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下宝玦青珊瑚

  •   李玄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溜溜达达地走回了摩云书院。
      他已经有了一整套计划。
      他捡起了一块石头,突然向书院的大门上砸去。大门是铜铸的,石头砸上去,发出一声郁闷的轰响,顷刻间传遍了整个摩云书院。
      李玄大叫道:“师弟师妹们,快来迎接你们的大师兄!”
      咻咻几声响,出乎李玄的预料,几乎在他呼声落地的瞬间,几条人影就窜到门口。李玄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些家伙多多少少都藏了一手,修为比表现出来的还要高!
      那些人一见到他,就摩拳擦掌兴高采烈地想上前挑战,但李玄稳稳站在门外,而他们这些人,未经获准,是不能出门的!这让他们很是迟疑。
      李玄满意地笑道:“我知道你们很想坐大师兄这个位子,不如这样好了,咱们到太辰院的广场上,来一场公平决斗,谁最后获胜,谁就是大师兄,也免得一场场打下来,不知打到什么时候。你们说,怎么样?”
      众人互相对望了一眼,都很是疑惑:他居然有这样的好心?
      李玄大声道:“你们信不过我是不是?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先声明两点:第一,绝不用我的对眼神功;第二,绝不使用阿拉神雷!怎么样?”
      崔家三姊妹、卢家三兄弟还不觉得什么,龙薇儿、郑百年听到“阿拉神雷”四个字,顿时脸色苍白。一听说李玄居然会弃威力这么大的绝学而不用,急忙答应道:“就是这样,咱们去太辰院!”
      李玄双手捂着肚子,愁眉苦脸道:“你们先去吧,我稍后就来。我就说我不能吃云泥的么,这不,肚子有些不舒服,得出恭去。”
      他说着,就四处找寻手纸。郑百年闷不做声,急忙向太辰院奔去。众人也一齐跟了上去。
      李玄得意地微笑着,他知道第一重计策已经成功了。他急忙向神华阁奔去。
      ——只要拿到了宝贝,看你们怎么赢我。就算全上也不怕!
      神华阁并不大,看上去也不起眼,事先若不知道,谁都想不到这里竟会堆积着无数的宝物。李玄笑嘻嘻地来到神华阁前,举手就去扣门。
      一个冰冷的声音自他身后传了过来:“我已等候你多时了!”
      李玄满脸得意表情立即凝固住,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就见石紫凝正倚在一棵大树下,森森目光,也仿佛同那树影一齐化成碧色,凝视着李玄。
      李玄这才注意到,她的鼻梁高挺,双目中隐透着一丝碧光,看来也非纯正的中华血统。不过这无损她那英挺的姿态,反而透出一分神秘的野性,宛如雕琢精细的猫眼石,盈转着逼人的光芒。
      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枚硕大的猫眼石。一道淡淡的,透明的绿气翔舞在她身周,包裹成一个与她身高仿佛的晕光。
      绿气仿佛是从树顶渗下,又仿佛由她本身喷薄而出,凝而不散,宛如静静的水波,托起她的衣带襟角,无比妖异。
      但李玄的心却有了恐惧的震动。
      因为他的眼很尖,已经看出来,这抹绿气的源头。那是挂在石紫凝额头的一枚猫眼石。猫眼是种很神秘的石头,幽绿,通透,似乎并不遮蔽什么,但穷极目光,也不能将它看透。当你凝视着它的时候,就仿佛在凝视另一个世界。
      那是生死都沉默的世界。
      在猫眼的正中间,有一条竖直的光之裂痕,就仿佛是猫那深深蹙起的光瞳,带着无上的神秘。
      传说,猫是地府的守护者,猫眼,也就拥有了神异而诡秘的力量。这颗挂在石紫凝额前的猫眼石,看起来绝非简单。
      李玄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热烈地打着招呼:“想不到啊想不到!想不到竟在这里见到了石大姐大!”
      他的脚却悄悄挪移着,向神华阁的方向挪移。只要进入了神华阁,那就是自己的天下。他只求石紫凝没有发现这一点。
      但他的脚才一动,立即就觉身子绷紧起来。一缕淡淡的绿光出现在他的身前,宛如秋风飘散的一枚落叶,在空际中回荡着。但李玄已动都不敢动。
      因为这抹绿光中有着无形的肃杀。他并不怀疑,只要自己再妄动一分,绿光就会化成硕大的光之猫眼,张开中间的裂缝,将自己吞噬。
      肃杀的寒气蔓延开来,将他紧紧笼罩住。大颗大颗的冷汗自李玄额头凝结,滴落在他脚下。那是对死亡的恐惧。
      石紫凝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若再进半步,我就会杀了你。”
      李玄急忙道:“不进!你说不进就不进!”
      石紫凝冷冷道:“随我去见玄冥常傅去。摩云书院的大师兄,已经易主了。”
      李玄叹道:“你已经是大姐大了,为什么还要做大师兄呢?我们一个人做大姐大,一个人做大师兄,不是很好么?”
      石紫凝沉下了脸,道:“胡说!”
      她冷笑道:“我早就知道你必定会来神华阁取宝物的,你不学无术,自然一定会打这些宝物的主意。不过,就算是有宝物在身,你也一定赢不了我。”
      李玄苦笑。
      他忽然想起了石紫凝这颗猫眼的来历。
      传说猫有九命,这颗石头便被称作是九命石。它有着不下于一千种传说,每个传说都又诡异又神秘,也许就像猫是地府的守护者那样,这颗奇石实际是地府的珍宝,不知如何流落到了人间。
      九命石中据说蕴含着九种神秘的力量,每种力量都可以救命,也可以杀人。当年横行一时的四极龙神在没得到他的守护龙神之前,就曾将九命石嵌入自己的逍遥剑上,当真是遇佛杀佛,遇魔杀魔,威力无匹,乃是天下第一等的异宝。
      身无道法的他,的确是无法抵御这颗石头。何况石紫凝本身武功极高,也绝非他能够招架。
      放弃抵抗,乖乖地将大师兄的名号奉出?李玄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
      拒不服从,跟石紫凝打一架?那只会自取其辱,被她打成猪头吧?
      抗也不是,不抗也不是,那该怎么办?
      李玄心中忽然灵光一闪,一个计策已经成型了!
      贼忒兮兮的笑容又出现在他脸上,他的双眼也回复了原来的精灵古怪,毫不客气地打量着石紫凝。双腿,不错……胸,平的……
      石紫凝显然觉察到他这恶毒的目光,脸上立即泛起了一阵怒意,冷叱声中,旋绕在李玄身前的碧光,嗡然涨大起来!
      碧气嘶旋,就要在他身前炸开,制造出一个小小的龙卷。
      李玄脸上却毫不惊惶,悠然道:“亲爱的石家大姐大,你料定了我会来这里取宝,但你有没有想过,我已经进入过神华阁了呢?”
      这句话显然迥出石紫凝的意料,让她的动作顿了一顿。旋绕的碧气失去了支撑,顿时碎散。
      李玄悠然道:“我会来神华阁,这你料对了;但你没料对的,是我是来还宝的,而非来借宝的!”
      石紫凝冷笑道:“还宝,你身上哪有什么宝?”
      李玄淡淡一笑,道:“我本以为石大姐大聪明绝伦,哪知道也是个笨人。你难道没有注意到一个简单的事实么?”
      石紫凝的面容肃整起来,李玄的镇定不同寻常,那必然是有所恃。
      李玄好心好意地提醒她:“想要夺大师兄位子的并不止你一个,我们又打了这么久,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找过来呢?”
      石紫凝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她长长的秀眉挑了挑!
      李玄续道:“因为他们都被我打倒了!”
      石紫凝身子震了震,这实在是个很惊人的消息!
      崔家三姝、卢家四兄弟,还有专学陆北庭的郑百年,这八个人没有一个是凡庸之辈,却被李玄一个人就打倒了?难道……难道他真的已取出了神华阁之宝?
      否则,为什么一个人都见不到?
      石紫凝的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惊愕,但她仍不肯退却,仍然强硬道:“拿出你的宝物来,让我看一眼!”
      她一定要亲眼看一看神华阁之宝。她出身名门,见过无数宝贝,只需看一眼,她就会知道李玄所持的宝贝够不够栖身神华阁,是不是她手中九命石的对头!
      李玄心神一乱,他又有什么宝物可以拿出来?
      他知道,这时候决不能慌乱,只要自己露出半点破绽来,正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的石紫凝立时就会发觉,那时候她恼羞成怒,说不定会支使九命石杀了自己!
      宝物、宝物、宝物!
      哪里有什么宝物!
      他忽然想起一物,但那是宝物么?火烧眉毛,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先蒙骗一下再说。他脸上又挂满了得意的笑容,叹道:“这就是我为什么回来还宝的原因了。因为这宝物并不适合我用,它应该戴在你们身上才对。”
      他小心翼翼地取出了龙薇儿给他的那枚钗子。
      龙薇儿既然能驱使玄冥,想必来头不小。她身上的钗子,就算不是宝,也必名贵。就算不名贵,也多少能值点钱吧?就算不值钱,也总能骗过石紫凝的眼睛吧?
      像李玄这样的无赖,身上是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的,更不可能藏着只钗子。那么,这钗子唯一可能的来源,就是神华阁!
      果然,石紫凝一见到金钗,脸色立即变了。她的心神竟然震动了一下,九命石组成的绿波之漾也薄了许多。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李玄拼尽了全身力气,轰然撞向神华阁的大门。
      那大门并不是很结实,他用的劲又实在太大,这一下跌跌撞撞地冲了进去,脚下一袢,摔了个狗啃神雷。
      他也顾不得身上疼痛,一下就跳了起来,大叫道:“上当了吧?想跟我李玄斗,你这大姐大还嫩着呢?”
      他哇哈哈哈一阵大笑,冲着石紫凝就是一阵鬼脸。石紫凝愣了愣,脸色沉了下去,一跺脚,转身消失在树林深处。
      李玄这个高兴啊,他终于进入了神华阁,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紧挑几件如意的宝贝,赶到太辰院去,把那些老老实实呆在那里的同学们狠狠揍一顿,出出这口恶气。
      想争大师兄的位子?等着留级好了!
      神华阁里面还有个小门,上面挂着一块很古老的匾,上书:“藏宝楼”。李玄使劲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一阵升腾的宝光立即晃花了他的眼睛。
      藏宝楼中心燃着一只巨大的灯台,明亮的光芒照下来,每一个角落都在闪着奇异的光彩。每一道光彩都是一件样式精美,一看就威力无穷的宝物!这些宝物有些浮在半空中,有些装在精美的匣子里,几乎将整个楼都塞满。
      剑是好剑,剑冲斗牛;甲是好甲,甲光射日!
      李玄兴奋地大叫起来,他统统都要了!他发出一连串的怪笑声,朝着宝物冲了过去。
      突然,楼中出现了一个糟老头子,喃喃道:“都天大亮了,谁还点着这盏梦灯?是要做白日梦么?”
      紫极老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玄呆了呆,紫极老人“噗”的一声,将梦灯吹灭了。那眩目的光彩突然全部消失了,充塞在藏宝楼中的无尽宝藏,刹那间消失得干干净净。李玄呆住了。
      他发出一声受伤的狼一般的尖叫,冲着紫极老人一阵大叫:“臭老头!我的宝贝呢?”
      “你将它们藏到哪里去了?还给我!”
      “在本大爷面前,什么花样都行不通,统统拿出来!”
      紫极老人笑了:“梦灯都吹熄了,你的梦却还没醒。那些都是幻觉啊,你怎么无法看到真实?”
      李玄一下子坐在地上了,哀嚎道:“我不要真实,我要我的宝贝!”
      紫极老人叹道:“那你来的真不是时候,上一届的生徒刚结束课程,下山修炼,每个人拿了几件宝物走,藏宝楼已经空了。不过你放心,过些日子他们就回来了,这些宝贝你随便可以用。”
      李玄问道:“多久?”
      紫极老人道:“也就三年两年吧。”
      李玄气得差点就背过气去。三年?两年?他早就被打成肉酱了!
      紫极老人笑道:“不过你也不用灰心,我这里还有一件至宝,号称摩云书院压轴之宝,威力更在所有宝物之上,今日我郑重地交给你,当作是对本届大师兄的奖励。”
      李玄登时两眼冒光,怪笑道:“臭老头,早不说!既然有这样的好宝贝,怎么不早些拿出来?让本大老爷白担了这么多心!”
      他冲上去就开始搜身:“在哪里?在哪里?”
      紫极老人叹道:“这么好的宝贝,我自然天天拿在手中,你却要到哪里找去?”
      李玄瞪大了眼睛:“不……不会吧!”
      紫极老人含笑将手中一直拿着的那本厚厚的书合上,郑重地交到他手中,严肃且无比郑重地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乃万物之终结,你好好用这本书,就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李玄几乎气得背过气去:“老头!你就给我这样的宝物?”
      紫极老人深沉地点了点头,道:“一点不错!你放心,我已经施展了通天道法,将这本书契到了你的心头。只要你不死,这本书就丢不了。”
      李玄阴沉着脸,拿起那本书,使劲地丢了出去。但他骇然发现,那本书竟还在他的手上!他傻住了。忽然,那本书自己动了起来,两只厚厚的书皮像两只脚一样自动地迈着,竟然走进了他的衣兜里!
      紫极老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了!你可以去太辰院了,你不是约了人比武么?”
      李玄的脸臭得就跟珍藏了十几年的阿拉神雷一样:“我这就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