玄居然这样理解他的轮回世界。不过想想,可真是像呢。如果能够忽略真实与虚幻的差距的话,轮回,可不就是一场梦么……
      他盯着李玄的背影,长长的胡须掩映下,露出了一丝笑容:“要读书么?那我就为你安排一下这节课的内容吧……”
      
      地舍里仍然光辉如昼,虽然深闭地下,但绝不憋闷,李玄既然想明白了此亦轮回之境,也就不再惊讶。这实在是个读书静思的好地方,绝没有人来打搅,也绝没有什么东西分散注意力。这个地方实在应该叫做事半功倍室才是。
      也是照例,李玄先大叫大嚷了一顿,将自己在这座斗室中能玩的游戏都玩了一千三百遍,这样足足消磨了五六天的时间,他才觉得实在无聊极了,除了看书,好像再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他随便拿起一本书来,开始翻看。
      没有饥渴的困扰,不会觉得疲倦,思维相当沉静,这实在非常适合读书。李玄读了一本又一本,足足读了三百六十本。他不仅了解凤头鹫,天下所有珍禽之习性风格,他都大略知道了。
      这世界上有几种鸟类,生长得极为缓慢,希有鸟,大鹏就是其中之二。它们生长的过程就是演化进化的过程,像大鹏鸟,先是为鲲,生长北溟海内,每百年蜕一次皮,身子也便长大一次。经千年之后,便大如山岳,每一行动,千里海啸。蜕皮十次后,鲲就不再生长,潜入海下修炼,又经一千年,它的身躯裂开,从脑中飞出一头凤头鹫,鲲两千年的记忆,也便随之化去。
      凤头鹫再形修炼,也是百年蜕一次羽,按照彩虹的顺序,赤橙黄绿蓝靛紫黑白彩的顺序,变幻身上的羽毛,起初是红色的羽毛,此时的凤头鹫多被称为火凤,也被叫做朱雀。百年之后,化为橙色,人间已不多见。如此千年之后,由极俭朴而为极绚丽,身上毛羽涣然七彩,双翅便可冲破天上的罡风,飞入九垓之外,遨游太虚,与天地同化了。那时形体巨大,山不能载,海不能覆,名为大鹏。
      李玄遇到的这只凤头鹫羽毛是金色的,算来只有三百年的修为,还是一只幼鸟。不过身化黄羽之后,灵智渐开,逐渐开始依照本能修炼。鸟类善御风力,成年的凤头鹫每一翅扇下,便卷起十数道龙卷,足可拔屋摧树,威力无穷。彼时一声凤啼,寻常修为者立即便被贯耳伤魂,死于非命。实是猛禽中的王者。
      无论鲲还是凤头鹫还是鹏,都是身躯巨大之物,性情都极为凶猛,领域意识极强。往往所居之处,千里之内都不会有同类。王者往往寂寞,这大概就是这只凤头鹫如此喜欢伦理家庭剧的原因吧。
      也许在它的心底里,对家庭,对父母兄弟姊妹存在着许多许多的幻想?
      这也并不是不可能的。李玄叹了口气,觉得这只凤头鹫也真是太可怜了。
      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书看完了?那么课程就开始了。”
      什……什么课程?李玄还没回过神来,地舍中的景象倏然变幻,所有的光完全消失,空气也变得憋闷起来。
      李玄大叫道:“喂!老头,你在搞什么?”
      紫极老人的声音淡淡地在他耳边响起:“找出这座轮回之境的破绽来,你才能走出去。否则,你便会死在里面。你上次提出的三个破绽已经全都补上了,不再会有光,你会感到口渴,饥饿,你的时间观念也将会混沌,总之,这个世界已经很完善了,但我仍然故意留了破绽。找出来,你才能从其中走出去。”
      说完,他的声音就完全沉寂了。
      这……这要怎么找?李玄头都大了,遇到这样一厢情愿不讲理的导师,可真是人生之大不幸啊!他这究竟是教课呢,还是施虐?
      李玄悲叹着自己那坎坷的命运,开始仔细地寻找起来。
      他知道,紫极老人是认真的,若是他不能找出这个地舍的破绽,他有可能真的出不去了!何况,这不也是个游戏么?反正看了十几天的书,太无聊了,正好可以活动活动。
      何况,他还在书丛中又发现了一张纸条:“完美的你,肯否分一点荣光给我?”
      吐啊,苏犹怜究竟在搞什么啊,不但每次考验都弄得我九死一生,还写这么肉麻的情书来恶心自己,难道她还没过门就想谋杀亲夫么?
      一遍……两遍……三遍……十遍……百遍……
      李玄头昏眼花,饿得前胸都快贴到后背上了,仍然什么破绽都找不到。
      能找到什么?这个地舍实在太简单了,简单到除了石头什么都没有,石头又会有什么破绽?李玄废然坐倒在地,开始胡乱思索着。
      一分钟……两分钟……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他越来越饿,思绪就越来越混乱,究竟有什么法子呢?隐约之中,他是感觉到这地舍中有些不对,通过冥想轮回造出来的东西,无论多么逼真,跟现实中的东西究竟还是不一样。但,究竟什么地方不一样,李玄却说不上来。
      再找不出来,自己可就真要死在这里了……
      地舍有什么不一样呢?这地舍中就只有石头而已……
      李玄忽然灵机一动,他跳了起来!
      这石头是不是跟真实的一模一样呢?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他嘿嘿笑着,从装书的小车上拆下一小块铁来。他敲在石头上,使劲,一下,两下,再来一下!
      他得意地大笑起来:“老头,我发现了!你做梦做出来的狗屁的石头根本就敲不出火花!”
      光华闪动,他的人跟那车书忽然出现在了睡庐中。紫极老人看着他,脸上没有丝毫赞赏之色:“我本以为你会更早地发现呢,谁知道你拖到现在才出来。”
      李玄怒了,他无缘无故受了这么久的苦,千辛万苦逃脱了出来,还要挨骂,这世界上还有天理么?他气红了脸,
      不再说话。紫极老人道:“在地舍中我跟你说的话,其实已经暗含了破绽。‘不再会有光’,也就是说,你无论怎样,都不会制造出光来。这么浅显的事情你都没有想到,怎能算及格啊?”
      这一番话说得李玄忘了生气,挠头傻笑,的确,若是自己能够仔细分析一下紫极老人的话的话,说不定早就出来了。
      他忽然大叫道:“老头,我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慢才出来的终极原因了!”
      紫极老人看着他,李玄双目闪光:“因为我没有你那么变态啊!”
      轰的一声,三十六重轮回闪现,将李玄重重摔了出去。三百六十本书砸在他身上,跟他一起向山下滚去。李玄得意的大笑声却不是这重重一击所能掩盖住的。
      
      紫极老人却没有那么快入静,他看着光晕横生,曼妙无比的重重轮回之境,忽然笑了:“这小子,居然能看出我都没想到的破绽来!”
      
      但李玄的高兴也没维持了多久,突地,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将他扑到在地。李玄惊魂始定,嘹亮的凤啼声在他耳边响起,原来是那只凤头鹫。
      李玄叫道:“书上不是说,你们吃饱了之后,就会回窝睡觉,等着褪毛的么?我刚才见你捉了一只豹子吃,你不回去睡觉,跑这里来做什么?你又不是摩云书院的学生!”
      凤啼婉转,凤头鹫将地面刨了刨,舒服地趴了下来,又用爪子将李玄的身子往自己身边拨了拨,斗大的凤头枕在他的膝盖上,喉头间发出一阵呜呜的轻响。
      李玄呆住了:“你说你的习惯改了,以后饭后不再睡觉了,要听我讲故事?”
      凤头鹫又呜呜了几声。
      李玄目光更呆:“你说一次也不用讲多了,你还要修炼,两个时辰就够了?”
      凤头鹫骄傲地仰起头,似乎在表扬李玄鸟语学的好,对它的旨意领会得很完整。
      李玄几乎哭出来了:“你为什么非要找我?什……什么!你将我当成了你的家人?”
      老天!李玄断然拒绝:“不行!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有时间陪你玩!”
      凤头鹫的头嗖地抬了起来,满脸哀怨地看着李玄。
      李玄:“你看我也没有用!”
      凤头鹫将头钻进李玄的怀里,一阵乱扭。
      李玄:“你撒娇也没用!”
      凤头鹫彻底愤怒了,它飞了起来,它一飞就飞到了太皓天元鼎上,如果李玄不屈从,它就要将这个鼎砸碎。
      李玄:“你威胁也没用!”
      他嘿嘿笑道:“而且你不知道鼎中元尊的厉害,你敢动这鼎半分,闪电就会劈在你头上!”
      凤头鹫骄傲地叫着,李玄皱眉道:“你乱七八糟地说些什么,我听不明白!什么,你要示范给我看?”
      凤头鹫点点头,一翅膀拍在太皓天元鼎上。
      碧气森然集汇,这一次显然元尊的怒气更大,更烈,碧气浓烈得将一切景象都遮住了,上腾而起的闪电燎炽之极,李玄简直乐开了花,这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凤头鹫可要吃够苦头了!
      哪知闪电纵横飞舞,竟笔直劈在李玄的头上!
      李玄惨叫声中,身子立即完全焦糊!他不明白!他完全不明白!这怎么可能啊!元尊,你可是英明睿智的元尊啊!难道今天不是你执勤,是你手下的小兵么?难道是一个人冒犯了你,你就要劈他身边的另一个人么?
      为了证实这一点,李玄摇摇晃晃地冲过去,一掌拍在了太皓天元鼎上。碧光再现,闪电重出,怒发,劈……却还是劈在了他身上!
      李玄躺在地上,连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了。冤啊,我实在是冤啊!
      凤头鹫飞过来,刨了刨地面,舒舒服服趴下来,用爪子将李玄往自己身边拨了拨,头枕在李玄的膝盖上,做好了听故事的一切准备。不过在听之前,它先啼叫了几声,解释这不可思议的一切。
      唔……你说你将来会成为功参造化的大鹏,元尊不敢得罪你……你说你的祖母、太祖母都是天上大名鼎鼎的角色,而且她们的职责就是掌管下界众仙灵升天的审核,太皓元尊刚递交了升天成仙的申请表,正常的话要等三百年才能批下来,若是太祖母大笔一挥呢,说不定一百年就行了。但若是得罪了她最心爱的小孙孙,那就可以能等一千年……一万年……所以……
      李玄完全无语了。他还能怎么办?只能乖乖地讲故事……
      足足讲了四个时辰,凤头鹫才满意地飞走睡觉去了。它的修炼就是睡觉。
      李玄问它,能不能让它跟太祖母说声,让他也升了仙,凤头鹫说它太祖母只管仙灵,人类的不管……
      真是衰到极点的极点的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