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答春光知有处

  •   崔蔼然三姊妹沉着脸,步入了太辰院。她们的脸色的确不应该好看,这三个心高气傲的女子被李玄逼着做了挡箭牌,心里自然是大大的不乐。
      尤其是大姊崔蔼然,先狠狠地瞪了李玄一眼,然后盯着郑百年,冷冷道:“只是不知道你除了偷袭之外,是不是还有什么绝招?”
      一听这话,李玄的心啊,简直乐开了花。显然崔家姊妹对那晚郑百年出剑击退她们三人联手一直耿耿于怀,倒不是完全恪守着对李玄的允诺。这实在是太好了,不愁她们一会不出全力。
      果然,郑百年脸色也是一沉,淡淡道:“高手对决,从未听说过偷袭。”
      言下之意,是说崔家姊妹修为不够,反而拿偷袭做理由。
      崔蔼然大怒:“崔、卢、郑、王四大高门,可不是你们郑家排第一!”
      郑百年淡淡道:“江山代不同,只知前、安知后?”
      那口气,自然是说他郑百年出世之后,崔卢郑王,就该重新排排。
      崔蔼然气了个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突然,崔翩然娇生生地道:“既然如此,你敢不敢一招决输赢?”
      郑百年眉头挑了挑,道:“一招决输赢?”
      崔翩然道:“我赌郑大哥无论施展什么招数,我都能招架得住!”
      她拔起两柄灵犀剑,并排放在地上:“你一把我一把,你先选。如果你觉得这剑比较趁我手,对你不公平,那我们就换两柄青钢剑。”
      李玄这才明白崔翩然的打算!原来她早就明白了李玄招架得住二姝联剑的缘由了。
      这小妮子倒真会举一反三,若两人用的都是灵犀剑,则用力越大,剑之间的牵引就越大,郑百年跟崔翩然都用灵犀剑的结果,就是他们的剑一定会撞在一起。那么郑百年的招数无论如何厉害,都一定会被崔翩然架住。而基于灵犀剑振荡的原理,相撞之力一定会被大大减小,不至于伤了崔翩然。
      所以,如果郑百年捡起了这把剑,那他注定必败。
      李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开始有点喜欢崔翩然这个小妮子了。
      心高气傲的郑百年,又如何拒绝捡起一柄剑?
      李玄开始叹气。
      剑光如流云掣电,太辰院中刹那间被逼人的剑风充满,但见冷光散龙蛇,肃风飒寒香,千万道剑气宛如大江奔流,却又突然汇聚成冷森森的一潭,向崔翩然涌去。
      李玄不由脸上变色,郑百年的这一招大有返朴归真之感,真气虽然浩大,但凝而不散,已然初具高手之风范。李玄虽然知道郑百年武功很高,但也没料到竟然高到了这种程度!
      他不由有些担心崔翩然,尽管灵犀剑能够相互牵引,但毕竟只是剑上玉石所刻的阵法相互吸引而已。如果运剑之力量大于阵法威力,那这牵引之力就未必能够奏效。
      哪知灵犀剑在崔翩然的手上,威力却非在他之手所能比。
      就见崔翩然纤手一震,剑柄上玉石忽然放出一阵光芒,隐然爆发,轰然震成一柄巨大的透明光剑,清光一闪,没入了灵犀剑,而灵犀剑倏然化成一点流星,疾射进万里海涛之中。
      崔翩然一声娇斥,身子倏忽后退,宛如大海浪涛中的一抹鸥影。
      狂浪般的剑气消散,两柄灵犀剑架在了一起。
      郑百年呆立当地,一时无法相信这一结果。
      崔翩然微笑看着他。良久,郑百年长叹一声,道:“我败了。”
      崔翩然笑道:“郑大哥果然是人中龙凤,行事干净利落。既然承认败了,不知可否答应小妹一件事?”
      郑百年道:“你说吧。”
      崔翩然笑得就跟一只小狐狸一样:“郑大哥能否一年之内,不再用剑?”
      郑百年霍然抬头,目光炯炯,盯着崔翩然。
      崔翩然叹道:“不知郑家子弟还有没有血性,比剑败给了别人,还好意思继续用剑?”
      郑百年面孔迅速紫涨,全身气得发抖,突然一出手,腰间那柄黑剑宛如毒龙般飞起,铿然插在了地上!郑百年再不回头,大步踏出。
      李玄长出了一口气,郑百年最强的就是剑法,现在被崔翩然缴了剑,宛如老虎拔了爪牙,就不值得那么畏惧了。而且他心高气傲,如此惨败,只怕不会再轻易找别人比试了。
      自己从此安全了。
      崔翩然笑道:“那我就帮郑大哥先保存着了。”
      她拔起剑来,笑嘻嘻地挂在自己腰间,盯着卢家四兄弟,道:“你们要不要也打个赌?”
      卢家四兄弟自然更不明白灵犀剑的秘密,自忖未必能架住郑百年这招江海剑法。更何况,美人是拿来怜惜的,岂能动刀动枪?他们四人折扇缓招,一起摇了摇头。
      卢长涣摇头晃脑地道:“美人遗我金错刀,欲将报之瑛琼瑶……比拼的事情就免了,若是师妹找我们花前月下,清香苦茶,做一日之饮,小生们倒可欣然奉陪。”
      四兄弟一齐点头,吟哦不绝。
      崔翩然笑了笑,道:“这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卢家四兄弟早就对崔氏三姝大有好感,彼此都是七姓十族,门当户对,而且男为公子,女是佳人,正是良配,早就想深通款曲,只是崔氏三姝一直来去匆匆,没有机会而已。此时听崔翩然口风松动,四人的目光立即亮了起来。
      卢长涣更是礼敬有加,一揖到底,恭声道:“师妹请讲,凡有所命,无不欣从。”
      崔翩然笑道:“我们姊妹娇弱胆小,日后要是打架的话,无论跟谁打,卢大哥们都要帮着我们才是。”
      卢长涣笑道:“这个自然。”
      他们卢家四兄弟率性正直,既然答应了三姝,那就做到彻底。当下四人攒土为香,跪倒在地,向着苍天盟誓道:“卢氏长涣,长龄,长适,长庄,昔称四公子,今为四怜花,对天盟誓:如有人敢对崔氏三姝不利,宁可溅血十步,也要护卫她们周全。若违此誓,天厌之,地厌之。”
      四人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站起来,充满期待地看着崔氏三姝。
      崔翩然轻声笑道:“卢大哥真令我感动……不过咱们三姊妹不去打的人,卢大哥也不须去动他,更不要向任何人挑战。否则敌人知道咱们姊妹跟卢大哥同仇敌忾,打不过卢大哥,来寻我们姊妹的麻烦,那就糟糕之极了。”
      卢氏兄弟一齐犹豫道:“这个……”
      他们看了李玄一眼,自然知道若是答应了这一条件,便与大师兄之号无缘了。然而偷眼看去,崔氏姊妹或嫣然或蔼然或翩然,个个是娇媚婉柔,活色生香。
      男子汉大丈夫,为美人一诺有何不可忍者?当下悍然点头道:“就如师妹所言!”
      崔翩然浅浅一揖,道:“多谢四位师兄了。”
      卢氏兄弟大喜,跟着忐忑道:“那……那个……”
      崔翩然笑道:“请以三月为期,如果卢大哥们遵守约定,那么小妹必定也会遵守约定。”
      卢氏兄弟喜气洋洋地道:“好!就是如此!”
      他们既然与大师兄无缘,肚子中的饥饿便再也不能忍,相互搀扶着向厨房走去。
      崔蔼然悄悄拉了三妹一下,低声道:“你何须答应他们这等条件?”说着,眉头轻轻蹙起,显然对卢家兄弟并不以为然。
      崔翩然道:“咱们显然已与郑百年结仇,今日之事,他日后必然能够想通,那时候若是找我们姊妹算帐,咱们还真不一定能胜他。与卢家兄弟交好,这是合纵连横之策。”
      崔蔼然沉吟着,点了点头。卢家兄弟虽然油头粉面了一些,但毕竟是七姓十族之人,要对付郑百年,他们无疑是最好的帮手。
      当然,最高兴的就是李玄了,他实在没有想到,崔翩然这个小妮子竟然还有这么一手,谈笑之间,就为他消去了四个大敌。这小妮子,日后要好好调教一下子。
      于是,大家各回各号,一场几乎要了命的比拼,就此化解。李玄心头一块大石这才放下。崔翩然走过他身边时,轻轻道:“别忘了我们的约定哦!”
      但她的表情、步伐却一点都不变,在别人看去,她跟两位姊姊手拉手,得意洋洋地退场,正眼都不看李玄一眼。
      李玄不由感叹,女人真是演戏的好手啊!
      
      奇怪的是,李玄目为最强敌手的石紫凝竟再没寻过他的晦气,这让他高兴极了,觉得自己的大师兄的位置,也开始渐渐稳固起来。
      成为大师兄,最大的好处便是可以不受限制,自由出入书院各处。这对于生性好动、崇尚自由的李玄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他甚至已经开始计划自己的游历探险日程了。
      至于摩云书院禁地的说法,他根本没有听到,也就自然不在考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