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少年多不贱

  •   李玄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身怀绝世武功,一指就可以戳破天,一掌就可以擂穿地。他成了当代第一大侠,每个人都用景仰的眼光看着他。他单挑雪隐上人跟大日至尊者的联手,胜了;他单枪匹马对抗吐蕃波斯大军,赢了!大唐声势如日中天,都是由他一手缔造的。
      什么石紫凝崔家三姝,都用谦卑的眼神望着他,他想揍就揍,想骂就骂。郑百年也不再迷陆北庭了,天天追着要他穿剩下的脏袜子……
      他再也不用吃那恶心的云泥了,他每天吃大鱼大肉,天下厨师排队等着他来吃,什么黄鹤楼、天颐府、醉仙居……
      也许是他的福气太大了,都惊动了上天,在他刚揍完石紫凝,手握鸡腿,大块朵颐的时候,天上突然落下一道霹雳,轰在了他的脑袋上。
      李玄一声大叫,从地上弹了起来。
      他头晕脑涨,一时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发觉身边站满了人。他们都是赶来景仰自己的么?李玄决定要收门票,每人一条鸡腿。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你还没睡醒么?”
      这个声音很温和,但才一入耳,李玄的睡意全都没有了。
      玄冥常傅?他急忙扫视周围,就见昨日他见过的那些同学们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在他身边肃然站立着。他饶有兴味地发现,一旦衣锦着缎之后,他的这些同学都还生的不错。
      当然,除了封常青。
      特别是郑百年,他的面容本有些冷,此时换了一身紫袍,肩头跟领部用大量的丝线绣成铠甲的样式,看去又雍容又威严,竟然颇有大将风范。一想起他昨夜被阿拉神雷沾身时的狼狈样子,李玄就不禁面带微笑。
      崔家三姝就站在郑百年的身边,三人衣饰相同,都类似于胡服,窄裙短袖,露出一截玉白的皓腕,剪裁得宜的腰线将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衬得恰到好处。三位玉人站在一起,那份美丽陡然增了三倍,十分引人注目。
      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石紫凝与龙薇儿。这两人的服饰都并不特别出色,但不知为什么,万千人中,她们两人就是特别抢眼。
      石紫凝仍是一身劲装,将两条细长的腿衬到了极诣。玲珑的腰身,袅娜的身材,笼在略带褐色的肌肤下,妩媚不胜,英挺有余。一双明目更是冷艳有神,真像一只骄傲的凤凰。
      龙薇儿却显得小鸟依人一般,在鹅黄衫子的围裹下,显得又娇又俏,没有人不陶醉在她那鲜甜的笑容下,就连冷艳的石紫凝,也不忍对她冷颜相向。
      李玄面对着这张笑脸,更生不起半点怒意来。尽管她还没进书院就骗得自己团团转。
      不过这样不是更好么,多了个这么可爱的小师妹,不是人生幸事么?
      他们围着自己做什么?李玄决定不管这些烦恼事,还是趁着太阳这么好,赶紧再打个盹,然后溜进厨房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没。他伸了个懒腰,就准备继续睡下去。
      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扯住他的耳朵。李玄怪叫一声,痛得顺着这只手站了起来。他刚想怒骂,就瞥见这只手的主人正是玄冥。
      忽然,就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玄冥,将他提过来。”
      玄冥答应一声,扯着李玄大步走了过去。李玄被这股大力压得低着头,奋力快步才能跟上玄冥的步伐。就见紫极老人也是一身盛装,站在众人面前。
      李玄刚要说话,玄冥手一紧,痛楚倍增,李玄急忙住口。
      紫极老人悠然微笑道:“欢迎诸位同学来到摩云书院,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同学,彼此之间要友爱,相互帮助。下面,我介绍一下书院的基本状况。”
      他翻开手中厚厚的书,道:“本书院的历史想必各位都很清楚了,我就不再赘述。书院的教职员工有如下三类:祭酒,司业与常傅。常傅就是传授你们剑术、道法等知识的老师,众位也都见过了,摩云书院有六大常傅:丹元、皓华、龙烟、常在、威明、玄冥,分别教授你们不同的科目。司业总理书院中大小事务,你们也见过了,便是谢云石。而祭酒是书院中最没用的角色了,可是偏偏又少不了,便是我这个糟老头子。”
      他看了李玄一眼,道:“玄冥常傅又兼着督学的责任,谁若不听话,就由玄冥常傅来裁处。”
      那本书被他翻过一页,道:“书院的规矩很简单,平常事务由六位常傅组成的常傅会来裁决,四位常傅同意后,便是最终判决。常傅不能决断的,上报司业,司业无法裁决的,再上报给我。懂了么?”
      众人齐声道:“懂了。”这么简单的规矩自然没有人不懂。
      李玄急忙举手,道:“我还没懂!”
      紫极老人道:“你说。”
      李玄道:“凭什么要玄冥拧我的耳朵?你们开常傅会了么?”
      紫极老人淡淡道:“这是我的决定,祭酒的职权可以越过常傅会。这是惩罚你的懒惰的。摩云书院的弟子决不能懒惰,须知懒惰是一切罪恶的源头。”
      李玄撇了撇嘴,还想再说什么,玄冥手一紧,将他剩余的话锁在了喉头。
      紫极老人道:“你们在书院中学习的课程包括两部分:基础课与专业课,基础课分四学:四门学、律学、算学、书学 。四门学学习修身之道,律学习音律,算学究天文地理术算,书学研经史子集种种。虽只为四类,却涵盖世间一切知识,每个人都必须学习。摩云书院之所以称为书院,而不是门派,便是因为书院中并不只是教授武功道法,必须从根基学起,学道先要做人,这四种学问的目的,就是让你们修养自身,研习学问。只有学问好了,才能够顿悟大道,将自身所有潜力开发出来,修成无上的道法。别人传授的有什么稀奇?自己顿悟出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这宇宙中最重要的便是一个‘我’字,我若不存,宇宙何在?是以本书院的宗旨便是常傅传授为辅,自行顿悟为主。你们进入书院之后,除了当尊师重道,听常傅的话外,此外百无禁忌,一切书院中的设施都可为你们所用,直至顿悟出绝世武功来。是以本门宗旨用两个字来概括便是——”
      “道学!”
      这一席话说得众生徒热血沸腾,忍不住交头接耳。紫极老人微微一笑,道:“至于三门专业课,术、剑、阵,便不很重要了。术为三千道法,剑为九重剑道,阵为五行阵图,不过是道之皮毛而已。我以术、剑、阵教汝,乃是教汝术、剑、道之脉络、运用之法,虽然都是古今绝学,但终归是别人的东西,可以恃之横行一时,但不足为绝顶高手,更无法通悟大道,神明变化。你们必须明白这一点,认清楚什么是本,什么是用。慎记!慎记!“
      这席话众弟子闻所未闻,偏生又觉得极有道理。他们多是家学渊源,进入书院之前,都扎好了根基,自然也学习了诸多剑术、道术,无论学习的是什么,长辈们都谆谆教导,对于前人的招数要极为敬畏,要练到丝毫不差才行。这时听到紫极老人叫他们以我为宇宙,讲顿悟而不是一味学习古人,这正合了少年心性,不由对书院生活又起了百般期待。
      就连被玄冥重重扭着耳朵的李玄也有大欢喜,紫极老人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么现在做第四项,也是最后一项介绍,摩云书院的大师兄制度。玄冥,你解释一下什么是大师兄。”
      玄冥恭声道:“是。大师兄有三项特权:第一,所有同届的学生必须服从大师兄。第二,大师兄可以随意取用神华阁中的宝物。第三,大师兄可以随便翘课,随意出入书院,不受处分。”
      众弟子一齐大哗。
      所有学生必须服从大师兄?也就是说叫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所有东西予取予求、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随意使用神华阁宝物?要知道神华阁乃是摩云书院的藏宝重地,历代祭酒、司业、常傅收集的宝物都藏在其中,几乎可以说无宝不罗。听说君千殇的轮回之剑,谢云石的出云剑,陆北庭的千山红月刀都是从神华阁取出的。
      随意使用?随便翘课?随意出入书院?那不是神仙一般的生活么!
      所有生徒的眼睛都瞪起来了,大师兄,不但是无上殊荣的代表,而且也是成为绝顶高手的终南捷径!
      那么,问题只剩下一个:谁是大师兄,要怎样才能成为大师兄?
      紫极老人咳嗽一声,示意他们安静下来,缓缓道:“按照惯例,大师兄由入门最早之人充任,也就是……”
      他摆了摆衣袖,指向耳朵被玄冥拧红了的李玄。
      众生徒又是一阵大哗。
      让这个惫懒顽劣之人做大师兄?摩云书院颜面何在?那会激起众怒兼且影响江湖形象的!
      只有李玄又惊又喜,第一次,他觉得紫极老人真是太可爱了。你们这群混蛋,以后还不是要乖乖听我的话?以后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出门了,大摇大摆就可以了吧!出门之前……神华阁的宝贝们,我来啦!
      李玄再也忍不住,得意地大笑起来。众生徒脸上的表情却恨不得将他生吃了。只有龙薇儿却依旧笑嘻嘻的,不住打量着李玄,似乎在想该如何从他这里榨取最大的好处。这目光让李玄不寒而栗。
      紫极老人等他们的抗议声停歇之后,才慢慢道:“但摩云书院毕竟是天下第一书院,制度不可太过僵死。所以,大师兄不但要由先来者居之,更应该由能者居之。所以,诸位同学若是觉得自己能力够强,便可以挑战大师兄,只要将他击败,拖到玄冥面前,便会成为新的大师兄……这样,诸位觉得公平了么?”
      一阵强烈的欢呼声自人群中爆发出。
      认真打起来,李玄那小子能打得过谁?看来大师兄这个名号,注定是归我了!每个人心头都掠过这么个念头,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李玄。
      但玄冥施施然地抱手而立,方才被他用力扭着的李玄,已经不见了踪影。玄冥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显然,身为大师兄的李玄,他已经管不着了。
      紫极老人摇了摇头,众生徒已开始散去。紫极老人面容忽然变得无比严肃,一字一字道:“书院中虽然百无禁忌,但仍有一件规矩绝不能打破,那就是……”
      众生徒虽然都等不及去找李玄算帐,但听紫极老人说得如此郑重,忍不住停下脚步来,呆呆地看着紫极。
      紫极老人肃然道:“绝不能踏入书院几大禁地!”
      禁地?摩云书院里还有禁地么?众生徒心中泛起一阵疑惑。
      紫极老人缓缓道:“你们已成为书院弟子,一日不走出书院,我设下的禁制就会保护你们的安全。唯有这几处禁地除外,一旦进入这几处禁地,你们的生命将随时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连我也无法救援。”
      众生徒看到紫极的脸色,全都停止了喧哗,认真等着他说下去,紫极微微抬高了声音:“禁地共有五处,其中最重要的三处,就被称为‘摩云书院的三大传说’!”
      三大传说?众生徒听说这几个字,齐齐“哦”了一声,神色却大不相同,有的一脸茫然,有的却若有所感,有的却神色闪烁,仿佛被说中了心事。
      紫极老人看了大家一眼,道:“看来有些同学已经听说过这些传说了。”
      几位生徒低下头去,不敢看紫极的眼睛。
      紫极老人并不在意,继续道:“以前,三大传说作为书院最高秘密,绝不向新生提起。然而越是秘密,便越有人好奇,每年都有生徒为了探索这三大秘密而陨命。于是,今年我便将这三大传说的秘密告诉诸位。”
      众生徒又是一惊,齐齐抬起头来。
      紫极老人缓缓道:“诚如传闻所言,三大传说的确蕴涵了难以想象的力量,破解者将顷刻便成为绝世高手。然而事实上,这些力量却都是为了镇守一个极大的禁忌而设。这个禁忌事关天下苍生,被分为五处,分别看守。三大传说便是其中最为核心的部分,绝不容任何人觊觎。一旦不小心打破禁制,将有可能释放出万魔之魔,让天极颠覆,大地赤红,万民流离,苍生从新沦入魔劫!”
      万魔之魔?苍生沦入魔劫?这些话怎么这么耳熟?和甄选大会上雪隐、大日至的说法一模一样?
      难道这届生徒之中,真有人注定要开启这场颠覆天下的灾劫么?
      众生徒面面相觑,正要询问什么,紫极老人却摆了摆袖,不再解释:“迎新大会到此结束,散会!”
      他刚说完这两个字,所有的生徒也都不见了。
      禁地不禁地他们尚来不及考虑,当务之急,是找到李玄。
      先到先得,谁先找到李玄,谁就会成为下一届大师兄!至于跟李玄对战是胜是败——那,是问题么?
      没有人能够想到,紫极老人的这些警告,会是多么可怕。
      更糟糕的是,紫极老人说出这些警告的时候,李玄早已逃之夭夭,一个字也没有听到。
      
      李玄忿忿不平地坐在后山的悬崖上,看着下面缭绕的云雾。
      崖下是好大的一片水面,云雾缭绕,蒸腾上来,将这片崖面笼罩住,望之如同神仙宫阙。但这个至美的地方,却是终南后山上最危险的地方。
      因为这个潭传说下通东海,潭中潜伏着凶猛的毒龙。
      其实都不必讲什么传说,李玄坐在崖顶的石头上,就能清楚地看到潭水中不时闪现出一两片鳞甲。
      崖高百丈,鳞甲映日,瞧去都有碗口大,那毒龙究竟该有多丰硕?一想到这一点,就让人不寒而栗。
      但李玄已经不在乎了!他捡起一块石头,瞄准那鳞甲就扔了下去。
      “昂”地一声狂啸,一只硕大的龙头带着滔天水势冲天而起,向崖顶上卷了过来。李玄吓了一跳,幸好崖实在是很高,那毒龙一冲之势虽然威猛,却也冲不到百丈之上。倒是水花喷溅,将李玄的身子都打湿了。他怒气上来,一块接一块地投石下去,惹得那些毒龙怒发如狂,不住鼓动。
      突然,潭底一条巨大的黑影缓缓升起,向潭面浮了上来。那黑影几乎就像是一座小山,随着上浮之势,潭水急剧地喷涌着,渐渐也转成了墨黑之色。整个毒龙潭仿佛大雨骤至一般,泛起了黑色的沉浪。
      莫名地,李玄也紧张了起来,住手不敢再投。
      黑影在距离水面一丈处停下,并没有继续上浮。一双巨睛缓缓睁开,隔着水面,阴沉沉地看着李玄。不知为何,李玄心底腾起了一阵强烈的不安。
      那双眼睛直直地盯着他,似乎要将他的容貌凝记在心头。李玄的眼睛被它紧紧吸引着,竟已无法呼吸!
      良久,巨睛缓缓闭上,随着黑影盘旋沉入水底。潭水随着黑影的沉落而重新变得清澈起来,毒龙也不再出现。但李玄的心仍在咚咚咚剧烈地跳动着,久久不能复原。
      那种感觉很难说清,但却令他极为烦躁。那是一种见到了天敌的恐惧,那是无法藏身、只有毁灭的恶感!
      原始你个天尊啊!紫极那老头害我不算,连躲个清净都遇上这等怪事!毒龙成精就算了,却非要找自己这个小角色的麻烦,可不是倒霉倒到了阿拉神雷中去了么?
      一想起紫极那古怪的大师兄规矩,李玄就火冒三丈。那是什么狗屁规矩啊!简直就是把我往死里整!李玄再也没有成为大师兄的高兴劲了,满脸都是懊丧。
      因为他可以万分肯定,他那些师弟师妹们肯定正在热情无比地寻找他。
      当然,他们不是为他庆祝,肯定是想逮着他,胖揍一顿,然后抢走大师兄的头衔。
      咦?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很好的主意?
      李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他紧张地站了起来,用力搜索着那道光芒。那似乎是一道可以救命的光!
      对了!大师兄的第二道特权,不是可以随意进神华阁取用宝物么?神华阁不是摩云书院唯一的藏宝库、号称天下第一藏宝楼么?那里面该有多少宝贝啊!
      不是说君千殇从里面拿了柄轮回之剑,就成了天下第一高手么?谢云石从里面拣了柄出云剑,剑术就称天下第一了么(君千殇虽然佩剑,但用的并不是剑术)?陆北庭马马虎虎拿了把千山红月刀,就冠名为大唐国第一名将了么?须知大唐就是天下,那么陆北庭也就是天下第一将了!
      这么多天下第一,可都是神华阁成就的!那么,如果自己这个大师兄进入神华阁好好挑上几件宝物,那会怎样?
      李玄的眼开始放光。