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教莺语太叮咛

  •   他应该觉得庆幸,因为没有在刚出门的时候,被石紫凝一剑斩在脑后,死个糊里糊涂。石紫凝已经不见了,大概她也摸不清李玄究竟身怀什么秘宝吧。
      李玄走到厨房,搬出一大盘云泥,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了,他爬到大树上,远远观望着太辰院中的动静。反正打是打不过了,先拖着饿他们个半死,然后看看有什么空子没有。
      一个时辰过去了,太辰院中的人明显有些烦躁不安,有几人想要走出去,但见别人不动,自己也就强忍住了。
      李玄得意地笑了,这正是他要的结果。
      又过了一个时辰……
      他实在没想到,这帮家伙还挺能等的,直到现在,居然还忍着不去吃饭。
      又过了一个时辰……
      李玄倏然坐了起来,仔细地看着太辰院中的情形。他嗅到了机会的味道。
      果然,崔家三姊妹先忍不住,崔嫣然跺跺脚,道:“我等不下去了,我们先去吃饭,吃饱了再来揍这个不讲信用的家伙!”
      封常青饿得摊倒在地,强撑着道:“也许再过一小会,他就会来了呢?那你走了损失可就大了。”
      卢家四兄弟轻摇着折扇,他们俊美而温文的脸已经饿得有些青了,却仍然不肯有半分失态。他们的身形仍然挺拔站立,摇着折扇的动作仍然轻闲而文雅。他们看着崔氏三姝的目光,仍然深情而温煦。
      他们仍然是翩翩浊世佳公子,是大唐十大家族中年轻一代的翘楚。但他们心中充满了矛盾。他们很想追上去,跟崔氏三姝一起快快乐乐地吃上一顿,但一眼看到郑百年仍然留在太辰院,他们就顿住了脚步。
      只要郑百年这小子不离开,他们就绝不离开。
      所以,他们只能深情地目送崔氏三姝离开,决意要跟郑百年拼到底。
      但郑百年这小子盘膝坐在地上,仿佛睡去了一般,自坐定起,就再没有动过。这小子的耐性可真是好。
      李玄悄悄翻身落下,跟在崔氏三姝身后。这三姊妹饿得前心贴在后背上,只想狠狠吃上一顿,头昏眼花的也没发现背后跟着李玄。
      李玄一面跟踪,一面苦苦思索怎么制服这三姊妹。
      三姊妹的武功极高且不说了,三人心灵相通的灵犀剑法,更是绝学中的绝学。要制服三姊妹,必须要先破灵犀剑。但要怎么破这套绝学?
      李玄想破了头,也没有半点头绪。他不会半点武功,就算有计谋又有什么用?他能像谢云石那般身剑合一么?他能像君千殇那样万魔慑服么?
      不能,他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无赖而已,要破灵犀剑,可真是难上加难!
      突然,一个轻微的声音在他耳际响起:“灵犀剑有破绽。”
      李玄一惊,急忙停步四下张望。他跟踪着崔家三姊妹穿过一片桃林,前往厨房。四周静悄悄的,五月桃花初残,嫩翠乍吐,空碧满枝,锦云堆绿,却哪里有什么人影?
      他不由疑惑起来,是什么人暗中帮助自己么?但崔家三姊妹就在不远的前方,他不敢出声询问,只好聚精会神,听那人说些什么。
      他一定下心来,那个声音再度响起:“破绽不在招数,而在剑上。”
      在剑上?李玄不禁疑惑起来,等着那人讲下去。但那人再不出声,而崔氏三姝渐渐走得远了,李玄只好皱起眉头,苦苦思索起来。
      破绽在剑上?
      他仔细地盯着三姊妹的剑。那是三柄完全一模一样的剑,剑身细长,剑鞘打造得极为精致,上面装饰着彩带明珠,在剑柄与剑身相接的剑颚处,镶嵌着一块玉石,氤氲的光芒自玉中透出,构建成一幅细小但精致的图画,似乎是一种独特的符咒。
      李玄一柄一柄地看过去,他突然有种错觉,这三柄剑上,三块玉石中的符咒,似乎可以连在一起。这想法让他眼前一亮,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说破绽在剑上。
      就算是三胞胎,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心灵相通,但若是借助一些法宝符咒,也许就能弥补这一缺陷。这三块宝石,也许就是为此而设的。李玄越想越觉得对,他决定冒一下险。
      以他这点修为,要做大师兄,不冒险可怎么成?
      李玄脸上现出得意的坏笑。
      就在崔翩然叹了口气,指着厨房的大门道:“这是我走过的最远的一段路……”李玄突然跳了上来,一把就将崔翩然纤腰上挂着的灵犀剑拔在手中!
      崔家三姝一惊,崔蔼然崔嫣然一齐拔剑,她们的动作真是迟缓之极,大概的确是饿昏了。
      这给了李玄机会,他全部心神都贯注在一双眼睛上,仔细地盯着崔家剑式的每一分变化。
      要知道,对眼神功那不是白修炼的,李玄这一双眼睛之毒,可以说是冠绝天下。崔蔼然剑式才起,他就敏锐地观察到,崔氏姊妹剑柄上镶嵌的玉石中腾起了一缕微淡的光芒,而同时,自己手中剑柄玉石中的符箓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绽发出丝丝精光,缓缓地转动着。
      李玄暗中点了点头,他明白灵犀剑是怎么回事了。这三柄剑本是一体,本身就能共振和鸣。就算由三个不相识之人都能配合默契,何况是本来心灵就暗合的三胞胎。
      明白了灵犀剑的原理之后,他心情大畅。举手随随便便一架,只听“当”的一声响,已将崔蔼然崔嫣然二姊妹的剑架住。
      这实在太不费力气了——因为三柄剑基本上就是被玉石中的阵法吸在一起的。
      三剑相交,振荡的力量扩开,李玄就见剑柄玉石微微地亮了一下,崔蔼然击来的剑力宛如泥牛入海一般,渐渐消弭了。他心中大喜,但崔家姊妹却同时一惊,她们绝料想不到李玄竟能轻轻松松地将二姊妹合力一招招架下来!
      李玄简直乐开了花,崔氏姊妹却更是昏了头,一剑一剑连环而来。李玄随意挥洒,跟他们斗在了一起。反正三柄剑都是要撞在一起的,什么招式都一样。
      崔家姊妹用的力越强,三柄剑上的吸力就越大,后来都不用李玄用什么力气,便能自如抵挡。
      乱斗之间,李玄一声大喝,剑光骤然飞起,竟舍了二姊妹,向旁冲去!
      此时打斗已过了百余招,二姊妹功力已消耗得差不多,就见三枚玉石彩光晕发,崔蔼然崔嫣然手中的灵犀剑嗡然轻震,逐着李玄而去。三道剑光合而为一,光华骤然强盛,宛如一道七宝琉璃的光幢,在三人身边溅开。
      三人身边,是崔翩然。
      这道剑光所取,正是崔翩然!
      但她却已无法躲闪,因为这道剑光太过凌厉,剑光才一展,就已将她全身笼罩住!
      崔翩然脸色立即苍白,而在同时,崔蔼然崔嫣然也赫然发现这一点,她们急忙撤剑!她们这时候才知道,灵犀剑之间的共鸣是多么强大,纵然她们出尽了全力,也无法自李玄的剑光中逃脱!
      一声轻响,剑光骤然全部隐去,李玄微笑住手,他手中长剑剑尖,点在崔翩然细细的脖颈上。
      剑气森寒,映着崔翩然苍白的脸色。
      叮叮两声,崔蔼然崔嫣然手中宝剑同时落地,崔蔼然急道:“你……你想做什么?”
      李玄微笑道:“不想做什么,不过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崔蔼然道:“什么事?”
      李玄嘿嘿笑了笑,尽是奸诈之容,慢慢道:“龙薇儿住哪个房子你们知道吧?”
      崔蔼然点了点头。李玄道:“她床头柜子的第一格里,有个描金的红盒子,你将它拿给我,我就放了你这三妹。”
      崔蔼然怒道:“你……你让我们去偷东西?”
      李玄不答话,偷东西怎么啦?他只是将剑锋轻轻向前送了半分。原先还是虚对着崔翩然的细颈,现在那泛着寒光的剑尖,已紧紧贴着崔翩然的肌肤。大颗的泪水自崔翩然的眼睛中集聚,盈盈就要掉下来。
      她实在从未受过这种羞辱。崔蔼然脸色立即苍白,她狠狠跺了跺脚,拉着崔嫣然飞身而去。
      李玄笑了。龙薇儿这人绝不简单,竟然能差遣得动玄冥,而且一枚钗子就让石紫凝如此震惊。神华阁中既然没有宝物,那就打她的主意吧。他亲眼看着龙薇儿锁起来的,料来不会有错。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极度压抑的抽泣声。李玄这才自得意的幻想中清醒过来,就见崔翩然终于忍不住,一滴泪水滴在了地上。跟着清泪纷纷垂落,将方才受的委屈尽皆宣泄了出来。
      李玄急忙收剑,问道:“你哭些什么?”
      崔翩然哽咽道:“谁……谁哭了?”
      她虽如此说,但被人拿剑指着的惊惧跟委屈同时袭来,忍不住抽泣得更是厉害。
      这一下李玄可慌了手脚,他实在没对付过一个哭泣的女孩,想要安慰崔翩然几句,但一时想不起什么词来,提着剑呆立在地,不知如何是好。
      崔翩然见他不说话,越哭越是厉害。李玄一咬牙,突然将灵犀剑往她手中一塞,道:“是我不对,这样,你拿剑指着我,要是还不解恨,你戳我一剑好了!”
      他千辛万苦得来的胜利,竟然如此轻易地拱手送给敌人,崔翩然不禁有些惊讶。
      李玄见他不动手,自己抓着剑尖,放到脖子上,道:“喏,我刚才就是这么指着你的,你也狠狠地指着我。不过你要是想戳我一下,可千万别戳这里,你戳……”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让她戳自己的手,但想想,如果手被戳了,他就更打不过那些师弟们了。戳脚呢?脚坏了就没法跑了。身子?不行……屁股?那可是制造阿拉神雷的秘境啊……搜来想去,可实在找不出可戳的地方。这让李玄大为焦灼,这不是说明自己没有诚意么?
      崔翩然见他如此慌乱,忍不住“噗哧”一笑,撇了撇嘴,道:“哪里都不行,看来你这是空头支票,毫没半点诚意。”
      李玄急道:“怎会是空头支票!”他还要再罗嗦两句,抬头一看,日已偏西,不由急了起来:“……不好,先不要说这些,你的姊姊们快回来了,我们还要假扮刚才的情形,否则,她们就不会把描金盒给我啦!”
      崔翩然噘嘴道:“那你又欠了我人情,该怎么还?”
      李玄搔头道:“我也没有别的东西了……要不这样吧,反正我有大师兄的特权,我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崔翩然嘴仍然噘着:“拉勾!”
      她将小指伸到李玄的面前,一双大大的眼睛中还隐着点点泪光,看去当真是楚楚动人。
      李玄笑道:“拉勾就拉勾!”
      两人小指勾在一起,轻轻一拉。这仿佛就变成了一个允诺,无法更改了。不知怎的,两人心中都有了一丝温馨之意,目光再触在一起时,相视一笑。
      崔翩然道:“好了,来吧!”
      说着,她将灵犀剑还给李玄,李玄再度将剑指向她的脖子的时候,却觉得有些别扭。只好将剑弃在地上,道:“还真是不能跟俘虏谈感情。好啦,一会你不说话就是了!”
      花树分开,崔蔼然跟崔嫣然急匆匆地回来了。崔蔼然怀中果然抱着那个金盒。
      李玄大喜,道:“快些给我!”
      崔蔼然见崔翩然已经脱离了李玄的魔掌,不禁有些犹豫。
      李玄冷笑道:“你是不是觉得你妹妹安全了,就不再听我话了?告诉你,若不是她已服了我的疯魔丹,我又怎会放开她?”
      崔蔼然脸色一变,道:“疯魔丹?”
      李玄悠然道:“只要我一发动,她立即就会疯狂!那时,她会做出什么事来,连我都不知道。”
      崔蔼然大惊,向崔翩然看去。崔翩然想起李玄的嘱咐,什么也不说。
      但这沉默无疑就是默认,崔蔼然再不敢迟疑,将金盒交到了李玄的手中。
      李玄眼珠一转,道:“你来打开。”
      这盒子中不会有什么机关吧?
      崔蔼然只好打开盒子,只见中间是一本书。李玄登时失望之极。他只瞥了一眼,就看出这不过是本日记而已,不是什么宝物。
      崔蔼然随手翻了翻,手指停在一页处,不由得陡然变了脸色。
      她显然也发觉这只是一本日记而已。
      但她的脸色竟是那么苍白,难道她觉得翻看别人日记是道德极度败坏的么?尤其是翻看一个身份可能很高的人的日记,是不是件很可怕的事?
      李玄灵机一动,微笑道:“你看过了?”
      崔蔼然身子一颤,日记跌落在金盒中。
      见她惊惶,李玄脸上不由得浮出了一丝笑意:“你知道这件事泄漏出去,会有多严重的后果么?”
      崔蔼然两只美目中都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李玄有些纳闷——搞什么?至于吓成这样么?不过她越是害怕,李玄越是高兴:“你要是不想让别人知道,那就要听我的话!我让你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崔蔼然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怒意,她出身高门,向来荣宠娇纵惯了,几时受过李玄这样的恶气?不由得就要发作。
      李玄忙道:“你若是不听从,那我马上跑到太辰院,把这件事告诉所有的同学!”
      崔蔼然脸色巨变,浪荡江湖的李玄或许不清楚,但出身望族的崔蔼然却知道,一旦这件事败露出去将有什么样的后果。
      一想到在日记中看到的那几个名字,一想到日记中提到的那件事……若是被另外的人知道,传到那几个人耳朵里,也许清河崔氏就此便会灭门。
      崔蔼然的怒意立即馁了下去。
      人生就是这样的,同一本日记,李玄看到的那页不过是莳花种草、最普通的日记,但崔蔼然姊妹所看到的,却是天大的一个秘密,杀人灭族的秘密!
      这,就是人生。只不过隔了几页,就完全不同了。
      崔蔼然低头沉吟,脸上神色阵青阵白,一时拿不定主意。她心高气傲,如何肯向李玄这个小无赖低首?突然,崔翩然苦着脸凑了过来,偎在她身边,娇声道:“大姊,你就答应了他吧。我……我还中了他的疯魔丹呢。”
      这句话将崔蔼然最后的尊严完全摧跨,她狠狠地瞪了李玄一眼,软弱道:“你……你想要我们姊妹做什么?”
      李玄笑了。无间道的感觉实在太好了!他笑道:“很简单,你们帮我去揍郑百年一顿。”
      崔蔼然沉默着,终于道:“好。我答应你。”
      李玄笑道:“那你们先去吃饭,然后赶紧到太辰院中!”
      乖乖的小白兔,终于又落到了大灰狼手中。
      
      幸运女神偶尔还是会站在他这边的,李玄匆忙感到太辰院的时候,卢家四兄弟正起身。
      郑百年却仍然盘膝闭目坐着,脸上连丝毫不耐烦都没有,这倒让李玄想不佩服他都不行。李玄也没多说话,径自走过去,盘膝坐在了郑百年的面前。
      卢家四兄弟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就住下了,惊讶地看着李玄。
      李玄微笑道:“我来晚了。”
      卢长涣刚要说话,李玄截口道:“知道我为什么来晚么?”
      卢长涣刚想问,李玄截口道:“因为我想知道在几位亲爱的师弟中,究竟谁才是我真正的敌手。”
      卢长涣忍不住问道:“那谁才是你的敌手?”
      李玄扫了他们一眼,石紫凝并不在这里,龙薇儿也走了。这对李玄来说是好事,太辰院中只有郑百年、卢家四兄弟、封常青。
      封常青?李玄冷笑盯着他,道:“你也想做大师兄?”封常青给他凌厉的眼神一照,登时胆小的毛病又犯了,脸皮立即涨成了紫红色,强挣着道:“我……我是来看热闹的……”
      这答案不出李玄的意料。他转头对着卢家四兄弟,道:“范阳卢氏也是国朝七姓十族中的大家,四位本足以当得起任何人的敌手,但可惜……”
      他住口不说,卢长涣问道:“可惜什么?”
      李玄拖长了腔,道:“可惜啊可惜……”
      他越是不说,卢长涣越是想知道。只因他向来孤芳自赏,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瑕疵。听李玄可惜来可惜去的,不由得又是恼怒,又是好奇。
      李玄淡淡道:“可惜就是太沉不住气了。所以,我的对手只有一个。”
      他的目光盯在郑百年身上,郑百年缓缓睁开眼睛。
      范阳卢氏,荥阳郑氏都是七姓十族中的翘楚,卢家四兄弟跟郑百年相互闻名已久,相互较劲已久。此时听李玄贬低卢家四少,言下之意将自己推为唯一的对手,他虽然不屑李玄,但也不由得暗自得意。
      那知李玄道:“配做我对手的,只有石紫凝!”
      郑百年一怔。
      李玄笑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闷声不响的破葫芦,每次见到了,我总想瞧瞧他的头,看究竟是敲得响呢,还是敲不响?”
      郑百年的脸色立即变得漆黑。李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你那身衣服呢?怎么不见你穿了?”
      这句话勾起了郑百年的伤心往事,他再也忍不住,一声大喝,拔剑而起,剑光霍霍,飙指李玄。
      李玄岿然不动,笑道:“陆北庭决不会向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出招!”
      这句话对郑百年有着莫大的影响力,他虽然气得脸色苍白,漆黑的剑身微微颤动,牙关紧咬,但这一剑仍然刺不出去。
      李玄还嫌他气得不够,笑道:“你不觉得今天穿了这身衣服好看多了么?为什么偏偏要穿一身破衣服呢?是性格问题,还是业余爱好?”
      嗡嗡嘶响自郑百年黑漆漆的剑锋上传来,他闷声道:“拔、你、的、剑!”
      自李玄背后传来一声娇脆的声音:“不用他,我们姊妹来会会你的江海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