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大泽龙蛇远

  •   瞬间,李玄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拒绝相信这发生的一切。
      他的身影照在碧绿的潭水上,就仿佛是一只正在投向罗网的鸟。
      轰嗵一声,他重重地砸进了潭中,水花四溅,大蓬的泡沫追逐着他的身子,笔直向潭下沉去。
      就在他接触到潭水的一瞬间,深潭猛地转为了漆黑色,山雨欲来的漆黑色。
      李玄就觉精神一紧,似乎有一只无形的罗网从四面收束过来,将他紧紧围裹住。他的力气仿佛突然被抽离了,只剩下了一个空壳。
      恐惧充斥着他的脑海,他忍不住剧烈地挣扎起来,但他惊骇地发现,无论怎么挣扎,他都无法动作分毫!
      那股恐惧自潭水的深处传上来,将他紧紧缚住。那是遇到了天敌般的恐惧,完全无法抵抗。
      他的身躯仿佛是秋天的落叶,随着水的浮力缓慢地上漂着,良久,才哗然一响,破水而出。那股惊人的恐惧这才稍微消退了些,李玄大口喘着气,脑袋中几乎变成了一片空白!
      他骇然发现,一团巨大的黑影正从潭底缓缓升起,随着它每升起一寸,李玄所感受到的恐惧就更强了一分!
      那黑影升得并不快,也许是因为它知道,在这无边的恐惧中,根本没有任何生物能够逃脱!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李玄的心倏然缩紧,他甚至能够感受到从那团黑影中蔓延来的巨大的力量,它可以轻易将这潭水翻过来,甚至掀起整个终南山!
      老天,它为什么要困守在这个小潭中?好似专门跟自己作对一般!
      突然,一个轻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它是龙王雸拏遮罗,本是东海上的神兽,主管三仙山,二十年前它不该动了凡心,被四极龙王说动,一起祸乱人间。四极龙王被君千殇斩入轮回之后,它被紫极老人禁锢在后山深潭中,年年受罚。这潭中的毒龙,就是它的子嗣。”
      李玄认得这个声音,就是它,指点李玄破了崔家三姊妹的灵犀剑。这次它又在关键时刻出现,难道话中又有什么玄机么?李玄焦急地等待他再多说几句,最好直接说出如何打败这头龙王,但那个声音却沉默了,再不出现。
      这是否说明,以李玄现在的实力,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胜过这头龙王的呢?而看上去雸拏遮罗又跟他有着不知什么原因的深仇大恨,他被恐惧禁锢住了,想跑又跑不了。
      等死……那是无论如何都不甘心的。
      无量它个天尊的,要不是神华阁被搬了个精当光,他随便抓几件宝贝,这时候身化电光,一飙就是三千里,还怕这个劳什子龙王?命运啊,你真是太不公平了!
      黝黑的潭水开始翻腾起来,那从潭底透出的沉黑充满了静寂的压迫感,天上的云低得吓人,几乎紧覆在了潭面上,云层更是厚得像终南山的山峰。虽然什么都看不见,李玄仍能感受到那双巨大的眼睛,正在不远的脚下,森冷地盯着自己。
      那是厌恶的目光,是憎恨的目光,更是愤怒的目光。是一个王者被卑污的囚徒践踏了王冠般的震怒,这震怒,将撕开山岳,让大地血流成河。
      那声音所说的话,闪电般地在李玄的脑海中闪过,它究竟暗示着什么?
      李玄该如何利用?
      两只巨大的龙角缓缓探出水面,那双龙睛就在李玄身前不远处闪现,巨大的头颅昂然仰起,那蕴蓄已久的盛怒,即将在这乌沉的天地间绽放。
      李玄再也不敢等下去,脱口而出:“雸拏遮罗,不许放肆!”
      这一声厉呼让龙王怔了怔,硕大的龙睛中闪过一丝疑惑,显然,它没想到,李玄竟能呼出它的名字。这世界上知道它的名字的人,绝不超过十个人,而每个人都大名鼎鼎,绝非李玄这样的毛头小伙子。
      要知道,龙类是绝对不允许被凡人知晓它们的名字的,它们讨厌高贵的龙类被人类呼来喊去。只有力量极强的人,才有可能获得龙类的姓名,而这时,他们往往有足够的力量,来役使这些龙。
      但这个人,绝对不应该是李玄,雸拏遮罗从他身上闻到了它最讨厌的妖龙的味道。
      妖龙是龙类中的叛徒,它们是龙类的耻辱,让一个散发着妖龙气息的人类踩在自己的头上,那是对高贵的雸拏遮罗龙王的侮辱。因此,雸拏遮罗这才自午睡中醒过来,决定亲自收拾掉这个让自己憎恶的家伙。
      若不是因为他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这倒要好好问问。
      雸拏遮罗高傲地抬起头颅,巨大的声音自它的头颅中发出,沉闷地轰炸在终南山的后山中:“人类,汝如何知道吾之法名?”
      李玄见雸拏遮罗停止了攻击,不禁大喜,难道它对自己的名字这么敏感么?他心思闪电般地转动着,一丝坏笑从他的嘴角泛起,这丝坏笑威力无比,才一出现,他立即感觉自己身上紧缚的恐惧感消退了许多,他索性完全恢复了那种吊儿郎当的惫懒模样,笑嘻嘻地道:“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又该受罚了,因为我就是紫极老人派来罚你的人!”
      雸拏遮罗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不可能!紫尊不会这样做,他知道我最讨厌你这种气息,高贵的雸拏遮罗不能忍受妖龙的羞辱!”
      妖龙?我堂堂人类怎么成了妖龙了?这家伙被禁缚这么多年,难道脑袋锈掉了么?不……不对,也许跟龙说话,就要更换成龙的思维,也许它说的“妖龙”,换成人类语言,就是“妖人”的意思?它说自己是妖人?咦?这不是侮辱我么?我李玄堂堂正正、诚诚恳恳、助人为乐、诲人不倦,如何就成了妖人了呢?得好好教训教训它!
      李玄冷笑道:“这正是紫极老人的意思!受罚受罚,要是专拣你喜欢的,那还是受罚么?”
      雸拏遮罗双目中暴怒的神光黯淡下去,换成了有些受伤的委屈的哀怨,它的啸声也不再那么威严,而有些被鄙视了的呜咽:“紫尊不会这样对我的……我是一条高贵的、有尊严的龙,紫尊也这样说过……”
      看到雸拏遮罗的气势被完全压了下去,李玄心中简直乐开了花。这么好欺负的龙不多欺负一下,简直就是对自己智慧的侮辱啊!
      李玄装腔作势,傲然道:“我现在要坐到你额头上,你要小心地飞起来,将我驮出潭水,知道了么?”
      最后四个字,他加重了语气。雸拏遮罗显然在拼命压制着自己的脾气,乖乖地低下了它那注定无法高贵却总是自认为高贵的头颅。李玄当然不会客气,踩着它的鼻子,踏着它的眼睛,就坐到了它的眉心处。
      雸拏遮罗再也忍受不住,怒吼道:“你……”
      李玄吃了一惊,以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你想怎样?”
      一人一龙大眼瞪小眼,怒目注视着。要说起玩对眼,那真是李玄的强项。就算他心中再怎么色厉内荏,怕得要死,但一双眼睛却湛然有神,充满了威严的法度。
      雸拏遮罗龙睛中的盛怒渐渐消散,温驯地摆着尾巴,将潭水搅得大浪冲天,显然心中极为郁闷。但想到紫尊的威严,它终于叹了口气,哀怨地道:“好吧,我们走吧。”
      李玄指着山崖道:“看你受的委屈够了,我也不多折磨你了,将我送到山崖顶上,就行了。”
      雸拏遮罗巨大的身形骤然顿住,一股剧烈的颤动自头颅而发,瞬间传遍了整个身体。毒龙潭仿佛也感受到了它狂暴的愤怒,怒潮汹涌而起!
      李玄惊讶道:“怎么了?”
      雸拏遮罗硕头一掀,将李玄扔在空中,雷霆般的怒吼彻空响起:“我受不了了!我实在受不了你这头肮脏的、卑污的、阴险的妖龙!你坐我神圣万分的额头、踩我高贵无比的鼻梁、踏我霸气十足的眼睛,这我都忍了,但你竟然还要我冒着被天雷灼震的痛苦,去爬山!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它狂暴地在毒龙潭中冲撞着,潭水受它那股无匹的力量驱动,倏地涨高了一丈多。李玄大吃一惊,身在半空中,急忙用尽了吃奶的力量,抓住崖上垂下的一根古藤,手忙脚乱地向上爬去。
      耳听身下潭水洪涛般涌起,李玄虽然决定不去理会,但仍然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这一眼,几乎将他吓了个半死。
      雸拏遮罗的巨口就在他身下不远处,它粗长宛如无限的身躯带起几丈高的漆黑水浪,向着李玄追了过来。李玄急忙使劲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才没让自己吓晕过去。
      猛地,那阴沉繁密的云层中倏然闪过了一道精光,那精光才乍出现,立即绵延几十丈,汇聚成一道巨大的闪电,缭绕闪落,重重击在了雸拏遮罗大张的巨口上。
      这道闪电力量威猛之至,雸拏遮罗雄霸如此,都被击得狂冲而下,深深没入了潭水中。
      潭水立即沸腾起来,那黑色更沉,雸拏遮罗身形闪动,忽然完全腾出了水面,嘹亮的龙吟声宛如雷公号角,响彻整个终南山,雸拏遮罗巨尾横击在潭水中,暴响声中,向李玄急扑而来!
      此时它的身躯完全脱离了水面,看上去真是壮大!它蜿蜒的身躯怕不有十丈多长,粗约三四抱,身上覆盖的鳞甲每一片都有铜镜大小,伴随着雸拏遮罗的狂怒,鳞甲片片直立,更增加了它的悍猛感。
      若不是乌云中再度亮起了一道精光,李玄肯定会被活活吓死。
      但现在,他却几乎活活笑死,因为这道精光汇聚成的闪电更猛,更强,雸拏遮罗被劈得更惨,看来有一阵子不能活动了。
      但那颗巨大的头颅倏然又钻出了水面。李玄吓了一跳,不禁暗自佩服它的恢复力,就见雸拏遮罗巨睛中充满了哀怨:“若不是我的元丹被盗,我怎么会怕这等天雷!”
      它是条有尊严的龙王,虽然输了,但仍然要说明原因。
      天亡我,非战之罪也。
      说完之后,它的力气再也支撑不住这具重伤的身体,缓缓沉入了潭底安眠。
      李玄简直要笑死了,联系到雸拏遮罗方才的话,他几乎可以肯定,这座潭的周围肯定被紫极老人设了禁制,只要雸拏遮罗离开潭面,立即就会有天雷下击,将它逼回去。那自己还怕什么?恐惧既消,他的力量顿时恢复,双手交叉,终于爬上了山崖。
      回看那云雾缭绕的毒龙潭,李玄真有九死一生之感!这一切,全拜苏犹怜那一脚所赐,可要好好跟她算算帐,我李玄的屁股,是那么好踢的么?
      他还没转身,突然,伴随着一声娇呼,他的手被一双柔荑握住,苏犹怜那张笑脸带着骄傲,带着担忧,带着自豪出现在他面前:“郎君,你简直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勇士啊!你的天才与勇敢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匹敌,你真了不起,我……我真是好崇拜你啊!”
      李玄双目放光,一把握住她的手,急声道:“你也觉得我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么?”
      苏犹怜缓缓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雪色的阴霾,宛如月色下幽雪的清光,一直飘入李玄的内心去了:“你就是我心中最伟大的勇士,太阳滚过的天空下,再没有人有你荣耀的一半。”
      李玄哈哈大笑,又禁不住感激涕零,终于有一个人知晓了他真正的价值。那就是知己啊!
      人生得一知己,夫复何求?
      李玄热泪盈眶,刹那间只觉得为苏犹怜死都心甘情愿。
      苏犹怜紧了紧他的手,柔声道:“别忘记了,你就仅仅只差六道考验了哦,我会再来找你的。”
      李玄浑浑噩噩地点了点头,心头豪情万丈,被找到了知己的巨大喜悦冲击着。
      苏犹怜盈盈一笑,带走了这山谷中最轻柔的风。
      良久,当热情退却成荒凉时,李玄才猛然省起,自己不是找苏犹怜算帐来了么?怎么被她温软几句一说,就完全放弃了呢!
      不过,算了……她的话,还真是暖人心啊。
      
      李玄哼着自己编的新歌下山。
      “人生得一知己啊~则足矣……人生得一知己啊~~则足矣矣矣……”
      他唱的歌荒腔走板,花里胡哨的,但心情不错。
      他也一反常态,直奔图书馆而去。他现在意识到知识的力量了,单知道一条龙的名字,就能救人于生死关头,那若是知道更多呢?何况,他还有很多很多的迷惑,最让他迫切想知道的,就是那个神秘的声音,两次在关键的时候指点过他的声音,究竟是谁。
      无可置疑,此人肯定很强大,很博学,若是知道他是谁之后,再搞定他,那以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李玄有这个信心,因为从目前看来,此人对自己不错,若是他肯亲自出手,或者把话说得更透一些,那就更完美了。
      图书馆很好进,只要将手按在太皓天元鼎的九仙瑶星上,以自身之力激发九仙瑶星上的碧光,默想图书馆之形态,便可进入。图书馆里空空落落的,只有封常青一个人。
      李玄也没在意,直奔书架,一面哼着“人生得一知己啊~~人生得一知己啊~~~”
      封常青一听到这歌,立即脸上变色,一见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人,而李玄脸上又是一副诡秘的模样,再想起李玄这一阵子的不正常,他再也坐不住,落荒而逃。
      李玄冷笑一声,也不去管他,开始翻书寻求自己的疑惑。三楼的玉牍,看不懂;二楼的金章,读不明白;一楼的线装书……为什么没有呢?李玄怒上心头,使劲将图书扔了出去。这一扔,他发现了一张纸条。
      这纸条用一本书压在他的桌子上,他求知心切,本没有发现,这一扔,就露出来了。李玄疑惑地拿起纸条,就见上面写着三行字:“遇到你,我才明白人生的意义,我决定一生一世追随你。”
      字迹娟秀雅致,难……难道是情书?
      李玄随便掖在怀里,觉得有些好笑,苏犹怜这小女子可真是喜欢玩花样,居然写起情书来了。万一被别人发现……唔,收到本院第一美女的情书,似乎也是不错的事情呢,那就收下吧!
      他还在书架上乱翻,眼前突然掠过一道黑影,李玄抬头,就见常傅龙烟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龙烟一半面容皎好如少女,另一面却透出森森白骨,格外诡异。
      李玄笑嘻嘻地道:“龙烟常傅,有什么事么?”
      龙烟不答,伸手将脸上的轻纱拉开一半。她拉开的是白骨的那一半,一股冷意迅速蔓延而开,整座图书馆中立即鬼气森森,李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再也笑不出来了。
      龙烟冷冷道:“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书极为珍贵,决不许有半点损坏么?”
      被这道鬼魂般的眼光注视着,李玄的胆气降到了最低点,忍不住低声下气地道:“对……对不起,我会收拾好的。”
      龙烟道:“你能收拾好么?”
      这句话将李玄问得张口结舌,哑口无言。龙烟重重哼了一声,李玄就被打出去了。
      他重重摔在了太辰院的地面上,大地轰然震动,碧光旋转,化作一道霹雳,狠狠地劈在李玄的头顶上。
      这一下将李玄劈了个头昏眼花,不由得暴怒,一跳而起,大吼道:“死元尊,你也帮着欺负我!”
      他的手被拉住,李玄没好气地叫道:“干什么!”
      他转过身,就看到一只鸡。
      封常青无论在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既胆怯又猥琐,这只鸡就擎在他手中,满脸谄媚地看着李玄。李玄皱眉道:“你做什么?”
      封常青得意地笑了:“大师兄,你不是一直在唱‘人生得一‘只鸡’则足矣’么?这只鸡可是我珍藏了许多天的,当日冒着生命危险从胡突干那里偷来的。现在……”
      他肃然将鸡向李玄呈上:“我将它隆重地献给大师兄,现在大师兄已经得一只鸡了!”
      李玄:“混……混蛋!”
      封常青头上挨了三拳六脚,脸被直直地踹进了泥土里,当他费尽力气从土中拔出自己那扭曲的头颅时,李玄早就不见了踪影。
      封常青哀怨地看着那只跟他同甘共苦,一起躺在泥土中的鸡,那丰满的身子是多么的充满了诱惑啊。为什么大师兄不喜欢呢?
      那就倾我一生,为大师兄找到那只想要的鸡吧!封常青双目绽放出了斗争的光芒,他要报答大师兄的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