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罗衣裳照暮春

  •   第二天,摩云书院正式开始上课。
      对于入学院来的这第一堂课,每个人都充满了期待。
      将在哪里上课?上些什么内容?君千殇、谢云石等人就是上着这样的课程,成为天下第一流的高手么?
      所以,天才亮,所有的生徒就都聚集到了太辰院中,等着上课。就连李玄也难得地积极了一次,早早来到了这里。
      他自然有自己的小算盘,至少在上课的时候,没人会找他挑战,他是安全的。想到自己居然也有喜欢上课的时候,李玄不由得摇头苦笑。
      他们来的早,常傅皓华来得更早。他身材魁梧,抱臂站在太辰院中间,就像是一座山岳一般,众生徒见到,不由得肃然起敬。看到皓华常傅那凌厉的眼神,每个生徒的心都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他们预感到,有大事将要发生了!
      皓华常傅深吸一口气,众生徒都屏住了呼吸,等着他宣布出天地风雷为之变的大事!
      皓华道:“点名!”
      众生徒耸然动容。这可是学院中的一大酷刑!多少英雄豪杰,他可以成就无上的功业,可以获得罕见的名声,但却在这酷刑之下,俯首帖耳,不敢有丝毫违抗。
      不过今天大家的心,还有一丝镇定,因为大家到的很齐,最可怕的事情也就不可怕了。
      皓华缓缓踏开一步,他身后露出一只巨大的鼎来。
      众生徒精神又是一震,难道这就是终南山上两大上古秘宝之一的太皓天元鼎?
      皓华道:“你们看到这座鼎了么?”
      李玄笑道:“这么大个鼎想看不到都难啊!”
      他说的有道理,太皓天元鼎高一丈多,矗立在太辰院的正中间,样式古拙威严,中间透出一道毫光,直冲九重天际,与氤氲在摩云书院中的无边紫气搅在一起,将这座古老的书院映照得神秘万分。
      皓华淡淡道:“那你走到太皓鼎前。”
      李玄依言走了过去,皓华道:“看到鼎上的北斗星相了么?”
      李玄仔细看去,果然见鼎身上刻着九枚星辰,依稀摆成北斗的形状。只是那星辰跟神鼎一样古老,上面沾满了绿色的铜锈,十分不显眼。他点了点头。皓华道:“将手按在第一颗星上。”
      李玄笑道:“这鼎是吃荤的还是吃素的?不会将我这只手掌吞掉吧?”这自然是俏皮话,李玄挑剔地寻找着星辰的角度,将手掌按了上去。就在他的手掌接触到鼎身的一瞬间,一道绿光倏然自星辰中发出,迅电一般沿着李玄的手臂直透而上,瞬间将他的全身耀满。
      李玄张大了眼睛,惊讶地看到自己的身体在绿光的映照下,几乎变得完全透明,所有骨骼、经络、肌肉全都历历在目。他试着伸展了下手臂,就见那些透明的肌肉、骨骼随着他的动作扭曲、伸展。
      李玄大叫道:“不得了啦!这鼎是吃荤的,我的身子被它吃掉啦!”
      皓华道:“把手拿开。”
      李玄抬手,却发觉手掌就跟铸在那枚星辰上一般,无论如何都拔不下来。他吃了一惊,奋力拼搏,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量的时候,绿光如潮般退缩,他的手掌自铜鼎星辰上移开,铜鼎也恢复了原样,只是那枚被他按过的星辰变成了碧绿色,宛如玉石所雕,看去极为鲜艳。
      一道绿线自星身上划出,一直通到第二枚星辰上。李玄咦了一声,大声道:“原来这鼎不是吃荤的,它吃的是我的力气!”
      皓华道:“不错。当你按上鼎身九仙瑶星的时候,透出的碧光并不是普通的光,乃是鼎中元尊的目光,也就是能穿透万物的十方刹那光。通过这道光,元尊就能记住你的身躯中的每一个细节,以后你的手再按到九仙瑶星上的时候,元尊就会认出你来,放你进入太皓天元鼎。获得了元尊的认识,你才算真正成为摩云书院的弟子。”
      李玄皱眉道:“鼎中元尊?那是什么东西?”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突然,太皓鼎碧光一闪,整个太辰院都变成了通透的碧绿色,他们就仿佛站在了一块巨大的琉璃上。
      大地、墙壁、草木、山石,完全失去了本来的模样,成了玉石所雕,他们的目光毫无障碍地穿过它们,甚至能看到山门外的景物。
      众人正在惊讶间,大地、万物中的碧气倏然向太皓天元鼎中汇聚,迅捷无伦地形成一条透明的玉流,惊龙一般沿着鼎身盘旋而上,在到达鼎身最上端的龙形雕像时,李玄在瞬间产生了种错觉,那条龙忽然活了过来!
      碧气自龙嘴中喷薄而出,轰的一声大响,顿时化作一条碧色闪电,笔直击在李玄的头上!
      李玄一声惨叫,身子顿时被烧成了焦灰!巨大的痛楚宛如刀斧一般割裂着他的身体,他垂直摔倒在地,整个人都被击得失去了意识,简直动都动不了!
      鼎头龙口再度张开,一道碧水喷下,李玄焦灼的肌肤在这道碧水的洗涤下,忽然就恢复了原状,就仿佛从来没有过任何损伤一般。只是那痛苦却丝毫未减,继续在他身体内肆虐着。尤其过分的是,他此时的意识要多清醒就有多清醒,简直想晕倒都不可能。
      他咬牙想咒骂泄气,皓华淡淡道:“看到没有?这就是鼎中的太皓元尊。你若是对他不敬,说不定他会将整座终南山的元气都移来,那时,你的三生都会被劈散。”
      李玄吓了一跳,急忙闭口,不再说话。
      崔翩然格的一声笑,道:“原来你也有怕的啊。果然恶人还要有恶人磨。”
      李玄狠狠瞪了她一眼,苦着脸闷声退到了最后。
      皓华道:“今日是让太皓元尊认识你们,同时,十方刹那光会胶住你们的手掌,必须要用全身的力量,才能将手掌移开。记住,是全部的力量,若是有所保留,太皓元尊一定会发现。元尊不喜欢不诚实的人,后果就是跟你们的大师兄一样。大师兄的职责就是什么都要抢先试,什么苦都要带头吃。”
      咦?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规矩?李玄在心底又将紫极老人糟老头子骂了十七八遍。
      耳听皓华念道:“石紫凝。”
      石紫凝上前,将手按在第二枚星辰上。同样有碧光闪过,石紫凝眼中也爆出两点精光,迅速鼓起全身力量,将手掌撤回。她修为已有根基,便不像李玄那么慌张狼狈。
      接着,崔家三姊妹、卢家四兄弟、郑百年、封常青都按过了手掌。七星轮完了之后,就再从头开始。
      有两个新面孔,一个是男生,李玄恍惚记得曾在摩云书院里见过他一面,只是印象极为浅,听皓华念名,叫做边令诚,是个奇怪的名字,李玄听过也就忘了。另一个是女生,见过她的人,没有一个能忘掉她的。
      她一袭白衣,是那么皎洁,那么纯粹,她的肌肤更比白衣还要白,几乎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仿佛是九天上的新雪融成的一般。那双眼睛却漆黑如明星,淡淡地扫过,李玄几乎连气都背过去了。
      这女子就宛如是雪原上的精灵,美得让人惊心动魄,魂不守舍。李玄也算是走南闯北,经多见广了,似此等女子,却是从来未曾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他心头只浮起了一个词语:
      尤物!
      如果还有另一个词语的话,那就是:祸水!
      这女子以后行走江湖,必定是红颜祸水,走到哪里,就祸到哪里,不祸到天崩地裂、日月无光是不会罢休的。古人曾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士之怒,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以李玄之见,都比不上这美人之怒。若此美人一怒,李玄只怕自己就将头割了下来。
      但这女子偏生如雪般纯,如玉般清,无尘无垢,浩浩然似欲遗世而去一般。她的美是一道烙印,一旦看上一眼,便深烙在心底,再也无法忘记。偏生她又如神似仙,使人不敢有丝毫亵渎之意。她的出现,是一场幽雪,又似一道闪电,李玄觉得自己几乎又要晕过去了。
      这次他伤得比刚才还要重。
      太辰院中响起了一阵低低的吟哦之声,那是卢家四兄弟精神开始恍惚的证明。
      只见他们折扇轻摇,目光呆滞,口中念念有词,足下跃跃欲试,却是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封常青更是连哈喇子都流了下来。就算是少年老成的郑百年,也不由自主地偷眼看了这女子一眼又一眼。
      她缓步前行,那真是步步生莲,男生徒们恨不得身化大地,享受被她踩着的荣幸。她似乎注意到众人的失态,嘴角浅浅挑起。
      李玄的心砰砰跳着,不住地暗吼道:“不要笑!不要笑!”
      不言不动就几乎引得大家入魔,若是美人一笑,那摩云书院还不疯狂了?
      但等到她真的笑了,众人却只有呆立着惊叹。那是多么神奇的一刹那啊!
      那一瞬间,所有的美都黯淡,抽离,汇聚而来,融合到这抹笑容中。天长地久,生死轮回,这一笑宛如上天垂赐的光芒一般,永远照耀着他们的灵魂,无一时一刻可忘。
      那是她的笑,可以不记她的万种柔情,千般妩媚,但无法忘记她的笑。她的笑是仙缘,亦是魔劫,是这浑浊世界中最后一片无暇的雪域。
      所有的生徒都鸦雀无声,看着她将纤手盈盈按在了九仙瑶星上。那是怎样的一只手啊,李玄本以为手的用途就是拿东西、打架的,但这一双手显然与这些统统无关,它仿佛只为了捧起九天上的星辰,以及荒原上的落雪。
      而它本身就是由星光与落雪凝结而成的,那么盈盈一握,那么清冷欲融。
      众人不由得心中都是一阵可惜——若是排在这位仙女后面,大可以沾一点铜鼎上留下来的余香,那也是难得的福气啊!
      太辰院中碧气轰鸣,一连串的闪电自太皓鼎巨龙口中喷出,在每个男弟子头上狠狠击了一道。大家一起趴在地上,但没有一个人后悔的。
      让谴责的闪电来得更猛一些吧,因为他们还想继续欣赏下去!
      皓华念出了她的名字:“苏犹怜。”
      真是彻头彻尾的好名字啊!还有什么名字更贴切这么一朵娇花,一片幽雪?每个人的心思都蠢蠢欲动,但太辰院中的碧气也蠢蠢欲动,他们只好赶紧收敛,不敢蠢蠢欲动。一时咳嗽声接连响起,大家都拼命想转开注意力。
      自然,都是男同学们。女同学都用恶狠狠的眼光看着男同学。
      每一个男生心里都在飞转着念头,这位苏犹怜同学没有参加迎新大会,看来是后来才入学的小师妹了,有了这样的小师妹,书院的生活可真是有趣多了。
      提起小师妹,李玄迅速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怎么不见龙薇儿?”
      皓华道:“龙薇儿比较特殊,她由司业谢云石亲自教授,不跟我们一起上课。对了,从今天而后,你也不用来了,因为你是祭酒紫极老人点名亲自要带的学生。”
      什么?还有这样的待遇?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李玄不由得在心底暗暗思量着。
      皓华道:“现在太皓元尊已经认识你们了,你们看到没,这就是你们力量的代表。”
      他指着鼎身上的北斗七星,七星已被连在了一起,透出微微的碧光。循着七星的柄,蔓延出一条寸许长的光芒来。皓华道:“这道光芒就是你们的力量总和。”
      他的手指沿着那道光芒划出去,一直划到另一枚星辰:“这就是你们的目标。等你们的力量总和能达到这颗极星的时候,基础课的学习就算结束了,只要总和达到了就可以,不必每个人都达到。而在这期间,每一天你们都要进步。”
      随着他的话语,光芒的末端到极星之间,被突然出现的细线分成了许多个等分的小块:“每一天,你们都要至少进步这么多才行。若是进步的幅度不够,则不能打开太皓鼎,你们就无法上课,全体同学都要一起受罚。摩云书院的规矩很宽松的,旷课无所谓,只要每次上课的人的力量总和能达到标准就行。你们清楚了么?”
      众同学一齐点头,这可真是个奇怪的规矩,不过听起来似乎不错。
      皓华点头道:“清楚了就好,那么我们就开始上课了。”
      他伸出手掌,按在九仙瑶星上。一道碧光闪过,那道小小的光芒突然激增拉长,直通到极星。那枚极星倏然大放光芒,众人眼前一阵光华缭乱,突然,整个世界都隐去了。
      他们惊骇地发现,他们出现在了天空中!
      下面云雾缭绕,他们就踏在一团雪白的云彩上,天风呼啸,下面是茫茫的大地!
      封常青脸色立即变了,他一下子扑了过来,紧紧抓住李玄的衣襟,闭上眼睛,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李玄怒道:“你干什么?”使劲想摔开他,但要打要骂都行,要封常青放手,那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的。
      皓华道:“欢迎同学们来到摩云书院算学课的课堂。”
      李玄怪叫道:“这是课堂?这是什么课堂?”
      皓华笑道:“你以为你真的是在天上?不是的,你其实身在太皓天元鼎的世界中。你所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是幻影而已。”
      李玄定了定神,迟疑道:“你说这些都是幻影……是假的?”
      皓华微笑道:“不错。但它们又无比的真实。”
      这句话彻底让所有的同学都迷惑了,既然是假的,为什么又无比的真实呢?
      皓华解释道:“常言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所以,经由紫极老人亲自担纲,历经十数年的时间,摩云书院终于成功地实现了‘镜生还真’的教学方法。借由太皓天元鼎这件上古神物,创造出了一个几乎跟我们身处的世界完全一样的世界来。在这个世界中进行教学,可以让同学们更直观地认识事物,加深学习。现在,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你们的图书馆。”
      话刚说完,众人眼前又是一阵缭乱,等景物全都定下来之后,他们发觉眼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塔,塔分九层,直指穹天尽头,壮观无比。又是一阵眼花缭乱袭来,他们已经进入了塔中。那是塔的第一层,一个无比巨大的空间,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图书。这第一层中就分了三层,每一层都不一样,越向上,越是金壁辉煌,庄严肃穆。
      第一层堆积着无数的线装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整整齐齐罗列着,怕不有几千几万本。李玄忍不住发出一声浩叹:要什么时候才能读的完?
      第二层让李玄眼睛亮了起来,那是无数的金子啊!都打成极薄的金箔,上面用银汁写满了稀奇古怪的字——这难道就是金章?金箔整齐地摞在一起,几乎触到了顶。
      第三层仿佛是神仙境界,一团团云气漂浮着,每一团云气中裹着一片或大或小的玉石,不时有清光自玉中闪过,照耀出其中沉浮着的无数细小的符篆来——这难道就是玉简?
      李玄的眼睛睁得好大好大,他不由自主喃喃道:“图书馆真是个好地方啊……我以后要常来……”
      他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狠狠地盯着那些金章玉简。
      皓华道:“你们刚入学,只能翻阅第一层的书籍。”
      李玄道:“为什么不能看第二层、第三层的?”
      皓华看了他一眼,道:“不过你没有这个限制,因为你是大师兄。若是你想上去看,没有人阻拦。”
      李玄大喜,咚咚咚跑上了三楼,过了一小会,他臭着一张脸又跑下来了。
      崔翩然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不看了?”
      李玄没好气地道:“没有一个字是看得懂的!”
      众同学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就连媚色天成的苏犹怜也为之破颜,又让男同学们好好欣赏了什么叫做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皓华道:“图书馆是大家都可以进来的,只要将手按在九仙瑶星上就可以。每个人都有一个座位,供学习之用。上课的时间比较少,摩云书院重在自我修炼,顿悟,所以,你们大部分的时间,都会消磨在这里。”
      他看了众生徒一眼,见大家都没有疑义,道:“基本的情况清楚了,现在开始,正式上课。第一堂课是四门基础课中的算学。算者,演也;演者,推其理而穷其意,明其道而尽其用也。所以算学涵盖甚广,书院中在算学之下开设了七门分科:天文、地理、术算、格物、禽兽、草木、金石。
      天文学测星绘辰,依照天上星斗的运行推演天下大事。地理学分井定脉,举凡山川海岳,都包括其中。
      术算学讲的是加减乘除,奇门遁甲。格物(也就是物理)格物致知,推究万物之理而为我所用。
      禽兽学研究天下万类禽、兽、虫、蟊、鳞、甲的产地、习性、伏法、源流等,为将来你们学习的专业课中的幻身、御神做知识储备。草木学学习花、草、木、菌、苔、藤类的分布、培植、药用、珍异等。
      金石学学习金、木、水、火、土五行五质的特点、生成、养护等。
      算学可以说是一切学问的基础,目的是要了解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让一心与天地合,与世界合,彼此无间,通行无碍。日后你们所学的术、剑、阵虽然看似与算学无关,但当你们晋升到一定境界之后,便会发现不但不会无关,而且息息相关,甚至你们以后修为的高低,都由这些基础所决定。切不可轻乎对之。今天我们这第一堂课,是算学中的天文学。”
      一语方罢,众同学周围景象立即错乱变幻,再度立身九天之上,时间也换成了夜间,那黑夜仿佛一块巨大的乌琉璃,将众人包裹在中间。身周罗列着点点星辰,仿佛能够触手可及一般。
      那些星辰遥遥看去,各种形状都有,有方的,有长角的,有像棍子的,不过以圆球状最多。颜色也各式各样,红蓝青绿,都有,以白色最多。每一大星的周围伴随着无数的小星,似是组成了一个集体。
      星辰有的如玉,通体透明,有的却像是金铁铸成的,彩辉缭绕,赤炎万丈。大多数的星辰都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只有少数拖着长长的焰尾,不时划空而过。大小的玉屑从它们的焰尾掉落,洒得满空都是,众同学都看得目瞪口呆,赞叹不止。
      皓华指着周天星斗,一一讲述它们的名称,由来。有时还会带领同学们挪到小星星的边上,让他们触摸一下。
      太皓天元鼎虽然能模拟诸天星象,但也仅仅只是模拟而已。皓华讲到,这些星星虽然看上去很小,但实际上广大无比,是泰山的万亿倍。
      这席话说得众人桥舌不下。皓华又讲起星辰之间的分布,以及他们之间的联系。诸天星辰并不是游离的,往往几万亿颗组成一个小小的集体,彼此之间息息相关,牵一发而动全身。
      这些星星虽然远在天边,但宇宙中的一切事物,本源上都是相关的,天象运行,往往影响到人间生灵,而人间生灵的生息繁衍,也往往会上体天象。因此,人的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便可借天象运行推演出祸福休咎来。
      而且这些星辰已经存在了千万年,其中蕴蓄了天地初开时的阴阳之气,有些星辰中所蕴蓄的力量甚至比整个大地所藏都要丰沛。如果熟知天象运行,便可将这些力量取为己用,那就几可无敌于天下。只是借用星辰之力艰难无比、凶险无比,古往今来虽然无数人穷尽心力于此,但成功者却不多。星象之道浩繁深邃,却不是一年两年就可掌握的。
      皓华侃侃而谈,讲了一个多时辰。众生徒听得晕晕乎乎的,但全都兴趣昂然。这第一堂课便眼界大开,不由得赞叹不休。
      突地,一道明亮的光芒自九天尽头驰纵而来,仿佛最灿烂的流星,倏然就冲到了众人面前。同学们尚在惊慌躲避,皓华笑道:“不要害怕,那是司业谢云石的逐日旭光舟。”
      同学们一听,立即兴趣大生。那光芒到了面前,悄然散开,露出中间八只银白色的龙马。每只龙马身上都生了一双洁白的羽翼,垂天扩开,神物英俊,刹那间就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
      龙马身上带着七彩的丝缰,系在它们身后那架由整块玉石雕成的浮舟上。
      舟极大,比他们方才去过的图书馆小不了多少,玉帆高张,光芒就从玉帆上腾出来,将整个玉舟护住,在舟身下结成七彩的祥云,托起舟身。舟上是七层的楼阁,最上面一层探出的头,居然是龙薇儿!
      她跟谢云石并肩而立,对着大家笑道:“你们好么?天上很好玩啊!”
      皓华微笑致意:“司业也在上课?”
      谢云石颔首道:“遥遥看到你们,过来打个招呼。”
      两人举手互相道别,逐日旭光舟身上的光芒倏然合在一起,偌大的舟身被强烈的光芒包住,里面的景色影影绰绰地看不清楚了。八匹龙马齐齐嘶啸,牵动玉舟化作一道流星,向繁星深处投去。
      李玄看着逐日旭光舟的影子,不知怎么,心头上萦绕住了一丝淡淡的不快。
      是龙薇儿那笑容么?他使劲摇摇头,喃喃道:“看来单独授课还不坏!”
      这么一想,他又高兴起来,不禁想象起紫极老人单独给他授课时的情景来。
      那会是怎样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